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家族企业” 第九章 恶魔的展现

    “等等,”

    艾克挥起了自己的翅膀,让阿敏别出声音,

    “我听着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

    “耳熟?你人脉那么广,见过那么多的人,还能记住每个人的声音?你自己都不信吧!”阿敏将双手插在胸前,一脸不屑地质疑着,

    “嘘,闭嘴!”艾克还在一本正经地倾听着外面的声音,“不会是?”

    只见她的两眼睁得勾直,在紧张的空气下,凝结地越发浑圆,“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

    说罢,艾克再次腾空跃起,化成一道碧波,将自己伪装成了那妇女一般的模样,

    “别出来,把门锁好!”她按下门把手,打算迈出房门,

    “等等,你干什么去?”阿敏跳上前去,抓住了艾克的另一条胳膊,“你打算把我扔到这不管了?”

    “记住,”艾克把阿敏的手从自己的小臂上挪了下去,“把自己反锁在屋里,我没回来的时候,不要擅自出门!!”

    不顾阿敏难以理解的神情,艾克便开门走了出去。

    “哎,”阿敏纵然有一百个不愿意,但她还是清楚的,至少艾克是除了木龙狄以外,对自己最好的外人了,于是出于能够理解这些,她也不太愿意逆着艾克来,最关键这也是在保证自己的安全,“你可给我快点回来,不然我会闷死的,”停不下来的嘴,只能对着墙壁碎碎念。

    “凭什么区别对待?”一女声传入艾克耳中,

    “凭什么?就凭你穿这一身,我就不能让你进! 你不怕被别人讲究,我们还得做生意呢!”紧接着一老先生的竭力嘶喊也映入其耳帘,

    “你放屁! 老子给你钱了,一文不多一钱不少,屋子住的进来,钱也收的进去,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做生意就是你这么做的?”最后这声出自一大汉的愤懑猛击,

    艾克很是疑惑,她根本想不到,为何这样高雅的酒庄,会迎来素质如此低下的男女顾客;

    只不过,随着她自己的脚步越来越贴近大厅,那两男一女的吵架分贝也越来越刺耳,

    “天哪,不会真的是”艾克尽可能把声音缩到最小,却也忍不住地嘀咕着,

    “我服了”待到艾克走到门前,果然看到了最不希望看到的人

    与店家老板愤怒理论的一男一女,便是她最不想遇到的卡迪斯兄妹:这对刚刚从地下基地里逃出生天的、臭不可闻的兄妹特别是妹妹,

    “怎么了?我穿这一身怎么了啊?怎么啦!!!”笛许卡一边蹦着高跳着脚地呐喊着,一边撅起了所有的五官,

    “别废话,就你这一身屎尿淋漓的衣裳,说您是下水道里的耗子成精,您也没法反驳我是不是?”只见那老先生、打骨子里瞧不起脏乱顾客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到每一块面部肌肉中,

    “大老远您没进屋,我就差点被熏一跟头!”这老板骂着还不忘捏着鼻子,

    “你”笛许卡摇着头却接不上茬,

    “你还没有说够吗?!”

    卓尔汗听到这老板如此亵渎自己的亲生妹妹,而身为哥哥就站在旁边,怎么能够坐视不管,

    于是他猿臂一般的胳膊,在满格怒气的加成之下,展露着青筋,一把揪住那老板、并将其直接给拎了起来,

    见到这骇人的一幕,妹妹、老板娘和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得退避三舍,如若不是这房间小了点、墙壁厚了点,有些胆小的客人恨不能倚着墙直接靠出去。

    “不要冷静”那老板也不知是吓得还是被勒得喘不过气,居然丧失了所有应有的声音,只剩下苟延残喘的劲头,在嗓子里回荡,

    卓尔汗的铁拳蕴含着自己的无尽怒火,往老板的头上拍去,

    “让你给老子搞区别对待!”

    “让你不让老子进!”

    “让你收钱不办正事,奶奶的!”

    这三拳下去,老板的面部之上呈现出了彩虹桥上的所有色相,绛紫色在两眼之间的鼻梁上安家,鲜红色则化作两道人体瀑布、从左右鼻孔之中纷至沓来,而黝黑的重彩便凝固在天灵盖上、为其光滑无发的头皮带来些许斑斓;

    “啊!”

    只见那身着华丽的老板娘,发出了踩鸡脖子一样的尖叫声,“有人杀人啦!”

    在场众人随着老板娘的吆喝,也都开始起哄架秧,

    “救命啊~!”那些在旁边吓得魂飞又胆丧的客人们,起的起站的站,在本来就不大的接客厅中张牙舞爪地狂奔了起来;一时间,就像临刑场上不甘待毙的死囚犯们一样,不顾其他人的安危、四处鼠窜,

    “跑吧,还看啥啊!”

    老板娘甚至来不及摸一摸、丈夫渐渐失去体温的手,就在众人的推搡中飞出了酒庄大门,

    在这屋子中努力寻找镇定的人,恐怕是只有艾克这一位了,

    她既不怕卓尔汗杀人灭口,也不怕别人拿自己当替罪羊,而是悄然无言地将两手搭在身前,谨慎地看着眼前的所有事物。

    “什么情况啊?”阿敏坐在床上,听到越来越不对劲的众人们,总会发现一些不该发现的端倪,“有人出事了吗?”她心里又着急,却又不敢踏出房门半步,

    毕竟,目前阶段的易容术,只有艾克亲手施加在自己身上,才能真正起到效果。

    “大哥! 你怎么?”

    笛许卡那双眼睛瞪出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毕竟哥哥的血性也是被前所未有地展露了出来,

    “不要啊,哥,为我着想一下不好吗?”她现在害怕极了,两只手在眼睛前半遮半掩着,却忍不住来回看看翻着白眼的老板、和红了眼的哥哥,

    “为你着想?你这身军装是干嘛的?”卓尔汗听到妹妹如此不争气地说着,竟然凶神恶煞地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年龄小,就不应该接触血肉和骨头?”

    卓尔汗恶狠狠地注视着妹妹的眼睛,他那仅存的一只眼睛,也能够让人感受到,来自其灵魂深处的恶魔在不绝地作祟,

    卓尔汗把自己的铁蹄从老板的尸体上挪了下来,开始一步步迈向笛许卡,

    “你,”卓尔汗在鲜血的再次邂逅之下,好像失去了仅存的一点点理智,伸出像铁杵的手指头,指着妹妹的脑袋磕,“必须给我振奋起来!”

    艾克在人群的吵吵嚷嚷中,偷偷幻化作了一只酒红色的避役,与环境色相融合的她、轻而易举地藏在了壁炉后的一根柱子上;

    “哥,”笛许卡恐惧地喘着气,“请停止你的疯狂行为吧!”

    “放屁!”

    卓尔汗一气之下,大喝一声,双手提住妹妹的衣领,“你必须变得比我疯狂!”

    说着,他将笛许卡狠狠地拽倒在地-

    那副矮小的身躯,怎容得了这虎背熊腰的疯子肆意蹂躏,

    “你真的是,”看到妹妹疼得直打滚,就连话都说不清了,可卓尔汗却丝毫没有任何忏悔之意,而是指着她,向一旁仅剩不多的旁人,低声说道,

    “谁也不要触怒我! 哪怕是我的亲人!”

    可,在场的所有人,哪怕是艾克,都被眼前的卓尔汗所震惊到,至少没人见过如此一面的前院长长子;

    “哈,哈哈!”卓尔汗的眼睛泛着雷电,在外面漆黑的天空映射之下,折返出了令人难安的颜色;而扛在肩上的铁球,也开始不安分地滚来滚去他好像对旁边的人起了杀心!

    “既然你们看到了我邪恶的一面,那你们就为我的邪恶陪葬吧!”

    说罢,他疯狂地嘶吼着,

    这猛兽一般的咆哮,折磨着所有人的耳朵;墙壁上的风景画,好像如出一辙地都变成了阴云天,桌子和椅子也都吓得抖动不止,

    他右眼所喷薄出的雷霆,汇聚了夜空中所有的乌云,“去死吧!”

    一道猛烈的白光出现在那可怜的十余人眼前

    数秒过后,只见原本站着一圈人的墙角下,

    只留下了一摊密集的骨灰-

    “看看,我亲爱的妹妹,”卓尔汗蹲了下来,用自己的手背,擦着笛许卡的脸蛋,“我们卡迪斯家族不是好欺负的!”

    他的眉宇间散发着疲惫的蹉跎,却仍然摆脱不掉眼前的快感,“记住,没有人,能够欺负咱们,更没有人,能够歧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们的父亲,我,二弟,你,四弟,都是这个世界的,

    王!!!”

    “你疯了?卓尔汗·卡迪斯?”笛许卡有气无力地伏在地板上,

    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没有什么是自己希望看到的;至少她没有这么想过,要看到这些。

    “跟我走吧!回到我们的府上! 向我们的父亲大人,汇报今天的丰功伟绩!”不顾妹妹的寡言怒视,他继续痴狂地诉说着,“很快,我们就要杀掉所有的黄皮小人、以及阻挡住我们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彻底净化一下,森他大公国!”

    其实,他所有的歇斯底里和恼羞成怒,都源于父亲的下台而今天的老板,只是这些年来,“帮助”自己再次升华的一份子而已了。

    “走吧,我的好妹妹! 我不会弄痛你了吧。”

    正当卓尔汗将笛许卡搀扶起来的时候,门外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就是他,长官,这个活畜生!”

    刚刚成为遗孀的松柏之声老板娘,怒发冲冠地指着卓尔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