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章 讨回颜面

    花园里发生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沈震山以及凌宇清的耳朵里。

    沈震山,只是莞尔一笑。自己的孙子还小,更何况还是个男孩子,也谈不上任何面子损失。

    凌宇清,也是尴尬一笑。自己的徒儿虽说鲁莽了些,不过被轻薄的对象,也只不过几岁的孩子而已,也不会影响徒儿的名誉。至于所谓的约定,他还用放在心上吗?

    侯府午宴终于开始了。

    圆桌周围的众人,皆是言笑晏晏,推杯换盏。唯有沈青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坐在对面的褚欣怡,看后也是心中暗笑:“这个小家伙还没缓过来吗?”

    虽说有了约定,以后能够找回场子。但今天丢失的面子,依旧让着沈青云愤懑不已,心里像是塞了跟捣屎棍。

    越想越气,越想越烦,越想越难受。

    沈青云,端起一大盏百花琼浆玉液酒。

    “咕噜…咕噜…”

    咕噜了几声,酒盏已是空空如也。

    这让在座众人暗叫可惜。那么好的酒,一口气喝完,还能品出个味吗?

    浪费!太浪费了!

    看来,还是要禁止未成年人饮酒才行。

    “不行,午后还要把面子找回来!”

    沈青云没有在意众人的反应,而是心中自语道。

    午宴过后,沈青云走向褚欣怡,没有任何铺垫之词,直接说明了来意。

    “我想和你比斗,不知道你敢不敢?”

    “想和我比斗?好啊,我正觉得无聊呢。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只用一只手与你对决。”褚欣怡的表情先是疑惑,随后又满脸嬉笑起来。

    “听说你已经到达混天境高级了,而我才开天境初级,别说你一只手,就算一根手指,我现在也打不过你。”沈青云面色平静地说道。

    “既然知道,你还敢说找我比斗?”褚欣怡皱着黛眉,凝声问到。

    “我是说,你敢不敢把境界压制到和我同等境界比斗?”沈青云尴尬地说到。

    “我自己的境界,凭自己本事晋升的,干嘛要压制呢?”褚欣怡看着沈青云的目光,如同看傻子一般。

    沈青云楞住了,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这样,你把境界压制到和我一样,如果我输了,我这块玲珑玉佩归你;如果你输了,你手中的宝剑归我?你敢不敢?”

    一时也找不到好的理由,沈青云便想到了,以对赌来激发对方的兴趣。

    “这样,有本事,你现在把境界提升到和我一样,再跟我比试。”褚欣怡根本没有在乎什么玉佩,言语之中依旧如同猫戏老鼠一般。

    听到褚欣怡的戏谑之声,沈青云嘴角不由地抖了抖。要说压制境界,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但若要说提升境界,谁能有这样的本事,说提升就提升?

    “那么,你要怎样才和我比斗?”

    对于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孩,沈青云已是无计可施。

    “想要比斗,首先,我绝不会把自己的等级优势,压制和你一样,只有傻子才会那样做。不过我若是一点不压制境界,你根本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我倒是可以把境界,压制到开天境中级,与你比斗。其次,你要是输了,今天你的脸蛋,还要让我捏一捏。”

    看着沈青云已有投降之意,褚欣怡也不再戏弄对方。不过,依然附带了不平等条约。

    刚听褚欣怡说,境界压制到开天境中级,沈青云心中不禁暗喜;不过待听到,若是自己输了,还要把脸主动凑过去给对方捏,内心却又苦涩不堪。

    虽然褚欣怡机智无比,又不按常理出牌,不过最终还是上钩了。

    沈青云心中暗忖:今天能不能把面子找回来一部分,就看这场比斗了。

    两人来到比斗场地,褚欣怡也如约将境界压制到开天境中级,比斗也正式开始。

    褚欣怡虽说境界依旧胜过沈青云,却仍然没有丝毫大意,先是试探性地发出几招攻击。

    这让沈青云不由心中赞叹,就这份认真对战的心性,要比当初的沈峰好上无数倍。

    沈青云对褚欣怡也更加重视起来,以对方所爆发的力量来看,即便现在是开天境中级,也不是沈峰开天境高级可比的。

    “难怪这小鬼要和我对战,原来爆发力这么强,如果真要是将境界压制到开天境初级,那么败的肯定会是我。”

    褚欣怡,本就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但沈青云所散发的威势,同样让她内心震撼不已。

    双方的战斗越打越激烈,引得吃瓜群众也越聚越多。

    原本,褚欣怡打算以持久战,来消耗沈青云体内的灵力。然而,半个时辰过去了,对方根本没有力竭的迹象。

    双方谁都奈何不了对方,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褚欣怡,见持久战的方法不奏效,便改变了策略。直接抬起一只玉腿,向着沈青云发出凌厉一击。

    看到对方的攻势,沈青云嘴角露出一抹鬼魅的微笑,随后直接将身体向旁边侧倒。

    本来一击未中,褚欣怡刚想顺势补上一脚。突然娇躯一颤,修长玉腿之上,传来犹如触电般的酥麻之感,使得内心微微有些荡漾。

    褚欣怡瞬间大惊,接连后退。

    待稳定身躯之后,她才豁然开来,原来是对方在侧翻之时,顺势在自己大腿上摸了一把。

    明白之后,褚欣怡面色恼怒,气势不由地又增加了一分。还未再次发起攻势,却听到沈青云那淡淡的声音传来:“你已经退出了圈外,你输了!”

    褚欣怡愕然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脚下。

    “我输了”

    此时的褚欣怡,显得有些颓靡。

    “愿赌服输,把你的宝剑交过来吧!”

    此时的沈青云,显得意气风发。

    褚欣怡,虽然心有不甘,但周围还有这么多吃瓜群众。若是自己此时耍赖,估计会被周围扔来的瓜皮砸死。

    褚欣怡无奈,只得奉上手中宝剑!

    这把宝剑名唤红月,是褚欣怡成就开天境之时,祖父送给她的礼物。此时宝剑却已易主,使得褚欣怡心中难免有些不舍。细细算来,这把红月剑跟随她,有着六七年光景了。

    而且,这还是一把加封了数道封印的宝剑,随着实力的提升,可以将剑身封印打开,宝剑威力也会变得更强。

    本来打算用一些别的东西,把宝剑再换回来,可是这位小弟弟死活不同意。

    褚欣怡恨得咬牙切齿。原先觉得异常可爱的小弟弟,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可爱了。

    “真想给他逮到一顿胖揍。”

    看着褚欣怡脸色阴晴不定,沈青云把自己一直带着的玲珑玉佩解下来,塞到对方手中。

    “这个送给你,就当我们交换信物好了。”

    褚欣怡哑然,交换信物?

    你还真把那些话当真了?不过,反正宝剑也要不回来了,这玉佩不要白不要。最起码看起来,雕刻得也是精巧玲珑,不愧为玲珑玉佩。

    沈青云赠送玉佩,绝不是心血来潮。

    当初和褚欣怡击掌盟约之时,就感觉对方可能是类似寒冰体质,不过当时也不太确定。

    然而,刚刚与之对战的时候,这让沈青云终于弄清楚了。对方根本不是普通寒冰体质,而是玄冰阴圣体。

    沈青云,自从炼化九缕先天能量之后,对于特殊体质的感应,也是异于常人。故而,在与其对战的时候,能够准确地感应出,褚欣怡气势中散发的特殊属性。

    这个属性的体质,相当于玄冰体与阴圣体融合后的变异体。玄冰阴圣体只是一种体质,却比同时拥有玄冰体以及阴圣体两种体质的人,还要强悍数倍。

    怪不得,才十三四岁,就能够达到混天境高级以及炼魂境高级。这种体质,若是不能如此逆天,才是怪事呢!

    估计,这还是对方没有刻意修炼的情况下。若是再努力修炼的话,相信都可能已经达到,混天境巅峰以及炼魂境巅峰了吧。

    “与这种体质相比,我的天赋,都要黯淡了许多。不过,我拥有九道天心之门,想来,也不会比对方差上多少。”

    褚欣怡,虽还未知自己身负特殊体质,但肯定知道自身天赋逆天。

    也难怪她上午会说“嫁给你也没问题,只要你武道境界超过我!”

    这样的妖孽体质,别说这小小的瀚海王朝了,就算是一些皇朝之中,也难以找到能够与其天赋匹敌的人存在。

    玄冰阴圣体,虽对实力增长有着莫大的好处,但也会带来极大的副作用。

    每逢月圆之夜,这种体质的人,下体会异常地冰冷。如果副作用再次扩大,下体还有可能结成冰霜,甚至会曼延至全身。

    倘若真是这样,估计作为一个女孩子,也羞于开口,也只能默默忍受那种痛楚了。

    以目前情况来看,估计对方的副作用,还停留在冰冷阶段。

    沈青云赠送的玲珑玉佩,打造时所用的材料,正是当初瀚海王朝君主,派人送来的万年灵玉。

    以灵玉来温养身体,对于玄冰阴圣体的副作用,应该能够暂时有效缓解。

    若是再过个十多年就很难说了。

    另外,褚欣怡的红月剑,附带着火焰属性,与其体质天然相冲。如果到了月圆之夜,受其剑身火焰属性影响,还极其可能加剧自身的痛楚。

    沈青云,表面上,虽是赢取了她的红月宝剑;而实际上,却是在帮她,只是对方目前还不知道其中用意罢了。

    “哎,做好人真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