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卷 旅途篇 第177章 去跟秦家主喝杯茶

    王经湖与王径山,乃是亲兄弟,出身于常青城的百炼成钢铁匠铺。

    他们的父亲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铁匠,秉着子承父业的传统,便想让他们继承铁匠铺。

    他们二人也一直以锻器为生,从小到大,日复一日。

    直到有一日,有一位路过的炼器师看中了他们二人的天赋,教给他们一些炼器的方法以及器纹,他们兄弟二人,这才渐渐的有了起色。

    过不了多长时间,他们父亲去世,他们两兄弟也扛起了铁匠铺的大旗,一路顺风顺水,二人也是将铁匠铺越做越大,最终成了这百炼大殿。

    而事情的转折,便发生在十五年前。

    十五年前,王径山,王经湖,平惊嵘,莫云山以及秦九龙,几人都是经常在一起喝酒的朋友,关系不错,但却在一个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王径山认为,炼器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有了钱,便有了权,有了名利,这样才能把百炼大殿做强,毕竟王径山的父亲,便是为了赚钱,而秦九龙,则是站在王径山这边。

    另一边,王经湖则是不然,他认为,现在的收入已经能够过上不错的日子,没必要炼器赚那么多钱,应该追求更高的炼器水平。

    显然,平惊嵘,莫云山都是这么想的。

    但王径山毫不留情的对着王经湖说,那炼器师传授的方法技巧也只不过能够炼出中品法宝,无论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拥有一腔热血,也绝无可能炼制出上品的法宝,所以劝王经湖放弃。

    最终,二人走上反目的道路。

    两人于十五年前立下赌约,各走各的路,若是王经湖炼制不出上品法宝,便永不回百炼大殿,而王径山则可以一直凭借百炼大殿敛财,若是王经湖炼制出上品法宝,王径山则必须无条件听王经湖的话。

    正是这兄弟二人当年的意气风发,造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所以,王经湖才会说,现在的炼器师,只顾钱财,浑然忘记了最初的梦想。

    只有他还在坚持,很明显,他成功了,他做到了,以四境炼器师,炼制出了上品法宝!

    仅凭,那一腔热血。

    那晚,他们攀谈到很晚,但北御还有一件事情不是很明白。

    那就是,为什么莫云山对他那么好?

    无论是从哪一点出发,莫云山对他的帮助,已经大大超过了普通人之间的互帮互助。

    但这是为什么?莫云山看起来,似乎对自己没什么非分之想。

    北御想不明白,只能将疑惑压在心底。

    攀谈许久,等到酒意散的差不多,北御这才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道:“我这里有样东西,还想请大家过目。”

    “什么东西?” 人们尽皆疑惑的转头看向北御。

    北御轻笑一声,取出了那个印影珠。

    在场既有城主,还有一品阁老板,还有全城最厉害的炼器师,北御还就不信,他们不会给自己撑腰!

    看到北御手中的印影珠,莫云山等人面色一变,惊诧道:“这是”

    北御轻笑一声,回应道:“方才赶来的时候,有一个自称是影落楼的杀手要杀我,只不过被我杀了,这是他的一段记忆,我还没看,现在拿出来,是想让诸位一起看看,究竟是谁想害我北某,若是可以,在下还强请各位为我讨回个公道。”

    “影落楼的杀手!”平惊嵘惊疑了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北御。

    “你还将他反杀了?!”莫云山也是同样的惊愕。

    王经湖那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影落楼是常青城最神秘的杀手组织,这是人尽皆知的,凡是被影落楼盯上的人,至今都没有一个能够侥幸活下来。

    因为影落楼动手前会向雇主将目标的实力,命魂,所拥有什么保命法宝探查到什么都查不出为止,然后派出适合的杀手袭杀。

    凡是被影落楼盯上的人,从来没有活过,北御不但活了下来,甚至将那杀手反杀!

    他到底还隐藏了多少实力没有显露出来。

    震惊片刻,莫云山笑着看着北御道:“放心放心,谁敢动你,我老莫一定不可能放过他,你先放出来,让大家瞧瞧,虽然老莫我心里已经有点数了,但还是得亲眼所见才能帮你出手啊。”

    北御点点头,知道莫云山暗指的是谁,看到平惊嵘以及王经湖同样点头后,北御以灵气催动印影珠,顿时,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蓝色投影。

    投影之中,是一片树林之中,分不清究竟是常青城内部还是外部。

    因为是‘镜’的记忆,所以人们看到的,都是镜所看到的一切。

    投影刚刚开启,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幕中,镜的面前,站着一个青年男子,那青年男子身着华服,面色泰然的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镜。

    秦家少主,秦亦!

    秦亦轻咳一声,看着面前的杀手道:“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了。”

    “交给我吧,只要你的情报属实,明日的这个时候,在这里来取他的人头!”镜沙哑的声音响起,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感情。

    “放心吧,三境辟府的残废而已,唯一的依仗,便是那柄上三品的宝剑,若是你能杀死他,那柄剑就归你了!”

    “一言为定!”

    整个投影,也不到一分钟,但却耗费了黑凰大量的精力,可想而知,搜魂术是多么可怕的禁术。

    人们看着投影出神,每个人心中都有所想,北御扫视众人,轻声道:“平城主,这秦家想置我于死地,原因可能是之前我在一品阁欺负了秦亦,今天又在百炼大殿门口顶撞了秦九龙,您倒是说说,我该当如何?”

    平惊嵘迟疑片刻,这才道:“此事属于你们的私人恩怨,我不会参与。”

    意思很明显,你想干啥干啥,我不管你,但你出事儿也别怨我。

    北御满意的点点头,开口道:“既然有城主这一句话,那我就放心了,到时候秦府出了什么事情,可别说我没提前打过招呼。”

    莫云山嘿嘿一笑,摸着肚子道:“怎么,想干秦府?有我老莫在,你放心动手,他们能伤你一根汗毛,我跟他们姓!”

    北御则是微微摇了摇头道:“莫老板你就不要管了,这件事我自有我的处理方法,到时候您光看着就行,不用动手。”

    莫云山这才讪讪笑了笑道:“行吧,反正出什么事儿你说话,老莫我一定在所不辞!”

    北御轻笑一声,低头为自己点上一根烟道:“那你们继续,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转头对着段颖舒打了声招呼道:“你就别跟着我了,待在这里,或者回宅院休息,等我处理好就去找你。”

    段颖舒眉头紧锁,似乎已经知道答案,但还是开口问道:“你干什么去?”

    北御头也不回的跨出一品阁四楼的雅间,淡淡的吐出一口烟雾道:“去跟秦家主喝杯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