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8章:又来了个村长

    夕阳如酒醉了天边的晚霞,宋欲逆光而来,恰逢身后最后一点夕阳的余晖散尽,仿佛只是一瞬间,整个天空彻底暗了下来。

    月亮缓缓地爬上山头,王氏将堂中的烛火点燃,瞬时灯火通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迎面而来的宋欲,这才发现,他身边还站着一人。

    “村长?!”有人惊叫道。

    西柳村这一代的村长姓骆,是骆子程父亲骆康平骆大叔的堂兄,名唤骆康宁。

    他正值壮年,面容有些严肃,仔细一看与骆子程还有几分相像。

    骆家的人大多肤色细白,似乎即使长年劳作风吹日晒也没有给他们的皮肤造成多大的伤害。前世的林微就挺嫉妒这种人的。

    因为之前的她是黄皮肤,且一晒就黑,夏天顶着大太阳出门若是不喷防晒,出去十分钟回来就得黑上一个度。

    可她有个朋友却完全不同,皮肤白皙还在其次,最主要怎么晒都不黑,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如今看着这村长虽面容严肃,但却愣是长了张细嫩的白皮,平白将他的那股严肃劲儿给冲淡了几分,明明已年过四十,倒给人一种细嫩小白脸的感觉。

    林微瞧着瞧着就忍不住想笑,却又不敢在这紧要关头凸显自己,也只能强忍着憋住了即将溢出来的笑。

    “大伯,您怎么来了。”

    靠在廊柱上看热闹的骆子程看到村长,忙收起了那股子懒散劲,郑重的去了骆康宁面前。

    他说着这话,眼神却看向了站在骆康宁身旁的宋欲。

    宋欲接触到他的目光,没有说话。

    骆康宁道:“阿程也在啊,方才在外面门口看到你爹的马车,就猜想是不是你,果然如此啊!”

    骆子程便笑道:“是啊,这事说起来竟是因我而起,一直没找着机会解释,便只能在一旁待着了。”

    “哦?”

    骆康平刚走过去与顾氏族长顾羌打了招呼在上首坐下,听了这话便有些疑惑地回头道:“此话怎讲?”

    骆子程看了眼王氏,见她这次没有阻拦,终于得以将心中想法说出口的骆子程舒了口气道:“侄儿今日去了镇中给我爹娘和大哥送了吃食回来经过村口”

    随着骆子程清朗干净的嗓音娓娓道来,众人终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这刘桂山竟是在说谎。

    “侄儿不太明白,为何这人明明都不清楚个中情况,却偏要将莫须有的罪名安到这顾家母女头上?如今因着这人的一顿胡言乱语,反倒像是我骆家携恩图报,硬要在顾家门前挑事一般。”

    他说着回头看向一众村民道:“乡亲们,我爹救人本就不图回报,那日也确实事发突然,我相信如果碰到这事的是在坐任何一位叔叔大伯也都不会袖手旁观,置一个十岁孩子的性命不顾的,咱们西柳村民众向来都是善良淳朴,互帮互助的,对不对?”

    骆子程一番话说的妥帖又直戳人心,直喊得有些之前起了恶念的人都有些尴尬地羞红了脸,躲在人群中更是像要掩饰自己之前的坏心思一般跟着众人大声道:“对!”

    顾子程这才满意地继续道:“何况,顾家王婶子之前已经亲自上门酬谢送了不少东西,若是说顾家,那可真是太冤枉他们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这刘桂山不是啥好东西吧!他今个儿就是故意来挑事的!大家都别相信他!”

    “那他说的雪蛤这个事”

    “肯定也是假的!”

    “就是就是!”

    “他本就不是我们西柳村的人!把他赶出去!别让他再祸害我们村里人了!”

    “就是!”

    “没错!”

    “赶出去!”

    “赶出去!”

    群情激昂,竟是没有停歇的节奏。

    林微表情呆愣地看着这一变故,没看出来这小哥还是个做演讲的好苗子啊!

    瞧瞧这义正言辞、鼓舞人心的一番话说出口,瞬间就扭转了刘桂山好不容易才制造出来的混乱。

    眼下所有人一致对外,不将这刘桂山赶出村里怕是都不会罢休的。

    明明方才,他们还在为了刘桂山大打出手甚至想逼着自己说出雪蛤的来历呢。

    与骆子程一对比,就好像显得自己很没有用似的。

    明明这是她们自己家的事,而且会造成今日局面也是因为自己之前做任务处理不得当所致。

    如今却要靠着别人来帮自己解决。

    林微心里感到歉意的同时,又在懊恼自己竟是这般没用。

    她看看骆子程,再看看宋欲,一时情绪十分低落。

    宋欲注意到林微的神情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来之前他也没想到骆子程居然三言两语就替顾家解了围,且让大家将雪蛤一事抛在了脑后。

    原本到了这里,他也就可以不再说什么了的,但此时,他却没打算就此罢休,他今日来,也是有自己的打算。

    因此,在骆子程说完之后,他便看向了村长骆康宁:“村长,我也有话说。”

    骆康宁自然知道宋欲肯定有话要讲,他今日之所以来,便是因为宋欲去他家里请他出面的,因此便也淡淡地点了点头道:“直说便是。”

    宋欲听罢,这才道:“刘桂山冤枉顾家人不懂得感恩是假,但他说的雪蛤一事,却不都是假的。”

    啊?

    人群一阵哗然,有些震惊地看向宋欲,正在想办法如何继续解释才能让大家相信他的刘桂山也惊了。

    骆子程会站出来说话他不惊奇,但宋欲居然这么简单的就承认了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惊觉这其中可能有诈,他满脸防备地看向宋欲,就见宋欲似乎对他笑了笑,道:“我确实找到了雪蛤。”

    还没调整好心态的林微听到这话,瞬间警惕地瞪向宋欲,他要做什么?

    不是答应了她不将这件事说出去的么?

    如今东西到手,钱分了,就打算过河拆桥?

    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是她林微看走眼了!

    林微恨恨地瞪着宋欲,感受到那盯着自己的灼热目光,宋欲面不改色继续道:“却不是和顾家姑娘进山寻到的。”

    哎?

    正咬牙切齿的林微呆了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