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富商与娇妻

    “好兄弟,不要跑,我是来给你送温暖来了。”林破天已经从之前的对话中隐隐猜测出来了什么,没有觉得好笑,反而有些愧疚,人家借钱给自己,自己既然给人家造成了麻烦。

    齐守一此刻的内心世界相比于林破天二人,那就丰富的太多了。

    “这魔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要我的命?”

    “宗门里有内奸?是放进来了?”

    “是为了宗主之位?难道哪两个让自己头疼的玉简是套路?”各种可能在一瞬间想过,倒是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不合理,林破天的实力他感知不出,但是无论是那日在城内的变现也好,还是他高居影杀的悬赏榜榜首的事,都说明了林破天绝非自己可以应付。

    齐守一强作镇定,一宗之主的演技和反应还是十分不错的,至少在楚喧禾看来是,刚才还是转身便逃的齐守一,此刻显得无比淡定。

    “你二人来我宗门有何贵干?”

    林破天知他在强做淡定,微微一笑开口:“别装了兄弟,我知道你其实怕的要死,好兄弟别怕,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借钱给我都不要借条,不过我雾宗弟子是十分有原则的,不偷不抢,不欺凌弱小,我来是给你送借条来了。”

    齐守一听完林破天的话内心就两个字,扯蛋,越发觉得林破天来绝对是来要自己小命来了,“前辈、大哥,有话好好说,你别这样,我害怕。”他发现自己无论是往周围传递信息也好,还是逃跑也好,似乎都起不到任何作用,很明显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小天地已经被林破天控制住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是不会被别人发现的,至少暂时不会被发现。

    齐守一的前后转变自然无比,前一刻还气度不凡的质问两人,转眼便是一副狗腿子嘴脸,这令楚喧禾再一次认识到了什么叫修真界,果然实力才是硬道理。

    林破天见他不信,自怀中取出了一张欠条,白纸黑字,今向齐守一借银两三百万两整,简答的一句话,纸张的右下角写着林破天的名字。

    齐守一错愕难言,你一个唐唐魔头,居然为这点小钱打借条,你难道不应该直接抢?而且你难道真的是为了这点小钱,而不是那两个玉简?齐守一内心复杂难言,若是真的,那最近这场鉴宝风波岂不是个笑话。

    两人没有去想齐守一心里的想法,借条已送到,互不相欠了,现在该走了,转身离去,未走几布,林破天突然回过头来,齐守一暗道不妙,果然这魔头是有什么特殊癖好,这是在和自己演戏呢,这是要玩弄自己然后虐杀?当下径直跪了下去。

    “大哥,大哥,有话好说呀,千万别动手,溪遥宗的高手还是有的,杀了我万一出来几个急眼的稍微伤了您,太不划算了。”

    楚喧禾也是奇怪林破天突然停下来做什么,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他。

    林破天停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他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到现在才来的及问出口。

    “对了,我们到底错在哪儿了?”

    齐守一不解,疑惑的看向林破天,这厮又是在唱哪一出?“不知大哥说的是?”

    “那日令郎不是来找我们麻烦嘛,我就想问问我们那里做错了?”林破天说说的真诚,不似作伪,齐守一心中暗恨,那阁不成器的儿子,净给自己惹祸。

    “您怎么会有错呢?是我家那个傻子错了。”

    “哎,你不必如此,我是真心询问,避免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虽然林破天说的真诚,但是齐守一哪敢说出是因为林破天和他儿子的心上人喝酒,引起那家伙的醋意,唯唯诺诺的说道:“或许是因为女人吧。”

    这一提点林破天这才明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起因居然是因为那个青儿姑娘过来桌上喝了几杯酒。

    叹息一声,看来以后要再低调一些了,离那些红人远点,免得遭人嫉恨,楚喧禾那日也未询问过此事,此刻知道起因也是微微无语,居然是因为这样一个小事,闹出了这么多幺蛾子。

    两人并肩离去,身影穿梭在山林之中,片刻后不见踪影,齐守一依然被困在原地无法动态,直到两人离开了溪遥宗之后,才可以活动自如,当下立刻去了自己的闭关洞府,宣布闭死关,在他看来林破天绝对还是有内应,不然如何进入这大阵之内。

    一个时辰后,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万花楼下,不过样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楚喧禾变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婀娜的身姿卖着奇怪的步伐,林破天则是变成了一个满肚子油水的富商形象,大手搭在楚喧禾的肩膀之上。

    “师兄,这样真的可以吗?”

    富商形象的林破天大笑三声,“小娘子,你担心个甚,跟着我走便是。”

    “为什么要给我变个女子样子?”楚喧禾感受着胸前沉重的二斤肥肉,有些无语,“师兄的确正人君子。”

    “嘘,不要再喊师兄了,要叫老爷。”

    “是,老爷。”

    两人迈着怪异的步子进入了万花楼之内,大手一甩便是三十万两,单独开启了传送阵离开此地。

    儋州万花楼内,两人身影出现在传送阵内,如之前传送到荆州一样,立刻便有女子上前接客,但是看到林破天和楚喧禾的样貌后兴致乏乏,一个衣着一般富商还自带了女眷,感觉有些无趣,随意的带二人进了前厅。两人坐下用了餐,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在城中客栈内住下,太过频繁的跨州传送难免引起万花楼的关注,毕竟大多数人的活动范围都只在本州,最多也只到临州而已。

    安全起见两人在城中住了下来,半个月后,楚喧禾修为突破到了凝丹第二叶,气海内的金丹第二条条纹已经完全盛开,体内灵力比之前强盛不不少,但是楚喧禾并没有显得很满意,虽然现在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踏上神启,按照他的保守估计,想要去救母亲,或许真的要等到他也踏入融元的那一天了。

    多少人终其一生连神启也未能到达,自己真的能走到哪一步吗?楚喧禾不得不认真思考自己的情况,道级功法加小爱的科学修真,及时如此,哪一步看起来还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而且雾宗的情况,似乎并不能为自己提供什么特别强力的灵器,战斗能力成了自己的短板,所有功法神通在身,可怎奈巧难为为无米之炊,此刻才开始有些隐隐后悔,自己当初应该留下那本《半山拳》,把《御九剑诀》给香香的。

    而且到现在了,吕布这个辅助卡其实还是起不到作用,一来没有合适的功法给他开启修炼,而来实在是不方便一直带着他在身边,不知道如何和林破天解释吕布的来历。

    《太清内息决》小爱可以用其他方法让楚喧禾能跟快的进步,但是却无法让吕布修习,一层朦朦胧的隔膜让吕布在每一次尝试开始自身的灵脉之时都被隔绝,就像一块蛋糕放在你眼前,也拿在你手中,但是你无论怎么吃,最后都发现它依然静静的躺在你手中。

    吕布的情况很特殊,根本无需淬体,只要现在又功法开启修炼,便是魂醒,楚家的功法楚喧禾也记得一些,但是若是用了哪些功法,恐怕日后吕布的前景就十分有限了,吐纳功法作为核心,是不可以轻易改的,楚喧禾也是在魂醒是直接就接触了《太清内息决》。

    另外林破天之前为两人转换形象的手段也让楚喧禾内心有些复杂,不知道该如何作想,林破天的手段并非是易容,那样稍微有些道行便能看的出来,林破天的方法是改变了两个的气机,从整体上似乎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这一点楚喧禾自手偷偷放在了胸前,感受了那一拨柔软之后便已经确认无疑。

    之所以让他内心复杂,因为这个手段他见过,比如现在依然呆在楚家的那位“李清墨”。只是那个手段要比林破天高明了太多,那是凭空创造了一个人,而且改变了所有人心中对这个人的认知。

    怀着诸多的心思,楚喧禾被林破天带上了街,说是要给他买个好东西,对此楚喧禾并未多问,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那些银票林破天早就交给了楚喧禾保管,林破天似乎对钱并不是很感兴趣,就像某位姓马的人一样,楚喧禾有些好奇林破天要为他置办什么东西,但想来应该不会很贵,毕竟条件在这里摆着。

    两人的身影走了很多街道,来到了此城最繁华的地段,街道变得宽敞了许多,两旁的木制建筑也变得华贵,不时有人骑着如之前齐守一骑着的异兽经过,好不威风。

    两人的形象依然还是之前那般样子,富商和娇妻。

    楚喧禾这是第一次进入百器宗的门店,琳琅满目的灵器看的他有些傻眼,楚家镇族之宝镇风剑那样的灵器也只是被摆在了显眼的位置而已,还有不少灵器甚至有着淡淡的结界将其保护在里面,防止看客乱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