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地球之谜 第十六章    长风殇

    “那时我们正值鼎盛之际,族内强者林立,虽是第四步修者仅有一人,但后辈,如你宗逍遥子皆差临门一脚便可迈入第四步,只是越加鼎盛,却就越会引发灾祸。”

    小孩化作了一道书册,其册展开竟有三千米,大战的景象临摹其上。

    “元族,青族,炎族等三大族携手攻向我华夏一族,混沌被莫名之人牵制,我华夏境内战火滔天,十大宗门携手力敌各大族长,犹有胜利之望。”

    长风与陈洛朝书册内看去,外族确实是不敌,华夏已经吹响转攻的号角。

    “他们是有备而来,眼见局势不同,战场上立马出现其他的蒙面之人,混沌已经面临了两人的围攻,而各宗宗主也是被几人夹击,混沌与各大宗主舍弃生命终究是将那些人堵在了星系之外,我们虽是存活,但剩下的高端战力却是不多了。”

    书册重新变回小孩的模样,画卷的内容令陈洛看得惊心动魄,潜藏在心中的热血让他恨不得冲在前方的是自己,战士被一面倒的屠杀,各大宗主以及第四步修者混沌舍弃生命布下大阵,这才阻挡了攻势。

    身旁的长风更是怒气冲天,冲天剑芒搅乱了剑林内的剑势,令竹林失去了颜色。

    小孩抚了抚长风的肩,这才平静了下来。

    “那些附庸种族,他们怎么敢的!”

    长风随手一道剑芒劈在了石碑之上,发泄着心中的怒火,原本便是华夏一族接纳这些逃亡种族,还给予他们休养生息之地,这些种族不感恩戴德就罢了,居然还携手攻打自己的恩人。

    “什么东西都抵不过一个利字,能够获得华夏的万千星系作为属地,试问哪个种族能够不动心呢。”

    小孩叹了一声,他和混沌都没想到这些种族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不过罪魁祸首,还是那些蒙面之人,若是没有他们的加入,华夏不可能败亡。

    “你可知那些蒙面之人是谁?”长风询问道,他所清醒的万年内,华夏似乎并未与什么强大种族结仇。

    “我也不知,混沌似乎知道,但它却没告诉我,只是将我拆分成三部分,一部分交由剑宗保管,一部分则由天机宗保管,剩下最后一部分,属于混沌宗。”

    小孩出声道,回想起混沌临死前的眼神貌似不太对,隐约在担心着什么。

    “天机宗?你能够苏醒那就代表天机宗现在还有人在,那时为何不能请他们前来帮助。”长风惊呼,天机宗不属于华夏一族,但却与每个种族相处融洽,这似乎是一个遍布星海的宗门,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有它门下之人。

    转念一想,长风又否定了这个答案,天机宗是出了名的无为而治,他们自己受到危险那还好说,别人受到危险与他们又有何干。

    “王钦!”陈洛呼之欲出,难怪他一直看不透王钦,若是属于这万年前的宗门那一切都好了解了,想来他展现的修为也是假的,天机宗之人怎么可能只有煅体四脉的修为。

    王钦如果真是天机宗人,那他算出来的卦便是极为准确的,陈元与童杰他们是真的有危险了,陈元是他伯公,还肩负着陈氏一族的重担,童杰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等着他回来,要是正在此处陨落,那后果······

    陈洛想到这里难掩心头的担忧。

    “宗主想的太好了,只是我却是快没时间了,天启你帮我看看,我还能以这样形态存活多久。”

    “这。”小孩的灵力包裹着他的身体,露出担忧的神色。

    “本来还想教导教导这小子的,谁知这小子呆在那巨茧两个月才出来。”长风对着小孩笑了笑,转头看向陈洛,拍了拍陈洛的肩膀。

    “两个月?”

    陈洛吃了一惊,他也没想到自己在剑林内呆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外界的变化怎么样了,陈元,童杰他们是否还安好。

    “这个令牌你且收好,凭此令牌便可操纵有我剑宗印记的宝物,剑宗的物品有许多都被他们夺取,日后你若是遇见了,可以夺回来。”

    陈洛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既然我时日不多,便就再送你一个礼物。”

    长风拿起陈洛的龙泉剑,体内的白色灵气不断注入进龙泉剑内,龙泉发出剑鸣,似乎几位舒服,而长风的身形却是愈发透明。

    “前辈!”

    陈洛单膝跪地,这是位值得钦佩的前辈,他不愿长风就此消散。

    “我已经活了几万年了,活的够久了,也时候去寻找先辈们了,你也不必为我不值,你是我剑宗之人,切记剑宗祖训。”

    长风的双脚已经彻底消散,龙泉剑悬空围绕着他的身躯。

    “我剑宗只要站着的人,欺我剑宗者,杀无赦!”

    陈洛呆呆的看着长风消散的身体,无言沉默。

    “走了也好。”小孩站在一旁,注视着长风的离去,长风原本是剑宗亲传弟子,一场意外夺去了他的生命,元神还收到了重伤,恰逢剑宗得到一秘法,可将元神转化为器灵,只能将就一试。

    这一式成功保住了长风的性命,但他也只能存在于剑林之中,初始时并未发现副作用,当万年时间过去,现在也终于显现出来了,身体已是外强中干,虽让能短暂爆发出强大实力,体内的剑气却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因此才会有一道浓雾覆盖在他的身上,久久不散。

    “龙泉,你也去送送行吧。”陈洛朝石狮处一拜,悬空的龙泉也微微颤抖。

    “你这龙泉得了长风的好处,距离产生剑林也不远了,是该好好拜拜。”小孩点了点头,长风一个万年剑林,纵使是身体残破,留下来的能量也能帮助龙泉再上一个阶级。

    “小子,走吧,这地方马上也要消失了。”

    小孩拍了拍陈洛的肩膀,示意赶快离去。

    陈洛的脚下出现了一条青石铺满的小路,回头望着石板中心,那平台之上的石狮再次浮现,只是却没了颜色,失了神采,剑林中的竹叶铺满了地面,整个剑林似乎都在为他送行。

    “天启,这里是什么地方?”顺着青石路走了出来,陈洛吃了一嘴沙,这是来到沙漠了吗,从乾坤界中掏出位石,还是没发出半点光亮。

    “混小子,你要叫我天老。”小孩敲了下陈洛的脑袋,看向此处情形,道:“这边原本应该属于剑宗的练武场,万年过去了,环境可能也产生了变化,小子,往那边走。”

    往西南方向指了指,整个人便消失在了陈洛的肩膀上。

    “天老?”陈洛询问道。

    “别烦我,顺着走就对了,刚刚灵力消耗太多了我要好好休息,没什么太大的事就别来找我。”

    稚嫩的声音出现在识海内,厚重的书籍静静躺在丹田处吸收着陈洛的灵气之海。

    陈洛啧了一声,感情他就是多了个会说话的器灵,啥事不干专躺在自己丹田内吸收灵气,简直就是个白嫖怪。

    顶着黄沙顺着西南方向走去,他要加快脚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陈元,童杰一定要等他过去。

    “这灵凰还真是狡猾,老子废了这么大力才抓住他。”

    元无忌手中提着灵凰的脖颈,骂骂咧咧的走回竹屋,灵凰身躯上的灵火已经消散,有气无力的发出嘶鸣,眼神中满是惶恐。

    它刚刚出世,正想游览下大好河山,转瞬间就被眼前这青年抓住,一顿乱揍,想它乃天地灵物,何时能受这点委屈,泪眼汪汪。

    “这可是灵凰,你把它当成什么了,也就那地方还能孕育出一头,你瞧瞧这银河系内,还有哪个地方留存有灵力孕育此物,能让你抓着你便是走大运了。”王钦一边说着一边从袖里掏出玉瓶,放置在灵凰的眼睛下,接受着灵凰滴下的泪水,越是如此,灵凰的眼泪留下的也愈多。

    “滚滚滚,这是给我徒弟的,你又没徒弟,把这东西拿来干啥。”

    见王钦收集泪水,元无忌急忙将灵凰丢在一处池子内,这泪水可是好东西,是灵凰的灵气精华,就凭他收集的量就能满足一群宗门弟子的筑基之需。

    “我没徒弟可以送给你徒弟啊,他可是已经欠我一个人情了,这再欠一个也不多。”王钦收起了玉瓶,一脸得意的看向元无忌,都说人情债最难还,多多益善。

    “这灵凰你打算怎么处理,炖了吃了?”王钦转头打量着水中灵凰,这可是仙家美味,传说中的龙肝凤髓,吃了不仅能够增长修为,还能永葆青春,往日只有大人物才能吃上的,数量还极为稀少。

    水中的灵凰一听眼前这人要吃了自己,立马扑腾扑腾的想要飞起,但身上已经被元无忌设下禁制,它想逃也逃不出来,反倒是将池中的水花溅起至二人身前。

    “想都别想,这东西老子自有妙用。”

    二人往后迈了一步,元无忌瞪了王钦一眼,一道灵光将灵凰禁锢,消失在竹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