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章 长老们的见面礼

    钟正南没那脸皮去一一拜访那些长老们,不愿也不太敢,摸不清那些长老的脾气,还是暂时不要去触这个霉头的好。

    可让钟正南没想到的是,他屁股才刚离开座椅,先前消失掉的长老们除鬼公公外又再次出现在他们各自的座位上。之前在湘樊城有过交集的七长老祁林笑望向钟正南,大袖一挥,钟正南面前立马出现一只能装下两个雪舌丫头那么大的箱子,箱子瞧着十分沉重,落地之时,整个大殿都似乎随之一晃。钟正南挠了挠头,想不明白长老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祁林笑意不减,开口说道:“这几个没见过掌门的家伙,非要看一眼掌门之后才决定掏不掏腰包,一个个眼睛都长到后脑勺去了,见一面又能瞧出什么来,本不想跟他们同流合污的,挨不住他们人多,没法子!”

    钟正南瞄了一眼沉重箱子,然后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祁林嘿嘿一笑,解释道:“回到叶榆以后,我跑遍了附近所有大城小城,从那些仍有香火的城隍庙、山神庙里搜刮来的香灰,有愿力加持的,无论是锻造法器还是喂养某种精魅,都有奇效,上等货!”说到这里,祁林神秘兮兮的望着钟正南,补充道:“最重要的是,这玩意儿可以用来给某些存在完成重塑金身的第一步,塑泥胎!”

    钟正南闻言,二话不说,将那箱子收入储物钥匙当中,同时不忘朝祁林拱了拱手,笑着说道:“谢七长老,改天请你喝酒!”

    听说有酒喝,尤其是钟正南的酒,祁林立马来劲了,他贱兮兮的冲钟正南使了个眼色,以心声同钟正南说道:“就等你这句话了,龙血酒,三杯就够!”

    钟正南使劲点头,两人相视一笑。

    “小七子打了头阵,那就倒着来!”

    祁林身侧的年迈老妪缓缓开口,同时朝钟正南扔出一把古琴,然后继续说道:“老身以音律入符,多年前曾偶得一把自生乐灵的古琴,掌门若想听曲儿了,只需往琴中注入灵气,乐灵自会现身奏曲,闭关时使用,有清心凝神之效,还望掌门莫要嫌弃!”

    钟正南也不客气,收起古琴后,朝老妪致谢道:“谢六长老!”

    五长老目盲,有黑布遮眼,他拄着竹杖,面无表情,随手扔给钟正南一个玉瓶,同时开口说道:“丹药,救命用!”

    师姐说五长老脾气古怪,此时一见,果不其然。

    四长老给的是一个血色扳指,据说有隔绝他人窥探之效,普通分神境都不见得能看破。

    三长老的礼物最为奇怪,是一盒胭脂,三长老亲自制作,用料讲究,珍奇难寻,能养颜美容,是真正有驻颜抗老功效的好东西,而且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钟正南当时想过拒绝,可仔细一想,当面驳了三长老面子不好,还是收下了,大不了转送陶沐就是。

    二长老不愧号称剑痴,没有礼物相赠,只赏给钟正南四个字,“陪你耍剑!”

    言下之意是要指导钟正南修习剑道,钟

    正南对此非但没有半点失望,反而神采奕奕,只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礼物。

    大长老同样出手不凡,给钟正南的是一条完整的手臂,是某间破败古寺里金佛的臂膀,他说:“老七给香灰‘塑泥胎’,我便赠你佛臂‘贴金衣’,至于如何完成那重铸金身的最后一步,就看你与那人的造化了!”

    钟正南朝众人正色一拜,“谢过各位前辈!”

    “出手还不算太寒酸,可以可以!”

    钟正南才刚挺直腰杆,身边便出现一个身影,是去而复返的柳丹青。

    他扫了一眼几位长老,然后伸手朝钟正南腰间一招,那把一直挂在钟正南腰间的钥匙突然飞起,犹如一条金龙绕着钟正南转了一圈,然后来到柳丹青手中。

    “以前就告诉过你,它是本门掌门的象征,不过,钥匙不是它的本相,手环才是!”

    柳丹青说完,朝那金色钥匙凌空一点,接着钟正南就看见,金色钥匙瞬间发生变化,从一把小巧钥匙化成一只手环,套在自己左腕之上。

    柳丹青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此前我只打开了它的第一层禁制,如今我将第二层打开,里头范围便更大了,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它自身有灵,如今虽已认主,但还不算完全,等你什么时候有本事自己打开第三层禁制,那才算是彻底认主,到时它还会是一套极为不俗的战甲,一切全看机缘,我也无法左右!”

    钟正南瞪大眼睛,仔细端详着左腕上瞧着极为普通的金色手环,喜不自胜。

    长老们来得快去得也快,与钟正南聊过几句闲话之后,便纷纷告辞离去。之后,柳丹青取出一件衣袍,递到钟正南手上,说道:“这是我符门掌门法袍,有防护之效,尤其在这点苍山上,便是仙人境都难伤你分毫,你拿回去换上,往常可以不穿,但明日大典一定得穿上!”

    钟正南拿到手里,朝师父点了点头,“知道了师父!明日大典我一定认真对待,绝不马虎!”

    柳丹青欣慰的笑了笑,摆手道:“明日大典你也不用太过紧张,反正是办给别人看的,不失礼即可!”

    钟正南点点头,柳丹青接着说:“行了,回去吧,你师姐在店外等你!”

    发了笔横财的钟正南来到店外,找到师姐田妍,然后跟着师姐一路来到点苍山东侧一处装饰典雅、环境清幽的别院。

    刚到院子门口,院子门口的热闹景象就把钟正南吓了一跳,先前在山道尽头见到的那些年轻人正围着雪舌、琴音两个丫头,听两个丫头叽叽喳喳说些胡话,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年岁比自己稍大些的生面孔,大师姐说那几人都是几位长老的亲传弟子。

    那些围着两个丫头的符门弟子瞧见钟正南与田妍后,立即乖乖站到一旁,恭恭敬敬的叫了声掌门师叔与大师伯,钟正南笑着点头致意,然后走到几个长老的亲传弟子面前。

    几个长老的亲传弟子躬身一拜,称呼了声掌门,钟正南也

    按辈分喊了师兄师姐,初次见面还算其乐融融。

    随后,几个接着钟正南当上掌门这阵东风,自己身份得以在符门水涨船高的亲传弟子,与钟正南简单说过一些明日大典的基本章程后,便带着那群喜好凑热闹的年轻人离开。钟正南与田妍跟着两个丫头走进别院,去寻陶沐他们几个。

    别院坐北朝南,左右各设厢房,右侧厢房前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塘中有许多颜色各异的石子,再加上往来于池中的锦鲤,瞧着煞是喜人,左侧厢房前架着一座以粗壮翠竹为柱,碧绿藤蔓作瓦的凉亭,亭子中设有石桌石凳,供人休息。穿过凉亭小池,与左右厢房相连的别院北侧,有座两层半的小木楼,楼中窗口处挂着许多素黄纱幔,随风飞舞,平白叫这小院添了许多仙气。

    瞧着这些诱人的景致,钟正南已经开始脑补自己穿上那套掌门法袍,站在二楼栏杆处,邀月对饮的画面,简直太仙。

    两个丫头告诉钟正南,二师姐于燕与陶沐、郭媛此时正在东厢房那边闲聊,钟正南说了声知道,便让两个丫头自己去玩,只叮嘱不要跑太远,倒不是怕两个丫头出现什么意外,而是怕了两个丫头的嘴巴,到处乱说乱讲,把他钟正南吹上了天,饶是以钟正南的脸皮都有些臊得慌。

    “对了,珊珊也来了,她就在广场西北侧的天字五号小楼里住着!”

    来到东厢房门前,听着屋内欢声笑语,田妍突然满眼促狭的同钟正南提了一嘴江珊。钟正南“嗯”了一声,问道:“她一个人来的?”

    田妍摇了摇头,“她带着她弟弟江和来的!”

    钟正南听过之后,没再说话,而是直接推门进入房间,房间内三个女子不知在聊着什么,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容,对于钟正南的闯入,三人只是随意瞥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田妍留意到钟正南望向陶沐的眼神,心底不知为何生出一股火气,她朝师弟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搞得钟正南一阵莫名其妙。踢了人,撒了气,田妍又朝钟正南翻了个白眼,然后走上前,加入到围在桌前的三个女子当中。

    无事可做的钟正南突然开口问:“对了,那个马婆婆跟梁蝶呢?”

    二师姐头也不回,随意答复道:“小蝶在蛊池,马婆婆也在那边看着,最近半个月,你最好不要去打扰!”

    钟正南撇撇嘴,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取出刚刚到手的其中几样宝贝仔细研究起来。古琴、丹药、胭脂,各有特色,看着都不便宜,不便宜的东西,总是讨人喜欢的 。与几个长老分开后,他其实一直有个问题想不通,重塑金身这件事几个长老知道不奇怪,可他们为何如此上心?难不成这背后还有什么自己没搞明白的内幕?

    不过钟正南可以确认一点,师父不会害自己,既然师父对几个长老行事没有意见,那他也大可安心!

    没过多久,别院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少女清亮的嗓音:“掌门师叔,有个叫江珊的姑娘找您!” 2k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