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尘世少年

    晨曦照亮了黑暗中地大地,袅袅炊烟在万家升起。一个安宁的世间,一个平常的日子。细濛濛的雨丝夹裹着银屑般的冰粒纷纷淋淋扑向冰雪初融的大地。严寒而又漫长的冬天就要过去,但那温暖的春天却显然没有到来。

    声声鸡鸣唤醒了还在沉睡中的人们,唤醒了沉睡中的世间。人们新一天的生活悄然来临。看人来人往,云卷云舒,一切井然有序。久违的生机在冰冷的大地上复苏,山中消融的冰雪汇成溪流,岩石间焕发新绿,山林重换新装。陡峭的山路上渐渐地有了行人,他们的脸上带满了虔诚,一步一拜的朝着峰顶前行。山路蜿蜒,直入云端,清风拂过,云雾散开,峰顶一座寺庙依稀可见。

    这是个不甚宏伟的寺庙,甚至说,竟有些破旧,看来是个年代久远的建筑。与之对应的是,前来跪拜的人源源不绝,似乎此庙甚是灵验。或许是年代久远的缘故,庙的台阶显然有些磨损。寺中的和尚们热情地招待着香客,人声鼎沸中,原本空旷的庭院也显得有些拥挤。寺里烟雾缭绕,自成一番气象。

    与前庭的喧嚣相比,后院却甚是寂静。虽只是初春,但院落中的树木已生出点点鹅黄,一片幽静之中更添了几分雅致。树林间道路蜿蜒曲折,直通向林间尽头的一间草庐。处于如此幽深的环境之中,那看似粗糙简陋的草房也添了些许意境。不过,看那房前的青苔,竟似无人居住。不料,一片静寂中却又有声声诵读间或响起,看来是房中有人了。不过奇怪的是,那人诵的不是佛经,却是儒家经典。

    透过窗口,且看那房中之人,身着粗布麻衣,头束发而未冠,手中正拿一卷竹简,神情陶醉地读着、看着。看那神态气度倒不觉其身处异境,生活艰难,却毫无困顿之感。饶是如此,生活中的艰难仍旧为那年轻的脸庞添了几分坚毅,使得他那原本平凡普通的面孔增了些别样的风采。此刻,他仿佛有什么心事,不觉间面上竟有些苦涩的意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个小和尚正向这儿走来,看那面色却有几分不善。

    不多时,那小和尚便推门而入,直接开口便道:“江施主,住持请你过去,说有要事相谈!”听到此言,他眉头皱了一皱,似已料到所为何事,但面上却强笑道:“请您转告方丈,我马上就来。”那和尚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了。

    此时此刻,他原本笑着的脸上却又浮现出几分凄然与苦涩,心道,我江辰一介书生,天涯漂泊,流落异乡,平日里受人白眼,几经辗转来到这寺中,本欲暂住些时日,如今看来似也不得了吧。

    待收拾完毕,江辰便朝着前庭走去。一路上,看着那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江辰心中却又更添了几分凄凉。不过看那旭日高升,清风阵阵,依旧是个好天气呀!

    江辰穿过人群,很快便找到了端坐在屋中的住持。只见住持和蔼地笑道:“江施主近来可好?此间饭菜可还适口?”

    江辰仿佛呆了一下,道:“有劳住持了,晚辈在此只觉清静无扰,一切都好。”

    住持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江辰等候片刻,只见住持仍旧笑而不语,便道:“不知大师找我何事?”

    仍是片刻后,住持终于说道:“江施主,老衲反复斟酌,近日里寺里人数较多,恐照顾不周,觉得你是否方便下山继续游历了?”

    哦,原来是这。果真如江辰所料,这是寺里有人不想让自己再待下去了!江辰说道:“这些天真是麻烦您了。我恢复得还好,待我回去收拾一下,我就离开吧。”

    “如今,寺里这状况,老衲也是无能为力了。”

    “大师不要这样说,您能留我这些时日,晚辈已是感激不尽。我漂泊惯了,不觉得这有什么的,待来日必报答您的知遇之恩。”江辰拱手道。

    “如此也好,那你回去吧!”住持默然道。

    江辰拱手拜别后,便退了出来,朝着那个草房走去。此刻,想想自己的身世,只觉得一阵凄凉。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听母亲说,父亲在他刚出生时,便被捉丁的人抓了去当了兵,再也没有回来过。而他的母亲也在他七岁那年因饥荒而饿死。如今他家中只有一个因病卧床的老奶奶,由他的大伯照顾着。而他自己则在他大伯家长到十二岁便外出游历,边工边读,只期望有朝一日自己能身登青云,亦不负自己身受的苦难。如今如此想来,自己在外漂泊了五年了却一事无成,不禁感慨万千。

    这些年的流浪使他见证了世间冷暖,人生百态。世人异样的眼光,使他的内心逐渐冰冷、凄凉,也使他感受到人生的苦涩与艰难。但时不时受到的别人的丝丝关怀,仍让他冰冷的心感动不已,仿佛是暗夜中的一束烛火,温暖了他的心,照亮了他的路。

    一声长叹吗?天下之大,人来人往,何处是吾身归处?

    江辰抬头望天。

    天上的太阳已消失不见,云层渐厚,竟是有雨落了下来。清风吹过,雨丝亦缠绵 ,如幽人相伴,只可惜无处话凄凉。

    雨渐渐地大了,虽仍是濛濛细雨,却很快打湿了他那单薄的衣襟。江辰缩了缩身子,亦加快了脚步,仍向那草房走去了

    昨夜风雨潇潇,今朝依旧洋洋。江辰昨晚收拾好东西后,便躺在床上一夜无眠。他想了很多很多,平日里若是个下雨天,他都昏昏欲睡,可昨晚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可见睡前是不宜想太多的。

    现在江辰面上仍带着温和的笑容和路上的认识的、不认识的打着招呼。由于是清晨,江辰见到的多是寺里的僧人,他们客气地和江辰招呼着,和气极了。由此,江辰更是心情大好,大步流星地顺着山路下了山。

    山下便是个早集,此刻,虽不是人山人海,但那嘈杂之声却是声声入耳。虽不是红尘滚滚,但与山上的清静相比,却也是热闹非常。江辰不免心生感慨,这世间百态、繁华绮丽、凄苦悲凉、风雨飘摇,我江辰又回来了!

    此刻,红日初升,世间一片光明,在驱散了心中最后一丝阴霾后,他再次走入了“风雨”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