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百三十五章不听话的孩子

    木香和秦风刚刚离开那个地下室,警察随后就到,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反正周明他们没什么大事,秦风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秦风掏出手机,打算给婉儿她们发个消息,让她们做好准备,但是木香却拦住了他。

    “你在做什么,是不是想通风报信?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木香脸色冷漠,但是她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秦风感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自己的骨头仿佛被针扎一般。

    “不会,我就是看看现在几点了而已”秦风见这个小家伙居然如此警惕,心里面也是默默祈祷。

    木香见秦风没有再搞小动作,将自身的阴气压制,然后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这大晚上的,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是父亲带着女儿散步。

    “对了,我在五楼看到了你的过去,那些是真的吗?”秦风见场面有些尴尬,于是开口询问木香,至少自己得死的明白吧。

    “你去过五楼了?”木香没有回答秦风的话,反倒是问了一句,然后就陷入了沉思。

    “嗯,我也不知道哪里是怎么回事,好像是当初救你那个人布置的”秦风将自己被追杀这件事情说了一遍,而木香并没有任何反应

    “他是一个男人,我明明感觉到他很普通,当初他救我出来以后,看我杀那些医生,居然不惜和我斗了一个两败俱伤,我被他封印在那朵花里面陷入了沉睡,至于第五层的那个地方,可能是我的那个梦投影上去了吧,可能也是他用了邪法,他不想让人知道那第五层的秘密,所以才让他那两个手下不要上去”木香将那段事情说了一下。

    “那两个人原本是两个恶贯满盈的杀人凶手,当初这两个人逃到医院里面,被他用拘魂法控制住,让他们看着那所医院,可以说这几年闯进去的人都被他们杀了,用血肉供养那朵花”木香说完以后又陷入了沉思。

    秦风算是听明白了,这小姑娘当初杀那些医生是因为他们虐待自己,而那个人救她出来以后发现情况不对劲,又把他封印了,还安排人来看着,只不过他又害人来封印这个小姑娘,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到底是活人还是厉鬼”秦风问完以后一直看着木香的脸,只要她有任何杀意,他立马掉头就跑。

    “我是一个阴胎,也就是原本还没生下来就已经死了,但是当我被生出来以后,却离奇的复活了,也是因为如此,所有人都当我是异类,你可以说我是人,也可以说我是鬼,所以我父母将我送到那所医院里面,里面有个大阵法,可以压制我的实力,再加上那些让你丧失记忆的药物,我更多的时候再想我是谁”木香的脸色毫无波澜,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一般。

    “当然,那些医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随意的处置病人的尸体,甚至有时候杀害乞丐流浪汉,以此私底下倒卖器官”木香说完以后又安静下来,她的眼神里面也有了不满,自己说的似乎有点多了

    秦风听完以后也是松了一口气,这小姑娘就杀过那些丧尽天良的医生啊,这倒是没什么担心的,万一她要是喜欢咖啡屋呢

    之后二人也没有再说话,而是安安静静的走着,大概一个小时以后,秦风他们终于走到咖啡屋门口了。

    “到了,这就是我的店”秦风心里面很紧张,也不知道怜雪这个红衣能不能打过木香。

    “山海咖啡屋?这好强的阴气,里面也有一个红衣吧”木香站在咖啡屋门口,看了一眼招牌,然后冷笑了一声,她的眼睛看向秦风,里面已经有了杀意。

    “呵呵”秦风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也罢,就让你看看她们是怎么死的”说完以后,她拉着秦风的手朝咖啡屋里面走去。

    “老板,你回来了”小白和小黑坐在收银台后面,看到秦风回来了,也是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这么晚了还没睡啊”秦风感觉一阵心惊,小黑小白可不一定是木香的对手啊。

    “咦?老板,你背后是谁啊,不会吧,老板,你才出去多久,孩子都这么大了?”小白惊讶的捂着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风。

    “说什么呢?快去叫你小柔姐起来,记住,是叫你小柔姐,不要叫错了”秦风额头上冒出一股冷汗,因为他感觉木香有些不悦了。

    “哦,我马上去”小白也感受到了那股阴气,她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妙,更何况老板已经明示她了,自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木香,你先坐吧,我让她们都下来”秦风指了一下椅子,但是木香并没有领情,而是笑盈盈的看着秦风。

    “我改变主意了,你现在必须得死了”说着她就伸出手准备抓向秦风的脖子,小黑早就防着她的,见她出手,小黑立马一道锁链飞了过去。

    木香看到锁链也是微微一愣,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长发一甩,黑发见风就长,死死的缠住飞来的锁链。

    “黑白无常?有点意思,可惜你还不是高阶的无常”木香冷笑一声,那些黑发瞬间淹没锁链,直奔小黑而去,小黑立马用另外一道锁链护在胸前,那些长发犹如灵蛇一般,居然绕到他背后,像鞭子一般狠狠的抽了下来。

    小黑吃痛,一下子松懈了防御,那些头发纷纷抽向小黑。

    “住手”小白从楼上看到小黑挨打,脸上也是一阵怒火,举起招魂幡一摇,几个面色铁青的恶鬼扑向木香。

    木香没有理会,而是用头发刺向那些恶鬼,顿时小黑小白都拿这家伙没办法了。

    就在小黑小白快要被那些长发勒死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小柔握着她那把镰刀站在小黑小白面前。

    “哪里来的小鬼,居然敢在这里放肆”小柔这句话说出来,一股狂暴的气息激荡,让木香也是微微一愣。

    这居然也是一个鬼,而且实力貌似比自己高。

    “我就是来捣乱,怎么滴”木香再次操控自己的长发扑向小柔,但是小柔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几道鲜艳的红绫飞来,和那些黑色的长发纠缠在一起,木香脸上一阵惊讶,一位红衣。

    她扭头一看,只见楼上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女人就在那里操控红绫对付自己。

    “一个半身红衣而已,居然如此猖狂,怜雪,拖出去打”小柔说完以后就蹲下来查看小黑小白她们的情况。

    “小柔姐,我马上就把她解决了”怜雪淡淡一笑。

    “不是,我是怕一会血飙到咖啡屋里面,打扫麻烦”小柔微微皱眉,这大晚上可真的不想打扫了。

    “好嘞”怜雪说完以后,操控红绫将木香逼退到咖啡屋外面。

    “等等,我来打吧”秦风担心怜雪以后把这孩子给弄死了。

    “行吧,老板你来”怜雪搞不懂秦风是怎么想的,但是人家是老板,听就完事了。

    很快木香就招架不住怜雪的进攻了,被她用红绫捆住吊了起来。

    “姓秦的,你言而无信,居然骗我”木香原本冷漠的脸上也露出了愤怒,这个凡人居然骗自己。

    “嘿,还不老实”秦风举起一块长竹片,绕到木香的背后,对着她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竹板。

    “姓秦的,你找死”木香被打了屁股,顿时更是怒不可遏,但是她现在捆的跟一个粽子一样,就一个屁股露在外面。

    “小小年纪的不学好,学杀人是吧”秦风笑盈盈的说了一句,然后又是一竹板打在木香的屁股上。

    “你们欺负人,有本事放开我,我们两个单挑”

    “啪”回应她的又是一竹板。

    “还好你是有肉体的,不然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收拾你”秦风嘿嘿一笑,又是一竹板。

    打的木香小脸一阵脸红,她不停的咒骂秦风,最后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秦风也是打累了,气喘吁吁的看着吊起来的木香。

    此时的小木香早就泪流满面了,她用一双大眼睛看着秦风,恨不得把这家伙五马分尸。

    “看样子你还有点不服是吧,若水,出来帮我”秦风对店里面喊了一句。

    若水听到秦风叫自己,里面飞奔出来,很乖巧的站在他面前。

    “老板,你叫我?”

    “来,对着她的屁股狠狠的打,直到她服了为止”秦风将竹板交给若水,然后他自己又走到咖啡屋里面休息一会。

    “老板,差不多行了吧”小柔端来一杯喝的,大晚上的喝咖啡也不好,所以她也没准备咖啡,听到外面不时传来的惨叫和哭声,无奈的摇摇头。

    “这小姑娘挺有脾气的,好好的教育教育”秦风也没有住手,而是将心里面的想法说了出来。

    “其实我只要她把魂血交给我就行了,这样她的命就捏在你手里面了”小柔一脸怪异的看着秦风。

    秦风听到小柔一说,一拍脑门。

    “你怎么不早说,若水,别打了”说完秦风立马跑出去拦住一脸兴致勃勃的若水,再看木香,她的小屁股已经肿起来老高了。

    她一边流着眼泪打着哭嗝,一边恨恨的看着秦风,这倒是让秦风觉得不好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