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争执

    半年时间不过一次稍短的闭关而已,醒来时候四师弟便已经带着楚喧禾回到了宗门,这才知道情况和在他想到完全不一样,第一时间去了中州接回了林破天,但是萧幕岚现在的位置,却无从得知,不过萧幕岚的修为,在外并无危险,所以也就放下心来。

    许子游离去了,雾宗的范围十分广阔,他更喜欢去湖边钓鱼,楚喧禾登顶的时间还要很久,再次之前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

    荆州境内,南望城中,萧幕岚跟在一位衣着华贵的公子身后,神色有些得意,经过这几年的打工人经历,他发现了一份上好的工作,不但收入可观,而且轻松自在。

    当一些大家族的公子的护法长老,若是小爱看到这里,肯定会大笑一句,“楚喧禾,你师兄跑去当保安了。”

    萧幕岚不懂林破天那改变气机的阵法,想要白嫖当然是不可能的,这几年他一直是一遍吃喝玩乐一遍寻找林破天的下落,手中无银,难受至极。

    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这几年这位雾宗弟子可是没少打工。

    山海楼的小二当了半天便放弃了,工资低还被人吆来喝去的,再打了以为客人之后,被店家成功开除了,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

    离开山海楼之后又进了天宝拍卖行,一双慧眼轻松看出了无数东西的本质,但是在让他担任拍卖师,成功的将一个二品的灵器一万两卖掉之后,也就结束了这份工作。

    直到现在萧幕岚也没想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那种垃圾被自己卖了一万两,难道有问题?那可足足可以在万花楼省吃俭用一些,喝半个多月呢。

    在之后萧幕岚还接触了许多工作,但是大多无疾而终,直到半年前听说了林破天出现在荆州的消息,他来到这荆州。

    如果他能早一些过来就会发现不但林破天在这里,林破天走之后没多久宋未跟着他也认识的夏宁语也来过这里。

    萧幕岚到了荆州之后找了很多地方也没有找到林破天的踪影,荆州的传说太多,乱作一团他也分不清哪个真,那个假。

    有人说林破天屠了城中不少百姓后狞笑着离去了,也有说林破天被人打死在街头了,更有说林破天被一个女人掳走了。

    总之没有一个可信的,萧幕岚无奈打算暂时呆在荆州等待消息,不过意外的是他居然又找到一份工作,一些家族不比宗门那般强盛,虽有钱财但却不想宗门那般聚集那么多的修行人,所以总会花钱找一些供奉以保证本家安全。

    萧幕岚很荣幸的在万花楼内被一位公子邀请同桌饮酒了,在得知萧幕岚的窘境之后便爽快了请了萧幕岚当自己的护法长老。

    这位公子正是之前林破天二人在南望城时候曾同一天在万花楼内的哪位,只是当时这位让人去调查无果之后便放弃了。

    之所以会主动邀请萧幕岚的原因很简单,气度不凡,却点菜寒酸,听曲也不打赏引起了他的注意,邀请萧幕岚为自己当护法长老的原因只是因为吧萧幕岚当成了那里的落魄公子。

    公子名曰白轩,是天宝拍卖楼的荆州总管事的儿子,虽然不如齐笑春那种地头蛇,但是气度却远在齐笑春之上,作为荆州内的富二代之一,彼此之间是看不惯的,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青儿姑娘。

    自从有了萧幕岚之后,之前的护法长老老邢便没有在跟着了,在城内一般是没人敢对他动手的,尽管萧幕岚看起来只有神启修为,但是在城内保护一下白轩足够了。

    “萧兄,这次天澜古墓要随我一起吗?”

    萧幕岚微微一笑,“去,保护老板是我的职责。”

    “哈哈,萧兄,我说过了你我二人以君子之交便可,不要再提这主雇身份的事情。”

    “哎,话不能这么说,规矩就是规矩,若是被我那师弟知道,又要没完没了了。”

    “哈哈,听萧兄多次提及哪位师弟,哪位兄台可真是个妙人。”

    想起那张无暇的脸,和那死板的性格,萧幕岚摇了摇头,“一点也不妙。”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出了南望城,有宗门自然也有散修,这些散修若是那种一声无徒无传承的人,寿元大限之后便会将自己的一声积蓄留在墓中。大虞这样的上古遗迹不少,大多数都会有什么奇珍异宝产出,这些事那些年萧幕岚和林破天两人的收入来源之一。

    荆州有山,名曰天澜,日前有人在山中无意间发现了一出结界,这结界已经残破不堪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侵蚀,早已没有了阻拦外人的功能,入内之后发现了这处遗迹,就以山名为这座大墓暂取名字为天澜古墓。

    发现之人本想独吞其内物品,却久久不能入内,与外面的结界不同,遗迹的入口处有迷阵,无论如何走,那座墓碑离自己都还是那么远,无法靠近,只得将此消息放出,让又能之士前来破阵。

    天宝拍卖行内是供奉有不少高手的,但是白轩并不喜欢一个和自己毫无话题的人跟在身边,加之他本身便有神启的的修为傍身,所以一意孤行只带了萧幕岚。

    天澜古墓结界处,此刻已经汇聚了很多人,有走马江湖的散修们也有荆州内许多的宗门内的弟子,就以目前来看,这天澜古墓似乎对那些长老们还没有什么吸引力,不过是些小辈而已。

    溪遥宗近水楼台自然也会插上一脚,齐笑春此刻便被几个弟子众星捧月的站在一群人中间,半年前溪遥宗似乎有获得至宝,但是因为一直闭门不出,其他宗门也拿其没有办法,总不能真的为了未知的东西就和荆州第一宗门开战,那场传讯玉简的风波,到现在已经淡了很多。

    齐笑春注意到了人群中的白轩,此刻后者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眼神中颇为不屑。在他的字典里还从来没有过忍这个字,径直走了过来,虽然他的修为到现在也才堪堪到了魂醒而已,但是白轩神启的修为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你看什么?”

    “与你各干?”

    两人一直就很不对付,大家都是混一个圈子的,白轩总是一副潇洒从容的样子让他觉得十分不爽,都是大灰狼,你装什么小白兔,白轩私下里追求青儿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姓白的,你是不是皮痒了?”

    “小齐你不说我还没感觉到,要不,你来帮为兄挠挠?”

    “你家父血手人屠齐守一。”

    白轩哈哈一笑,轻摇手中扇子,开口道:“你能不能换一句?大家都知道你爹是谁,不用你每次都提醒。”

    萧幕岚也是微微摇头,这少年曾和师兄接触过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果然如白轩所言,这少年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齐笑春语塞,他本就不善与人争辩,因为他一向不需要争辩,只要说出那句“家父血手人屠齐守一”他就已经赢了。

    坊间传闻很多,也有这样的一条,林破天后来独自一人追到了溪遥宗,将齐守一白打了一顿后扬长而去。不过这样的传闻都是私下里说,没人敢真的当着溪遥宗弟子的面说,白轩也一样,并非不敢,而是没那个必要为家里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齐笑春不说话,但是身后跟来的溪遥宗弟子却不能接受少宗主被人开涮,一个个都是门内的天骄之辈,尽管因为没有关系将来无缘那个大位,但是若是能在宗门内混的一个肥差,自己将来的修行路也会顺畅很多,而这一切的前提便是讨好眼前这二傻子少宗主。

    “白轩,莫说你还只是人子,就算是当上了这天宝楼的话事人了,又怎能和我家少宗住相提并论,这样无礼,你的胆子,是谁给你的?”最后一句用上了功法神通在内,那弟子的修为居然达到了神启后期,直面冲击的白轩被镇退两步,靠在了萧幕岚身上。

    白轩色面不定,平日里言语里欺负欺负齐笑春可以,在城内就算打起来也没什么,但是今天这个地方可不是可以随意动手的,城外动手没有限制,自己的修为面对这一群溪遥宗弟子,毫无胜算。

    场间其他门派的人迅速四散开,白轩身后瞬间居然就只剩下萧幕岚一人,众人四散开来将两边位围在了中心,探宝之前,看看热闹,那绝对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溪遥宗弟子数十人还有一位年老的长老跟着,保护一众弟子安全,而白轩这边便只有他和萧幕岚两人。

    气氛已是剑拔弩张,白轩脸上有些阴晴不定,此刻离去想来那些弟子倒也不敢真的把自己怎么样,倒是若是此时离去,今后还如何在这荆州内混?

    “溪遥宗这是要与我天宝楼开战了?”

    之前开口的哪位弟子讥讽一笑,开口道:“开战?你也配?你能代表谁?我家少宗主随时可以代表溪遥宗,你呢?代表你爹?还是荆州内的所有天宝拍卖行?”

    那弟子说完后便迎上了白轩的目光,神色挑衅。

    齐笑春大笑三声,拍了拍哪位弟子的肩膀,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对白轩趾高气昂的那名弟子瞬间又一副小人嘴脸,“小弟松鹤长老坐下弟子,南飞。”

    “在门中又担任职务了吗?”

    那南飞身子埋的更低了些,“暂时还没有。”

    齐笑春淡淡一笑,“回宗门后去执法队任职吧。”

    南非神色激动,这可是肥差,没想到几句话就到手了,急忙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