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三个名额

    二长老见兄长已至,微微收敛自己的气息,看了一眼祠堂,目光穿过祠堂与南怀的眼神对上,又开口道:“哼,匹夫。”

    “二弟,不得无礼。”大长老也是微微头疼,他何尝不知道南怀现在的实力其实不如自己。只是南怀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岂是楚家所能承受的起的。

    “赔罪。”大长老楚伯禹声音温和,但是落在二长老楚伯贤的耳中缺宛如雷鸣。

    二长老难以置信的开口道:“兄长?”

    楚伯禹再次开口道:“赔罪吧。”

    “这人擅闯我楚家祖祠,这不合规矩吧,大哥行事总是这般畏手畏脚,此人就算是有通天的背景,一剑斩之便是,大哥若是怕,我一力承担了便是。”

    “匹夫你听好了,我管你是什么鸟来历,我楚伯贤今日定取你狗命。就算是天王”楚伯禹没有让二长老吧话说完,怒喝道:“二弟!向签赔赔礼道歉!”

    一向温和的兄长竟然如此说话,态度如此决绝,楚伯贤也终于意识到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可心中怒火难消,也实在难以说出违心之话了,微微拱手,算是了事,手中的剑还是依然握在手中,说不得一个冲动,就是又来一招五雷剑意。

    大长老语气疲惫的道:“都散了吧。”

    众人闻言也都各自散去,既然大长老回来主持大局了,二长老也在,自己这些人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论打架谁能打得过二长老?论大局谁能比得过大长老?也就各自散去了。

    楚雄闻言也落在楚喧禾身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等人物若是真的在自己家里被斩了,恐怕楚家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了,这远远超过了楚家可以承受的范围。

    带着楚喧禾离开此地,前往楚喧禾的小院询问更多的事情去了,楚喧禾何时破境魂醒的自己竟然不知道,昨日也未寻得楚喧禾,想来还有很多话要说,还有这小子为啥要支那一万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自己这一年恐怕都要拮据过日子了,是要在万花楼办个会员?没出息的东西,白逛了三年窑子,赊账都不会?

    大长老深知自己这弟弟的脾性,想要强按牛头喝水谈何容易,缓缓落地,转瞬间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又向二长老招手示意他也下来。

    二长老不明白兄长合意,但是多年的习惯,他依然选择了听从,默默落下站在大长老身后,镇风剑抱在怀中,一副随时出手的样子。

    大长老整理了一下衣物,站在祖祠堂前,弯腰恭敬的开口道:“舍弟鲁莽成性,前辈勿怪,晚辈已经在竭力收集前辈所需了,望前辈不要怪罪舍弟。”

    南怀看着站在堂前的大长老,淡淡开口道:“进来说话吧。”

    大长老也不墨迹,再看南怀时心中也不免想到一种可能,如果真的被二弟将这大虞国师斩杀在楚家,又如何呢,就一定会败露吗?

    “你是在想杀了我会怎样?”

    闻言大长老眼皮微跳,又行一礼,开口道:“晚辈不敢,只是我楚氏终究只是海外小族,比不得大虞十族那样的豪门大户,前辈所要那些东西,便是举全族之力也恐难以寻得。”

    “您这是在将我楚氏往绝路上逼。”

    “大哥?”

    “闭嘴。”

    “偶。”

    南怀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两个看起来和自己相差不大,实际上年轻很多的楚家真正的掌事人。

    南怀讥讽道:“你是想用这厮的莽撞性子,来让我三思而后行?”

    大长老不卑不吭的回应道:“晚辈不敢,若非当了这大长老,其实晚辈也不是什么顾全大局之人。”

    南怀眼中渐露锋芒,询问道:“你不敢杀我,又想讨价还价,你就不怕我怀恨在心?”

    这个问题很尖锐,摆在楚伯禹面前的选择是杀也杀不得,给又给不起。

    “前辈位高权重,自然不会与我等小辈计较这些事情。在前辈面前耍什么心眼也显得幼稚可笑,但是现在是实际情况就是,我族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拿出前辈所要的那些东西。”

    “前辈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修为的事情吧,不然又怎么会在这里急着疗伤呢,想来在大虞的朋友虽多,但是敌人应该也不少。”

    南怀淡淡一笑:“想不到啊,这样一个弹丸之地竟然能出你兄弟二人这种人物,若是在我门内,能有更好的资源与功法,想来修为绝对不仅限于天觉了,可惜你二人寿元已不多,修为难以再进了。”

    “前辈谬赞,我二人也已经无心修行,只愿吾族后人平平安安,能有个锦绣前程。”

    南怀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开口道:“我身为大虞国师向来守法,又怎么可能白拿你楚家之物,三个白鹿书院入门弟子名额。”

    “晚辈必定竭尽全力为前辈寻找药材。”

    “走了二弟。”

    两人的对话云里雾里,楚伯贤愣是没听明白一句,只是兄长说话了,自己跟着走便是了,出院门之前,又回头看了南怀一眼,正好与南怀的眼神对上。

    南怀淡淡一笑,楚伯贤一声冷哼转身离去。

    “真是一张好嘴!读书人果然是善弄人心。那二长老若是直接冲进来,一剑便能斩了你,这么简单的事情,搞得如此复杂。”

    南怀看着林破天呵呵一笑道:“其实我什么也没说,不是吗?生在俗世自然便有俗世的牵绊与困扰,从这一点出发,我只要不将他们一次性逼上绝路,他们真的是没有下限的,这次是药材,下次是银两,在下次或许三两族人性命,他们都会答应的。”

    这是林破天第一次有些隐隐佩服南怀,这人能将人性摸得如此通透,但是林破天也同样又一次可怜眼前之人,沉迷于此间无法自拔,怕是早已忘记多少年前第一次尝试灵气入体时候的许下的宏远了吧。

    林破天想要开口劝他,又想到了南怀之前对他所言的那句:“这世间有几人能像你们那样,为了修行而修行呢。”不再开口。

    默默感受这打神鞭似乎锁住自己的神魂更紧了一些,看来自己真的是逃不了被这老匹夫控制的命运了,开口道:“能不能换个方式?”

    南怀眼中绽放着神采,开口道:“嗯?”

    林破天咧开狗嘴一笑:“比如你付钱,我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