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影杀 铁牌刺客

    气氛有些压抑,林破天脖间的打神鞭勒的更紧了一些,只能运转体内不多的灵气勉强抵抗,却无法再开口说话。

    楚喧禾顶着南怀的威压,几次忍不住要跪下去,小爱与楚喧禾一同承受这份压力,能量加速消耗,两人合力也只是勉强站着,额间的汗水如雨一般滴落。

    “前辈,可否容我说一句。”

    南怀淡漠的开口道:“说来看看。”

    楚喧禾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先是开口问道:“我知道我是因为是前辈口中的不在天道之中的人,所以才想收我为弟子,我想知道何为天道之外。”

    “修行中人,踏入淬体的那一刻便会被打上天道的印记,这种印记随着修为的日益高深而愈加渗入,踏入天觉那一刻更是灵魂被天道所限,连来生都没有。”

    “但有一群人不同,如你,如他。”老黄指了指林破天。

    “你们的修行不会为天地所限,且不在天机之中,对于你们,除了口口相传,或文字记载,任何推演之术,对你们无用。”

    楚喧禾试探的问道:“所以您是想让我成为您手中的一把隐秘的刀?”

    南怀神色微微缓和,眼中带着一丝欣赏开口道:“可以这么说。”

    楚喧禾不解的问道:“既是如此,前辈何必纠结于一个师徒名分呢,我答应前辈,为前辈办事不就好了。”

    楚喧禾态度不错,让南怀怒气微消,耐心的为他解释道:“你们的位置与行踪,天下间无人可以算出。你不答应做我徒弟,我怎么相信你会真的为我办事。”

    小爱在识海中嘀咕道:“真是个傻子,当了你徒弟就会为你诚心实意的办事了?你不知道现在好多人的徒弟不是逆徒,就是大反派吗?”

    楚喧禾也纳闷,读书人都是这样的?这是什么逻辑思维。

    两人不知道的是在白鹿书院那样一个讲规矩的地方,天地君亲师,没有什么什么可以大的过这个,所以哪怕人老成精,固有的思维认知依旧会限制他的想法。

    见楚喧禾不语,南怀尴尬的搓了搓手,补充道:“其实主要是我这一生,无子嗣,无道侣,虽为院长,亲传弟子其实其实一个都没有,我还另有一份传承,无人可继承。”

    楚喧禾:“”

    因为老黄松开了牵着林破天的打神鞭,所以林破天稍稍得以缓解,乍一听此话,笑出声来,“哈哈哈哈!接近三千岁的老童男!”

    “难怪你每次在万花楼外守着,从不进去,是不是已经力不从心,进去怕提不起枪,上不了热炕头啊。”

    林破天的话让南怀老脸一红,转而恼羞成怒,打神鞭入手,将林破天拎起来,挂在了树上,因为勒的紧,狗舌伸出,四条腿一时间在空中乱踢,眼看是活不成了。

    楚喧禾忙道:“前辈三思啊。”

    南怀恨恨的说道:“死不了的,黄齿小儿,口无遮拦。”

    林破天虽然勒的难受,但还是从嘴里挤出一句话:“千年老童子。”

    楚喧禾狠狠地为林破天捏了一把汗,见南怀又要有动作急忙开口道:“前辈,您说的传承是什么?”

    南怀手中光影闪动,一块百十斤的石头已是拿在他满是褶皱的手中,见楚喧禾问到这里,看了一眼林破天之后又放了下来。

    “此事如果告诉了你,你若是不能为我所用,那么后果你不会想承受的。”

    “前辈那你还是别告诉我了。”

    南怀不理会楚喧禾自顾自的开口道:“大虞除了四大宗门,虞、王、上官等十族还有两处势力,一处是遍布天下的万花楼,总舵藏香阁。还有一处便是我所创立的影杀,影杀有两榜,悬赏榜与刺客榜。”

    “上了我影杀悬赏榜的,鲜有生还。你可以不拜我为师,除非你答应我为我效力至成为刺客榜第一,到了那时我还会将这影杀送与你。”

    说着手中出现无数半边令牌,在手中出现又消失。分金银铜三种。每一个令牌上都带着一股淡淡的气息,每一个又不相同。楚喧禾想看清令牌上字,感觉什么都看见了,但是脑中却什么也没有。

    南怀傲娇的说道:“这大藏天术是我独创,除了我,无人可破,这些都是刺客榜上的刺客,他们的身份都是绝密,但是如果你能达到刺客榜榜首,这份传承我便送与你,如何?”

    楚喧禾心跳加速,试问这样一份家底,谁不想要,刺客是人人喊打的职业,握住了这些人的命脉,等于有了一份修行路上的保障,对他以后的修行可谓有百利而无一害。

    南怀见他心动,趁热打铁说道:“而且修行路上,哪一步不要巨大的开销,疗伤的丹药,破境的丹药,包括手中的武器,哪一个不需要钱?他们雾宗实际上穷的要死,除了他这大师兄有吧名刀,其他弟子怕是连把像样的武器都没有。”

    楚喧禾不以为然,问道:“雾宗是穷鬼?”

    南怀不屑的的道:“你不相信?”手指指向被挂在树上的林破天接着说道:“这厮年轻时风流成性,在万花楼欠下巨债,仗着自己无法被推演,每每玩完一个地方,便易容换去下一个,最后更是跑去神都藏香阁,被当年阁主亲手打下了这藏香阁万花印,转世了身上都还淡淡的印记。”

    “宿阳城百器宗镇炉之宝墨阳刀,当年便是被这厮偷去,大虞至今还流传这这厮的传说。”

    “忘了告诉你,藏香阁与百器宗联合在我影杀发布悬赏,这货至今仍然是悬赏榜第三,赏金三千万两。你若是能提着这颗狗头去我影杀的站点,立刻摇身一变便是大虞富甲一方的老爷。”

    楚喧禾将目光转向挂在树上的林破天,一脸无语,林破天误我啊。这雾宗强,但是竟然没钱,没钱玩什么?剑不要钱买?自己打铁?你会吗?

    因为林破天一直在动,所以鞭子不由自主一直再转,刚好林破天的狗头转了过来,与楚喧禾对视上,舌头吐的很长,脸上毫无尴尬之色,甚至还有点得意。

    这与楚喧禾记忆中那日踏天而来伟岸形象完全不符。

    楚喧禾讪笑道:“老黄,你早这样我们不早就成交了嘛,还说这些虚头巴脑的作甚。”

    “老黄?嗯?”

    “南怀前辈!成交,我愿意做您的刺客。”

    南怀取出一枚完整的令牌,令牌的下面的尖锐处迅速的在楚喧禾眉心此处一个小小的伤口,一滴鲜血落在其间,令牌一闪后一分为二。

    南怀手中的那一部分,上面慢慢浮现出一段段关于楚喧禾的记载,密密麻麻。

    楚喧禾拿着手中与方才南怀展示的不太一样的令牌,心满意足的开口问道:“对了,前辈,我现在是你那排行榜第几名?”

    “翻开背面自己看。”

    背面两行字映入楚喧禾眼中:刺客榜七千三百九十一,等级:铁牌刺客。

    影杀友情寄语:你这么菜,不做任务,平常都是在吃土吗?你是种地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