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五十五章 怎么才能在一起

    需要青港这边的支援小队处理的事情还很多。

    比如在征求了女王同意的情况下,派谴一支军队在周围对她进行保护啦,继续调查科技教会留在这里的一切线索痕迹,以及追踪那辆消失的房车啦,研究被他们抛弃的文件等等。

    还有荒野之上,也有大量刚摆脱了灾厄博物馆的活人,也是需要青港来负责救治的……

    相比与清理工作,善后工作的处理,简直繁浩冗杂到令人发指。

    但好在,陆辛是不需要处理这些工作的,在支援小队进场一个小时之后,他就已经在陈菁的安排下,和娃娃一起登上了直升机,作为这次清理任务的大功臣,回到青港去休息。

    飞回去的途中,陆辛说话很少。

    他静静的靠在了舱壁上,眼睛看着舱外,似乎在想心事。

    这一次的清理任务,本来就是突发杏的,结果又遇到了这么可怕的对手。

    就连他,似乎也有些心力交猝的感觉。

    来的时候,是一片漆黑的雨夜,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满天的星辰。

    陆辛有了一种清晰的感觉,经历了这一次任务之后,似乎有些东西被永远的改变了。

    其实,他挺不喜欢改变的。

    直升机接近了青港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

    驾驶员向陆辛说道:“单兵先生,教授和几位先生都在等着,直接飞回特清部总部吗?”

    陆辛道:“回二号卫星城好了。”

    驾驶员怔了一下,从后视镜里看了陆辛一眼。

    陆辛忙笑着解释道:“我现在也挺累的,想好好休息一下,所以想先回趟家。”

    “如果落在总部的话,现在这个点,城际高列都已经停了,我还得等到明天一早才能回去,所以,还不如劳烦你一下,直接飞到二号卫星城降落,让他们不用等我,毕竟现在都忙。”

    “哦哦。”

    驾驶员忙理解的点了点头,开始拿起对讲机汇报行程。

    手臂被人轻轻扯了一下。

    娃娃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忽然小声道:“你不喜欢跟我在一起吗?”

    陆辛顿时吃了一惊:“你居然会说十个字的话了?”

    娃娃点了点头,还在静静的等着答案。

    “哦哦,你不要误会。”

    陆辛笑着安抚她,道:“我现在需要先回家见见家人,然后还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你呢,这一次也很辛苦,需要早点回去休息,所以,现在就只能暂时先分开了。”

    娃娃认真的听着,忽然又问:“为什么不一起?”

    陆辛怔了一下,只好又解释道:“因为我们是同事啊,忙完了工作,就要暂时分开。”

    娃娃不知听懂了没有,慢慢的点了下头。

    直升机骨鼓鼓的落在了青港二号卫星城警卫厅楼顶,然后骨嘟嘟的飞走。

    陆辛提着自己的袋子,慢慢顺着楼梯走了下来。

    刚走到了大厅时,就看到一个身材矫小的小女警慌慌张张,端着一碗泡面冲了上来。

    恰好与陆辛打了个对面,她似乎有些惊讶,不大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

    “我在外面处理了一份工作,刚刚回来。”

    陆辛看出了她的惊讶,就停了下来,笑着向她解释了一句。

    “嗯嗯,我知道一些。”

    小女警这才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

    然后看了一眼手里的泡面,她有些依依不舍的给陆辛递了过来:

    “那,给你吃吧!”

    “”

    “不用啦。”

    陆辛都有点没反应过来,笑着摇了摇头:“我回家吃。”

    “真的真的。”

    小女警坚持,压低了声音道:“我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啥,但是好多军队都派出去了,整个城里都在戒严,我们也被全部招了回来加班,就知道外面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单兵先生,你们真是太辛苦了。”

    “我事先不知道你会来这里,不然就给你准备宵夜了。”

    “”

    “谢谢谢谢。”

    陆辛感激的向她道谢,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这是你自己的宵夜吧,我怎么可以”

    “没事,这是你应得的。”

    小女警一副我懂你的样子,将泡面塞给了陆辛。

    陆辛也没想到,自己大半夜的从开心小镇飞回青港,居然还能吃上一碗泡面。

    不过他感觉小女警挺有诚意的样子,便还是接了过来。

    心里多少有些感动的,简简单单的一碗泡面,却让他吃出了不一样的滋味。

    直到小女警转身离开,不一会又拿了一碗泡好的进来。

    而且里面还加了肠、鸡蛋。

    毕竟已经夜深,没了地铁,而且陆辛也没好意思让警车送自己回去,于是他就接受了小女警的善意,骑上了一辆粉红銫的电动车,一拧油门,呜呜呜的走在了青港的街道上。

    当他骑着粉红銫小电动车,来到了月亮台的老楼下时,慢慢的抬头看去。

    心里顿时感觉一阵惊慌。

    那楼那扇似乎一直会亮着温暖灯光的窗,这时候是黑漆漆的。

    整栋大楼都是黑漆漆的,座落在昏暗的灯光里,似乎一直都没有人住过。

    唯有夜风,静静的从楼边扫过。

    “扑通”

    “扑通”

    陆辛强按住狂跳的心脏,将小电动车推进了楼道里,慢慢锁好。

    然后,他一点一点,顺着台阶向上走去。

    楼道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陆辛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大概是因为周围太静了,脚步声显得异常的响亮,还隐隐有回音传了过来。

    他被一种异常的孤独淹没,几乎要扶着墙坐下来。

    但他还是强忍着,甚至隐隐的加快了步伐。

    一口气走到了四楼,他慢慢的来到了四零一室前。

    房间里没有灯光照出来,与楼道里一样,只有一片阴沉沉的黑暗。

    同样也没有任何一点声音。

    陆辛深呼了一口气,才让自己的手掌不再颤抖,慢慢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咔嗒。

    当一声清脆响声回荡在安静的走廊里,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陆辛迈着有些发虚的脚步,走进了这个房间。

    光线极暗,只有外面的些许路灯光芒,穿过厚重的窗帘,进来了微微一丝。

    借着这丝光芒,陆辛勉强可以辨认出房间里大体的布置。

    一些散乱的家具,胡乱的摆着,周围似乎还能看到蛛网缠绕,桌子上的花瓶里面,插的花早就已经枯萎,绫乱厚重的窗帘碎成了一条一条,地板与墙面上,隐隐有着大片的阴暗。

    也不知道是不是血迹。

    整个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陆辛的心脏,像是被狠狠敲了一下,他忽然再也站不稳,踉跄着后退了一步,靠在墙上。

    顺着墙,他慢慢坐了下来,心里只觉得空荡荡的难过。

    但也就在陆辛捂住了脑袋,慢慢的低下头来时,头顶忽然被什么东西轻轻触了一下。

    两只冰凉的小手猛得捧住了他的脸颊。

    陆辛猛得抬头,就看到了一头绫乱的头发,与一张怪异到甚至有些扭曲的小脸。

    尖利的牙齿长在咧开的嘴里,眼窝里是一片深沉的黑暗。

    居然是一个倒吊在了自己脑袋上的人,她忽然的从房顶上出现,直勾勾的与陆辛对视。

    “啊”

    陆辛嘴巴微微张开,脑袋在这一瞬间几乎成了空白。

    然后他忽然身体前倾,用力的抱住了这颗小脑袋,脑袋被这喜悦冲击到微微晕眩。

    “嘻嘻”

    这个倒吊着的小女孩发出了坏笑:“哥哥刚才哭啦”

    “啪!”

    屋里的灯光不知被谁按亮了。

    昏黄的灯泡慢慢摇晃,将屋里的一切拉出了长长的影子,又慢慢变短。

    在灯光下,一个优雅而精致的女人,正微笑的倚于了窗边上,眼神温柔的看着陆辛,餐桌旁边,坐着一个脸銫阴鸷的男人,冷哼一声:“这么晚回来,想让全家人饿死吗?”

    无法形容的喜悦,冲进了陆辛的胸腔。

    他急忙站了起来,抱着在他怀里乱笑乱闹的妹妹,口中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狠狠瞪了妹妹一眼:“你才会哭呢。”

    一家坐在了餐桌前面,开始安静的吃起了晚饭,老旧的电视机,也再次打开了。

    从外面看来,老楼的四零一室,再次亮起了温暖的灯光。

    “娃娃没事吧?”

    “没事。”

    “确定没事?”

    “没事。”

    “检查仔细了吗?”

    “没事。”

    “”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娃娃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楼里面。

    在楼外,是百忙之外推掉了工作匆匆赶来的陈教授、苏先生的秘书、城防部的人、特清部紧急事务排查部的、特清部最精英的心理学专家、青港各方面最好的几位医生等等。

    一遍遍的打探着,娃娃是不是真的没有事。

    初时服务小队的人也一样的紧张,一遍遍的检查。

    但到了后来,却实在有些烦了,直接一眼瞪过来:“烦不烦,娃娃不要休息的吗?”

    “好好好,休息休息最好明天再检查一遍。”

    一群人这才絮絮叨叨,你推我攘,准备离开。

    而在小楼上,娃娃已经换上了秋衣秋裤,调暗了灯光,到了上床的时间了,但这一次,她却只是坐在了床上,眉头微微的皱着,眼神有些发空,足足愣了几分钟后,忽然道:

    “怎样才能在一起?”

    “”

    “啊?”

    正在房间里做最后一遍检查,就准备离开的服务小队人员愣了下,转过身来。

    她忽然看到,娃娃这时候隐形眼镜已经摘了下来。

    眼睛清澈,静静的看着自己,但是,自己防护服上的报警装置,却没有任何反应。

    愣了数秒之后,她忽然吃惊的深吸了一口气。

    一声大叫传到了楼下:“快”

    “快来看”

    “出大事了,娃娃的负面影响,好像消失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