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临王府终日都是平静的,府上的人都做着该做的事,一片安宁。

    是夜,赫连堇弋突然发热,慕莘不在,徐风一时情急,便去往皇宫内欲告知陛下,将太医请来,临走之际,想着让慕归雪照看一时殿下,毕竟,慕姑娘临走前,曾与他交代过。

    但慕归雪却拦住了他,“阿莘临走之际与我说过,殿下余毒散后会发热,但不必担忧,只管服些风寒的药,再用凉水去热便可。阿莘早已将药方开好,放在她药房的桌案上,你去照着抓上药,熬了送过来,我这边先给殿下去热。”

    徐风听得认真,之后便急忙去抓药了。

    慕归雪打了一盆水来,坐在床榻上,伸手将锦帕拧了半干,敷在赫连堇弋滚烫的额头。

    指尖缓缓从赫连堇弋的轮廓划过,她还是第一次,与赫连堇弋离得这样近。之前都是远远的看着,加上急着找阿莘,从未静静地细看过一次。容思说得没错,赫连堇弋真是生的好看极了,恍如谪仙跌落凡尘。可是,这样好看的男子,为什么偏偏就将阿莘放在心上呢?

    从前,阿莘宁王宠着,百姓敬着,总是有应祁护着,现在,应祁依旧护着她,还多了赫连堇弋这样一个人,皆对她掏心掏肺,真是羡慕。

    将徐风送来的药给赫连堇弋喂下后,慕归雪就在床榻旁一直候着,徐风则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赫连堇弋。

    窗外竹林沙沙作响,渐渐地,也就停下了。

    赫连堇弋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缓缓睁开眼后,看见的是窗外天色朦胧,房檐上不断有水滴落,声音清脆,想来是刚下过一场春雨。

    他偏过头,卧房里的烛光早已殆尽,远处的是撑着脑袋小憩着点头的徐风,近处,一颗脑袋静谧地落在他的床头,他扬唇,伸手想去摸摸她的脑袋。

    “殿下!”徐风突然叫出声,吓得赫连堇弋顿住了手,在脑袋上空悬着。

    徐风一声惊呼,自是将匐在床榻边的人吵醒了。赫连堇弋见那颗脑袋有了动静,正要狠狠地剜徐风一眼,却在看见那颗脑袋的面容时,迅速缩回了手。

    徐风奔至床榻边,慕归雪悄无声息的起身,正好给徐风让了位置。

    徐风在床榻边不停地嘘寒问暖,立于一旁的慕归雪却一声不吭,独自沉默。她虽睡得迷糊,但还是瞧见了赫连堇弋在看到她面容的一刹那,迫切地缩回了手。

    徐风将赫连堇弋半卧着,“殿下可还有不适之处?”

    赫连堇弋未应他,转而问道:“阿莘呢?”

    徐风正要开口,却被在旁默了良久的慕归雪抢了,“阿莘回余苍镇了。”

    赫连堇弋不禁眉宇微皱,眸色冰冷,“她因何事回去?徐风,你说!”

    慕莘走得匆忙,去由只有慕归雪一人清楚。

    徐风暗自垂眸,“殿下,属下不知”

    慕归雪拍了下徐风的肩头,“临王殿下此刻需祛余热,照着昨晚的方子,再熬一碗。”

    慕归雪目的显然,先把徐风支出去。

    徐风抬眸,望了自家殿下一眼,见殿下垂眸默言,便起身离了卧房。

    待徐风走后,慕归雪往椅子上一坐,实话实说,“青元大夫坠崖,生死不明,阿莘最是重情,青元大夫出事,她不可能安眠于此。况且,临王殿下您体内的毒早已散尽,这不正是阿莘回去的时候吗?”

    赫连堇弋抬眼望向窗外,淡淡道:“既如此,本殿下便等她回来。”

    不知怎的,慕归雪觉着胸中像是憋了闷气似的,接着说:“也不知阿莘此去需多少时日,又或许,不会回来?世事无常,难下定论。如今殿下已然无恙,本公主也要告辞了。”

    赫连堇弋神色很是淡然,脸上没有半分情绪,闻言,目光也未转向慕归雪,只应了句,“不送。”

    话已至此,慕归雪可不愿再与赫连堇弋多言半句。

    天色渐明,傅城与慕莘在最近的镇上寻了一家客栈歇下。

    傅城为慕莘找来大夫,包扎了伤口,待傅城送走了大夫,慕莘便向他道谢:“此次,多谢傅领头出手相救。”

    岂料,傅城突然在她面前半跪着,神色严肃凝重,声音中带着隐忍,“属下白羽将士傅城,拜见郡主!”

    慕莘霎时一脸惊诧,傅城竟称她为郡主?白羽?之前阿雪曾问她要过白羽令。

    “你不是北梁皇宫守将吗?”慕莘半信半疑的问。

    傅城道:“禀郡主,自南楚覆灭后,白羽各个将士便身处北梁各地,虽换了身份,却从不曾被遣散,众将士潜藏多年,只为寻到郡主。”

    慕莘想起慕归雪的话,“阿雪之前与我说过白羽令,可否存在?”

    “存在。”

    “那白羽令对你们来说,是信物?它又是何模样?”

    “是令符。白羽令不同于其他令牌,而是一只短玉萧,令符一出,白羽将士誓死追随!”

    闻言,慕莘忽然想起父亲衣冠冢里的那支玉萧,想必就是那支了。

    慕莘再问,“那现下白羽将士,共多少?”

    傅城应道:“禀郡主,南楚覆灭时,宁王并未让白羽将士奔赴战场,所以,宁王在世时,白羽将士共三千七百零五人,现下,共三千七百零五人。”

    慕莘不禁诧异,“一个不少?”

    “禀郡主,一个不少。只要郡主令符一出,白羽将士将再次效命。”

    慕莘摇了摇头,“我从不曾知晓白羽令是何物,父亲与师傅也从未和我提及,‘白羽令’一名,我也是刚知道不久。至于令符在何处,我就更不知了。”

    傅城抬头,“属下可助郡主寻回白羽令。”

    慕莘单手托腮,看着傅城,“你说你,好好做你的守将不挺好吗?我不需要任何人效忠,其余的白羽将士凭着一身本事,安逸的过完下半辈子,也是人生幸事,就当为本郡主效忠了。”

    傅城眉头深皱,“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我此刻赶时间,你要跟便跟着,不跟便还是老样子,回到绥阳,安稳地当你的守将。”

    傅城低头抱拳,“属下早已将守将一职辞去,即便没有白羽令,见到了郡主,无论是哪个白羽将士,都会义不容辞的追随郡主!”

    慕莘无奈道:“你若愿,跟着也无妨。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可没钱付你酬劳。”

    “属下明白。”

    傅城武功高强,有他跟着也挺好。

    绥阳城

    慕归雪在临走之时,去了一趟魏王府。

    对于赫连堇林朝青元出手一事,慕归雪一进赫连堇林的书房,待关了房门,便将事先藏好的匕首,抵住赫连堇林的侧颈脖,刀口锋利,一不小心就会被划伤的。

    “魏王殿下是记性不好吗?我说过,青元大夫不能动,而你的人,却把他逼得坠崖了!”

    赫连堇林不为所动,相反付之一笑,“公主不必动怒,若不是青元坠崖,慕莘有那么快前往余苍镇吗?毕竟与慕莘有关,有些事,或许要她亲自去,才会有结果。”

    慕归雪原本动怒的眸色有所稍缓,“那青元大夫坠崖一事,是假的?”

    赫连堇林故作无奈,“这事,是真的。青元大夫不愿为把柄,便自己坠崖了,奈何那崖下极险,又高,想必,是尸骨无存了。”

    “赫连堇林!”慕归雪手中的匕首忽然用力,在赫连堇林的脖颈上划下一道浅浅的口子。

    慕归雪垂着手,死死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刀锋处还残留着赫连堇林的血。她狠狠地望向赫连堇林,“若不是师傅说了留你有用,我真想立刻杀了你!”

    赫连堇林眉梢微挑,问道:“公主这般动怒,仅仅是因为那是慕莘的师傅?”

    “青元大夫,是阿莘唯一的师傅。你既动了手,便不可能全身而退。”慕归雪冷笑出声,神色中带着怜悯,“愿你能好自为之,魏王殿下!”

    说完,慕归雪便离去了。

    赫连堇林摸了下受伤的脖颈,还真是有些疼,随后,他稳当地坐在椅子上,背靠着,想着那个背着药箱,唯唯诺诺的,不敢惹事的模样,他倒想看看,这个南楚郡主,究竟能翻出个什么风浪来。

    赫连堇林未曾想到,他的书房外,会有人偷听。

    慕莘与傅城同行,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余苍镇,不曾停歇地爬上余苍山。

    过了土地庙后,再爬一段,便是她与师傅茅屋了。

    茅屋外一片宁静和谐,恍然间,慕莘觉得师傅在屋里等她,这次,她不爬后门了,以往,师傅都是离正门最近。

    慕莘着急且迅速地穿过院子,一把将门推开,可屋内不见师傅的身影,最先看见的却是师傅的轮椅,轮椅上明显积了薄薄的一层灰

    慕莘正想抬脚踏进去,可她的腿,似乎有千斤重,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踏进去,却在踏进去时,被门槛绊倒,摔了一跤。

    “郡主!”傅城立即蹲下将慕莘扶起来。

    慕莘终是摸到了师傅的轮椅,指尖传到全身的冰冷,比腊月寒冰刺骨,没有丁点余温。她喉咙突然的嘶哑,红着眼眶,一只手将轮椅的扶手死死攥着,不常留指甲的她,硬生生地把在木制的轮椅上,留下了指甲似的凹陷。

    突然,傅城上前,在她耳边低声道:“郡主,屋外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