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家族企业” 第二章 新天地

    “天哪,”卓尔汗向身后的几个哥们儿招手示意,“快过来看看!” 乌央一阵,七八个二三十岁的大小伙子争先恐后地挤上露窗,

    “什么?这小姑娘想不开吗?”

    “真是的,老爷子说话也不注意点,”

    “害,女孩么,谁还不玻璃心呢,”

    可见虎背熊腰的大力士们在胡思乱想这方面,相比于女孩可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呸,给我住嘴!”卓尔汗的定睛目光都来不及转移视野,死盯着眼前的师徒画面,而手则随机挑选了旁边的一个脑袋,猛地拍了一下,“胡说八道什么?你等木龙狄听见,一会再把你族谱给扬咯!”

    还没等手从脑袋上拿下来,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大腿根有点疼呢?

    待到卓尔汗低下脑袋,原来自己的右腿上印出了个沙包巴掌大的红手印,“我去。”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在他愤怒的目光中大笑离去。

    “简直是胡闹!”木龙狄小声嘀咕着,

    趁阿敏不注意,他立刻起身、飞出左腿快速使出一记折返腾越踢,那年迈的身体在武术技巧中丝毫没有展现出应有的老态龙钟,

    只见那根冰锥在刹那间便腰斩成两段;也有可能是木龙狄脚法老练,靠近阿敏脖子一侧的尖锥居然并没有伤到她一根汗毛,而是乖乖地滑到了地板上。

    阿敏紧闭着眼睛,喘着粗气的咽喉带动着整个身子板,都在激动地摇摆着,直到自己的“武器”被掀翻在地的那一刻,她都没有意识过来,

    “再见,再见,再见,”她貌似还在傻乎乎地向这美好的世间道别

    “你好,小姑娘!”木龙狄满脸嫌弃地瞄着阿敏,“欢迎来到地狱??”

    她忽然睁开眼睛,看到手里的冰锥突然折在地上,也下意识地伸缩一下五根手指头,在提示着自己:傻子,你没死。

    “嗯”阿敏摆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不好意思,没死成。”

    “然后呢?”

    “哎,我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呀,连死都做不到,难道我真的要烂死在森他下界了?”

    阿敏心里五味杂陈,使劲地挠着一头紫发。

    “好啦!”木龙狄上前去,把她的小手放了下去,一边帮她梳着头发,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没有任何成功人士是一举登天的,要想成为人中龙凤,必先排除一切杂念才行;往前苦楚全部忘掉,往后幸福不做打算,脚踏实地干好眼前的每一件事,以努力和积极的心态去面对接下来的每一秒,才会使你步入正轨”

    阿敏抿着红唇,眼巴巴地看着木龙狄,“哎呀师父,您忘了我的学历了吧,请说的直白一点嘛,”

    “哈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木龙狄看向天花板,“或许你在这地下生活十七年,从未到过森他上界吧?”

    他牵着阿敏的手,两人慢慢走向旁侧的“辉煌殿堂”

    这个装饰华丽的琼玉小屋,记载着森他上下两界,历史上英勇顽抗各国军队侵略的英雄伟绩,

    “不光你没去过上界,你的父母也很有可能没去过上界;要知道,纵然我国军民一心,英雄不穷,但等级分化的形势在这个国家是异常严峻的!”

    阿敏细心地记录着每一个进入大脑的词汇。

    “看,”木龙狄手指向挂在曜石墙壁上的民族图谱,“自古以来,我国都存在着白人民族拉波和黄人民族西腾,两个主体民族;五百年前,森他遭受了乌克别克的进攻,当时整个国家都差一点被黑暗魔法击垮了,残余的军民在传奇法师,‘天卉’张无界的曲光屏障之下,抵消了乌国的帝国视野,之后张仙便化作一道神光,与乌国魔法大军一同消失在荒原之中,”

    木龙狄说到这里,竟然不自觉地掉下了眼泪,“那时起,军民百姓便发誓要为张无界天仙的壮举正名,并共同希望自己能够坚强地活下去,不枉费张仙的牺牲;因此大家花费了一百年的时间,几万人啊,就这么徒手,挖出了今天的下界。”

    阿敏听到这里,心里像是被无数冰锥刺痛一样难忍,

    “后来,这几万人的两个民族,能力强势的拉波人和略显弱势的西腾人分别在上下界定居;但久而久之,人心是会变的,拉波人竟然封锁了上界地表,将下界的西腾人,困在了地下,无法出来,”

    “为什么?太可恶了!”阿敏心怀愤怒地问了一句,

    “没有为什么,因为人家是强者,我们是弱者,我们的祖先共同决定了两波人的命运,即使出于不能数典忘祖的道德底线,我们也不能说什么,”

    “呸! 什么道德?连底线都没有了,再高的道德有什么用?”

    木龙狄听到了阿敏说出这句话,愣了一下,“你说什,什么?”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没有,”他豁然开朗,像是挖掘到了阿敏年少有为的潜力,

    “很好啊,孩子,你能有这份奋发向上的心,就证明你不是一个甘愿被困在下界的西腾人!”

    “来,”木龙狄擦干眼泪,带着阿敏,

    只见他摆出十指相扣的手势,嘴里默念着什么咒语,两人便被传送到了下界边缘站在一块不大的紫荆砖瓦台上,居于一扇大如高山的金黄色圆门前中央地带,

    “啊?这是哪里?”阿敏费力地仰着头,观望门顶,又低头看向门底,来回打量着大门的尽头,却没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毕竟身高一米六的女孩子,不及这扇门的千分之一。

    “这是我们西腾前辈在五十年前完成的杰作,”

    “杰作?干什么?养心安神用的?”

    “哼哼,确实能够达到养心安神的目的,”紧接着,木龙狄又运出一股丹田之力,将一团蓝紫色的冥雾环绕在右臂之间,使出浑身解数,颤抖地打向金石巨门的玫瑰花纹之上,

    轰隆隆~轰隆隆!

    “我嘞个去! 搞啥子耶?”

    浮现在阿敏眼前的不再是金门,而是相同大小的传送圈,“看,这里的风景,你认识么,”

    阿敏眯着眼睛,匪夷所思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花草树木,飞鸟游鱼,在崇山峻岭间互相歌唱;村落亭宅,烟火车队,在乡镇中彼此环绕。

    “哇,那些是什么?”

    “哈哈,小姑娘,都没见过吧,你们新一代的西腾小孩儿一辈子都是在阴暗的地下生活的,高山和河流是美丽的自然产物,动物是区别于我们人类之外的低等生物,在上界和整个世界里,还有动物与人的结合种族,兽人,以及一系列的新鲜事物呢!”

    “好吧,听起来很新鲜,不过,嗯嗯,嘻嘻,好像我需要学习好一阵子呢,嘿嘿!” 阿敏苦笑着说道,“不过,所谓的世界,风景好漂亮啊!”

    “是啊,”木龙狄望着眼前的连绵山峨,“即便是拉波人打着照顾西腾族的旗号,来百般欺压我们的人权,我们同为森他人,也绝对不可能眼看着自己的国家身处危难,却毫不出手,”

    “之后,我们一波军人在一名将军的号令下,来到这里,也就是下界边缘,利用共同相犀的心灵之力,开凿出了这样一扇私自通往上界的大门。”

    阿敏恍然大悟,明白了许多,“也就是说,白人们并不知道我们拥有方法,来前往这更美好的世界?”

    “师父,您倒是说话啊,”

    木龙狄愣了一阵,把阿敏抱了起来!

    “师父,你干嘛啊???”

    “我的小姑娘,你这智商不就开窍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敏在木龙狄的怀里旋转个不停,翻着白眼,心里在想:就这老爷子?还万魔之哀呢,除了老子跟你关系这么近,谁信你是个老将

    一阵欢呼雀跃后,木龙狄终于把郑敏放了下来,

    “对,真没错,”

    “那么,我为什么在能够在格斗俱乐部里看到白人呢?”

    木龙狄听到这,深呼吸一口,感叹道:“世道不公啊,白人不允许我们出去,但这可不代表别人进不来呀! 人家拉波人人手一件传送秘术,连睡觉都能控制思维,随意传送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这一点,我一个老将都自叹不如!”

    阿敏再次明白了许多,“原来这就是命运的不公啊!”

    “谁说不是呢,特别是那个卓尔汗,哥林顿的长子,”

    “谁?卓尔汗,哥林顿?这对父子是谁?”

    “嗯,哥林顿比我小个不到十岁,是咱们森他法院的最高长官,拥有口吐烈焰的能力,人称为‘喷火龙’,而卓尔汗擅长力量打击,三百斤的巨球说抡就抡起来了,人称”

    “等等,师父,”阿敏再次打断了木龙狄的话,“三百斤巨球?就是那个在俱乐部里四处毁坏公共财产的那位金毛老哥?”

    “毁坏财产?什么财产?”

    “哦,没事,反正这方面也不归您管哈!”

    木龙狄有意上前一步,趴到阿敏耳朵根子上,嘀咕道,“小心一切白人!”

    “哦?”

    “有色眼镜戴久了,是摘不掉的,即便摘掉了,看别人也是色彩斑斓的,倒不是说他们有多色,而是价值观使然而已了!”

    “好吧,我记住了,”阿敏又看向上界的风景,“我现在可以进入上界了吗?”

    “可以是可以啊,但是你要注意,你的冰霜幻术。”木龙狄背着手,不假思索地告诫着阿敏。

    “为啥子嘞?拉波人不是很崇尚能力者吗?”

    “哦不不,”木龙狄连忙摇摆着自己的脑袋,“首先,你这点能力完全称不上是能力者,咳咳,”

    “切,”阿敏极其不屑,

    “其二,越是有能力的西腾人,越会受到拉波人的打压,姑娘你知道为什么么?”

    “您就别再考我了,直接说吧!”

    “因为这帮白皮小儿忌惮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