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宋未

    这一次夏宁语没有给林破天任何说话的机会,气机稳稳锁定了林破天不给他任何狡辩的机会,林破天张着嘴,却发现自己无法说出话来,只能不停的比划,夏宁语瘦若无骨的手自林破天肩上下放之手腕之上,将林破天牢牢抓给,不给他任何腾挪的可能。

    “这”楚喧禾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开口,毕竟这是师兄的家事。

    “你是他的师弟?”夏宁语已经不相信林破天的话,所以之前说的话自然要重新问过,挥手间两人的形象恢复了正常。

    感受着哪里少了那二斤肉,楚喧禾感慨还是做男人习惯,开口道:“正是。”

    “我不为难你,你愿意跟着我一起回神都,喝一杯你大师兄的喜酒也可以,你若是想回宗门也可以,我可以派人保护你的安全。”

    林破天听见这话,连忙比比划划,看起来十分焦急,楚喧禾不懂他意思,不过却知道雾宗的位置是秘密,夏宁语虽然可能成为嫂子,但是这种秘密,他没有权力外泄。摇了摇头开口道:“不用送我,我还是随你们一起去神都喝一杯嫂嫂的喜酒吧,不过我两都已经山穷水尽,没有钱随份子了。”

    夏宁语捂嘴一笑,林破天已经不可能在掏出自己的掌心,心情不错,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听到楚喧禾口中的称呼之后,更是喜上眉梢,看起来十分美艳动人。“说的哪里话,嫂嫂像是在乎这点事的人?以后缺什么了只管给嫂嫂讲,绝对让你满意。”

    林破天面露绝望,疲弱的趴在了桌子上,天算不如人算,谁也没料到这师弟就这么便宜的把自己给卖了,他刚才比比划划的是想让楚喧禾独自一人回去,让其他师弟来救自己的。

    楚喧禾闻言欣喜,这么说来吕布的问题,还有自己灵器的问题都将不是问题,看向林破天面露同情,“师兄,嫂嫂如此蕙质兰心,又如此美艳动人,你真的不该这样的。”林破天回应了个白眼。

    “嫂嫂,我替我这师兄向您道歉,其实他本意也是喜欢您的,只不过不敢直面自己的本心而已,所以在一直躲着您。”

    楚喧禾这一来一去的像极了之前得知刘妈妈战力好几千时候的狗腿子样子。林破天听得直摇头,内心狂呼宗门不幸。

    夏宁语则是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娇羞,“好弟弟,你的天赋在那一道。”

    楚喧禾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应该是剑吧。”小爱在心里为楚喧禾补充道:“不对不对,是贱不是剑。”

    夏宁语手掌一番自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剑身灵气环绕,修长的剑身散发着阵阵寒芒。“此间青霜,一品上阶灵器,其实已经到了一品巅峰,其品质威力只逼神级,是百器宗前年的所产灵器中最好的一把,送给你了好弟弟。”

    品阶道一品的灵器在市面上是已经买不到的,这一点在之前百器宗门店里楚喧禾就已经有所了解,这些都是被各大宗门用了一定的代价来换的,每一个一品灵器都将成为这些大宗门之中顶尖战力的私人物品,没想到夏宁语出手如此直爽阔绰,楚喧禾暗暗咂舌,伸手便要去接,但是突然想到楚雄教导过他的做人道理,收回了去接剑的手,

    楚喧禾面带为难与感动,“嫂嫂万万不可如此,这不是折煞小弟了,这半年来因为小弟已经给嫂嫂造成了许多困扰,还怎么敢收如此重礼,快速速收回,这剑我很喜欢,但绝不能要。”

    按照楚雄的说法,收礼的时候要退让一番,夏宁语的神情果然如楚喧禾所料,十分欣赏的看着自己,然后,然后就把剑收了起来。

    “好弟弟,真懂事。”

    林破天看的直摇头,你说你没事装什么13,这下爽了吧。

    “呃”楚喧禾本已经准备好再次推让的台词被卡在了喉咙中,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弟弟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刚才好像没看清青霜剑的样子。”

    “偶?就这呀,给,你再看看”说着夏宁语又一次拿出了青霜,剑身还是那么清冷凌厉,寒芒依旧。

    楚喧禾直勾勾的看着青霜,表现的十分喜欢的样子。

    “好看了吗弟弟?看好了我们去万花楼传送了,你大师兄太狡猾,手段又多,迟则生变。”

    楚喧禾还能说什么呢?心里懊悔至极,这女人为何不按套路出牌?小爱在识海内已经是笑不成声,各种嘲讽响彻在识海内。

    “大傻13”小爱似乎又变成了之前那个古怪的性子,不过这些不是楚喧禾去想的,此刻的他,心如滴血,一品上阶的灵器,就这么白白的从自己手中溜走了,原因是因为自己礼让了一下,难道夏宁语不懂吗?自己那是客气啊,不是真懂事啊。

    伸出手想去抚摸那冷冽的剑身,但是青霜又一次被夏宁语收了起来,“走了弟弟。”说着拉着林破天便向万花楼的方向走去,楚喧禾无奈跟上。

    他没有看到抓过身的夏宁语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她怎么会不明白楚喧禾的意思,只是故意都楚喧禾玩而已,青霜此刻不在她手中,而是已经静静躺在了楚喧禾的袖里乾坤内,等待着楚喧禾发现它。

    接下里的事情似乎已经成了定局,林破天被迫嫁人,自己跟着师兄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躁的软饭生活。

    变故之所以称之为变故,就是意外的发生总是在你以为木已成舟的时刻,比如此刻的停下身来的三人,前面一个小道士拦住了三人的去向,面如死灰的林破天眼中重新焕发出光彩,夏宁语则是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小道士,跟在身后的楚喧禾则是最后才看到的,和夏宁语的出现一样,小道士的出现并没有被小爱感知到,哪怕是此刻肉眼看到了,小爱反馈给楚喧禾的信息也是简单异常。

    姓名:???

    身份:???

    修为:???

    除了这些令楚喧禾震惊之外,楚喧禾看到了一张自己凭想象永远无法勾勒出的一张脸,世间所有美好似乎都偏向了小道,那张脸无暇。

    物之极,必不凡,夏宁语自然明白这些,尽管眼前的小道士在他的感知里只是一个凡人。

    小道士双手微扣负于身前,一身青灰色道袍一尘不染,静静的看着三人,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去的意思。

    气氛有些诡异,夏宁语也是耐心之人,但此刻总觉得有些心烦议论,率先开口说话。

    “拦我去路作甚?我是有夫之妇了。”

    万花楼女子说话都是这般做派,大大咧咧,但是自夏宁语口中说出却不显的自作多情,因为和眼前小道士一样,她也是这世间最曼妙的人,不过比之眼前小道来,还是相差甚远。

    小道士闻言看向林破天,但是林破天支支吾吾却说不出话来。微微拱手行礼,但是动作却丝毫没有让人生出随意的感觉,因为这一礼行的深度标准到了分毫之间。

    “雾宗弟子宋未,见过嫂嫂。”

    楚喧禾已经猜到了小道士的身份,只是这个名字是第一次听说,不出意外眼前之人便是自己的四师兄了,无论是创造《御九剑诀》的前辈还是林破天都曾说过,见到他,你变知道他就是他了,这句话看似把很矛盾,但是当楚喧禾见到宋未的这一瞬间,也就明白了。

    这世间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对于宋未的长相,虽然让夏宁语赏心悦目,十分喜欢看,但是却没有什么感觉,她的菜,是林破天这样的雄伟形,而不是俊秀鲜嫩,宋未的话没有隐瞒身份的意思,夏宁语依然明白眼前之人便是雾宗弟子之一,林破天的师弟。

    心里开始盘算如何能带着林破天离开,因为不是每一个雾宗弟子都是林破天,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在雾宗面前自信,那就有些可笑了,但是只要回到神都城内,以哪里的大阵,绝对可以护她将生米煮成熟饭。

    在夏宁语思考的这瞬间,楚喧禾已经先一步上前,行至宋未身旁,面容凄苦,“师兄啊,我是你没见过的师弟啊,我命苦啊。”

    “啊,好贱,我受不了了。”小爱一声抱怨之后,选择了关机。

    宋未认真的看着眼前和自己差不多身高的少年人,然后深深皱眉,伸出了手。

    楚喧禾以为他觉得自己是冒充雾宗弟子,要动手,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那只手轻轻的落在了楚喧禾的衣服上,然后另一只手一起,为楚喧禾整理了一下看起来穿的正常的衣衫。

    “师弟,你的情况我知道的,先不说那些,你这衣服没穿好,你看这里歪了一些,以后不可如此了,不然定重罚不饶。”

    “呃”林破天虽然不是什么重视衣着外表之人,但也不至于不会穿衣服,但是经宋未动手整理过后,似乎的确看起来更加工整了一些,此刻又一次想起了《御九剑诀》里的话,“万万不可衣着面容不整,切记切记!”

    楚喧禾还没说话,宋未已经再次开口,“这次就小小惩戒你,回宗门后抄门规一千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