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当他们两个来到息山山顶的时候,太阳刚刚从天边升起。

    原本莫秋词都以为他们肯定看不成日出了,所以在又被风无意拉着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她就打算放弃了。好在风无意和她说没多远了,让她在坚持一下。要不然的话,她肯定就错过今天的日出了。

    如此看来,他们还是十分幸运的,毕竟上来的时候,太阳刚刚从天边露出了个头来。

    莫秋词这下是真的有些累了,她将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风无意身上。风无意就一边搀扶着她,一边往不远处那个刚好可以坐下来休息的石台子上走去。

    “就这么一点儿路,你就成现在这样了。”风无意开口笑了起来,“阿言,等改天闲下来的时候,你不如跟着我锻炼锻炼吧。”

    他只是觉得莫秋词的身体有些虚,需要多加锻炼一下,所以就以开玩笑的方式,和她说出了这么几句话。

    莫秋词此时已经累了只剩下喘气的力气了,她歪了下头,将脑袋靠在了风无意的肩膀上:“若是你有这个闲心的话,确实可以带着我好好锻炼锻炼。”

    不光是风无意觉得她身体虚,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虚。

    所以当她听见风无意有这个意思时,就没有丝毫犹豫,答应了他。

    闻言,风无意反倒是愣了下。不过,很快就又回过了神来。

    他低头看了眼靠在自己肩头的莫秋词,又朝她笑了笑:“好。等我之后去一趟花禅派,然后就带着你好好锻炼锻炼。”

    关于他说要去花禅派这件事,之前是和莫秋词说过一次的。但当时他们并没有讨论的那么深,所以此时在听到他又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莫秋词就站直了身子,扭头看着他,问道:“话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花禅派?”

    问完后,她觉得自己好像漏了点儿什么,就想了想,在风无意开口回答她的问题之前,又问了句:“你又该用哪样的方式瞒过那位,然后悄无声息的到花禅派去呢?”

    也不说悄无声息,或者是瞒过那位了。只要不会引起那位的怀疑,就是可以的。

    但对此莫秋词并没有一点儿办法,她之前在听了他这个想法后,还根据这件事好好想过,但不管她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此一来,她就帮不了什么忙,只能看风无意能不能想到了。

    本来风无意是打算回答她之前问的那个问题的,但在开口之际突然又听到了这个问题,他就暂时将原本的回答咽下,先回答了她后面问的这句。

    “办法倒是想到了一个,就是还不确定能不能行得通。”

    见他想到了办法,莫秋词心头一喜,顿时就朝他笑了起来:“真的吗?”

    她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对此,风无意是知道这其中的缘故的。所以,他就有些无奈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然后回答她道:“真的。”

    办法他是真的想到了一个,但就像是他之前说的那样。此时,他还不确定,自己想到的那个办法,到底行不行得通。

    说话的期间,他们两个就到了那个可以坐的石台子旁边。

    “先坐吧。”风无意在她再次开口之前,说了这么一句。

    “好。”莫秋词应了一声,跟着他在那个台子上坐了下来。

    等他们坐好后,天边那原本只露了个头的太阳,半个身子都已经露了出来。

    见状,两人就默契的没有立马再说起,关于他们方才讨论的那件事。

    他们两个此时坐的特别近,所以莫秋词就歪头,将脑袋再次靠在了风无意的肩头。风无意也歪了下头,靠在了她的脑袋上。

    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在天边,他们安静地看着那里。

    很快,那露出半个身子的太阳,就完全从它的藏身之地跳了出来,将整个自己,都显露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距离他们到了息山,不过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在这期间,太阳就从天边彻底升了起来。

    日出结束了,他们之间的沉默,也就结束了。

    莫秋词动了下脑袋,风无意就坐直身子,扭头朝她看了去。

    风无意原本见她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就觉得她肯定是要和自己继续说,方才他还没有回答完的那件事。

    但,莫秋词却是朝他笑了起来。

    她满眼温柔地看着风无意,在看到他脸上渐渐升起的迷茫以及疑惑之意时,就抬手捧住了他的脸。

    因为这个动作太过于突然,所以风无意就被吓到了。

    感觉到他的身子僵了下,莫秋词就笑的更欢了。

    她轻轻动着大拇指,摸了摸风无意的脸,然后猛的上前,在他嘴角亲了下,紧接着和他说道:“风无意,这是我们在一起后看的第一个日出。”

    风无意闻言稍微回过了些神来,他看着莫秋词,眼神闪烁,眼眶中还亮起了些许泪光。

    还没等他开口,莫秋词的声音就又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往后还有好多个日出,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风无意愣住了,他直勾勾地看着莫秋词,心跳如雷。

    往后的好多年里,当他们再在一起看日出的时候,风无意总能想起今天的这件事情。

    在这一天,他们手牵着手,伴随着从天边吹来的温暖的风,一起来到了息山这个看日出的圣地。

    等到了山顶后,他们就互相依靠着对方,平静地看着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然后,莫秋词就和他说,这是他们两个在一起后看的第一个日出,往后还会有好多个日出,问他要不要和她一起看。

    因为太过于震惊,所以他当时就愣住了,过了很久才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回答了她的问题。

    “阿言,我会陪着你一起,看完往后的每一个日出的。”风无意朝莫秋词笑了起来,“不仅是日出,我们两个还会在一起看很多很多的东西。我们会一起赏月看星,一起摘花喝酒,一起晒着太阳闲聊,等等等等。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更会永远永远都在一起的。”

    天边好似又有微风吹来,不知是不是错觉,在经过莫秋词身边时,她竟然从风中闻到了甜甜的味道。

    不过她很清楚,风是没有味道的,那那道甜味是怎么来的呢?

    莫秋词稍微皱起了些眉头,等她将视线落在面前那个依旧朝她笑的一脸温柔又美好的人时,就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了。

    吹过身边的风不是甜的,周围的花草不是甜的,只有风无意的笑是甜的。

    “啊呀,我牙疼!”莫秋词突然捂住脸惊呼了起来。

    “怎么回事!?”风无意脸上的笑意顿时散去,然后一脸紧张地看着她,甚至慌张地朝她伸出手去,想要看看她是怎么回事。

    很快,莫秋词就抬眼将视线落在了他脸上。见他满脸都是心疼的神情,她便一边作势捂着脸,一边朝他笑道:“因为你的笑容太甜了,所以看得我都牙疼了!”

    原本还特别担心的风无意,在听了她这话后,瞬间就不担心了。

    他皱了下眉头,脸上尽是无奈:“阿言,以后不许拿自己来开玩笑!”

    他稍微加重了些语气,认真地和她说道。

    天知道他刚才在听到她说牙疼的时候,有多紧张又心疼。他整颗心都因为她而悬了起来,谁承想到最后他才得知,这一切不过是她的一个恶作剧罢了。

    这个恶作剧真是有够无聊的!

    不过,在觉得没意思之外,他的心里还渐渐被暖意给充斥满了。

    她今天说的话,大多数都是在变相和他表白,所以他对此是觉得特别开心的。

    只是,开心归开心,该说的话还是得说的。

    莫秋词本来只是想和他说一个土味情话而已,谁承想最后居然还被“训斥”了。

    她脸上的笑意瞬间散去,有些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好。我以后以后再也不这样说了。”

    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她甚至还故意抽了下鼻子。如此一来,就显得她更是委屈了。

    虽然知道她这样是装的,但在看到的瞬间,风无意还是直接皱起了眉头。

    他有些心疼地伸手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放柔声音哄她道:“阿言,我不是真的要呵斥你的,我只是不希望你以后再拿自己的健康和我开玩笑。”

    他真的特别担心她,所以对此就有些介意。

    莫秋词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没办法,戏瘾上来了还是得飙的。

    所以在被他抱进怀里之后,她就故意抽泣了起来。

    听见她的抽泣声,风无意彻底慌了。他低头朝怀里那人看去,但她却是紧紧地低着头,将脸埋在他怀里,所以他就没能看见她此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我错了!阿言,是我错了!你别哭!你别哭呀!”风无意眉头紧皱,满脸尽是慌乱的神情。

    他想要将她拉起,看看她此时的模样,但又不敢下手,就只能轻轻地拉了她几下,然后嘴里的话至始至终都没有停下来过。

    见他认真地和自己道起了歉,莫秋词就再也忍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