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章 食堂风波

    沈青云,倒是挺佩服这莫文杰的,一上午的课程,对方竟然没有丝毫停歇。

    对于这些纯理论性的知识,沈青云听的有些昏昏欲睡。

    “下课!”

    当眼神即将迷离之时,一道短促而又洪亮的声音响起,沈青云不由地精神起来。

    此时,赵立赢也趁机靠了过来,眼神之中,凝聚着无比崇拜的神色,开口赞叹道:

    “哎,沈青云同学,你可真厉害,之前那么难的问题,你竟然都回答得毫无破绽。”

    “呵呵,以前侥幸听过一些。”

    沈青云含糊其辞地说到。他当然不会说,那是总结其他人之前说的内容。

    “嗨,沈青云,你是哪里人呢?”

    赵立赢,似乎对沈青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问的问题也多了起来。

    “我来自蓝光城,你呢?”沈青云道。

    “我来自开原城五柳镇象牙村。我跟你说啊,我们那村,可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树高林密,绿草如茵。若是你到我们村的话,绝对能让你惊叹地不想出来。”

    赵立赢眉飞色舞地说到,好似那象牙村,如同人间仙境一般。

    “那你怎么出来了呢?”沈青云含笑道。

    “我…我…哎,对了,现在要去食堂排队打饭了,再不去,可就来不及了,快走!”

    赵立赢支吾一声,目光一闪,继而疾声道。话音未落,脚下已然迈出数步。

    沈青云也随即起身,不慌不忙地跟随其后,不过双方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

    过了好一会儿。

    赵立赢,发现沈青云并未跟上。于是停下脚步,转头呼喊道:“你怎么走得那么慢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散步呢?”

    正当赵立赢那急促的声音,传入耳膜之时,沈青云又豁然发现,自己身边有几道黑影闪过,朝着食堂方向疾驰而去。

    “哎!这鸿云学院的学员,怎么都那么得不淡定!吃个饭而已,弄得也跟打仗似的!武道修行之人,行事怎可如此慌慌张张?”

    沈青云摇了摇头,旋即轻叹道。

    不过,到了食堂之后,沈青云也吓了一大跳。只见,此时的食堂里,乌压压的一片。每个打饭窗口前,都排了三四十人的长龙,而且那人数还在持续增加。

    “这…这食堂每天都是这种情况吗?”沈青云微微楞了一下,随后又蹙眉问到。

    “这还是少的呢!如若不是因为高年级的学员都外出试炼了,这队伍还要长上三分。”

    赵立赢淡淡地回应到。

    “没想到在学院食堂吃个饭,竟然都这么难!”

    沈青云不由地感慨道。

    “吃个饭,排个队,也只是多花点时间而已,这倒没什么。你知道最难的是什么吗?”赵立赢转过头来,望着沈青云道。

    “是什么?”

    “最难的就是,当你在宿舍捂着肚子要上茅房,而且屎尿都快憋不住的时候,却发现所有茅坑里都”

    赵立赢话音未落,便发觉周遭射来无数道凌厉的目光,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一般。

    悻悻地闭上嘴巴,沉默了好了会儿,赵立赢才再次开口道:“对了,你是住在宿舍哪栋楼?”

    “哪栋楼?…我不住宿舍。”

    “那你住哪里?”

    “我住亲戚家。”

    “哦。”

    排了二十多分钟,终于轮到了赵立赢。

    沈青云站在后面,瞧见对方仅打了两个素菜。心道,看来这赵立赢应该是一位素食主义者。

    “下一位…你要打什么菜?”

    正当沈青云出神之际,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从窗口处传出。

    沈青云闻言,在菜品清单上看了看,继而说到:

    “给我来一份孜然蛮牛肉,再来一份清蒸鲈鱼,再来一份糖醋排骨,再来一份铁鹰翅、再来一份玄鸡腿…什么?一份才一只鸡腿?那给我来三份吧!”

    “汤还要不要了?”

    此时,窗内的声音,温柔无比。

    “汤…”

    沈青云又往汤类标签看了看,心道,汤的种类都这么多,也不知道该怎么挑,就选个最贵的吧!

    “那就来份银背虎鞭汤吧!”

    “好了,一共25个金币零5个银币。刷卡吧!”

    当那轻声细语的声音,从窗口处传出,沈青云立即把金币卡拿了出来。

    往上一刷,毫无反应!

    “这个,你们的刷卡机是不是坏了?”

    沈青云讪讪地道。

    “你刷的什么卡?学员卡带了不?”

    窗内的声音之中,明显带有一丝怒意。

    “学员卡?”沈青云一脸茫然。

    此时,身后其他人不耐烦的声音,也接连响起,不停地催促着。

    赵立赢,看了看沈青云餐盘中的食物,脸上的肌肉不由地哆嗦了几下,随后牙冠一咬,继而颤声到:

    “那个,今天算我请客,我来刷吧!”

    “那就太感谢了!”

    沈青云闻言,心中一喜。

    赵立赢小心翼翼地拿出学员卡,往刷卡机上轻轻一放,眼神死死地定着上面的数字。

    “滴!”

    当上面的数字,从48.20直接变成了23.15时,赵立赢似乎听到了,内心滴血的声音。

    开学时,赵立赢在学员卡里充了50金币,那时候可都计划得妥妥当当。每顿一个素菜10个银币而已,偶尔早上节省几顿,足够一学期的伙食了。

    不过这一下,就去了一半又余。

    “看来,以后每天的伙食,要调整一下了。”

    赵立赢心中不由地盘算道。

    沈青云自是不知,此时赵立赢心中所想。从昨天到现在,一天多没吃肉了。沈青云只觉得,此时舌头,淡得很。

    “走吧,到哪里去吃,好像连个空座都没有。”

    穿过人群,扫视了一圈之后,并未发现任何空座,赵立赢无奈地说到。

    “咦,那边有空座了,咱们过去吧!”沈青云指着二十米开外,刚刚空出来的座位说到。

    当行走了十多米之时,沈青云发现对面有两人,也向着那个空座走去。

    沈青云心中谋算了一下,若以此速度,自己两人绝对要落后对方。

    此时,沈青云也顾不得风度了,脚下的步伐不由地加快了几分。

    在对面两人,距空座紧剩半米之时,沈青云正好刚刚落座。

    眨眼之际,赵立赢也已然来到另一个座位之上。

    “这就是现实!武道修行,当没有人与之竞争时,可以讲究风度、讲究礼让;可一旦竞争展开时,要么激流勇进,要么就选择落败。根本没有其他路途可选!”沈青云心中豁然明悟起来。

    旋即,沈青云便发觉,自己的神魂,更加凝实了几分。再过个十天半个月,想必应该能够有所突破。

    此时,一道愤怒的声音也从耳边响起。

    “你们两个懂不懂规矩?”

    沈青云虽未抬头,但也知道这声音是何人所发。刚刚迎面相对之时,便已把二人扫视清楚。这声音的主人应该是紫衣人所发。

    “什么规矩?”沈青云茫然不解地问到。

    “你眼睛瞎了吗?没看到我们两过来,你还往上坐?”见沈青云那一脸无辜的表情,紫衣人怒意更盛,不由地出言不逊道。

    “你们是谁?不过,不管怎样,这只是你的规矩,不是我的规矩。”沈青云泰然自若地说道。

    “你俩应该是新生吧?”

    此时,紫衣人旁边的黄衣人开了口。

    “那又怎样?”沈青云淡淡地说到。

    “会怎样?呵呵…你去打听打听黄紫双煞的名头,就知道会怎样!”黄衣之人脸上,看不出有丝毫怒意。

    不过,听过黄紫双煞名头的人,都知道这声“呵呵”意味着什么。

    此时,周围众人,也都沉默不语,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的报以幸灾乐祸;有的报以同情和怜悯;有的似乎习以为常。

    坐在对面的赵立赢,脸色也豁然剧变。原本红润的脸庞,变得毫无血色。

    深吸了口气,赵立赢才对着沈青云道:“要不,我们还是到别处去吧?”

    未等沈青云回答,紫衣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快点滚,还在磨蹭什么?”

    沈青云一听,这小暴脾气也起来了。不过,眼球转了转之后,脾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沈青云开始啃起了玄鸡腿,一边啃着,一边吧唧着嘴。

    三五下,一根黄油欲滴的玄鸡腿,便已被啃了个精光,然后又在把鸡腿关节处的酥骨也啃了下来。

    “嘎巴…嘎巴”

    这声音听得让人有些揪心,不过围观众人的心中,也不断地问着自己:

    “这骨头难道真的这么好吃吗?为什么看他那啃骨头的表情,我也想啃上一根呢?”

    酥骨啃完之后,沈青云伸了伸舌头,舔了舔嘴唇,随后对着赵立赢道:

    “不错,真的不错,这还有两只,你也尝尝。”

    把其中的一只玄鸡腿,送到赵立赢的餐盘里,沈青云又开始啃剩下的玄鸡腿。

    依旧不停地吧唧着嘴,依旧不停地点头叫好。

    看着沈青云那津津有味地模样,围观的众人也都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唾液分泌的声音。

    赵立赢见此,也是心中一横,索性坐下,和沈青云一起啃着玄鸡腿。

    这一根玄鸡腿就要好几个金币,赵立赢平时一顿饭也只不过十个银币而已,以前可从未吃过这种东西。

    赵立赢,啃了两口之后,眼睛微微瞪了一下,满口模糊地喊到:“好吃,好吃,真的太好吃了!”

    赵立赢,第一次吃过这么好吃的玄鸡腿,那表情绝对是真情流露。

    围观群众再也看不下去了。

    “老板给我来一份玄鸡腿!”

    “老板给我来两份玄鸡腿!”

    “老板给我来三份玄鸡腿!”

    黄紫双煞,此时脸色铁青。

    “很好,你们很好。你们是料到了我不敢在这里怎么样你们是吧?…我确实不敢!…不过,你们以后走路的时候,可要小心些,有的路并不平坦。”

    围观之人离开大半后,黄衣之人脸上终于露出怒意。威胁一番之后,便随即离开。

    “你们等着!”

    紫衣说完,也紧随黄衣之人而去。

    此时,赵立赢也啃完了玄鸡腿。

    “完了,我们俩完了!”

    “怕什么?武道修行之人,一生必然要经历无数次竞争。有竞争,就必然会有利益冲突。如果这点都想不明白,还要修炼干嘛?”

    沈青云高深莫测地说到。

    赵立赢愣了愣,一扫心中阴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