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科学修真第一步

    既赢了这场约斗,也没伤到甄家的人和面子,这个结局对老家伙们来说可谓皆大欢喜。

    年轻一辈在下面三三两两的讨论着若是刚才那一脚踢中,甄赵达会不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用凡间招式给废掉的魂醒修行者,会不会一口老血吐出来,直接气死?

    楚氏祖祠里,祠堂前楚家大长老楚伯禹恭敬的站在南怀身前,不敢说话。

    楚家很大,家里入门一个仆人自己根本没在意过,直到不久前这个仆人主动找上自己,说出了自己吓人的身份。

    老一辈活了几百年的楚家人,当然不是小辈们那样无知,他们知道海的对岸那才是真正的大虞,这里只不过这是大虞辽阔疆土的一块小边角料。

    “您看还需要什么准备的,我好现在就去准备。”说话的时候始终弯着腰,不敢抬头直视南怀。

    南怀很满意楚家这老祖的识相,本来修为恢复还需要很久的时间,林破天转生前留下的封印太过强大,但是楚家老祖,修为高深,从他第一感到到楚家有这么一位老祖存在,南怀就知道,自己的机遇来了。

    别人看不出自己身上的修为,只会觉得一位自己是个凡人,但是这老家伙绝对会自作聪明的以为我是故意隐藏,因为他能隐隐感受到哪原本属于自己的强悍的威压。

    南怀淡淡的看了一眼楚伯禹,手中甩出一张密密麻麻的单子。

    “这上面的药材,十五天之内给我凑齐。”

    楚伯禹急忙接住单子,定睛一看,险些晕厥过去,楚家卖了也不值这个价呀,关键是很多药材根本就没听说过。

    见他面露难色,南怀:“嗯?”

    “晚辈这就去办。”

    南怀:“嗯。”

    待楚伯禹出门之后,林破天懒洋洋的趴在地上开口嘲讽道:“虚张声势,你就不怕那楚伯禹被你逼急眼了,就凭现在的你?怕是不够一顿打。”

    南怀呵呵一笑,也不恼他,开口道:“我如果要的少了,他反而才会怀疑,所以我要了很多没用,他也根本找不到的药材,到时候他怀着忐忑的心交差的时候,我在的原大度谅他,你信不信他反而对我感激涕零,事实上我根本什么都没做,只是在索取。”

    林破天想了想,想不明白其中缘由,但是他相信结果却是一定会如南怀所言。

    “我还是那句话修行中人,何必执着于玩弄人心与权力呢。”

    南怀眼神复杂,颇有些自嘲的道:“世上有几人能像你们这些人,单纯的为了修行而修行呢。”

    “我确实不懂你们玩的那些弯弯道道,但是相信我,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比你多。你现在做的那些事情,如果将来你有一天能踏入融元,你就会发现你现在执着的那些东西,其实挺没意思的。”

    “那就等老夫到了那一天再后悔吧,至少现在,这打神鞭入骨入魂已经是有了七分,不久之后你便只能听命于我,做这些在你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了。”

    林破天不再劝他,两人看待世界的角度差了太多,南怀看起来很老,实际上在林破天眼里不过是个走错路的孩子而已。

    悠长的岁月中,雾宗弟子们不曾经历这些人心险恶,赤子之心仍存,他们这个修为级别,外在更多的是相由心生,二师弟狂热的崇拜师傅,于是乎就是个老人模样,自己恢复真身后想来应该还是之前那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其实自己早已经度过了三千年大限,如今更是重活一世。

    另一边楚喧禾成功的在账房肉疼的表情下,拿到了一万两银子,至于为什么不是七千两,是因为李封突然又想起来了一本名曰《半山拳》的功法,三千两卖给了楚喧禾。

    李封拿到银子后,自顾自的喃喃道:“好久没有收过有钱的徒弟了,都是些没钱还败家的主。”然后淡淡的看了一眼林破天和南怀所在的方向,微微一笑道了声有趣之后,便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未来过一般,除了楚喧禾小爱和林破天之外,没人知道几乎可称为当世第一人的李封,悄无声息的来了一趟这里,并顺走了一万两银子。

    楚喧禾一个人回到院子中,坐在自己的房间,为自己沏了一杯茶,端在手中,这东西长辈们都喜欢,包括自己那私下里没正行的老爹,自己却始终喜欢不起来,苦就是苦,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坐在屋中的楚喧禾第一次觉得有些迷茫,李封并未指引他未来的修行路该怎么走,有些心烦意乱,小爱及时的出现在了身边,静悄悄的,等着楚喧禾开口。

    “神游时候的画面你可有看到?”

    不同于别人,小爱是最为对楚喧禾感同身受的一个,同情的说道:“在你的记忆中看到了。”

    见楚喧禾不语,小爱接着开口道:“我的系统已经在慢慢适应这个世界,以后能为你提供更多的帮助的,想战力分析之类的以后会规类为修为境界,还有辅助卡,等我们找到合适的能量,在重新养成一张,肯定也能帮到你的。”

    楚喧禾又一次想到了那个不靠谱的李白,微微头疼,暗叹一声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提高修为。

    “用你科学的角度帮我看看师傅留下的两部功法吧。”

    小爱内心有些自责,所以才说出之前那些话来,似乎自己的到来并没有帮助到楚喧禾什么,他不明白自己作为一个系统为什么会有愧疚这种心态出现,心里莫名的有些难过。

    “好。”

    两部功法,摆在桌子上,楚喧禾却没有去翻看,因为按照师傅的说法,那是他用几千两银子买的功法,楚家的功法也不少,但是随便一部拿出去卖价最少也在十万两以上。

    这两部功法对他的吸引力,属实淡了些,看来要去族里的藏功阁找一下适合自己的功法了,太清内息决固然强大,但是空有修为,没有手段怎么行。

    “一直没问你,你能离开我一段距离,还是说只能在我身边徘徊。”

    这个问题让小爱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心中又想到自己似乎除了第一次帮他修复了伤势之外,就再也没有帮到过楚喧禾什么,不由得眼眶微红,倔强的看着楚喧禾,一言不发。

    楚喧禾看懂了小爱的眼神,那是委屈,是不甘,但是楚喧禾很莫名其妙,不懂其意,:“呃你怎么了?”

    小爱微微低头,看着自己探出裙底的足尖哽咽道:“对不起,系统的绑定,我无法解除,你你要是不满意,我关机就是。”

    楚喧禾:“呃大小姐,我只是想兵分两路一下。”

    “啊”

    “能分开吗?”

    “能。”

    “多远?”

    “理论上来讲,你的修为越强便越远,并且我可以实时的为你传讯,只要在这个范围内。”

    “好,等我回来。”

    “嗯。”

    楚喧禾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淡淡一笑道:“你怎么也会这样呢?很普通的一个问题,非要意淫出来一些子虚乌有的故事和弦外之音,这种事真是比修行还要无趣。”

    楚喧禾说完转身独自一人离去,背影有些萧瑟,若是之前小爱定会以为这是楚喧禾没有同路人的孤独,现在明白了,他就是只是单纯的去找个功法,一个人的背影,看着当然有些孤单了,自己何必要去为那些和平常的事情赋予些不平常的意思呢,那样确实确实挺没意思的。

    小爱收回目光,看向桌子上默默躺着的两本功法。

    缓缓翻开了《御九剑诀》的第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