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出嫁

    楚雄长长叹息一声,“实不相瞒,他姐弟二人从小恩爱,喧禾修行天赋上佳,九儿为了喧禾能更好的修行,从小就经营了不少族内的产业,为喧禾提供了不知多少零担妙药,所以你看他,这么小就凝丹了,其实有很大功劳来自于九儿。”

    “老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楚喧禾认真的的看着楚雄道,但是楚雄并没有理会他。

    陈流枫微微惊讶,他还没有发下楚喧九原来还会做生意?“这怎么会拖累到小侄呢?”

    “做生意哪有稳赚不赔呢?加之喧禾开销又大?所以多年下来,喧九早已是负债累累,若是不能还清这些外账,我也愿意看你二人成双成对,只是怎么可以让小九带账嫁入你陈家呢。”

    一番话下来,说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陈流枫甚至隐隐产生了愧疚感,“伯父,钱财而已,身外之物,我私人的产业便有不少,家父若是知道小侄能娶了楚伯伯的女儿,想来也会鼎力支持的。”

    楚雄佯装思索了一番,开口道:“不会为难吧?若是为难没关系的。”

    “为难的话我把你埋了便是。”

    陈流枫为自己捏了把汗,这楚雄怎么动不动就要埋了自己。

    三人一起看向陈流枫,等待着他的回答,似乎一个回答不好,变回拿出铁锹挖坑。

    “伯父说的哪里话,当然不会为难,不过是些身外之物罢了,伯父只管开口,说个数字。”

    三人嘿嘿一笑,最喜欢听到的四个字便是只管开口,特别是出自这种地主家的傻儿子口中。

    陈流枫看着三人神情,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一番商议之后,在陈流枫的咬牙切齿中,最终一百二十万两银子成交了这桩婚事,到了楚家之后陈流枫稍作休整便匆匆离去了,这笔巨款对他来说也是压力巨大,只能回家找陈晚想办法去了。

    林破天尚未归来,楚喧禾独自一人回到了小院之中,自甄家之事情过后还没来得及好好研究一下辅助卡,林破天在甄家之时问及了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提过此事,并不是很放在心上,倒是楚雄问的颇多,不过也都被楚喧禾打了哈哈,糊弄了过去。

    “奉先我儿!”

    光影过后,吕布的身影出现在楚喧禾身前,高的身躯尽管是第二次看到,还是令他感到一阵窒息。

    “儿在!”

    楚喧禾嘿嘿一笑。“小爱出来。”

    小爱的身影也出现在身边,“怎么了?”

    “之前李白是拓印了我的天赋根骨,这个吕布你是拓印的谁的?”这个问题楚喧禾十分关心,若是天赋一般,这吕布开始踏入修行后,止步于神启,或者天觉,那对于自己的帮助真的很小。

    小爱嫣然一笑,“放心吧,这次是你大师兄,只是暂时没有给他找到合适的功法,一时半会还无法开始修行。”

    一想到将来这厮能成长到林破天那种程度,楚喧禾差点忍不住放声大笑,两人的说话吕布自然听在耳中,心中冷哼一声,“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看我将来修为有成,不捅了你这小子。”

    楚喧禾见他心不在焉,开口问道:“奉先我儿,你在想什么?”

    “儿在想,将来一定替义父打下着这大好河山,成就一番雄图伟业。”

    对于吕布的表现楚喧禾十分满意,相比于那个出生就跑路的李白可就好太多了。

    “对了,上次你说李白似乎在吸取你的能量,你能感应到他的位置吗?大概位置也行。”楚喧禾已经下定决心,自己的天赋现在看来确实是非常不错的,李白将来的成长一定与自己相仿,这样的战力对于他以后的路必然帮助极大,怎么可以一直任由他在外面野下去。

    一想到此事,小爱也是微微气恼,“现在已经没有了,他应该已经踏入了修行,那次抽取我的能量似乎是一种融合,就是为了他开启修行路。”

    “他很狡猾,那日在岚风城汲取能量之后,我能量充足进一步的和这个世界融合了一番,那日你遇险开机之时,感应到李白已经离开了乱妖岛。”

    “那他现在何处?”

    “不知道,但是非常遥远,现在已经感知不到了,他似乎和你们这个世界融合的非常好,现在已经与常人无异了。”

    小爱不会撒谎骗自己,至少自李封出现之后,小爱的性格明显趋于稳定,在那之后至少是没有在和自己玩笑过,楚喧禾无奈只得暂时放弃寻找李白的下落。

    接下来又聊了许多关于这次能量吸收后的变化,总之来说,小爱的各方面能力都增强了,比如帮楚喧禾隐匿气息时间的长短,帮助楚喧禾更深度解析《太清内息决》,感知范围更是扩大到了三十里之遥,并且长期监控,这个距离目前的楚喧禾是办不到的,而且就自己那点可怜的感知,还不能一直使用,对神识伤害太大。

    夜神人静时分,楚喧禾与小爱坐在院内,默默的看着满天繁星。

    “你们这个世界真好。”

    “偶?哪里好?”

    “比如头顶这一片星空,我们那里早已经变成了传说,看不见的。”小爱的语气带着淡淡的悲伤,楚喧禾不明白看不见星空有什么好伤心的,不知道怎么安慰,默默闭上了眼开始吐纳。

    自甄家事至今,他的修为已经再一次有了突破的迹象,内视金丹,单上第一条金纹忽明忽暗,已经有了点亮的趋势,就只差最后一把冲刺。《太清内息决》运转,灵气疯狂的涌入体内在一个大循环之后,一丝丝纳入金丹之中。

    次日清晨楚喧禾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心情不错,金丹之上的第一条金纹已经完全点亮,自金丹上盛开,变成了一片花叶,孤零零的托在金丹下面。

    想象中的神游天地并没有出现,看来真的如南怀所言,这种感悟只会在破大境之时才会有,不过倒也不气昧,以自己的速度相信很快就会再次见到那个女子的,不知道神启之后会不会就可以让她听到自己的声音。

    三日之后林破天终于返回了楚家,林破天的存在除了楚雄也就只有大长老知晓,并未太过声张,包括楚家在内的很多家族,都以为这次事情是以为神秘路过的高人所为。

    楚伯禹、楚雄和林破天三人站在祖祠前将各自手中的材料放到了一起,林破天并不是很满意,只是眼下也只有这样子了,两人退下之后,林破天一人坐在这里开始思考如何布置这座大阵。

    楚家现有的阵法实在是不堪一击,比之甄家那种三流阵法都不如,可是眼下这些材料并不能为楚家设下什么惊天大阵,敏思苦想许久之后突然福灵心至,既然布阵不足,那就练器,为楚家做一个只放不攻的灵器,心中有了想法,手上就有了方向。

    一堆材料被炼化融合,缓缓朝着一个模糊的轮廓凝聚。

    在林破天练器这一段时间里,陈家的迎亲队伍终于到了,几十人御剑而来,八人踩着脚下的剑抬着一顶大红娇子飞在前面,百废待兴的楚家又一次热闹了起来,楚喧九交友颇广,一时间无数年轻俊杰都来看看哪家公子将楚家的虐弟魔娶回去找虐。

    陈流枫一袭红衣,随迎亲队伍落在了楚家门前,一时间红光满面。楚雄亲自走到门前迎接了这位贤婿,笑容满面。

    楚喧九红布遮面,玉足轻挪,慢慢走出楚家大门,坐进娇内,陈流枫可谓是风光无二,不过他倒是没有听清楚那些同辈俊杰都在说些什么,只顾着去想洞房花烛之事了。

    “伯父,这是”

    楚雄洋怒,“嗯?还不改口?”

    陈流枫讪讪一笑,急忙说道:“岳父大人,家父有封信托我交于你手。”

    “信?”楚雄不知何意,现场拆开一开,忍不住捧腹大笑,信的内容很多,就三个字。

    “老狐狸。”

    想到陈流枫回家禀明了陈晚答应楚家一百多万两彩礼的时候,陈晚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

    陈流枫不明所以,也不敢多问,眼前这个岳父可是一眼就合就要埋了自己的主。

    楚雄在陈家账房手中接过厚厚的一沓银票之后,笑容更盛,没有收入袖里乾坤,而是将其装在了胸前的衣襟之内,收齐了笑容,严肃的看向陈流枫,“若是他日然我知道我女儿在你家收到了欺负,哼,你懂得。”

    陈流枫连忙行礼,“晚辈岂敢。懂得、懂得。”

    楚雄并未虽迎亲队伍去陈家,习俗如此,但是楚喧禾作为至亲的晚辈必须前往,一路上楚喧禾也在感慨,这样的八婆竟然有人要,还花这么大价钱,啧啧,无法想通。

    一路上楚喧九哭哭啼啼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从娇内传出,听得楚喧禾一阵摇头,传音楚喧九道:“别装了,装啥呀。”

    “滚。”

    楚喧禾无奈,不再理会。到了陈家之后明显更加热闹了许多,陈家在此次剿甄行动中风头尽出,岚风城现在就把控在陈家手中,已经隐隐有了新一个甄家的雏形,陈楚两家家主子女联姻,自然引来无数家族前来道喜。

    喧闹的场合先来为楚喧禾所不喜,修行中人也没太多繁文缛节可讲,于是早早独自一人踏上了回楚家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