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更坏的消息

    “昔人皇欲求长生,寻四方,于阴地得一奇物,状若肉,附大石,光明洞彻,又若玄冰,久服轻身不老,延年神仙,每有人得此物,必养于大盆清水中,不腐不烂,食一片,寻复又生,取之不尽,故曰长生肉,又称活肉!”

    从师姐处得知同伴好友消息之后,钟正南在师姐陪同下,来到符门正殿后方的藏内,找到了些有关太岁的记载。

    钟正南大致翻看过一应相关书籍,他侧头望向师姐,问道:“师姐的意思是,太岁是钱家人自己养在那胖子身上的,但导致钱多多失踪的是另一拨人?”

    田妍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只是说道:“这个我没办法回答你,你得自己去找答案!”

    钟正南深吸一口气,合上书本道:“那如果这个推断成立,会是什么人对钱多多有想法?魔神殿吗?”

    田妍看着一直强行压着心中急迫的师弟,伸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说道:“去钱家看看吧!”

    钟正南紧咬牙关,使劲点了点头,他其实很怕,怕钱多多的失踪与自己有关,怕有人对自己朋友下手达成报复自己的目的。

    原本打算择日前往巴蜀赴诸葛家之约的钟正南,临时决定回一趟北江,他坚信钱多多一定是出事了,否则不会这么久一点音信都没有。

    离开藏,一个人走在回去住处的路上,钟正南看了一眼手中一枚巴掌大小的令牌,师姐把这个叫做符隐令,是能调动符隐人的令牌。钟正南知道师姐这个行为不大合规矩,还是将令牌收了下来,仅靠自己一个人,找人很难。

    回到自己居住的别院,两个丫头还在院子中嬉闹,郭媛与陶沐在正堂切磋棋艺,瞧见钟正南身影,两个丫头立即围将上来,叽叽喳喳问了一大堆问题。钟正南揉了揉两个丫头的脑袋,也不说话,径直走向正堂那边。

    雪舌皱起眉头,因为本命契约的关系,她感觉到了掌门师兄心底的不安,于是望向琴音丫头,问道:“你是不是又给掌门惹祸了?”

    周琴音摇了摇头,低声道:“会不会是被师公骂了?”

    这回轮到雪舌摇头,“不会,主人爷爷很喜欢掌门师兄的!”

    走入正堂,陶沐及郭媛已棋至中盘,见钟正南到来,郭媛笑着开口说道:“还不快来给你家媳妇儿支支招,她要输了!”

    陶沐羞得不行,瞪了一眼郭媛,然后望向已经算是许了终身的那个男子,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于是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自顾自取来茶壶狠狠灌了一口的钟正南,笑着抬起头,“有点小事,要回趟老家!”

    两人停止落子,郭媛起身拿走已经凉了的茶水,打算重新沏上一壶,陶沐则来到钟正南身边,担忧道:“你从来没有这样过!”

    钟正南拉过陶沐的手,握在掌中,说道:“我一个兄弟失踪了,我得找到他!”

    陶沐伸出另一只手,覆在钟正南手掌之上,坚定道:“我们一起!”

    次日一早,房

    檐上的麻雀才叫唤了一声,一夜无眠的钟正南已经推开房门来到院中,受了惊吓的麻雀赶忙换了个位置,继续自己的歌唱。

    两个小丫头昨夜偷听道钟正南要回老家的决定,已经早早做好准备,钟正南房门一响,两个丫头便不约而同冲出房门,再次受到惊吓的麻雀干脆彻底离开这个令它气恼的院子,飞到别处一展歌喉。

    钟正南的原意是自己一个人去,毕竟此行不知会遭遇什么,无奈实在扛不住陶沐再三请求,只好答应带上陶沐,可眼前这两个已经背上行囊的丫头,摆明了是非去不可的,而且两人的理由出奇的一致,还没去过钟正南的老家!

    陶沐收拾妥当,出门时刚好看见对面的郭媛姐姐也打开的屋门,鬼使神差的,陶沐朝郭媛说道:“郭姐姐也一起吧!”

    郭媛因为有山下的铺子要打理,也知道钟正南不是普通人,要做的自然也不是普通事,所以婉拒了陶沐的请求,随后对钟正南说了句千万小心,便要转身回房。

    突然,一个老者身影出现在郭媛面前,正是宫廛,他递了本书放到郭媛手中,同时说道:“自己好好瞧瞧,这当铺以后我是没空回去了!”

    随后宫廛来到钟正南身边,朝两个丫头一瞪眼,然后指了指院子外,等两个小丫头乖乖走出院子后,老人又望向准备离开的陶沐,说道:“你不用离开,一起听着!”

    陶沐只得乖乖站住,老人望向钟正南开口说道:“一线天那边战事吃紧,我们得赶回去帮忙,这人间事便靠你们了!”

    钟正南皱眉,陶沐茫然,宫廛继续说:“钟小子,老夫蛮欣赏你,你要切记,不管这人间待你如何,你始终是这方天地的一份子,你能不能答应老夫,好好守着人世间的良心!”

    钟正南不明白宫老为何这么说,但还是点头答应道:“当然,如果人间需要我来守护,我一定尽力!”

    宫廛欣慰一笑,然后望向陶沐,说道:“你这女娃娃也要记得,不管什么时候,你这辈子先是陶沐,然后才是别人!切记!”

    陶沐一阵莫名其妙,第一次见这老人家时,老人就喜欢说些人听不懂的言语,这会儿还是一样,尽说怪话!

    老人说完,朝呆在门口处的郭媛点了点头,然后消失不见。

    钟正南也不知宫老对陶沐说的话是何意,只是以自己如今的能力,一线天的事还插不上手,于是他也就不再多想,与郭媛挥手作别,直接祭出灵舟,叫来两个丫头,与陶沐一道,朝着北江驶去。

    傍晚时分,于城外收起灵舟,然后找了辆车入城的钟正南,终于绕到自家门前。

    院子的锁被人撬开,钟正南直接推门而入,一切如旧,想象中的一片狼藉没有出现,钟正南四处转了一圈,确实有人来过的痕迹,但家里并没有什么东西丢了或是坏了,这让他有些纳闷。

    回到堂屋中坐下,雪舌丫头气鼓鼓的说道:“居然有人到掌门家里偷东西,真是不知死活!”

    琴音丫头

    向来是雪舌的跟屁虫,自然也跟着气恼起来。

    陶沐望着钟正南,想了想,开口说道:“我看不像是偷东西的,不如去问问你家隔壁的李婶,看他知不知道是谁来过?”

    钟正南抬头看了一眼陶沐,先是疑惑然后恍然,记得陶沐说过,她以前来这里找过自己,还是李婶告诉她自己的行踪的。

    钟正南刚起身,小院门那边突然探出一颗头发花白的脑袋,同时嘀咕着:“不是说失踪了吗?怎么又来砸门了!”

    耳尖的钟正南听到了这句话,眉头瞬间皱紧,他走出堂屋,迎向老邻居,远远叫了声李婶。

    听见熟悉的嗓音,年近半百的妇人小跑到钟正南身边,一把抓住钟正南的手臂,然后开口说道:“小南呐,你可算回来了!”

    钟正南将李婶带入中堂,介绍过陶沐几人后,朝李婶问道:“李婶知道谁来过我家?”

    李婶叹了口气,紧紧握着钟正南的手掌,开口说道:“哪能不知道啊,我看着他砸的门!”

    “是谁?”

    李婶拍了拍钟正南手背,说道:“就是常来你家那个小胖子,我跟你说,可不得了,那娃娃来砸了门后,就失踪了,他家里人一直在找呢!”

    钟正南死死盯着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邻居,说道:“您说清楚点!”

    李婶突然直起头看着钟正南,问道:“小南呐,你老实跟李婶说,有没有在外面做了什么犯法的事?”

    钟正南摇头不语,李婶再次叹起,说道:“大家都说,那小胖子的父母是你杀死的,可李婶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断然不会做这样的坏事,你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好些人也一直在找你呢”

    李婶话语不停,钟正南却整个呆在原地,根本没注意李婶后边的言语。

    好兄弟父母死了,有人说是自己杀的

    钟正南双手颤抖,他打断李婶言语,问道:“他来砸门的时候,有说过什么吗?”

    李婶点了点头,“他一直说当着他的面杀人、自己瞎了眼什么的,我也不晓得他在说什么!”

    说着,李婶突然一拍膝盖,说道:“瞧我这记性,他撬开门后,在你院子里挖走了一个长长的、方方的盒子,那娃娃当时太吓人,我不敢拦着,再后来,我就听说你杀人了!”

    送走李婶后,钟正南特地来到院子中,盯着一个小坑看了许久,陶沐来到他身边,轻声说道:“这当中一定有误会”

    陶沐话没说完,钟正南突然打断道:“跟我出去一趟!”

    帮着两个丫头订了份吃食后,钟正南带着陶沐一道离开,往北江城最东面的一座别墅走去,那里是那个死胖子的家!

    不管怎样,这件事一定要搞清楚。

    钱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死胖子在自己家挖走的是什么?他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太岁又是怎么回事?钱多多为何要去商凉城?

    想要知道答案,必须与钱家老太爷见上一面! 2k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