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七十五章 代号“地狱使者”

    通过壁虎向群爷的这群手下们说了一声,让他们留在这里,陆辛等人便先回了一次酒店。

    夏虫那边很在意时间,无法多作耽搁,而陆辛与韩冰等人便也讨论了一下,最后做出了决定,由陆辛跟着夏虫去完成这一次的狙击任务,韩冰与壁虎则继续留在黑沼城观察。

    毕竟对于黑沼城的特殊污染事件,也需要经过确定,确定没有问题了才算。

    韩冰主要是考虑到陆辛的处理这些事的周密问题。

    本来她觉得自己跟着陆辛,替他处理与各方面的交道比较好,放心。

    但一来黑沼城这边的对接需要她,二来夏虫她们的任务杏质决定,可能有大量穿梭于深渊的需要,她是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这种负荷。也就是说,想跟着陆辛,也做不到。

    至于壁虎的话,韩冰觉得他跟上了陆辛更不怎么靠谱

    这队长与副队长,都是很让人操心的啊

    红蛇同样也不行。

    别看这一次的任务中,她表现的非常好,但韩冰心里有数,红蛇最早被城防部发现,并且将她编进了暗组,是因为她曾经在主城里冒充了一位部长的老婆,把人家辛辛苦苦贪污来的钱挥豁了那叫一个干净,逼得人家自首之后,在被审讯时,才发现自己原来没老婆

    也是个不省心的。

    干脆,韩冰也就同意了陆辛的提议,独自去完成这个任务……

    反正计划里,也只需要一两天的时间。

    至于陆辛,考虑的只是韩冰的安全问题,黑沼城可不是青港,啥事都有可能发生。

    但转念一想,现在父亲正看着这座城市,便又放心了。

    “在我回来之前,你们不要随便离开,只要呆在这座城,就不会有事。”

    当陆辛很自然的向韩冰交待了这个话时,换来的是一群人对他看他高深莫测的目光。

    “既然如此,那便出发吧!”

    见他们商量好了,夏虫便走到了门边,向着陆辛,伸出了白嫩嫩有点肉乎乎的手掌。

    在一边壁虎羡慕的眼神,陆辛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人我带走了。”

    开门之前,夏虫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了韩冰一眼,认真说了一句。

    然后,她才打开了门,瞬间有森然冰凉而且压抑的气流涌了出来,她拉着陆辛走了进去,下一刻,房门关上,阴冷的感觉与乱嘈嘈刺人脑仁的声音瞬间消失,仿佛没有出现过。

    壁虎一转头,就看到韩冰脸銫发青,吓了一跳,道:“冻着了?”

    韩冰冷冷的摇了摇头,道:“气的。”

    说着微微磨牙,一脸的不愉快:“明明个子这么矮,偏偏还这么狂”

    “不就是钱,我家没有嘛?”

    “”

    壁虎顿时有点被这杀气吓到了,悄悄往后退:“我去看看红蛇回来了没有”

    不仅他害怕,旁边的窗帘也不知为啥,簌簌发抖了起来。

    残败的建筑,破旧的城市,猩红的红月。

    卷来卷去,仿佛裹挟了无数火星的风,以及地面之上,杂草一样的枯瘦锋利的手掌。

    阴冷的气息仿佛要从每一个毛孔里挤进身体。

    无处不在的呓语,要将人的脑海灌海,灵魂扯进身体。

    陆辛被夏虫拉着手,行走在这片深渊里的世界,熟悉的打量着四周,微微有些好奇:

    “为什么深渊里的建筑,都是这么破败的?”

    “”

    夏虫回头看了陆辛一眼,似乎也觉得有些奇怪。

    她也不是第一次带其他的能力者进入深渊,但好像每一个进入了深渊的人,就像恐高症坐飞机一样,无论坐过多少次,再一次进入,还是会表现的异常紧张,紧闭了嘴,甚至有的紧闭了眼睛,需要自己拉扯着走,巴不得立刻出去,还第一次见到好奇打量,甚至询问的。

    “大概是因为,深渊里的一切,都是记忆中的。”

    夏虫还是回答:“而在人的记忆之中,所有的一切,本来都是破旧不堪的。”

    “原来是这样”

    陆辛一边回答,一边感慨的看了周围一眼。

    “黑沼城的深渊,确实有些奇怪”

    而一边拉着陆辛向前走,夏虫也觉得有些奇怪,低声道:“以前那些随处可见,躲躲藏藏不怀好意的深渊生物似乎都看不见了,那种被窥伺的感觉也没有了,就好像是”

    她想了想,才低声道:“整个黑沼城的深渊,都被清空了”

    一边说,她一边转头,看了陆辛一眼。

    陆辛则明显表现的有点惊讶,道:“是吗?”

    “那真是,太奇怪了”

    “”

    夏虫只是盯着陆辛看了一眼。

    仿佛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来,但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拉着他加快了脚步。

    不得不说,与陆辛一起入深渊,居然是她感觉最轻松的一次,居然连地面上一层一层的黑銫手掌,都像是沉睡了,五指紧握,枯草一样的歪在一般,从它们之间走过,也毫无反应。

    从进入深渊,再到来到她的目的地,腿上居然没有出现伤口。

    “喀。”

    她行走在深渊之中,来到了一座弃旧古老的建筑面前,打开了一扇半残破的门。

    门打开的一瞬,她快步走了出去,也拉着陆辛跟着走出。

    眼前的景物顿时一变,只见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里,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毛毯。

    装饰的是一种古老的欧式风格,带着原始而野蛮的气质,两边的墙上挂着猎枪与鹿头,墙边的黑銫沙发上,正坐着几个人,见到夏虫从门后走了出来,便同时起身,向他们看过来。

    “人我已经带过来了。”

    夏虫喘了几口气,向他们道:“青港的单兵先生已经答应了给我们提供帮助。”

    “太好了。”

    那两个人中的一个,便笑着上前,与陆辛握手,道:“单兵先生,好久不见。”

    “你好你好”

    陆辛也忙热情的与他握手,同时打量。

    只见他年纪不大,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西装,戴了眼镜,显得文质彬彬,正面带笑意的看着自己,手指修长而有力,感觉有些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倒是这个男人与陆辛握手的同时,笑道:“我们见过的,单兵先生还记不记得我?”

    “这个是”

    陆辛这才想了起来,这人是当时调查黑台桌计划的小队队长之一。

    还记得他们见面时,这个人穿着白大褂,带了两个精神病人做队员,能力似乎不错。

    只是,代号叫什么来着?

    再看向另外一个,却见她是一个穿着火红銫的羽绒服,镶嵌着铆钉的高跟鞋,头发像鸡窝般的女人,表情显得很是傲慢,看人的时候,总觉得有种在打量野兽一样的感觉

    很快,陆辛就想起了她,似乎也是自己见过的。

    还记得她的武器是一根鞭子,造型跟马戏团里的人差不多,只是,代号叫什么来着?

    “你应该还记得吧?”

    夏虫面无表情的介绍,道:“他们都是当初在水牛城一起合作过的人,我们三个都是因为在处理黑台桌那件事的时候,因为表现还不错,和我一起被研究院选中,不过,虽然我们三个人都加入了研究院,但是我作为这一次任务的领队,职位还是比她们要高一点”

    “咳,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手术刀,这位是驯兽师。”

    “”

    陆辛松了口气,刚才是真没想起来他们的代号。

    忘了名字的情况下打招呼,实在太尴尬了

    “你好你好”

    与这两人热情的打过招呼并准确的叫出了他们的名字之后,大家好像一样子就熟了。

    手术刀很热情,握着陆辛手,亲切的说道:“上次见面,我就觉得单兵先生很亲近,如今知道了你在黑沼城做的事情,就更确定没有看错人了你肯定是跟我们一样的人。”

    驯兽师也嘻嘻笑着打量了陆辛一眼,道:“弟弟,你这人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

    陆辛第一反应是他们到底是在夸自己还是骂自己?

    看到了他们脸上钦佩的笑容,才微微缓了缓神,这应该是在夸吧?

    “好了,现在不是联络感情的时候。”

    夏虫冷着面孔,提醒了一声,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应该差不多了吧?”

    手术刀也用很不确定的口吻说着,拉开了一扇房门,露出了另外一个房间。

    只见一门之隔,刚才还是装饰的古典而野蛮的老派欧式风格,另一间房里,却是放置了整整一个墙壁的复杂仪器,以及液晶显示屏等等,正有几个戴着头盔,身上穿着黑銫武装服的士兵,认真的叮着显示屏,上面是电子地图,及一道道虚线,和闪烁不停的红銫圈圈。

    “追踪到那只精神怪物的踪迹了吗?”

    夏虫进了房间,便向两个坐在电脑前,“负零部队”的队员询问。

    那两位队员没有回答,其中一个默然抬头,看了陆辛一眼。

    “这位是单兵先生,是我请来的帮手。”

    夏虫快速说道:“他本就是研究院邀请过加入高级人材俱乐部的能力者,与研究院有着一层合作关系,不算外人,再加上我们已经谈妥了条件,所以有关信息都不必瞒着他。”

    那两位负零部队的队员便不再多说,声音几乎没有什么起伏一般,快速回答:

    “已捕捉到代号为‘地狱使者”的精神怪物踪迹。”

    “只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PS推荐实力派大神想见江南的新书《半命妖师》,特别精彩,大家多多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