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四十八章 真实与虚假(一更)

    娃娃变成了一个老头。

    听起来有些惊悚。

    但之前在小院里的时候遇到的污染也是这样,自己无法察觉,在别人的视野中却变了。

    所以陆辛感觉还不需要慌。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向周围看去,就立刻发现,自己周围的影物已经统统都变了。

    自己正身处一个热闹的小城之中。

    旁边是流淌的小河,青石垒就的墙面,以及热闹的人群,天边是温暖的夕阳。

    道路的两边,是琳琅满目的商铺,每一间商铺,门口都堆满了鲜花。

    这个小镇自己来过。

    在刚进入这片荒野的时候,自己就看到了一片由精神辐射构建而成的虚影……

    那个虚影,就是这座城市的模样。

    在刚进入博物馆的时候,自己看到的瓶子里面,那一个个生活场景,也是在这座小镇里,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之前自己是在瓶子外面看着,但现在,自己在瓶子里面。

    自己总算进入了瓶子里。

    头脑微微晕眩,陆辛看向了周围,就见有很多人跟着自己。

    他们,有一个生长的乖巧,但却异常沉默的女孩。

    有一个留着齐腮短发,一脸温柔的女人。

    有个瘸了一条腿的憨厚男人。

    还有两个看起来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他们手里各自提的东西也不一样,有的人手里提着菜,有的推着自行车。

    自己手里,还提着肉和一瓶白酒。

    “走呀大。”

    推着自行车的男人催促道:“凤霞和苦根都饿了,有庆也饿了。”

    陆辛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谁,他只是忽然明白了过来,这些都是那个老人的梦境。

    自己是借由那个老人的特质进来的,融入的便是他的生活。

    仔细看看就知道,这时候周围有两个老人,再加上自己,那就一共有三个,只不过,这个小镇里的人发现不了有三个老人的事实,他们眼里,自己和娃娃,也都是这个老人。

    于是他松了一口气,从站姿上找出了哪一个是娃娃,拉着她的手,退到了一边。

    那一家人似乎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是与老人,慢慢的,说说笑笑的向道路尽头走去。

    “家珍,你回去炖肉给他们吃。”

    “好好好,今天多炖,大家都吃!”

    “”

    一家人这么和睦,确实很美好。

    “这个小镇就是瓶子里的世界吗?”

    当老人走远之后,陆辛抬头看向了这片小镇似乎永远都显得湛蓝清澈的天空。

    这片天空其实很虚假。

    因为进入了这个小镇的人,会主动沉浸入美梦里,所以他们不会发现问题。

    但陆辛本来就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进入了这个小镇的,因此一切在他眼里都很违和,他甚至能够看出来,这片小镇整体就像是出现了裂痕的镜子一样,有种严重的拼凑与折射感。

    在陆辛产生怀疑的时候,小镇似乎也出现了一种力量。

    湛蓝色的天空之中,忽然睁开了一双眼睛,目光冷冷的扫过了整片小镇。

    它也意识到有不属于博物馆的力量进来了。

    “呼”

    陆辛抬头,看着那双长在了天空中的眼睛,向它笑了笑。

    能够感觉到,这时候,整个小镇,似乎都有一种力量在蔓延过来。

    想要将他彻底的吞没,甚至是将他的一部分精神力量割裂开来。

    这应该是灾厄博物馆的本能,收藏他的部分记忆。

    而且这部分记忆,应该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甚至是遗忘的,这是藏品的一部分。

    “如果你能被灾厄所吸引,那么,你从我身上,看到的是什么?”

    微微自言自语,陆辛慢慢向前迈出了一步。

    “嘎吱”

    清脆的声音传来,周围的景像忽然出现了一种玻璃的扭曲与褶皱。

    自己像是处在一个平静的湖面之中,任何一点动作,都可以引起这个世界巨大的变化。

    从这个角度来讲,打破这个小镇,似乎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于是,他又慢慢的向前走出了一步。

    哗啦啦。

    更多的变化纷纷从自己的身边出现,化作了一道道折射着不同光芒的影像。

    无法察觉的细密精神力量,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这种精神力量,像是可以直接将人脑海深处的记忆拉扯出来。

    人总是习惯性的藏起很多记忆。

    但这种记忆,有时候却总是不由自主的跳出来,一下子冲散所有的平静与喜悦。

    陆辛这时候就是这样,甚至更汹涌。

    无穷的回忆,像是喷泉一样在大脑的深处翻腾了起来。

    眼前幻觉频生,他忽然看到了妈妈、父亲,还有妹妹,他们就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微笑着,向自己招手,然后轻盈的转身,慢慢的走进了一条长长的走廊,关上了铁门。

    陆辛认了出来,那条走廊,自己在梦里见过。

    心里生出了一种沉闷且压抑的感觉。

    他看着妈妈、父亲,还有妹妹消失,内心里似乎想挽留,但是他没有。

    他继续向前走去,身边的一切,忽然都像走马灯一样变幻,他看到身前出现了一排小孩子,一个个吸着鼻子,眼神呆呆的看着自己,在这群小孩子中间,是个坐在轮椅上的姑娘。

    看到了她,陆辛心里,便有止不住的愧疚之意升了起来。

    他脸上的肌肉动了动,想要挤出一个微笑。

    但始终无法成功。

    他只是静静的站了一会,低下了头,继续向前走去。

    一组一组人影,在他的面前,像是按了快进键一样,飞快的变幻闪烁,他看到了蜷缩在墙角的小十九,看到了一个个穿着白色的病号服,坐在了夕阳下的小河边追逐打闹的小孩。

    也看到了慈祥和蔼的老院长。

    他戴着一顶帽檐压的很低的帽子,身上穿着一身暗色调的休闲西装,眼角里已经出现了很多的皱纹,头发变得花白,脊背也微微佝偻了一些,但那双眼睛还是那么的明亮,嘴角是自己熟悉的笑容,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微笑的坐在了石桥边,静静的看着自己。

    陆辛的心脏在颤抖着,有种异样的情绪冲击着自己的心脏。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回忆里最复杂的老人,感激与痛恨,同时刺入了大脑。

    安静的站了很久,他慢慢的抬起头来。

    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轻轻抬手,向石桥上的老人打了声招呼。

    “院长好。”

    “”

    声音在颤抖,但还是显得很温暖。

    然后,他闭了一下眼睛,慢慢的继续向前走去。

    “哗啦”

    周围的模样忽然变了。

    到处都是血淋淋的尸体,旁边的商铺里,灯光明灭不定,殷红的鲜血,从自己的脚边流了过去,刚才那些熟悉的脸,一个又一个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陆辛被周围充斥进鼻腔的血腥味,还有那一张张残缺的脸,刺激得几乎要发狂。

    鼻血泉水一样流了出来,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襟。

    这一次,他本来早就打算好的内心里,也忽然生出了强烈的渴望。

    想要答应这个小镇的请求。

    他知道,这时候的小镇,或者说,灾厄博物馆,在向自己交涉,它在凭借着本能,想让自己把这段回忆,或者说,这种感觉,交给它,而相应的,自己可以从此获得美好。

    这确实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但陆辛还是慢慢的抬起了头来,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我拒绝。”

    “这确实是一些很不好的事,我这辈子,甚至下辈子,甚至永远”

    “都不想再经历一次。”

    “但是,我还是不能把它交给你。”

    “毕竟”

    他慢慢的说着,声音有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发颤:“痛苦也好,不幸也罢,都是我自己的,我之所以感受到痛苦,不就是因为这些记忆,本来就是出现在了美好的基础上吗?”

    “被破坏的美好,就是痛苦。”

    “但就算被破坏了,我也不会把这些真实的东西交给你,换取虚假的幻象”

    “”

    其实这时候没有必要说这些话,但陆辛还是说的很认真。

    在他说完这些话,重新抬起头来时,就看到,眼前的一切人影都在消失,一张张血腥的脸,一个个扭曲而怪异的画面,那些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的人,不论是陪伴着自己的,还是被自己遗忘的,或是已经找了回来的,他们都出现在了小镇的另一端,慢慢的消失。

    包括老院长,他也站了起来,站在了这些人中间,轻轻向自己挥着手。

    然后,慢慢消失。

    同时消失的,不仅是陆辛身边的人。

    小镇里有着很多人,以这每一个人为中心,投影出了许多其他的人影,这些人影,又彼此构建,交织成了这样一片人群熙攘的小镇,从旁观角度看去,根本无法分清楚他们的真假。

    陆辛拒绝了博物馆的交易之后,就看到了这个小镇的真面目。

    在他的视野之中,小镇上的虚假繁华与热闹的影像,也正在飞快的消失。

    有很多人立刻从被众人簇拥的状态,变成了独自一人。

    被烧毁的商铺面前,颓然坐着的商铺老板。

    佝偻着身子,孤独走向夕阳得老人。

    躺在了红灯区的木板床上,麻木的睁着眼睛的姑娘。

    这个小镇里从来都没有什么幸福与美好,有的只是一个个痛苦而麻木的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