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0章 新的抉择

    “摩甘大人,为什么?”

    步度莎惊恐的询问道。

    明明送出了价值连城的宝物,也表达了效忠君王的意思,为何还会引得摩甘大人的不满?

    难道是魔都人族地位太高的缘故吗?

    但掌权者依旧是角族,其他城市不也是如此吗?

    “聒噪。”

    轻描淡写的一挥手。

    步度莎只觉得一股巨力冲击着她的腹部,实力早已到达灵慧后期大圆满境界,肉身强悍的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便被轰击到地面。

    太强了!

    这是所有魔都修炼者的感概。

    本以为是盛大的节日,没想到惹来这么一位煞星,且从始至终他们都不明白为何会引起摩甘大人的愤怒。

    难道真的是大王外出历练时得罪了他?

    血煞尊主强忍着怒气,咬牙切齿道:“摩甘大人,如果您有不满,可以等大王回来再说,现在您即便杀了我们,相信也无法平息您心中的怒火吧。”

    “不错!我正要找他呢,可惜被他跑掉了!”摩甘冷笑道,看向血煞尊主的眼神中却多了一抹欣赏。

    地界,实力为尊。

    血煞尊主虽然不强,但天赋极高,每一位能在尸水中修炼的人都是天才。

    若将这样的人引荐给陛下,想必会得到褒奖吧。

    可惜,看他的表情,这次是没有希望了。

    当执政宫的众人听到王使摩甘说出银角大王已经跑掉的消息后,顿时大惊。

    皆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没有人相信这句话,但说出这句话的人是谁?

    王使摩甘,实力远远超过他们的至强者。

    要说银角大王会跑,血煞尊主第一个不相信,试问一个跑路的人会留下一尊尊价值不菲的宝物吗?

    会为魔都的各族谋划未来么?

    答案是不会。

    “摩甘大人,我不相信。”血煞尊主沉声道,气势却没有刚才那么锋芒。

    显然,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可心底已经有了疑虑。

    “哈哈!你不知道他犯下了的错,所以你不相信,如果你知道的话,就很容易理解我的话了。”

    摩甘嗤笑道:“好了,血煞尊主,本使念你修行不易,与你多啰嗦几句,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望着身下的城池。

    看着颤颤巍巍聚在一起,惊恐万分的族人们,血煞尊主轻叹声,说道:“摩甘大人,大王犯下的错就由大王独自承担吧,魔都的百姓都是无辜的,若您愿意,城内的财物您尽可取走。”

    “财物我肯定会拿,但作为对你们人族的惩戒,我觉得他们也难逃一死。”摩甘轻笑道。

    在他眼中,魔都内数百万的人族不过是待宰的羔羊和并不可口的食物罢了。

    杀或不杀又能如何?

    但作为对君王的欺骗,敢于挑战角族统治的处罚,魔都的人族必须全部处死。

    摩甘大人的话像一道闪电,划开了血煞尊主脆弱的内心。

    又是一次抉择。

    死亡或者逃避。

    战胜王使摩甘大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血煞尊主内心再一次纠结。

    他恨!

    恨自己明明说过要保护好人族,可为什么面临死亡时,他还是会犹豫,难道自己的承诺和誓言就是一个狗屁?

    自己所谓的‘坚定’,只是在死亡未来临前的虚伪?

    不行!

    这一次我不能在退缩了。

    哪怕是死。

    血煞尊主做出了决定,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他的表情也归于平静。

    “摩甘大人!在您处决人族前,我!血煞尊主鹿羽向您发起挑战。”

    血煞尊主掷地有声道,这道声音仿佛惊雷传遍魔都的各个角落。

    无论是角族,人族,甲族,麟族等各族纷纷震惊的看着‘口出狂言’的血煞尊主。

    他疯了吗?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那可是君王的使者,实力已经达到一转的摩甘大人。

    向强者发起挑战是地界各族的传统,如果实力相差不大的话,被挑战者必须应战。

    如果实力相差悬殊,强者有权力拒绝。

    像血煞尊主与摩甘的级别,王使摩甘有权力拒绝,因为二者的实力压根不再一个层次。

    “你确定?”摩甘起初并不打算处罚血煞尊主,但并不代表他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他人挑战自己的权威。

    “确定!”血煞尊主沉声道。

    “哈哈哈!好,本使接受你的挑战,那现在,你准备好了吗?”摩甘抛去奢华耀眼的披风,露出了那一身黑光宝甲,宝甲闪烁的光泽仿佛一声声来自深渊的凝视,震慑着所有人的心神。

    血煞尊主准备好了吗?

    回答是,或许下一刻就是死亡。

    但回答不是呢?

    或许也难逃一死。

    因为没有强者允许自己成为笑柄。

    “准备好了!”血煞尊主坚定道。

    一道道鲜活的液体在他周身浮现,仿佛蠕动的生命般,为他构建了一层层看似坚韧的护盾。

    他的眼神一片通红,眼瞳早已消失不见,猩红的赤发狂乱个的飞舞着。

    此刻的血煞尊主,犹如来自地狱的魔头,倍显狰狞。

    “很好,本使要出手了!”

    王使摩甘惬意的漫步着,看似随意的步伐仿若山岳,给血煞尊主,给步度莎,给魔都的所有人带来了窒息的压力。

    轰!

    摩甘动了。

    电光火石间,血煞尊主形成的血煞护盾没有任何效果,直接被击碎。

    他的身体如同闪电,直轰地底,形成了一个直径数千米的巨坑。

    这一拳力量足以摧毁任何生物的肉体。

    “虽然你天赋不错,可远没到能够挑战我的地步,知道吗?”

    因为速度太快而消失的摩甘身影显现,看他模样,似乎连热身都谈不上。

    那一拳,是随意的一拳。

    却

    魔都的人族已经在等待死亡,其他种族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即便不会被判处死刑,但离开魔都,他们的生活又将重新开始。

    往后是福是祸谁又知道。

    正当大家以为血煞尊主就此殒命的时候,有强者发现,血煞尊主的身体还在活动。

    来自摩甘大人的一拳竟然没有杀死血煞尊主。

    王使摩甘同样很震惊,要知道血煞尊主才是灵慧期,加上角族肉身本就强悍的缘故,王使摩甘几乎是跨越了三四个境界的力量轰击在他身上。

    “你看,尊主化成‘尸水’了。”

    有人尖叫道。

    循声望去,巨坑内血煞尊主的身体的确产生了变化,他的肉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滩‘蠕动’的血水。

    这摊血水仿佛正在拼凑着什么,数息间便有大致的锥形。

    “有趣?竟然能凝练血煞真身。”王使摩甘轻笑道,表情并不在意。

    数十息的功夫,由血煞之气凝练而成的血煞尊主重新站立。

    他的眼睛失去了神采,表情木讷,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台冰冷的机器。

    “狱!灭。”

    王使摩甘轻蔑的张开一掌,一道至暗的光束以极快的速度射向血煞尊主。

    无声无息。

    与至暗光束接触的大地就像脆弱的纸张,迅速泯灭,消散于无形。

    血煞尊主的肉身同样如此。

    血煞真身的确强悍,虽然不知道血煞尊主何时凝练的这具真身,但他想凭借这个半吊子的真身战胜摩甘,依旧不可能。

    就在大家以为血煞尊主已经彻底死亡时,巨坑再生变故。

    ‘尸水’再度出现。

    只是这次,‘尸水’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它变得光彩夺目,散发着绚烂的光晕,将巨坑点缀的恍如梦境天堂。

    直到这时,王使摩甘的脸色终于大变,震惊道:“彩魂珠!这是彩魂珠,传说竟然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