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身份

    “师兄说他不是很懂。”

    小爱对楚喧禾的话嗤之以鼻,不过也没有反驳什么,阵法只要能深究其原理,对其他人来说可能会晦涩难懂,但是对于小爱来说,套公式而已,再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了。

    客栈外,齐笑春第一次害怕了,不管林破天是如何办到的,和明显他竟然可以无视这众多凝丹修士合力布下的阵法,那就一定也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轻易的取走自己的性命。

    从来都是嚣张跋扈的欺负他人的小魔王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林破天脸上的笑容在他看来无疑是取人性命之前的狞笑,一时间口无伦次,“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

    林破天出手了,在齐笑春惊恐的眼神中,大手向齐笑春伸去,旁边的一众修士都还在撤阵,无法第一时间支援,他们比齐笑春更加绝望,若是少宗主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们的性命也定然是保不住了。

    绝望的情绪在齐笑春心中滋生,自己这短暂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吗?这死的会不会太草率了,那些看客会不会笑话自己?

    手掌落下,意料之中的血溅三尺没有出现,林破天并未施展任何神通,只是单纯的把手放在了齐笑春的脑袋上,笑着开口,“乖,不怕,等你爹来了,我看看是他的拳头硬,还是我的嘴硬。”

    林破天的表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你既然不怕那血手人屠齐守一,那你还留着这小魔王干什么?人家都打上门了,你若是怕了那齐守一,为啥又要开罪这小魔王。

    在楼上的打坐的楚喧禾自然也在默默关注着楼下的事情,嘴角上扬,长长叹息一声,“小爱,这是不是就是你所说的装13。”

    小爱显出身形,单手捂面,笑出了声,“是的,不过你以前不是也挺爱装的吗?”

    楚喧禾不以为然,自己那三年的确也喜欢装13,但是装的哪里有林破天这般湿滑圆润有内涵,自己那个不像是装13,倒反而更像是装傻。况且那是故意做给外人看的,让人转移视线,误认为自己不爱修行,而非不能修行而已。

    感受着头上有力的大手,齐笑春胆战心惊,不知如何作答,但是这么多人看着小魔王的面子怎么能丢?倔强看向林破天,“你敢不敢让我给家父去个传音?”

    “有何不敢?”林破天无所谓的开口,显得毫不在意。

    “好,你等着。”说着自怀中取出了一个长条形状的玉简,精美异常,正是由百器宗锻制的传音玉简。林破天看着他手中的玉简两眼放光,这东西自己以前也有的,只是后来交不起话费,索性就连玉简一起卖了。

    齐笑春拿着手中的玉简,默默的在里面找到属于齐守一的气息,微微施展灵力,片刻后玉简内传来了齐守一的声音,有些宠溺,有些无奈。

    “儿子,爹还有事,有什么麻烦让弟子们帮你解决,乖。”

    又是一个乖字,想到之前林破天也对自己说了这个乖字,齐笑春不敢发在林破天身上的怒火,终于宣泄而出。“老东西,你再不来就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什么?那贼子什么实力?我马上就来,你把玉简给那贼子,我来说话。”

    齐笑春这才满意,将手中玉简递给林破天,示意让他接,脸上带着淡淡的得意,意思很明显,你完蛋了,小伙子。

    林破天不知道他想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反而实在感慨齐笑春这家境不菲,这传音玉简可是按字数收费的,一字一两,这短短几句话就去了六十二两银子,而且似乎还没有挂断的意思,还要和自己在聊聊,不禁感慨,真是万恶的有钱人。

    接过玉简,林破天淡淡的开口,“你好。”

    “年轻人不要太冲动,现在收手等我到了定然会放你一条生路,千万不要做傻事,你走不出难忘城的。”

    林破天虽然话痨,但是传音玉简上手之后,习惯性的长话短说,这是雾宗的优良传统,“不见不散。”说完便将玉简还给了齐笑春,顺手还挂断了传讯。

    因为楚喧禾要找便宜的客栈,此地偏远,远离了繁华地段,所以倒也显得安静,但是四周的人却越聚越多,有人挟持了齐笑春的消息向一颗落入平静湖面的石子儿,瞬间在城内掀起了一道道波澜。

    四周的人已经越聚越多,更远处还有不少人人未至,神识已经探了过来,关注着此地的进展。

    虽然似乎这个面子要丢大了,但是齐笑春对于林破天的敌意却越来越淡,因为他越来越觉得眼前的男人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开始有些怀疑齐守一是否真的可以在林破天的手中保下他,眼下似乎是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

    在一片万众期待中,齐守一胯下骑着一头长相颇为凶狠的异兽出现在了长街之上,异兽的速度很快,眨眼便至。凡一州之地主城大多有强力的阵法,限制了飞行,所以在城中这种异兽的速度就远比人来的快上许多。

    林破天看着快速奔来的男子,脸上笑容不减。

    不得不说是父子二人,两人长相的确有八分相似,小的一脸凶神恶煞,但是实际上外强中干,明显就是个纸老虎,老的倒是沉稳,一脸横肉,但是气势内敛看起来到不反而不是非常凶神恶煞,“看来是亲生的,你母亲倒是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破天打趣的话,齐笑春几乎秒懂,他可不是楚喧禾那种只说不练的假把式,此刻见齐守一已经到了,胆子大了几分,但是林破天的大手依然放在他脑袋上,也不敢太过放肆,只好装作没听见,闭口不言。

    齐守一已至身前,看向林破天以及齐笑春,眉头紧皱,“放开他。”语气中的杀气丝毫不掩饰,既然自己已经到了,那么便不会再出意外,在他眼里,林破天此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话音落下,长街之上又出现了许多骑着相同异兽的人,都是溪遥宗的长老。

    林破天闻言,很自然的便将放在齐笑春头上的大手取下,“说的好像我抓他一样,我这是安抚他。”

    见他这般丝毫不尊重自己,齐守一目光深邃,想从林破天身上看出他自信的本钱,但是一番探查,毫无所获,“你是真的不怕死?”

    “怕呀,怕的要死。”

    “你是觉得自己有什么依仗,所以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说道最后已是一声暴喝,城中凝丹以上的修为是不能私斗的,否则会被大阵无情镇压,所以齐笑春带来的人,才全是凝丹境。

    因为这一特点,所以无论林破天什么修为,现在的意义都不是很大,因为你再强大又如何,以一人之力硬抗这百万人口大城的阵法?如果只施展凝丹境界的修为,有那什么来对抗溪遥宗这么多人。

    “我知道啊,南望城嘛。”林破天回答的十分真挚,但这落在齐守一眼中则成了赤裸裸的挑衅,明知是他们溪遥宗的底盘还这么放肆,这也太嚣张了些。

    齐笑春头上的大手取下之后,便急忙跑去了齐守一的身后,气势又重新回来,“说那么多干什么,打他,往嘴上打。”

    “乖,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林破天第一时间便回应了齐笑春,听到林破天再次让他乖,恼怒难言,一张脸涨到通红。“老东西,快给我打他啊!”

    齐守一本还想再在话语之中试探一下林破天,但是儿子已经这个样子,似乎他再不出手,这孩子先就被活活气死了,摆了摆手,身后的一众人各自施展神通向林破天攻去,一时间场间充满了刀光剑影。

    林破天微微摇头,纵身而起,墨阳在手,犹如砍瓜切菜,身影游走于人群之中,灵器相撞,铛铛铛铛的声音响彻的场间,无数灵器应声而断。

    因为溪遥宗人数众多,加上之前齐笑春带的那三十余人,溪遥宗到场的凝丹以上的修士足足有五十人往上。林破天势如破竹,从街头一直砍到结尾,眼睛也未曾眨一下。

    齐守一并未出手,此刻父子二人已经看傻眼了,因为大阵的存在,众人的战斗都只是压制在凝丹境界以内。齐守一喃喃道:“这是凝丹境的战力?什么样的凝丹才能有这样的战力?”一个可怕的猜想的在心中悄然诞生,再仔细看林破天手中所拿之物,更是印证了心中的猜想,一向宠溺的儿子,此刻恨不得将其杀了祭天。

    林破天虽然刀势凶猛无敌,但其实众人也只是被其深不见底的实力所镇伤,并未杀死一人,只是片刻间还能站着说话的便已经只剩下齐守一和齐笑春父子二人。

    “来,让我看看你的拳头有多硬。”

    墨玉色修长的长刀墨阳就这么指着齐守一,他却说不出话来,也不敢开口再说什么豪言壮语,眼前之人身份已经明了,正是影杀悬赏榜第一人,也是这个时代唯一在俗世里有传闻的雾宗弟子林破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