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狂风呼啸不断,仿佛永不止息,黄沙随之卷起,如排山倒海之势,尽管如此,却也掩埋不住这死寂的战场。原本随风摇曳的战旗已倒下,没有了士兵呐喊声,没有了铿锵有力的战鼓声,更没有激励的号角声留下的是众多士兵的死躯和断枪残剑!

    这样的惨景源于南楚北梁两国的战争。据闻,因南楚内部出了奸细,重要的密报到了北梁皇帝的手中,让原本处于僵持的状态的北梁有了转机。北梁皇帝领兵四面围剿,月余内直捣南楚都城,不留余力。

    北梁大军攻破城门那天,南楚皇帝突然暴毙于寝宫,然而,这在北梁皇帝心中,却不是什么大事,南楚皇帝昏庸无道,突然暴毙也算是他的报应。

    北梁皇帝带兵包围南楚皇宫,并派人将皇宫内外仔细搜查,无意中瞧见了宫殿一隅起了火。手下人来报,着火处为兰殿,是南楚公主慕归雪的居所,只因南楚国亡,以身殉国!

    北梁皇帝走到最为高耸的楼台上,远远望着这硝烟未散的南楚都城。从今往后,他赫连明淮,将是天下唯一的皇帝!

    南楚主要的命脉全都由皇帝的胞弟,宁王慕承己掌控着,在南楚百姓心中,皇帝是王,宁王就是他们的希望!

    如若不是得到宁王府中的密报,北梁定然奈何不了南楚,至少,不会有国亡城破的一幕。

    此时的宁王府,府里并没有凌乱不堪和杂乱无章,宁王早已遣散了家仆,府里也仅有他一人。

    宁王慕承己独坐正堂,坐怀不乱地端起茶杯,喝着热茶,静静地等侯一个不惜代价要他命的人。门外忽然下起了雨,雨水滴落,打击尘埃,四处弥漫着硝烟和血腥的气味。

    北梁军师虚谷领着一批军队踏进宁王府之际,军队早已将宁王府围个水泄不通。如今,南楚覆灭,北梁皇帝信任他,宁王沦为他的阶下囚,他很高兴,他赢了。

    虚谷走得很快,他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慕承己狼狈的样子。虚谷走进正院,朝着正堂走去。正堂里的宁王知道来者何人,却依旧喝着自己的茶。

    天上的乌云始终没有散去,雨滴快而密地落地,发出声响。虚谷望着慕承己,眼神充满着仇恨,而这种仇恨,更像从骨子里发出的,似乎连天的倾盆大雨也息不住这满身的怒恨。这口气,他虚谷憋了十几年了,为的就是让他慕承己死。

    宁王慕承己抱着必死的决心来见虚谷,他早已没了妻子,唯一牵挂的就是与妻子的女儿慕莘,今日,原本是女儿的七岁生辰,却成了国亡城破、父女离别的日子,他不想,也不愿。他多想自己是一个平凡人,可以不顾一切地带着女儿走,可是,他答应过父皇,要与南楚共存亡。

    虚谷刚踏进正堂,慕承己开口道:“来了。”

    “许久不见,我的好师兄,这次可是你输了。”虚谷平淡的语气,充斥着得意与讥讽的味道。

    “师兄?北梁军师的这声师兄,本王可不敢当!”慕承己干脆利落地捅破这层窗户纸。

    “慕承己,你盲目辅佐的皇兄慕承义可是死在了他那高傲的龙床上,纵欲而亡啊!而你呢?还在为着南楚仅存的残息不肯降服于北梁,真是愚蠢!”

    慕承己满不在意轻笑,“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虚谷见他如此,心中不快,定要挫挫自傲清高的锐气。虚谷慢步移至慕承己面前,“知道你精心筹密的计策是怎么泄露的吗?”

    “是应祁。”慕承己轻轻叹气,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应祁竟是虚谷的徒弟。

    “慕承己啊慕承己,这么多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聪明得让人嫉妒你,甚至杀了你。看来应祁做得还不够好,你还是发现了。”

    “利用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你忍心吗?”慕承己看着他。

    “慕承己,若是当年你不忍心将我武功尽废,逐出师门,我虚谷也不会成为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慕承己,如今我的一切,全都拜你所赐,我该好好答谢你才是啊!”说罢,虚谷心中的恨意油然而生,凝聚全身武力,汇聚于右手,毫不犹豫地朝慕承己的胸口上打去!

    慕承己并没有闪过这致命一掌,而是硬生生地承受了,这一掌,是他欠虚谷的!也足够让他五脏六腑俱毁,随之命丧黄泉。

    “师兄啊,你还是死在我的手上,你败了,败得彻底,师父在天之灵,一定很后悔他当年的决定。”

    慕承己死死的捂住胸口,仿佛是在抓住着他最后的一口气。他摇晃地走向虚谷,缓慢伸出颤抖不停的手,突然一个踉跄,慕承己摔倒在地,却死死抓住虚谷的衣角。

    虚谷见况,嘴角挂着得意的笑,缓缓蹲下:“昔日,你我情同手足,如今,你死在我的手下,师兄啊,你聪明了一世,赢了一生,就算输,师弟也要让你输得一败涂地!”

    闻言,慕承己仰天大笑,他用仅存的余力摇晃地站起身,趁虚谷松懈不防备,右手聚力毫不犹豫地戳向虚谷的双眼。

    此举给虚谷打了个措手不及,此时他的武功再好,也挡不住慕承己聚力一招。只此一招,耗尽了慕承己仅存的力气,瘫倒在地!而虚谷,他痛叫着,面容狰狞,双眼血流不止,鲜血流经脸廓,无声地滴落在地,双手紧张着颤抖却不知该如何,几近崩溃!

    “这双眼是你欠师傅的!”

    说罢,慕承己无力的在地上艰难地挪动,身上的华服被地上的灰尘沾了脏,可也顾不得了,现在的他只想离开正堂。

    屋外雨势依旧,慕承己冒着雨一直爬,他想让雨水冲刷掉他满身的血腥,他想让妻子看到他干净的样子。慕莘,他的女儿,从此再也不能保护她了,他不求女儿为他报仇,只求平安长大,嫁个好人家度过此生,他便心满意足了。

    恍惚间,雨停了,天晴了,他看见了他已逝的妻子在向她招手,他急忙跑过去牵住妻子的手,与她一同去

    这时,一名年仅不过十二三岁的孩子极为冷静地踏进了正堂,面对这样的场景,他没有恐惧,没有惊慌。

    “师傅。”应祁平静地说道。

    虚谷听见应祁的声音,他如今看不见,只能四处急促地摸索着,终于,摸索着扶上了应祁的手臂。

    “应祁,慕承己呢?他是不是逃掉了?”虚谷迫切地问道。

    应祁转过头望着门外的尸体,淡淡说道:“他死了,尸体就在门外。”

    虚谷立即明白,慕承己死了,死在了他的手下,他赢了,可为何,他却没有一丝笑意。他一直想要慕承己死,似乎这已成了他为之而活的一个意志,如今这意志死了,他突然迷惘了,寻不到方向了。

    数月后,北梁全军休整,北梁皇帝赫连明淮入主南楚,统一两国,从此,战争停歇,两国百姓又回归了安静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