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五十一章 精神领主

    十字架,或者说灾厄大主教,将自己的触须收回,本来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跟人摸到了烫手的碳时急忙收回一个道理。

    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一个收回的动作,居然把那块滚烫烧红的碳也给带了上来。

    而且对方还会笑,还顺势冲向了自己的脸.

    “哗啦”

    这个位于小镇东边的那个十字架反应很快,瞬间摆脱了那条触须。

    脸上露出了恼恨的表情,这还是他第一次刚一接触,便主动抛弃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只是这时候的陆辛,身体已经借势被扯到了半空,比十字架的高度还高。

    然后他低头,看着十字架的头部,灾厄大主教露出的惊恐眼神,嘴角长长的扯开。

    另一只手臂高高举起,整条手臂上,都是剧烈颤动的黑色粒子。

    借着下落的势头,重重向着这根十字架头顶打了过来。

    “咝咝咝”

    东边的十字架头部,灾厄大主教的表情变得惊恐而不安。

    脑袋忽然崩裂,无数神经组织与血管,同时向上涌了出来。

    就像是一片土地刨开,里面露出了一个蛇窝,不停的蠕动着,纠缠着。

    令人眼花缭乱的场面里,更有无数大张的蛇口,狠命的向上咬了过来。

    望着这个场面,陆辛是真的

    兴奋了。

    他高高的举起手臂,直直的向着下面的“蛇窝”打了下来。

    整条手臂,都裹满了那种黑色粒子,看起来,就像是戴了一只黑色的手套。

    “噗”

    疯狂而惨烈的气息出现,黑色粒子渗入了蛇窝,击起了无数飞溅的血浆。

    然后他的身体,飞快的下坠,贯穿了整个十字架。

    就像是热刀切开牛油,他的身体迅速的坠地,将小镇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碎玻璃状的深坑。

    心情极好,再次抬头向前面看了过来。

    这个像是巨人一样的十字架,正在悄然向两边分开,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十字架倒下,另外三个十字架的顶端,灾厄大主教的表情同时变得惊恐。

    他们死死的看着东边的自己,表情无法形容的复杂。

    某种认知之外的东西涌进了脑海,他们无法理解自己的力量为什么在对方面前丝毫不起作用,更不明白为什么那种力量,可以轻易的将自己的力量分化,甚至直接就是

    毁灭?

    “呵呵呵”

    在他们心里生出了这个疑问时,陆辛已经口中发出低笑声,大步向前冲来。

    他借助了部分妹妹的力量,在小镇错综复杂的建筑之中狂奔,像是一只若隐若现的蜘蛛。

    “后退!”

    北边的十字架用力大叫。

    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从尾端下沉,涌进了小镇之中。

    小镇的建筑,顿时变得活了过来,道路生出褶皱,房屋移动到一起。

    就好像一个又一个活动的障碍,阻拦在了陆辛的身前。

    但陆辛看也没有看,放弃了攀爬与纵跃,直接脑袋一低,就撞了过来。

    “轰”

    面前坚硬却又像是画面一样被折叠了起来的青石桥路,被他直接撞得粉碎,这其中甚至感受不到力量的碰撞,就好像是他过来的时候,青石板路就已经碎裂了,特别的简单。

    或者说,这都不是碎裂,而是让路。

    青石板路急于给他让路,因此不惜自身崩溃。

    不仅是青石板。

    陆辛大步向前奔去,看起来平平无奇,速度也只是比普通人快了一点点。

    这是一片由精神力量钩织出来的世界,但是他所过之处,却出现了一条直直的线。

    所有的精神力量都在争相让路,于是不管褶皱起来的道路还是重叠的房屋,自身哀鸣,同时发出了玻璃瓶破碎一样清脆的声音,厚纸一样层层的撕裂,纷纷从他面前躲到了两边。

    道路前方,直指北边的人形十字架,灾厄大主教的脸已经露出了无尽的惊惶。

    但是陆辛却面对着他,忽然露出了一个笑脸。

    很有礼貌。

    轰轰轰!

    在这一片瞬间变得混乱,就连西南两方的两个十字架,居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按理说在这个精神交织的世界,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会瞬间知晓。

    但是如今,因为这片世界太乱了,各种各样的信息涌进他们的脑海,反而无法反应过来。

    这时候他们甚至只能像普通人一样,看向这一片混乱小镇的北方。

    看着北方那个十字架,一截一截的变矮,然后快速的消失。

    “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一种无法形容的惊恐正在将他们笼罩。

    这种狂暴到不讲道理,仿佛可以撕碎一切的力量彻底惊动了他们。

    他们顾不上再去考虑其他的东西,两个十字架,同时开始向着陆辛的方向移动。

    手臂已经向中间弯转,交叉于胸前。

    “我命令你们”

    蓝色的瞳孔同时紧紧缩起,深得如同海洋,反映出了这片小镇里的一切景像。

    两个声音重叠,交织在了一起:

    “感受灾厄,体会痛苦。”

    “我命令你们”

    “睁开双眼,看到真相。”

    “我命令你们”

    “感受不幸,化身灾厄”

    “”

    在他们的声音响起时,小镇的各处位置,那些痛苦或是不幸的人,哭泣的人。

    同时被一种精神力量操控,他们发出了悲嚎。

    那些深藏于记忆里面的痛苦便顿时显露出了原本的形状,每个人的身体,都开始裂开,一丝丝黑色的触须生长了出来,然后身体也随之变化,一片片黑色的花瓣延展开来。

    整片阳光明媚的小镇,忽然就变得阴沉沉的。

    大朵大朵黑色的花朵盛放在了小镇的各个角落,带着一种阴冷的气息。

    灾厄的气息再度充斥了这片小镇。

    与此同时,随着这种阴冷的力量不停的扩散,东方与北方,轰隆声响起。

    是刚才被陆辛摧毁的两个巨大十字架。

    他们散落的血肉与骨骼,忽然合拢,并且在某种力量的加持下,瞬间的交织、重合,从双足开始,织起神经、血管与血肉,仿佛时间逆流一样,再度出现在了原来的位置。

    不仅如此,整片小镇世界,开始剧烈的颤抖。

    忽然之间,随着一阵巨大的响声,天空之中,更多的十字架从天上掉了下来。

    一个一个,围绕着这片虚假的小镇,仿佛形成了一个密集的木篱笆,严严实实。

    每一个十字架上,都有一张灾厄大主教的脸。

    他们密密麻麻,紧紧的挨在一起,用一种漠然的目光注视着小镇。

    “我就是灾厄。”

    灾厄大主教的声音像是从天下传了下来的,给人一种意志感。

    仿佛仅仅生出反抗的念头,就是一种错误。

    “灾厄在你过去的生命中,你不可违背”

    “灾厄与你同行,你永远无法躲避”

    “”

    “”

    巨大的声音洪流,充斥了整片小镇,越来越多的黑色花朵,在不幸的人身上绽放。

    阴冷的气息交织下来,陆辛就仿佛被困在了小镇中间。

    他的周围,全都是重重叠叠的十字架,并且越长越高,几乎顶着了苍穹。

    黑色的花朵渐次绽放,淹没了之前小镇里唯一活泼,且带生人气息的哭声,花朵之下,丛丛荆棘连在了一起,形成了巨大的森林,陆辛被无数的荆棘困住,仿佛钢铁监牢。

    他微微一动,“嗤啦”一声,身上忽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伤口。

    伤口处,一种异样的情绪滋生进了身体,忽然让他眼前闪过了一张张带血的面孔。

    是他记忆里最不愿去触碰的东西。

    但是这些荆棘,却似乎有种力量,忽然将你记忆深处的痛苦扯到自己面前。

    让人心烦意乱。

    “啪!”

    陆辛生气,一把挥去,手上的黑色粒子顿时将一片足有三四平米的黑色荆棘丛淹没,然后毁灭成虚无,但是下一瞬间,这些黑色荆棘丛便再次蔓延了过来,仍是他将困在了最中间。

    放眼看去整个小镇都是黑色荆棘,他像是面对一片麦浪的手持镰刀的少年。

    每一片麦杆在他手中都撑不过一秒,但整片麦浪却让人心底发沉。

    处在这片荆棘之间,他不能动。

    一动就会被荆棘刺到,一刺到,脑海里就会涌现出无数自己不愿去回想起来的记忆。

    这些记忆会扰乱人的注意力,给人带来一种痛苦的感觉。

    简单来说,这就像是一个喜欢在吵架中揭人伤疤的行为,杀伤力极大。

    周围无数的十字架上,冷漠目光的注视下来,眼神变得阴冷。

    灾厄大主教的声音仿佛这整个世界的意志:

    “这是我的世界,所有的精神力量都受我的支配,包括你的。”

    “我可以赐予你灾厄,也可以无限重生。”

    “在这个世界,我就是精神领主,你又如何违背我的意志?”

    “”

    声音像是天边炸起的闷雷,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周围的荆棘丛忽然开始继续疯长,拼命延伸出了自己的枝刺,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魔。

    这些枝刺像利剑一般,从各个方向刺向了陆辛。

    “扑通”

    黑色的荆棘丛中,陆辛静静的站着。

    心脏还在跳动,每一下,都仿佛可以将人震得晕眩。

    他看着周围无穷无尽的黑色荆棘丛,脸上露出了欣赏的神色,然后抬头看向了灾厄领主。

    说话时的态度很友好,也很认真,只是笑容有点夸张:

    “你在跟我说赐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