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地球之谜 第五十二章:渡劫

    进入金色海洋的那一刻,无尽的海水倒灌而来,金色的纹路以胸口为起点沿身上疯狂蔓延,眼睛,胸膛,手臂,耳鼻,双腿,全都这些金纹覆盖。

    “啊!”

    这一瞬间,陈洛只感觉是自修炼以来最为疼痛的经历,没有之一,甚至连之前那试炼的第二关都不能比拟,它蔓延至身上的每个角落,让他全身都在战栗,眼前的视线愈发模糊,直到金色布满瞳孔。

    这哪是在开启血脉,这分明就是在经历人间十大酷刑,刚才他明明见到陈不为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了,为何自己还在上方忍受着煎熬。

    家人,朋友,师尊,还有秋泫雅,每个人的影子都在脑海中划过,他必须忍着,还有人在万年后等着他,那场大劫还未开始,他必须坚持下来。

    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痛苦依旧在缠绵着,完全超出了人体的承受极限,体内每一道血管都在向外渗出鲜血,与金海相融,亘古的气息扑面而来。

    “禁锢!”

    陈洛突然明白为什么会经历如此疼痛的过程了,自己的血脉被人隐藏,或者说是被禁锢了,那些痛苦带来的是破开这个囚笼,让血脉重新展现。

    额头上不断滴落豆大的汗珠,他能感受到那个禁锢在不断被冲击,与之伴随的则是四肢的痉挛,若是有人在场必然会掩面,实在是场面太过触目惊心。

    按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那道禁闭起码还需半刻钟才能彻底突破,陈洛只能咬牙坚持,血脉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助力,至少不会像之前一般面对元昊这些人需要拼尽全力。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血水布满了全身,将衣裳染红,咬紧的唇齿间微微颤抖着,那道壁障即将打破,他也会带来新生。

    “轰!”

    更为庞大的金色巨浪在海洋中掀起,好似咆哮,拍击在了陈洛身上,那股禁制被彻底的冲破,他感觉到了一股亲切,来自血脉的呼唤,在这一刻,全新的世界在他的眼前展现。

    一道金色的巨茧将他全身包裹,整个人缓缓沉没入海底,浩瀚灵力倒灌而来,他的修为在一步步提升着,就好似水到渠成。

    七层,八层,九层,突破灵台境,灵初境的大门赫然展现。

    于此同时丹田内的圣境灵台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上的小剑,金莲,金页,灵凰好似有了灵性一般,已然脱离了印记的范畴,金鸣之音,锵锵之鸣在其内响起。

    灵气之海由原先的蓝色变成了金色,体内的剑气也染上了金色的纹路,如同王者一般。

    疼痛彻底消失,陈洛金色的双瞳中略显疲惫,却又有些兴奋,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他能感受到他的实力有了十足的长进,哪怕现在元神境也能硬拼一二。

    慢慢的,灵气依旧在滋养着陈洛的身体,海上的巨浪未曾停歇,反而还风雨大作,金色的雷霆自天穹而降,如同天威一般,劈在巨浪之上发出惊天巨响。

    “怎么回事,天级血池怎么一直在耗费着灵力!”

    几名长老震惊的看向灵石储备,只见属于天级的那一块灵石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有哪位主脉天骄在里面,快给我查!”

    几位长老连忙向下属发布命令,而自身则是出现在了天级血池内。

    “怎么可能!”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人彻底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他们还从未见过血池会发生如此情况,这万米高的巨浪与柱子一般的雷霆交错,轰鸣之声不断回荡在这座空间内。

    “不可能,我的感知里血海内未有活人的痕迹。”

    一名长老放出神识,遍布了整座血海,却并未发现一丝痕迹。

    几人又重新试探了一遍,依旧毫无头绪。

    “以我们问鼎境的实力依旧无法看穿,只有请求太上他们了。”

    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他们也从没见过如此情况,纵使是族内百年,甚至千年难得一见的天骄在此,也不过最多千米巨浪,也未有雷霆降世,况且他们现在的感知内是里面没人。

    “禀告血脉殿诸位长老,天级血池内暂时五人,现在开启的血池只有地级和甲级。”

    一道传讯出现在几人手中,更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既然没人,那这血海为何无故掀起巨浪。

    沉没在海内的陈洛自然不知上方的情况,他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像饿了几百年一般,拼命吮吸着四周的灵力。

    修为继续上涨着,一直到灵初境前期终于缓慢停了下来,金色的巨茧破裂,身影破开海面,悬空而立。

    道道雷霆呼啸,狂风夹杂着金色的雨水拍击在他的身上。

    “我怎么感觉那里像是有人?”一名长老眼神犀利的盯着天空一处,那个地方突然电闪雷鸣,是整片血海最为密集的地方。

    “太上长老。”

    几人望着突然出现的男子行了一礼,与之一同看向空中。

    “这是雷劫!”太上长老眼睛微眯,修者每经历一次脱胎换骨必会受到洗礼,或许是你神功突破,或许是你血脉进阶,或许是到达了第三步的问鼎境。

    “雷劫我们都经历过,可这个算什么?”几名长老疑惑道,他们都是历经雷劫洗礼才到达的问鼎,可今日这雷劫与他们所经历的截然不同,甚至是闻所未闻。

    “你们没见过正常,就连我也是在古籍上看到的。”男子顿了一顿,继续道:“这是一种关于血脉的雷劫,名曰圣劫,唯有血脉返租之人方可触发,我们一脉除了混沌之外还未有人达到过。”

    几位长老越听越惊疑,既然说的如此牛逼,可为何他们肉眼和灵识都无法感受到有人的存在,况且就算有人为何又要瞒着族内,偷偷来这进阶,这可是一代天骄啊!

    “你们先在这守着,我去请示下族长!”男子留下一句话便消失在原地,显然他也没法看出其中的破绽,或许唯有''他''才能明白其中缘由。

    金色的雷霆不断劈在陈洛的身上,顿时皮开肉绽,不过对于现在的肉身来说,这一切不过是皮外伤罢了,他还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这金雨却非同一般,其上附着着腐蚀之力,双重夹击之下,让他伤上加伤。

    灵力不断的修复着受损的伤口,雷霆的攻势却愈发浩大,起初还只是一指宽的金雷此刻瞬间暴涨至一拳宽,让陈洛忍不住汗颜,这要是随便劈在一个灵台境修士身上怕是当场就神魂寂灭了,就算是他当初怕也无法抵挡。

    虽说雷霆恐怖,但陈洛的脸上有的却是兴奋,他能感受到身体在雷劫下的变化,正在不断巩固着境界与根骨,他的修为进境太快了,正好借此机会打磨一番。

    “??不要这么大吧!”

    正当陈洛察觉雷霆消失时,抬头仰望天穹,更密集的雷海在不断汇聚,突然劈下,那道雷霆竟然有一丈宽!

    “我也没做什么事情吧,至于这么天怒人怨的吗?”

    一口鲜血喷出,陈洛整个人被劈的鲜血淋漓,皮肤上不断有鲜血渗出,就连身体也被电的麻痹无比,灵力的运转受到了限制。

    “还来!”

    又一道雷霆劈下,陈洛瞬间运用灵气护体,龙泉剑也拿在了手上随他一起抵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貌似族内只有灵初境才能接受血池的力量吧。”

    下方候着的长老喃喃道,这般粗大的雷柱,怕是灵初境也无法在其下存活,所谓圣劫真的如此恐怖吗。

    “这让我依稀想起千年前我渡劫的时候了,虽然有宝物护法但也九死一生。”

    一名长老附和道,问鼎境之上,修士每提升一个境界就得经历一次雷劫,随着修为的提升,雷劫也会越来越强,他千年都不敢向上踏出一步就是这个原因,天罚之下,世间皆是蝼蚁,所以说为何问鼎境会如此之多,其上修士为何稀少也正是如此。

    此时的陈洛已经在被雷霆追着跑了,废话,这雷霆愈发恐怖,现在已经上涨至十丈之巨,这要是砸在他身上,那就不是能不能活的问题了,而是该为自己准备好坟墓了。

    “这雷劫不会压根没想让我活下来吧?”

    陈洛一边跑一边碎嘴道,身后的雷云不断闪烁,劈在海面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雷劫怎么在移动?”一名长老疑惑道,原本渡劫之地距离他们还很远,此刻却有在慢慢靠近的趋势。

    “傻子,还不快跑!若是我们被笼罩入其内,雷劫的威力会随之大增的!”

    一名长老惊呼,身形立马消失在百丈开外,那名疑惑的长老闻言立马也是跑开了原地。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陈洛全身心投入到逃跑上,显然也没料到自己逃亡的方向会有人的存在,一群长老不断变换位置,陈洛在后方不断追赶,雷劫则在不停的劈下。

    “这该死的,到底是哪个小子?”长老们哭笑不得,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居然有一天会狼狈成如此模样,“待到他渡劫之后定要好好调教一番!”

    一边碎着嘴,长老们也不忘继续瞬移,在心里头咒骂道:“这小子肯定是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我们不要面子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