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是冤家不聚首

    韦献的一声怒喝,立即引来了所有注目。

    在场的修士,除去雨花宫以及青天剑宗自家人,其余到场做客的大多是附近野修,若是这两家借着这门亲事,合并为一家,对这些野修来说,不是件好事,所以对于韦献的愤而出声,众多修士只是脸上挂了些疑惑,都很默契的选择袖手旁观。

    倒是那些普通百姓,对于韦献的大不敬之举,个个义愤填膺,似乎都想对韦献杀之而后快。

    韦献的举动,连钟正南都没料到,此时与雨花宫长老针锋相对的韦献,跟刚才自己面前嬉皮笑脸的汉子,简直判若两人。

    礼台上的两个逆犯,萧笑笑面露苦色,她悄悄对钟正南摇了摇头,示意钟正南不要再管,那身为萧笑笑师尊的柳灵芝,双眼含泪,冲着韦献说道:“当年害你从金丹跌至炼神,我便愧疚了几十年,你今天还要这么做,难道你要让我一辈子都活在愧疚当中吗?”

    韦献咧嘴一笑,“如果这样你能记住我,那我就自私一点!”

    柳灵芝摇头苦笑,韦献则笑得真诚。

    “够了!真当我雨花宫是你自家院子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你们含情脉脉的地方吗?”

    礼台上的长老怒喝一声,望向韦献,继续教训道:“你就是韦献吧?你若就此离去,我不追究你冒犯雨花宫之过!”

    韦献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那个长老,说道:“若怕你雨花宫追究,我还上山做什么!我自知没那本事将人就走,所以我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说完,他飞身跃上礼台,面向所有宾客,朗声道:“各位,我韦某人虽不算侠义之士,却也不是个罔顾是非的小人,今日来此,便是要戳穿雨花宫与青天剑宗的假面具!”

    那雨花宫长老满脸怒色,又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手杀人,于是转头望向礼台后方的酒桌。

    “韦大侠怕是对雨花宫有所误会!”礼台后方的酒桌之上,突然有个宫装妇人起身,朝韦献缓步走来。

    “误会?”韦献笑了笑,望向那个宫装妇人,反问道:“是不是误会,杨宫主心里会不清楚?”

    那妇人正是雨花宫宫主杨璇,她来到韦献身边,眼神温柔,她说道:“本座自然清楚,就是误会!”

    韦献哈哈大笑,他望向台下众人,大声说道:“为巴结青天剑宗,不惜诬陷自家弟子长老,为求庇护,不惜出卖宗门,杨宫主把这个称为误会?”

    杨璇脸色一冷,她死死盯着韦献,说道:“韦大侠慎言,我雨花宫就是再

    再不济事,也不是你可以随意污蔑的!”

    “污蔑这种事,不是你雨花宫最擅长的吗?”韦献毫无惧意。

    “阁下当真要站到我雨花宫的对立面吗?”

    杨璇冷声开口,“若阁下执意如此,我杨璇也不能任由宗门声誉被人随意践踏!”

    韦献听着杨璇威胁意味十足的的言语,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走到两个被称为逆犯的女子身旁,冲她们微微一笑。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台下众多野修纷纷开口替韦献说话,不过大多都没安好心,看似说好话当和事佬,实则暗中添油加醋,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

    “杨宫主息怒,这当中也许真有误会也未可知!”

    “是啊,韦大侠为人仗义,断然不会平白诬陷他人,他今日有此作为,

    定然是受奸人挑拨,不如让他说个清楚明白,将误会解开,岂不皆大欢喜!”

    “对对对,事情说个明白,雨花宫对天下也有个交代!”

    韦献看着台下众人的仗义执言,笑而不语。

    杨璇脸色阴晴不定,突然,礼台后方酒桌之上有个年轻男子的嗓音传来,“什么时候,山上仙家需要给蝼蚁交代了?”

    那雨花宫宫主杨璇听到此人言语,毫无征兆的一掌拍向韦献,韦献躲避不及,被一掌拍飞数丈,口吐鲜血。

    杨璇的突然出手,谁都没想到,当即便有人开口不忿。

    “雨花宫虽是大门大派,我等野修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杨宫主不分青红皂白,悍然出手,未免太过霸道了!”

    “正是此理,雨花宫如此急着杀人灭口,难不成韦献兄弟说的是事实?”

    “杨宫主三思!”

    礼台后方的酒桌上,再次有人走上前来,是先前开口的年轻男子,他看了眼口吐鲜血的韦献,有扫了眼两个披头散发的逆犯,说道:“这姓韦的一直在胡说八道,我能保证,雨花宫所有处置合情合理,更合乎事实!”

    钟正南看着开口说话的年轻男子,皱起眉头,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冤家不聚首!

    年轻男子话音刚落,又有人开口反驳,“阁下凭什么能保证?”

    年轻男子呵呵一笑,开口说道:“凭我是景元黄家嫡系子弟黄晋,够吗?”

    此言一出,台下百姓还好,众多野修瞬间闭口不言,没人敢再替韦献说话,景元黄家,七大家族之一,谁敢招惹?

    杨璇面露冷笑,废长老柳灵芝、韦献心如死灰,萧笑笑看着缓缓起身的钟正南,摇头更甚。

    “不太够啊!”

    钟正南看着台上的老冤家黄晋,缓缓开口说道。

    平地起惊雷,钟正南平淡的语气,落在众多野修耳朵里,说是一声晴天霹雳也不为过。

    黄晋看清钟正南面孔后,瞳孔微缩,恨意惧意瞬间涌上心头。

    钟正南看了眼起身跑开,远离自己的金万贯,摇了摇头,带着陶沐走上礼台,望向台下众人开口说道:“我能保证,韦献韦大侠所说皆是实情,长老柳灵芝极其弟子萧笑笑都是被冤枉的!”

    “少侠凭什么能保证?”

    台下一片寂静,无人开口说话,先前趾高气扬的黄晋也闭口不言,发问的是雨花宫宫主杨璇。

    钟正南瞥了眼眼神怨毒的黄晋,随后望向杨璇,取出自己的储物钥匙,淡然说道:“凭我是符门现任掌门钟正南,够吗?”

    此言一出,台下死寂一片,杨璇瞪大眼睛,转头望向黄晋,礼台后方酒桌上的所有人瞬间起身,来到黄晋身边。

    韦献记起这个年轻人轻而易举送出的黄阶灵符,对钟正南的身份没有丝毫怀疑,他朝望向自己的柳灵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点头是证明钟正南身份,摇头是在告诉柳灵芝,这符门掌门不是我请来的。

    萧笑笑看着钟正南,紧咬嘴唇,说不出话来。

    黄晋心思急转,阴柔一笑。

    他突然指着钟正南喊道:“大胆狂徒,竟敢假冒符门掌门,找死不成!”

    我靠,钟正南看着黄晋气笑道:“没想

    到你黄晋不但是个废物,还是个瞎子!”

    杨璇等人站在半边,不敢轻易插手。

    那黄晋咧嘴一笑,说道:“你若是去别处坑蒙拐骗也就罢了,我可是与那符门掌门交过手的,在我面前还不原形毕露!”

    杨璇以及一位青天剑宗副宗主走到黄晋身边,低声问道:“黄少侠,此人当真不是那符门掌门?”

    黄晋摇了摇头,他望向钟正南,说道:“今日,我便将你斩杀此处,为符门正名!”

    钟正南笑了笑,本以为亮出身份后便不用打架了,谁能想到,这黄晋居然想借机干掉自己,他转头让陶沐退后,然后望向黄晋,说道:“来吧,给你一个洗刷耻辱的机会!”

    上次吃过大亏的黄晋咧嘴一笑,直接拔剑出鞘,然后在原地耍起剑来,身姿

    姿还有几分妖娆。那青天剑宗的副宗主见状,不由得皱起眉头,朝身边的杨璇说道:“黄少侠居然二话不说,就要以黄家绝学‘剑舞’对敌吗?”

    杨璇看着舞剑剑不断的黄晋,开口问道:“我们要不要帮忙?”

    那青天剑宗副宗主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要出手哪里轮得到我们,这小子能不能赢过黄少侠还两说,即便黄少侠搞不定,别忘了还有与黄少侠同来的那个黄家供奉余前辈!”

    两人话音未落,那黄晋就已舞剑完毕,众人视野所及,黄晋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长裙,手持长剑的舞女虚影,一剑刺向钟正南。

    钟正南拧了拧手腕,抽出负在身后的黑剑,正好拿这黄晋试试宫老的剑招“纵横”。钟正南手腕一转,引灵气游走八脉,以黑剑划出一横一竖两道剑痕,接着低喝一声“纵横”,交错为十字的剑痕应声划向舞女虚影。

    结局出人意料,瞧着更为厉害的舞女虚影被十字剑痕一分为四,当场崩碎,十字剑痕去势不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掠向黄晋。

    舞女虚影碎裂,心神牵引之下,黄晋吐出一口鲜血,眼睁睁看着那道毫无声势可言的剑痕落在自己胸前。

    剑痕撞击之下,黄晋衣衫破碎,露出外套遮掩的一件银色软甲,剑势渐消。黄晋身上银甲划破,胸前留下了两条深可见骨的伤痕。

    一招而已,黄晋再次落败,到地不起。

    “怎么可能,你怎么五境了!”

    钟正南收剑回鞘,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个废物,还自诩天才,要点脸吧!”

    黄晋伸手捂着胸口,竭力朝杨璇等人喊道:“我命令你们,出手杀了他,黄家定有重谢!”

    杨璇几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动手。黄晋气极,朝某处大喊:“余供奉救我!”

    黄晋话音刚落,礼台上空忽然有个身影落下,确切的说是掉下,正好掉在钟正南面前,是个奄奄一息,鼻青脸肿的老头!

    钟正南挑了挑眉,这人自己见过,在湘樊城书斋,此人身份也不简单,黄家供奉余治。钟正南抬头看了看半空,咧嘴一笑,看来是大长老出手了。

    杨璇小心凑上前,看清地上那个人面孔后,吓得连连后退,惊呼道:“是余供奉!”

    台上知晓些内情的人无不大惊失色,有的甚至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钟正南缓缓转身,替萧笑笑与那柳灵芝松了绑,然后望向杨璇,说道:“接下来,该说说别的事了!”

    一秒记住域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