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章 最惠生待遇

    没过多久,鸿云学院功法阁,便已人山人海,喧嚣之声迭起。

    “我们也要进三楼看玄阶功法!”

    “我现在已经到炼魂境了,我要看地阶功法!”

    “我现在化魂境了,我要看天阶功法!”

    天阶功法,鸿云学院虽有,但也从未开放过吧!只有那些对学院做出卓著贡献的人,才有资格观看。

    不过一想到沈青云,众人也不觉得自己的要求过分了。

    你沈青云,作为一名关系生,进入鸿云学院上学,我们本就看不起。

    你又住进独立别院,虽然我们羡慕不已,忌恨不已;不过,那别院的使用权,完全归属副院长个人,你以亲戚关系入住,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现在,你一个关系生,境界实力卑微,却可以进入不符合自己境界等级的功法区,这,我们就不能接受了。

    我们的境界实力,可比你沈青云都高,却只能观看普通的黄阶功法。

    凭什么?

    “你们都想看更高阶的功法?”

    曹长老,目光犀利地扫视了一圈。对于人海中,各种怒吼、各种咆哮,他的脸上,神色自若,无喜无悲,无恐无怒。

    不过,这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度,却给人一种不容亵渎、不容置疑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心灵上的悸动!

    此时,叫嚣之声,减弱大半。

    很多人,更是噤若寒蝉。

    “对,我们要求公平公正。”

    静默良久,一道声音从人潮中传来,不过却又显得毫无底气。

    曹长老明白了,眼前的这群人,根本不是想看高阶功法,而是在诉求不公。

    本来人们常说“不患寡而患不均”,现在寡和不均都出现了,一些学员内心又岂能接受。

    抗议!严重抗议!

    曹长老凝视着人海,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才悠然开口道:“你们要公平公正是嘛?可以!”

    所有寒门子弟,闻言皆是大喜。

    “不过,你们先通知各自家族,每年给学院捐助十万八万的紫晶币再说!”

    曹长老,没有在意众人脸色的变化,顿了顿之后,又继续开口道。

    此时,众人面上的喜色,瞬间凝滞。

    额?什么情况?我们在倾诉不公平,你让我们家族给学院赞助是什么意思?

    十万紫晶币,那可是相当于一千万金币,十亿的银币了。

    我们的家族,若是有那么多钱捐赠,还需要为了区区玄阶功法,前来闹事抗议吗?

    这是在戏耍我们?

    愤怒之情,不由地再升三分。

    “曹长老,我看你是收受贿赂成瘾了吧!”人海中,一位寒门学员壮着胆子说到。之所以他敢这么说,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收受狗三的贿赂了。拿人钱财,替人挡灾,天经地义。

    曹长老,双眸之中,闪过一道寒光,直接射向那人,吓得对方接连后退。那人稳住身体之后,只觉得眼睛隐隐作痛。

    曹长老,没再看对方一眼,而是语气凌厉地说到:“你们若不同意,就请滚蛋吧!”

    本来,众人猜想,这曹长老会在乎身份悬殊。即便心中有所不快,也不会对着学员发难。看来,还是自己等人之前的想法,太过单纯了。

    有了先例在前,其他人言语之上,也都变得和谐起来。

    “曹长老,你也知道我们大都是寒门子弟,我们家族若是有钱的话,也不会来这里闹了。”

    “怎么?不想捐?”

    曹长老,看了一眼说话的学员,横眉问了一句,不待对方回答,又自顾开口道:

    “不捐,你们还说个屁!若没人给学院捐钱赞助,你们每年的学费减免从哪来?若没人给学院捐钱赞助,你们每年的奖学金从哪来?若没人给学院捐钱赞助,你们每月领取的修炼资源从哪来?若没人给学院捐钱赞助,你们那些授课老师从哪请?”

    曹长老,连续说了四个反问之后,便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天空之上。

    此时,在场所有学员全都呆滞住了。

    怎么?难道我们学院的各项费用支出,都还要靠他人捐赠赞助?

    这之前可真没细想过!

    难道蓝光城的侯府,每年都给鸿云学院经费捐赠赞助?

    “这”

    此时,所有寒门子弟,皆是无言以对!

    不过,依然有人心中不服,即便侯府真的给学院捐助过,但那也是一码归一码。可以给他们颁发个“慈善标兵”称号,也不应该破坏学院公平公正的原则啊!

    “曹长老,我们可以不要求看更高阶的功法,但也不允许沈青云看玄阶功法。”人海中,一位身着白衣之人开了口,满脸一副天下为公的神色。

    “可以,只要你们这些寒门子弟,把之前减免的学费补回来;还有,只要你们所有人,都同意以后不再领取学院派发的修炼资源,我立马把沈青云的特权收回!”

    曹长老淡淡地说到,此时,他依旧望着远处的天边,身体没有丝毫转动。

    “曹长老,我们每天就靠那点资源来修炼,若不领取,我们拿什么修炼?”白衣之人看着曹长老,满脸酸楚无奈地说到。

    “鸿云学院,第一原则,就是公平!不管是豪门子弟,还是寒门子弟,学院都会一视同仁。对于学院的发展来说,有做出重大贡献的家族子弟,学院都会给予最惠生待遇!”曹长老,好似没有体会寒门子弟的无奈,此时倒像是自言自语。

    “鸿云学院,既不是盈利机构,也不是造币场。学院每天各项费用开销,都非常庞大,学院自身变不出来。”

    曹长老,说完之后,便动身而走,留给众人一道孤独的背影。这道背影,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地泾渭分明、大公无私。

    待那道背影完全消失之后,众人依然未有呆呆地回味着,曹长老最后的话语。

    那话已经呼之欲出。诸多寒门弟,焉能不明白曹长老的言外之意:你们以为你们的修炼资源怎么来的?还不是靠蓝光城侯府那样的大贵族捐赠来的?你们口口声声说要公平,但你们每天拿着别人捐赠地资源修炼,这算公平吗?

    “难道我们能在鸿云学院安心上学、修炼,还受了他们侯府的恩惠?”诸多寒门子弟不由地满腹狐疑。

    心中有了疑问,自然多方打听这条信息的可靠性,自然要弄个明白;否则,岂不是被白白耍了一顿。

    虽然学院从不向学员们,提及捐赠、赞助的事情;但这次关于捐赠人、赞助商的消息,还是有意无意地传了出来。

    侯府以及其他一些贵族,每年都会给鸿云学院一些赞助。而侯府,每年都是第一捐赠人;另外,今年侯府的捐赠,比之去年多了足足一倍有余。

    “乖不得,这们这一届的寒门学员,不但今年学费减免的更多,而且生活补助方面,也相对增加了不少。”

    学院本身得利自不用说了,而这些所得的赞助钱财物品,也都会用在改善学院环境,提高老师的待遇,以及用于作为奖品鼓励学员,甚至以此当做补贴费,用来减免穷苦人家的学员。

    由此可见,学院本身、老师以及学员,都是由此得利。

    如果,唯独赞助商本身不得利,甚至连一些小小的优待都没有,谁还愿意以后年年赞助?

    所以说,给赞助商们一些小小的优待,才是真正的公平,才能够使得所有人都获利,才能够使得这种和谐关系持续下去。

    如果知道了这些,还对学院给沈青云开小灶而愤愤不平,甚至认为是一种不公,那也真的太啊懂得感恩了。

    其他人可以认为这是不公平,唯独自己这些受其恩惠的寒门子弟,没有理由啊。

    若是还要说不公,那就是人家投胎投的好。

    可投胎这事,也是看气运的啊,所以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气运不好。

    可是,气运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又是看人品的啊。所以很多人迷茫了,难道是我上辈子人品不好?

    可自己上辈子人品好不好,鬼知道?

    所以这终究是一个未解之谜了!

    “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承了沈青云地恩惠。我之前竟然还要讨伐他,我还是个人吗?”

    “我虽出身卑微,但我也是有着公平、正义、感恩之心的人啊,我居然对我的恩人喊打喊杀,我真是畜生不如啊!”

    “学院给我们这些寒门子弟减免学费,这本身不就是一种优待吗?这对那些豪门子弟来说,本身不就是一种不公吗?”

    “我自身受了优待,视而不见;别人有了一点优待,我却要极力反对,我怎么是这种无耻自私的人呢?”

    “啪啪啪…”

    鸿云学院,“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这些寒门子弟越想,越觉得羞愧难当。越想越觉得抽自己几个耳光,一点都不冤枉。

    此时,众多寒门子弟,再次细细回想,这好像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受了三狗等人的蛊惑。

    “对,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一定要让那些蛊惑之人,尝到应有的代价。”

    “对,那些人,肆意挑拨,公然亵渎我们恩人的名声,不能放过他们。”

    “对,我们现在就去把他们找出来。”

    一个时辰之后。

    “啪啪啪…”

    又一阵“啪啪啪”之后,三狗等人皆是被揍得满脸猪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