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章 忠诚度连三十都没有(第三更!)

    “陛下英明!”洪鹏拍着马屁。

    “走吧!我们出去转转,看看这诺大的皇宫,究竟有多少是效忠朕的。”炎北道。

    “是陛下!”洪鹏应道。

    带着洪鹏,还有十二个小太监,炎北向着外面走去。

    “参见陛下!”

    见到炎北居然奇迹般的出来,周围的侍卫,一个个急忙行礼道。

    不过他们的眼神并没有多少敬意,那模样就是在敷衍。

    “查看他们的忠诚度!”炎北在心里默念一声。

    侍卫张大宝:一品练气境,忠诚度:18

    侍卫郝守阳:普通侍卫,忠诚度:12

    侍卫吴举:普通侍卫,忠诚度:9

    几十名侍卫,忠诚度最高的竟然才十八,没有一个人超过二十。

    七十以下的忠诚度,属于一言不合就拿刀砍人的那种。

    忠诚度低于二十的,这已经不是拿刀砍人了,这是要五马分尸的节奏。

    炎北脸上的表情不变,带着洪鹏继续向着前面走去。

    隐约还能听见身后传来的鄙视。

    “什么玩意!就这怂包,还是咱们炎龙国的天子,我看连个废物都不如!走路都打漂,一阵风都能将他吹倒,只会寻欢作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谁说不是呢!不就是投胎好一点罢了!”

    “我敢打赌!按照他这样放纵下去,最多活不过一个月,便能归天!”

    “陛下这群人欺人太甚,老奴去宰了他们!”洪鹏怒道。

    “先让他们嘚瑟一会,等朕腾出手来,就是他们的死期。”炎北冷笑道。

    半天过后。

    炎北再次回到了寝宫。

    诺大的皇宫,几乎都被他给逛了一遍,就算是冷宫他也没有放过。

    宫女、太监、加上那些妃子在一起,竟然没有一个人的忠诚度超过三十。

    “洪鹏,如果朕下令让你全力清除皇宫中的这些不忠之人,你大概要多久才能办到?”炎北问道。

    “陛下!如果只是斩杀几个领头的人,以老奴的修为,片刻之间便能够取他们的项上人头!但是他们背后所站的势力非同小可,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是因此打草惊蛇,逼急了他们背后的人,老奴倒是不怕,就怕影响陛下的安危!”洪鹏解释道。

    “你现在在宫中任何职位?掌控多少人?”炎北问道。

    “那、那个陛下你忘记了吗?一个月前,你下令将老奴的皇宫大总管取消,让老奴将手中的所有人马交给王同道了吗?”洪鹏道。

    “那个朕之前太忙了,忘记了。”炎北尴尬的说道。

    “老奴现在只有张伟他们十二个小太监!”洪鹏解释道。

    “人数的确是有点少了!王同道又是谁的人?”炎北问道。

    “是南宫一刀的人!”洪鹏解释道。

    “皇宫禁卫军大统领又是谁?他又是谁的人?”炎北再次问道。

    “他叫张牧之,是丞相吴光亮的人。”洪鹏道。

    “这么说来,诺大的皇宫,除了你们十三人以外,再也没有一个忠于朕的人?”炎北气急反笑。

    “都是老奴不好!还请陛下责罚!”洪鹏急忙跪在地上。

    “起来吧!这件事情不怪你,要怪只怪之前朕的确是太混蛋了,竟然被美色给迷晕了脑袋。”炎北道。

    “吩咐下去,将国库中珍藏的灵药,各种大补的东西,全部的取来。”炎北道。

    “是陛下!”洪鹏领命。

    开始下去吩咐。

    等到他走了以后。

    炎北头痛的揉了揉脑袋,有种骂娘的冲动。

    炎龙国可是大国,两亿人口,上百座城池,疆域足足有上千万公里,在周围诸多王国中排名第一,就算距离皇朝,也只差临门一脚。

    可这么大的国家,他贵为帝王,只有十三个人可用。

    传出去可谓是天大的笑话。

    洪鹏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脸上带着怒容。

    “陛下,看守国库的老太监欺人太甚,仗着是王同道的人,居然不把陛下你放在眼中,还打伤张伟,废了他的武之气旋,让张伟成为一个废人!现在还昏迷不醒。”洪鹏怒道。

    “你怎么不将他杀了?”炎北脸色一沉。

    “他是八品唯我境的强者,和老奴一样,修炼的同样是童子功,还有一群属下相助,如果交手,老奴不是他的对手。老奴死了倒是无所谓,到时候就怕陛下无人可用。”洪鹏道。

    “叫张牧之滚过来见我!”炎北下令。

    “陛下,张牧之可是丞相的人,他会过来?”洪鹏担心。

    “如果他要是南宫一刀的人,朕还担心他不会过来!既然他是丞相的人,朕不怕他不来。”炎北冷笑一声。

    “老奴懂了,这就传令下去。”洪鹏领命出去。

    一炷香过后。

    洪鹏脸色铁青的带着一位穿着金色战甲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去。

    “参见陛下!”张牧之行礼道。

    “跟朕来吧!”炎北平静的说道。

    哪怕张牧之将几分钟的路程,硬生生的拖延一炷香,但现在还用得着他,待会让他们狗咬狗,还不是发作的时候。

    “是陛下!”张牧之一愣。

    都已经做好了承受炎北发怒的准备,没想到炎北居然怂了。

    “怂包一个!就这样的废物,还想做帝王?你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张牧之心里冷笑一声。

    带着一群禁卫军,跟在炎北的身后,向着国库杀去。

    见到炎北一群人杀气腾腾,向着国库冲去。

    皇宫中的那些探子,立马将这个消息,通过种种手段散发出去,传向各自的主子

    等到炎北带着一群人马,到了国库这里。

    守卫国库的老太监王一顺也得到了消息,他的身后站着两百位禁卫军,还有五十名小太监。

    “见过陛下!”见到炎北过来,王一顺敷衍的行礼。

    “狗奴才你可知罪?”炎北冷喝一声。

    “陛下所言何事?还请陛下明示!”王一顺道。

    他干爹是王同道,王同道身后站着的可是国丈,底气十足,哪怕炎北贵为天子,带着一群禁卫军杀来,他依旧毫无惧意。

    “张伟可是你打伤的?还让人废了他丹田?”炎北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