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家族企业” 第七章 阴谋之上

    “把他的嘴巴撕开吧,”哈里蒙示意手下列兵,撕下了卓尔汗的口条。

    “哇,噗噗!”卓尔汗露出一脸苦涩的表情,艰难喷吐着嘴中的胶带残渣,“就这质量的胶带,还往我嘴上粘?自己吃够了还得请别人品尝!”

    “哈哈,话说的不要这么刁钻嘛,”

    哈里蒙上校再次点燃了一根雪茄,

    “你知道我为什么敢确定,你一定会来基地跟我谈生意么?”

    他两根手指头一夹,拿掉嘴中的雪茄,

    “因为我能够看出来,你对那黄人姑娘的痛恨,不仅仅停留在嘴巴上!”

    笛许卡看到大哥的眼神是那样的吃惊、那样的焦虑、那样的精确,又歪头看到那边的哈里蒙是那样的自信,于是忍不住打断问道,

    “什么?大哥,你居然”

    二人看向天真的笛许卡,

    “嘘!”哈里蒙左手拿着雪茄,并将右手食指竖在了嘴巴上,“不要激怒他!”

    只见卓尔汗眨了眨眼睛,深叹一口气,低下了没用的头,头上的小发箍也带着露出的发髻,一同埋了下去,

    不顾笛许卡的满脸匪夷所思,哈里蒙又抽着烟说道,“以坨坨的性格和行事风格,我知道,他一定会利用你,借我之手,动用合法手段之外的办法,来除掉她;到头来,你我两方主从犯,还要遭受死刑的眷顾,瓦解红头盔和卡迪斯家族,他坨坨·约顿再坐收渔翁之利。”

    笛许卡睁大了失望的眼睛,无奈地摇着头,“这树真的太坏了!”

    “哼,坏?不坏的人,前身能指挥金狮突击队?”哈里蒙似乎也对坨坨的行事风格极其看不惯,“但-”

    他拉长了说话的声音,吸引住了卓尔汗、再次抬起头看着自己,

    “人家既然让你跟我联手,”

    哈里蒙前倾着身子,伏到卓尔汗耳旁,嘀咕道,“那,咱们就假戏真做啊!”

    卓尔汗一愣,看着上校古怪的笑,不由自主问道,“怎么假戏真做?”

    “首先,你要把你的妹妹彻底洗涤干净,这副模样不是去做任务去了,这是去送战利品去了,”

    “之后呢?”

    “嗯,你听我说就好,”哈里蒙压着手心,示意卓尔汗和笛许卡不要打断自己的思路,

    “不知道二位、以及令尊有没有过耳闻,明年的新年庆典上,森他大公要举办一场其上任历史上,最为隆重的表彰大会,以此奖励今年的法律模范;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商界、政界和军界等各派精英都会悉数参加,我也受命陪同金狮突击队最高长官,拉斐尔中将,出席活动,

    我会留下三百名精兵在兰儿加单,一是保卫首都边界安全,二是堵住坨坨、防止其做出不轨不臣行为,

    剩下基地的所有士兵都会跟着我到场,或者说是配合贵宅,来捉拿那个黄皮姑娘;别忘了,整个莫纳里的全体居民都要参加,包括国家监狱的所有黄人和白人罪犯! 你懂我意思吧?整个首都的角落里,可都藏着坨坨的树苗之眼呢,我们不能太过放肆,否则会触怒他和大公,到时候至少有几万人会遭殃,你我都跑不了,

    我想,她艾克小姐再能上天入地,莫纳里离任何城市、任何行省,也都相隔至少百里之远,然而还有不到两周时间,活动就会降临;艾克和那姑娘即使易容成任何鸟样,到时候也会水落石出;

    但凡她露了头,我就鸣枪以诫全场、居然有未带刑具的自由黄人出现在社会外界,全场必定大乱,底下的士兵会煽风点火;这时,你们家族再顺势出击,将叛国先哲艾克和那女孩,一同捉拿起来,二人心术不正,必定一死一刑,

    到时候,我们再把坨坨近些年来的所有暴行、和其怂恿他人制造蓄意凶案的证据,全部禀报给大公

    我想,到时候你我才是最终的胜者,坨坨、艾克、黄人姑娘,都将是战利品!”

    一顿详细的激情解说,笛许卡和卓尔汗,以及在场所有列兵,都感到十分惊讶

    一名上校,居然拥有如此缜密的策划能力,在这一时间内确实受到了所有人的尊重。

    “您真的,哎,”如果笛许卡的手没有被拴住,她真的会给哈里蒙鼓掌个不停,“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子,用到正地方多好啊! 以您的智慧,别说中将了,集团司令都得是您的!”

    “哦?这还有个人呢?我都忘了,快,给三小姐解开!”哈里蒙拍一拍自己的头盔,并示意列兵去给笛许卡解开所有的镣铐,

    只见那两三个列兵,戴好了自己的防毒面具,死活不愿意地、踮着脚尖地,小心翼翼地蹭进审讯室

    “行啦,要不要这么夸张,”

    她那轻蔑的眼白和嘴唇,都相似地向上45度倾斜,

    “几个大老爷们儿这么墨迹呢?老娘在这里蹲七八个月了,我说过一句话吗?还当兵呢,当地主倒是有股劲儿,服了!”

    “哈哈,”

    哈里蒙听到这话,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地主不地主的,有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在府上,倒是真的妙啊,”

    说着又看向卓尔汗,

    “家里有这么个爱拌嘴的大姑娘,给家里添了不少乐子呢! 可别像我,独生儿子,养时间长了,爹妈都腻歪了,嘿嘿!”

    聊到这,哈里蒙所有五官的角度,却都向下看齐了

    他摘下头盔,使劲挠着头皮。

    “嘘,嘘!”卓尔汗向着笛许卡挤眉弄眼,“闭嘴吧!话密也不是这么密的啊!”

    她打量着哥哥复杂的表情,瞬间秒懂了意思,“噢,哈哈哈! 上校,您今天没怎么洗头吧?”边说着,那双蔚蓝的眼球,亦是在上校和哥哥之间跳来跳去,

    待到哥哥露出了满意的相貌,才继续说道,

    “嘻嘻,头皮屑都掉一地了,咳咳,嗯。”带着吃么糊的睫毛,悠悠闪闪地眨着。

    “哎呀,我的天呢!”

    笛许卡一摇一摆地、从蹲坐到站立起来,花了差不多十几秒的时间,“我去,臭死我算了!”

    她看到仍然略带伤感的上校,也还在逗乐地说道。

    直到哈里蒙注视着墙壁,连续呼出了三四下深气,他才肯开口说道,“行了,”

    他摆着手,让列兵把卓尔汗和笛许卡的衣服,简单整顿了一下,哪怕笛许卡的衣服很

    听到这,卓尔汗和笛许卡走到了上校面前,

    “来,”哥哥把三妹叫到手边,伸出左臂、搭到她的右肩上,“给上校鞠个躬!”

    “嘻嘻。”笛许卡笑着答道。

    “哎呀呀,”嘴上和手上都在遗憾自己没有站起来,但直到卡迪斯兄妹二人的腰胯、从弯下到直起来,他也没有上前去搀扶一下笛许卡

    “好了好了,你说说,啧,”哈里蒙抠着自己的眼角,笑着说,“笛许卡中士啊,”

    “到!”她立正起来,昂首提胸地吼着,

    “事成以后呢,我晋升你为红头盔副队长,并且军职升到少校!”

    “真的假的?”听到这,笛许卡开心得像个儿童节宴会里的宝贝一样,就差跳起来了,

    “咳咳,成熟点,还不敬个军礼?”卓尔汗抿着眉毛,并拿左手怼着妹妹的裤腿,

    说罢,笛许卡运用自己娇小而内力无穷的手,做出了其他男性士兵都尚且未必能够做到的标准军礼,

    “行了,我还能骗你不成,”哈里蒙笑着并拍了拍她低矮的肩膀,

    “就是有一点呢”

    “嘻嘻,知道了,不要再耍家子气了嘛!”

    笛许卡露出了两排沾满污渍、但却不难发现底子优良的牙齿,

    “切,知道就好,”上校帮助笛许卡掸一掸军装上的、粪垢较少的地方,“再来这么一次,我可能连手术台都下不来了哦!”

    “哈哈哈哈哈哈~!”

    只听得基地大门外传来一阵轰轰烈烈的、发自内心的大笑,此起彼伏,会心如意,

    这声音,哪怕是身处地面之上的市井街道,也能清晰地听到底下传来的轰隆巨响;在火红的晚霞、闪光的冰雕和热闹的街区呼应下,显得格外美好。

    卡迪斯兄妹二人在彼此搀扶下,一步一步地登上圆圈台阶,准备找一家酒店来暂时过夜;

    “那么,上校,”

    办公室门口的一名列兵在驻足台阶底部、观察到二人走远之后,方返回到长官身边,问道,“您真的打算给中士加官进爵?”

    “哼哼,加官?进爵?你觉得我和坨坨有什么相同点?什么异同点?”

    那哈里蒙的脸上,瞬间凝固出了世间所有的邪恶,

    “相同点在于,我也喜欢抹除别人,”

    说着,这会功夫他再次轻松地点起一根雪茄,放到嘴中,“不同点嘛,哈,”

    他吐出几圈愈来愈大的烟雾,恶狠狠地盯着一旁的列兵,“我喜欢抹除更多的人哪怕是曾经的友人! 或者是未来的敌人,我喜欢斩草除根的!”

    听到这里,身边的四位列兵都吓傻了,

    有一位竟然直接坐到了地上噗通,窟叉!

    “长~~官~,请您,放,放,放过我!”那颤颤巍巍的声音,好似坐在三蹦子上、体验城市繁忙的老农所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哼,这么胆小如鼠的士兵,不是我不留你,而是红头盔必将淘汰你!”

    说罢,哈里蒙从腰间的枪套里,拔出手枪,

    “啊不要!”还没等最后一个字喊完,那士兵便倒在了血泊里

    剩余三名士兵看着倒下的同伴,都纷纷抑制不住发自内心的恐惧,

    “我希望他是极少数!”哈里蒙指着死去的尸体,“三位,麻烦帮我把他扔到审讯室里吧!”

    上校起身,给他们三个留出了道路,“请吧,我扔不动你们四个的!”

    这句话一出来,列兵们哪里还敢犹豫和恐惧,生怕自己咳嗽一声

    “退下吧!”

    那三名士兵一瘸一拐地,回到了门外继续站岗;

    “太好了,”

    哈里蒙再次把雪茄放回嘴里,咬着它说道,

    “审讯室里又多了一具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