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把八十一章到此为止

    “等会我这个尺寸怎么了?我这个尺寸非常的好,好不好,你不知道,多少女人都非常满意我的尺寸。”宁樽一下子被激怒了,这家伙可以揍他,因为自己打不过他自己可以忍,可是他不可以羞辱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

    “你这个尺寸哪里好,那些女人是因为你的钱才夸你的吧,要不是你有钱,人家根本就不想躺在你身下,这东西跟头发丝扫过有什么区别?”

    “夜景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处于你的淫威之下,明明连你爹都要让我三番,可是你每次都是得寸进尺,我给你脸你非不要脸,那我也给不了你什么了。”宁樽气的直接上去抓她。“我要抓花,你这张漂亮的脸蛋,看你还敢怎么嚣张。”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是收收吧。”液晶一把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的行动。“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女生了,不对,不能说你像女生,大部分女生没你这么娘,你就跟个娘娘腔似的,又阴险又做事不光明磊落,还自私自利,要不是你有钱我真想抽你啊,不对是抽死你。”

    “你就得意吧,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仗着自己老爹是首领吗?我告诉你,你嚣张不了多久,我就不信你真的能当下一代,手里你就是能当下一代首领,还是要看老子的脸色行事,你们家永远掌握不了经济,就永远掌握不了物资,你要动了我全基地就上万人要饿死。”

    “我知道。”夜景握紧拳头,忍住怒火。“我知道你厉害,可你再厉害又有什么用呢?我干不掉你,你也干不掉我,你当不了基地下一代说你下一代首领只会是我,到时候我依然掌控着侵权,想揍你就揍你,你最好给我乖一点,我可不想当上首领之后,还要每天翻你家窗户。”

    “放心,你今天离开我家以后,我明天就把家里面所有的窗户和外墙装上电了,看我不电死你丫的。”刚好衣服的她按了衣柜旁的报警器管家,立马带了十几个大汉冲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女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小姐,您最好从床上起来,不然的话我们把被子给您扒开了,对您的名声不太好,您毕竟是基地大小姐,虽然经常喜欢四川民宅,但是我们还是会顾虑到你的尊严,因为我们跟您不是一样的人。”

    “我当然知道你们不是跟我一样的人了,所以我特地没有穿衣服等着你们,因为你们比我更有廉耻,所以肯定不会把被子给我掀开,再者说了,掀开被子你们就完了,毕竟各位都有大好的人生,不希望我对你们负责吧,要是你们看到了什么,首领一定会让你们当我的男宠,还是说非在编丈夫?”

    夜景这么说的话,所有的人都抖了三抖,谁不知道大小姐喜怒无常,谁敢伺候这位爷啊。

    “愣着干什么啊?连床都给我搬出去。”宁樽冷哼了一声。“被大小姐躺过的床我可不敢要,既然大小姐这么喜欢我,这张床就送给你了,给我搬出去还得搬到大小姐的家里,让首领好好看看她教导的好女儿是如何翻别人家的窗户,如何爬到别人的床上。”

    “家主班倒是可以搬,可是您这屋子的门有点小,这床除非拆了才能搬出去。”管家小声提醒道。

    “这门小就把门给砸了,反正我又不在乎这点损失。”

    “可是楼下还有门呀,我们楼下也出不去。”管家叹了口气。

    走到了夜景的面前,管家尽量用最温柔的笑容看着夜景。

    “虽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又来了,但是我知道您肯定是在生气,我想您多半是因为我们首领把您丢到任县地这件事才生气,其实我们手里把你丢走以后就非常的自责,他一直都很想要得到您的谅解,可是又不敢亲自来找您和谈。”

    “我看他这样子不像是想得到我的谅解,他一点点都没有愧疚的样子呀,再者说了我跟他来不是算这个账的,是算情债。”夜景挑眉。

    “情债这个您就开玩笑了,我们首领跟您有什么感情可言呀?”管家满脸堆笑。“他可从来不敢说跟你有任何的情感来玩,如果您对我们的首领动过心的话,当然这件事情也不太可能啊,假设如果动过那么一小小的心,那您也可以死心了,他不喜欢你,你们之间一直是对手关系啊,而且我知道您好像喜欢那个教授。”

    “闭嘴,我说不是我跟他之间的感情,我说的是他跟小白的,他怎么对小白的,你应该知道吧。”夜景面色冷下,连声音都变得低沉起来,那张墨色的筒子紧紧的盯着管家,管家被盯得浑身发麻。

    “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家兄弟对不起白小姐,而且事情发生之后一直在谴责我家主子,但是为了我们基地的和平,我希望您能够暂缓这件事情,毕竟您刚刚回来,所有的眼神都盯着我们基地呢,这个时候大家都盼着基地里面闹出些事情,如果宁家跟夜家不和的话,那对集体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管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把自己所有感人肺腑的话给搬了出来。

    “你不用劝我,我之所以也一个人来到你家,就是没想把事情搞大,再者说了我又不会要他命,最多再揍他几下,让他知道疼,伤不了他的自尊,至少可以伤了他的身子。”夜景扭动了下关节。

    “你是小白的谁呀?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就会想泄私愤罢了。”宁樽站在管家身后冲着她狂吼。

    “有本事不要躲在自家管家的后面,站出来跟我对着干呀,没那个本事藏在后面又有什么意思呢?真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我看啊你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夜景从床上站了起来。

    周围的人立马向后退了一步。

    “你放心,今天到此为止,下次我还会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