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章 武技?舞技?

    五天的时间,很快便已过去,此时的竞技场上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本来比斗的确切时间是巳时,不过,为了表示敬意,沈青云在最后一刻钟之前,便已来到了竞技台。

    然而,孙博然却迟迟未到。

    沈青云明白,既然这孙博然已经准备好踩他上位,自然要装逼装的圆满。不到最后时刻,怎么能显示他的与众不同。

    这种人每一朝每一代都不稀缺,沈青云也不介意。此时,他则是垂涎地看着天边的云朵。

    不过,下面的观众却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孙博然怎么还没来?”

    “你们说,孙博然是不是根本没把这场比斗当回事?”

    “有可能,孙博然的境界比沈青云高出一大截,怎么会在意这样的比斗。”

    “我觉得可能是有事耽搁了吧。”

    “应该会来的,孙博然人品还是不错的,再等等吧。”

    果然,在最后一分钟,孙博然姗姗来迟。

    负责这场比斗的裁判老师裘正义,看了孙博然一眼,眼神之中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厌恶。

    他当过数千场比斗裁判,每次他都会提前一刻钟到场,对那些最后一分钟临场选手的心理,他太清楚不过了。

    他看着孙博然的背影,淡淡地说到:“你上去之后,比斗便可以正式开始了。”

    怎么?都不用等他上竞技台之后,再郑重地高喊一句吗?

    这也太敷衍了吧?

    孙博然轻轻一跃,飞掠到竞技台上,然后抚了抚衣袖,瞥了一眼沈青云道:“我先让你三招,出手吧!”

    沈青云一听就不乐意了:你丫的,跟我装什么清风大度。你要是真那么大度的人,就不会向一个低级别的人发起挑战。

    这就好比王朝中的一些人,偷税漏税几个亿,他们绝不会说出来;但是,他们拿其中的几十万几百万做慈善,绝对要说出来的。

    不说出来,那做这些图什么?

    那个什么的你要当,牌坊你也想立?

    我呸!

    既然你想比斗前装逼一下,那么就让你看看谁的逼格更高。

    略略思量了一下之后,沈青云将双手负于身后,侧身而立,微仰着头看向远方的天空。

    仿佛远处的云朵之中,有什么神秘之物更能激起他的兴致一般;至于所谓的比斗,根本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看了好一会儿,他才不紧不慢地回了句:“来了?”

    孙博然微微一愣,“来了”算什么鬼?这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吧。难道我说话的声音小了,他没听见?

    想到这里,孙博然将声音提高了几分:“来了!我先让你三招,出手吧!”

    沈青云依然没有反应,又过了会儿,才淡淡道:“既然你这么大度,我也不能不有所表示!这样吧,我先让你三十招。”

    孙博然本想展现自己的风度,却被完全无视,早已心中不爽。

    现在对方竟然说让自己三十招,以此相比而言,让人们觉得他孙博然说让对方三招,倒有点小家子气了。

    至此,孙博然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风度翩翩之感,愤怒之火已是溢于言表。

    孙博然心道:“你不是喜欢看云朵嘛,我待会一定把你打得躺在地上,让你好好看个够。”

    正当孙博然准备把沈青云打的满地找牙的时候,只听沈青云的声音再度响起:“在这三十招之内,我不会反击,同时也不会出招防守,最多闪躲而已!”

    孙博然微微一楞,莫不是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必输无疑,所以不打算做垂死挣扎?

    孙博然笑了,看来这侯府少爷还有点自知之明。

    沈青云是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当然不是!他只不过是想检验一下幻影舞的玄妙之处罢了。

    如果在三十招之内,幻影舞功法不足以破解对方的攻势怎么办?

    废话,当然要绝地反击了!

    战略学堂的学员,不会用战略战术,不会使诈,那还配是战略学堂的学员吗?

    所以说,沈青云这种言辞看似是一种愚蠢,其实上是将所有可能都考虑到了。

    对于沈青云的狂言,观众席上的众人都唏嘘不已。

    不过,坐在拐角里的莫文杰却是颔首、微笑、鼓掌,一副“我懂你”的了然之色。

    就在这时,孙博然动了。

    随着孙博然脚步的前进,一股罡风混迹着磅礴的威能,向着沈青云扑杀而来。

    同时,孙博然的嘴角也勾起一抹蜜汁微笑,这是他非常得意的战技“排山倒海”。

    他相信只此一招之后,沈青云便再也没有站起的力量。

    排山倒海是一部地阶功法幻化出来的武技,即便对上幻天境初级强者也不逞多让。

    面对孙博然的攻势,沈青云不以为然,虽然一直盯着远处的云朵,没有看对方一眼,但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感知之内。

    排山倒海最终还是攻击到了沈青云的身上,孙博然看后不由地放声大笑:“哈哈…”

    然而,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只见此时的“沈青云”已经支离破碎了,然而却没有任何鲜血流出。

    “什么?残影!”

    孙博然惊愕的久久不能自已。

    是的!那确实是一道残影!

    在最后的刹那,沈青云施展了幻影舞。

    一击未中,孙博然觉得是巧合。

    然而,越打越觉得吃力,因为根本抓不住沈青云的身径路线。

    先不管对方真正战力如何,单纯以这套身法来说,就已经拥有很大优势了。

    当然孙博然也不是就没有希望:不管你身法有多鬼魅,只要我能打到你一下,就可以绝断你继续施展。

    于是,孙博然也改变了策略,不在去追捕沈青云的身影,而是换了一招大面积攻击~惊涛拍岸。

    然而,沈青云好像能够提前预知惊涛拍岸的攻击范围似的,又一次巧妙地躲了过去。

    孙博然前前后后发动了二十多次攻击,都毫无建树。

    然而,这些所谓的攻击,在观众台上的众人看来,都只是在给沈青云伴舞罢了。

    这场比斗,到底是在炫武技还是在炫舞技?

    以沈青云鬼魅飘逸的舞姿,与孙博然偶尔施展几段武技为伴,二人之间配合的默契程度,简直可以堪称完美组合。

    这么飘逸的舞姿,哪个热爱舞蹈的女生,不想与之舞上一曲。

    更有一些花痴少女,恨不得把孙博然拽下去,换自己上台。

    很多人想,如果二人以后去一些艺苑里表演,一定能够座无虚席,绝对比当红头牌还头牌。

    和观众席上人们的欣赏心态不同,此时的孙博然已是心中焦虑。

    眼看将近三十招了,孙博然心想既然我打不到你,那么等三十招过后,你来反击的时候总会漏出身形吧,这时候我只要以静置动,以不变应万变就可以将其击败。

    然而当三十招过去之后,沈青云根本没有发动攻击,于是孙博然继续打出三十一招,对方还没有反击。

    好吧,那我继续打出三十二招,你总该反击了吧,但结果是仍然没有。

    再打出三十三招的时候,仍然没有受到反击,孙博然真是要郁闷的吐血,自己还有绝招乾坤一击还没有施展呢,就等着你来攻击的时候,再施展出来,那时就算你身法再好,也逃不出这一招绝杀!

    在他打出第三十四招的时候还没有受到反击,孙博然这个时候真的要崩溃了。

    孙博然心道:“你到底什么时候反击啊,我们是来比斗的,不是让你来跳舞的。”

    然而,就在他神情恍惚的瞬间,臀部后面突然受到凌厉一击,身体重心不稳,向着地面直直地砸了下去。

    孙博然没管身后的疼痛,而是尽量展开前面的防御,以使自己的面部不至于跟地面发生凌厉接触。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砰”…“砰”

    身后两声巨响传来,又是毫无花哨的两脚。孙博然全身的防御,瞬间被踹的支离破碎。

    随即,又是“砰”的一声。

    此时,孙博然已经是撞到地面之上,脸上顿时血肉模糊,鼻子都被撞断了,整个身体也快要散架了。

    孙博然口里鲜血狂喷不止,估计除了一部分是由于受伤吐血,还有就是郁闷的缘故吧。

    总之受到连环三脚之后,孙博然再也无法爬起来。裘正义迅速过来,喂了一粒丹药,才没有继续吐血。

    尽管看似凄惨,然而沈青云知道孙博然服用丹药之后,很快就能行走。

    不过,这也足以让有着不轨之心的人明白,想要踩着侯府上位,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这次比斗没有以前竞技场那种凌厉的搏杀,但是却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更有一些女生现在看到孙博然不是怜悯和同情,而是一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好像孙博然能够与沈青云共舞一曲,即便被揍得凄惨,也是一种无上的荣光。

    对于这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孙博然真想昏过去,也不想再因此气的吐血。

    “怎么样,孙博然?我说让你三十招,又额外赠送三招,够意思吧?”沈青云看着孙博然,非常友善地说到。

    “噗…”

    孙博然一口老血再次喷了出来。

    “那个,裁判老师,这场比斗结束没?要是没的话,我现在可不可以再帮他活动活动筋骨?”沈青云又对着裘正义道。

    “噗…噗…噗”

    孙博然又连喷了三口老血。

    裘正义含笑看了沈青云一眼,然后郑重地宣布道:

    “这场比斗,沈青云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