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章 被强吻了

    两日之后,天高云淡,风和日丽。

    沈青云,修炼完毕,起身而走,拉开房门。阵阵茉莉花香,伴随着清风扑面而来。

    芳香馥郁,清新淡雅,沁人心脾。

    “阳春三月,百花斗艳,岂不是赏花的最佳时节。”沈青云低语一声,便向着花园方向走去。

    途中一缕缕醇香混迹而来,使他有些沉醉,不由地驻足闭目,深呼了口气。

    这时,管家和四五名下人抬着酒桶经过。沈青云,仔细一看,竟然是侯府窖藏多年的“百花琼浆玉液酒”。

    看着众人行走方向,应该是刚刚从地下酒窖中出来。

    “府里今天是不是来了什么尊贵的客人?”沈青云不免疑声地问到。

    “哦,少爷好。”

    众人之前小心翼翼地抬着酒桶,一直低着头。此时听到少爷询问,不由地抬起头来,连连问好。

    管家示意众人先将酒桶放下,才开始回应沈青云起来:“少爷,府里今天来了一位老者和一位少女。老者姓凌,叫凌宇清,有着五六十岁模样,不过应该不是他的真实年龄;少女姓褚,叫褚欣怡,有着十三四岁模样。据说他们是从别的帝国而来,具体是什么身份,我就不清楚了。”

    “想来应该是十多日前,姐姐提及的两人吧,算算时间应该是没错了。”听到管家的回答,沈青云内心瞬间明了。

    “少爷还有其他什么吩咐吗?”

    看着少爷沉默不语,管家便开口问到。

    “哦,没有了,你们忙你们的吧。”

    言罢,沈青云,便顺着花园方向,再次迈开脚步。

    此时的侯府正堂之内,一共四人,沈震山,沈傲天,凌宇清,褚欣怡。

    少女对于几人的谈话,好像显得心不在焉,眼睛不由地左看看右瞅瞅。

    “凌兄,要不,先让你的徒儿到府中花园里走走?让她一个十多岁的姑娘,听我们老头子唠叨,确实有些难为她了。”沈震山,先是看了一眼褚欣怡,随后对着凌宇清笑道。

    “嗯,那就依沈兄之言。徒儿,你先自己到侯府花园里走走。”凌宇清早就发现了自己徒弟的举动,欣然接受了老侯爵的建议。

    “凌兄,你这次出游,不知是有何贵干?”待褚欣怡的倩影完全消失后,沈震山看着凌宇清,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哎,我最近发现,我那徒儿修炼时的心境,好像有些异常,问她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因此,我便想到带她多多游历一番,多增加一些见识,对心境也会有莫大的帮助。”

    “哦,竟然是这样。”

    侯府花园之中,沈青云微闭双目。天心在百花丛中穿梭,神魂在花瓣之上遨游。

    当他无限陶醉之时,一道轻柔温婉的声音,随风飘入耳中。

    “咦,这是谁家的娃娃,长得好漂亮,好可爱!”

    沈青云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少女身着一袭轻纱长裙,,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清新淡雅,超凡脱俗。不过气质上却又有着一丝冰冷,使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沈青云不由多看了几眼。

    面如茉莉,媚而不妖。柳眉如烟,目含秋水。唇似朱丹,齿如皓月。肌若凝脂,气若幽兰。体态轻盈,芳华绝代。

    “这一看就是个软妹子,应该是管家口中所说的褚欣怡了。”沈青云微微一愣之后,心中便又低语一声。

    “嗨,小娃娃,你过来。快过来,到姐姐身边来。”见沈青云不作回答,褚欣怡向着前面招了招手。

    作为侯府的主人,沈青云的贵族气质还是有的。于是,缓步走了过去,抱拳道:“姑娘,不知你找在下过来,所谓何事?”

    “呦…你这小娃娃说话老气横秋的,倒是比那些老头子有趣多了。”褚欣怡打量着沈青云,美眸之中不掩兴奋与惊奇。

    见对方不作回答,而是调笑自己的说话方式。沈青云嘴角轻轻一咧,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来,过来,让姐姐摸摸你!”

    看着沈青云的神色变化,褚欣怡目光中的兴奋更盛,言语之中也多了一丝期待。

    “姑娘,我可是侯府少爷。而且你又倾国倾城,如花似玉,温柔贤淑,说这话恐怕有失身份吧?”

    沈青云听到对方的话后,先是表明身份,后又极力夸赞对方,其意已是不言自明。

    然而,褚欣怡根本不吃这一套,不但没有任何曲软的迹象,而且还激发了更强的兴趣。

    褚欣怡不再多言,直接迅速出手,向着沈青云的胳膊抓去。

    沈青云心中大惊,根本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待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落入对方的魔爪之下。

    沈青云想要极力挣脱,奈何境界相差较大,可想而知,一切的挣扎都显得荒谬而可笑。

    “呦,力气还挺大的,还想跑,你跑得了吗?”褚欣怡言语之中,也多了一抹戏谑的韵味。

    “这可是侯府,你一个客人而已,怎么还欺负到主人家头上了。你再不松手,我可要喊人了。”

    沈青云此时脸上,多了一抹怒色。这叫什么事么?在自家花园里赏花,居然被客人给捉住了?

    “来,脸伸过来,让姐姐我摸摸,你再喊。”褚欣怡根本不惧沈青云的言语威胁,而是觉得这样的威胁,使得手里的俘虏变得更加有趣。

    褚欣怡不由分说,在沈青云的脸上摸了一下,心中满是震撼,好滑好腻。觉得不够满足,又捏了几下,感觉比自己以前吃到的任何糖果都要丝滑。

    想到糖果,褚欣怡又鬼父神差地,在沈青云的脸上亲了一口。

    “啵…”

    此时的一幕,让前来浇花的丫鬟们刚好瞧见。她们看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过,并未觉得褚欣怡鲁莽,而是内心羡慕不已。

    她们当初看到小少爷那如玉般肌肤,也是有着把小少爷抓过来,在脸上亲一口的冲动,只是没有这个胆量而已。

    之前那个想要把少爷偷走的丫鬟,看到这一幕,则是满目怒火。心中怒号:那可是我们的小少爷啊,你凭什么?

    此时,沈青云,也完全呆滞住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看着呆滞的沈青云,以及嘴里可以放下玄鸡妖兽蛋的丫鬟们,褚欣怡顿时脸色有些微红。

    “我只是在想糖果而已,怎么就”

    木已成舟,再次转念一想:“这应该没什么吧,他看起来也只不过五六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再说了,我可是国色天香的大美女,美女难道连这点特权还没有吗?”

    不知过了多久,沈青云才神情恍惚地自语起来。

    “我…我…我是被强吻了吗?”

    沈青云,摸了自己刚才被亲吻的脸颊,上面还残留着对方双唇上的淡淡余香。

    “你不说是摸吗,怎么还亲上了?”

    沈青云一脸怒色地看着对方。心道:自己姐姐月琳,虽然对自己的脸颊也爱不释手,但那也只是上手而已。这位倒好,直接上嘴起来!难道是美女,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吗?谁给你的特权?

    “呦呦,你这小家伙还挺有脾气的呢?要知道姐姐亲你,那是你的运气,懂不懂啊?”褚欣怡看着这位侯府少爷,居然比自己都认真起来,更是嬉笑不止。

    “你都没经过我同意,怎可如此鲁莽?”

    听到对方诡辩,沈青云也为自己的主权,据理力争。

    “你小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褚欣怡的言语之中,却依旧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假象,女人的表征都是假象!”

    沈青云内心感叹了一声。同时又在思索着,如何才能让对方折服,讲道理显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若不是想要亲回来不成,告诉你,门都没有。”瞧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褚欣怡自顾地正色道。

    沈青云心中好笑:亲你,还不如去啃我的蛮牛肉呢!蛮牛肉可是更加清香爽口多了。

    “我不管,你要对我负责!”

    看着对方一直强词夺理,沈青云嘴角露出狡黠之色。

    “对你负责?你想要姐姐如何负责呢?那姐姐把你娶了可好?”

    对沈青云的无赖之举,褚欣怡脸上没有任何不悦,反而露出一抹调笑韵味。

    “女孩子只能说是嫁,怎么说是娶呢?”

    沈青云心中则想,既然对方不按常理出牌,那么自己也没必要循规蹈矩。

    “哦?你是想让姐姐嫁给你啊?年龄不大,鬼心眼倒是挺多的嘛。咯咯咯…”

    褚欣怡越发觉得侯府少爷有趣,笑声也更加恣肆起来。

    “是的,你就说敢不敢答应!?”

    沈青云心想,不让你吃点亏,今天的面子,岂不白白折损了。

    “想要我嫁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褚欣怡没有在意对方的激将法,但也不会愚蠢地直接答应。

    “哦,什么条件?”

    “这次是我抓住了你,我的条件就是,你若以后能在武道境界胜过我,并且也能徒手抓住我,那么我就嫁给你,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我们击掌蒙约。”

    有了这个蒙约,以后待自己实力强盛,就可以好好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了。

    大庭广众之下,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被一个少女擒拿,并且还被强吻了。

    而自己却毫无还手之力,这岂不是人生中的巨大污点?以后焉能不把今日折损的颜面找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