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章 铸就魂印

    夏风瑟瑟,落叶飘飘。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景虎楞楞地望着天空,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大晚上的,这群乌鹊还在飞行。

    待到九天之上,乌鹊声迹消弭。

    景虎微微有些发抖,望着银盘圆月,嘴上不停地痛骂道:“他爹溜个丸的,今天也太妖邪了,大夏天的,居然比冬天还冷得慌。”

    景虎骂完之后,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物,随后又向着身后的房屋望去。

    房屋门窗紧闭,房内漆黑无比。

    景虎趴着脑袋,附在门上,想从门缝之间,看清房内情况,然而,却未有看见分毫。

    景虎不由地嘀咕着:“少爷到底在房里干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了,依然毫无反应。”

    景虎此时又回想起,两三年前,自己帮少爷竞拍后的情景。

    一边回忆往昔,一边呢喃自语。

    “当年,就是少爷看我办事能力强,才把我调到他身边当差的。

    以前,父亲总是批评我武功稀松平常,像个弱猫似的,一点都没有遗传他的雄狮之气,丢他的人。

    不过,自从到少爷身边当差后,每天事情少不说,还能跟着少爷吃香的喝辣的。这可比父亲那些做高级护卫的,还要舒服多了。

    这一切,可都是少爷给予我的。

    少爷今晚郑重地告诉我,无论什么事,都不许有人打搅他。那么即便再冷,我也要站在这里强忍着,以妨他人前来打搅”

    “鸹鸹…”

    突然,悲鸣声响起。

    使得景虎吓了一大跳。

    景虎拍了拍胸脯,又抬头再次看着天空,原来是一只落了单的乌鹊,跟不上其他同伴的步伐,因而悲鸣。

    “这只乌鹊也真够可怜的,就算你悲鸣不已,别人也不会停下脚步来等你呀。”

    景虎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又瞟了一眼门缝,颇为无奈地感慨道:“哎!…此时的少爷,又何尝不像这只落后的乌鹊呢?”

    沈青云,自从让韩丹师炼制出养魂丹之后,没隔半年便服用一枚。

    虽然五枚养魂丹早已服用完毕,自身神魂方面却离成就醒魂境,依然差上临门一脚。

    一般人八岁左右便能凝聚魂印,像月琳、霍诗涵那种天才,在六岁时便已突破至醒魂境。而此时的沈青云都已经十岁了,却依然没能凝聚魂印。

    一直无法凝聚魂印,沈青云内心也变得有些焦虑,不过却也无奈。这几年来,虽然自身神魂增长了无数倍,可识海空间也没闲着。

    识海空间不断扩大,使得凝聚魂印这件事情,也变得遥遥无期。

    至于天心方面,沈青云在一年前,就已达到开天境巅峰了。然而,后续无论沈青云如何努力修炼,都无法突破至混天境。

    天心境界无法突破,沈青云也就索性没再修炼。空下的时间,大都在城里瞎逛。

    当然,这也仅是景虎眼中的瞎逛而已。

    这一年来,沈青云把蓝光城各类的店铺逛个了大遍。曾在一家旧书店里,淘到了一本天文历法古书。

    当时的情景,就连景虎都历历在目。

    “掌柜的,你这本《星象历法推演图》怎么卖啊?”

    沈青云指着一本蒙了灰尘的书籍说到。

    “哦?那边拐角里的书籍啊,一个金币十本,你随便挑。”

    书店掌柜视了一眼,满脸愤怒地说到。说完之后,便继续欣赏手中衣物稀少的八女图。

    景虎瞟了一眼书店掌柜,见其口水都流了一地,撇了撇嘴,随后又看着沈青云说到:

    “少爷,你问这些脏兮兮的书干嘛?能蒙上这么多灰尘,显然之前连翻看的人都没有。依我看,这些书连一个银币都不值。”

    “你不懂。”沈青云淡淡地回了一句。

    这本《星象历法推演图》,涉及了各种日月星象变化。书中,各种图像占据了大半江山,其余基本就是数算公式。至于文字说明,则是寥寥无几。

    起初,沈青云看着这本书,也觉得非常晦涩难懂。不过,试着沟通天心之中的无字天书后,沈青云豁然发现,那树叶脉络阵图,居然能够帮助自己理解星象历法。

    今日,夜幕刚刚降临,蟾宫渐渐腾空。沈青云便已发觉今夜有所反常。

    沈青云先利用月晷,对皓月行迹进行了基本数据测算,随后又利用太阴数算之法,系统化地推演一番。

    最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今夜,居然是数千年难得一遇的寒月夜。今夜亥时,皓月将会向着黄道面倾移。届时,月涌之力将达到巅峰状态。

    沈青云,让景虎早早在门外守着,而自己则在屋内,为铸就魂印做准备。

    铸就魂印与开辟天心相比,可就难得多了。

    开辟天心,是从有到无的过程。将天心之门的先天能量屏障破坏掉,或者炼化掉即可。

    铸就魂印,是从无到有的过程。需要在原先的识海空间之内,新增出一道神魂烙印。

    若是无法铸就魂印的话,无论天心方面天赋何等逆天,都终究是个废柴。而妖孽的天心天赋,也会变得犹如鸡肋一般。

    这几年来,沈青云可是有着诸多切肤之痛。承受的各色异样眼光,至今可是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今夜是铸就魂印的绝佳时机,我一定要一鼓作气,成为醒魂境!”沈青云睁开双眸,低声自语道。

    刚刚,沈青云又再次炼化了数枚神魂方面的丹药。此时,沈青云的识海中的魂力充盈无比。

    算了算时间,离亥时只剩半刻钟。沈青云稍稍调息了一番,便再次闭上双眸等待东风到来。

    戌时已过,亥时来临。

    瀚海王朝,以及周边各国,无不被叫骂声充斥着。

    “她奶奶个腿,真奇了怪了。之前我就觉得今天比以往有些反常,没想到现在的温度又再次奏然下降。”

    “他大爷个球的,这才多大会儿,我药园的药材怎么全都蔫了,花也都谢了咦,这怎么还有菊花?大夏天的,菊花开了?”

    “她妹妹个臀的,我刚刚泡好的茶,还没来得及饮用呢,现在居然已经结冰了。”

    “啊欠…他爹溜个丸的,这鬼天气怎么又再次降温了…少爷,你什么时候能出来啊,你若是再不出来,明天父亲可就要为我收尸了”

    此时,屋外的景虎,已经缩成了一个球。虽然自己知道,这样的天气,不可能有人出来打搅少爷;但少爷没出来之前,他还是依然在恪尽职守。

    此时,屋内的沈青云,正在不断地炼化着,四肢百骸之中储存的星月精华之力。

    此前,尽管沈青云早已把养魂丹炼化吸收,然而由于修为有限,根本没有最大限度的开发这些力量。

    现在,受到月涌之力的牵动,原先隐匿的星月精华之力,也再次被沈青云轻松炼化。这些星月精华之力,非之前炼化的普通星月之力可比。

    随着星月精华之力不断被炼化,沈青云能够明显感觉到,自身的神魂再次不断暴涨,而且还是质和量的双宿双飞。

    待星月精华之力,被全部炼化吸收,沈青云开始试着摧动神魂。

    “识海空间终于能够开启了,神魂也能感应到了!”

    沈青云兴奋不已,满脸笑容地低语道。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铸就魂印吧!”

    铸就魂印是一个系统性工程,要把自身的神魂之源,一点点的凝炼在识海空间之上,使其有固定坐标。

    这就好比用烙铁,在皮肤之上,烙下皮肤烙印一样。可想而知,凝聚魂印,留下神魂烙印,是多么痛苦的过程。

    “虽然铸就魂印,异常痛苦。但只要将魂印铸就成功,那么我也就是真正的武道修士了,天心方面也能够一举突破混天境。”

    沈青云心中暗忖的同时,也不忘摧动神魂,对着识海空间最中央位置,不断地凝炼着。

    识海空间并非平面,若要在其中留下烙印,自然也比在皮肤之上烙下烙印,困难千百倍。

    识海空间没有物质,却有些无数细微的能量粒子。这些能量粒子,无形无色无味。犹如天地间的各种气体一般,充斥着整个空间。

    沈青云,先将自身神魂,分化无数丝丝神魂;这些丝丝神魂,又被切割成无数神魂微粒。

    沈青云,摧动这些神魂微粒,与识海空间里的先天能量粒子进行融合。随后,又将这些先天能量粒子,汇聚一堂。

    整个过程完成之后,一个魂痕也终于出现了。不过,这离铸就魂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现在,魂痕已经形成了。接下来,只要将神魂本源,全部烙印在魂痕之上;那么,魂印也会铸就成功。”

    沈青云,感受魂痕的同时,嘴角也不由地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

    沈青云,再次摧动着神魂,对着魂痕疯狂地凝炼着。

    在神魂凝炼的过程中,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自身神魂“斯斯”作响的声音。

    此时,他的头上汗液不断溢出。没多会儿,涔涔汗液,便已汇聚成珠。

    “啪…啪…啪…”

    汗珠不断地向着地面撞击而去,这也预示着沈青云凝炼魂印的过程,已经达到了最高潮。

    尽管很痛苦,却也很快乐!

    “啊!…”

    一道痛叫声穿过门窗,划破长空。

    沈青云已然瘫倒在地,身上没有丝毫力气。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却透露着无比满足、无比幸福的微笑。

    “魂印终于铸就成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