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无题

    太原附近,山西总兵大营之中!

    骆辉等人经过一番打探,总算是找到了山西总兵的大营。

    山西总兵这一镇总共有两万五千人。其中一万五千人驻守太原,余下的一万人在野外训练!

    正好驻扎寿阳县附近,是在去太原的路上,也省得四人跑去太原调兵!

    大营之外的一个小山上,四人骑在马上。看见旌旗烈烈,声势震天。

    很快便有一群士兵发现他们,围住了四人。

    “什么人,竟敢擅闯军营,莫不是奸细!”

    骆辉亮出自己都指挥同知的官印:“本官是皇上下派的钦差大臣,还不快去通报你们总兵!”

    士兵们一看大印,将信将疑。那个什长立即让一个士兵去大营通报。

    不多时,骆辉便听到马蹄声。来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黑脸汉子,披坚执锐,面容坚毅。

    他带着一队骑兵,来到骆辉面前,看到他手中的官印,便知道是真的。

    郭以重立即下马:“卑职山西参将郭以重见过钦差大人!”

    骆辉也示意几人下马,以示尊重:“不必多礼,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去大营里说!”

    在郭以重的带领下,四人顺利进入军营。

    军营之内,士兵们正在训练,挥汗如雨,步伐有致,杀声震天。和那些户所军想比完全是另一番景象,这才算是一支军队,户所军只能叫民兵!

    大营帐内,郭以重可不敢坐自己的位置。

    他侧立一旁:“不知道钦差大人来这里有什么要事?”

    “我来这里自己是有要事!”骆辉顿了下,决定开门见山:“郭参将,本钦差是来借兵的!”

    “借兵?”

    一听到这个事,郭以重有些头疼:“大人,借兵这种事情,卑职还需要上报太原的许总兵,得总兵大人同意才行!”

    “不行,太麻烦了,去太原会耽误一天时间,本钦差也不需要借很多兵,只需要两三千人足矣!”

    郭以重面有疑色:“大人,要借这么多兵干嘛?”

    骆辉看着他,决定实话实话,此人忠诚度很高,贪婪度也不高。

    “原本本钦差筹集了八十万军饷,准备送给孙总督打击闯贼,不想却在阳泉处被一伙水匪所劫!郭参将,此事万急,不容有失!”

    郭以重想了想,八十万饷银确实是个大事,可他是一个参将,私自调兵绝对没有好下场

    “大人,那股水匪卑职也早想灭了他们,可是一无朝廷命令,二无总兵大人的授意,卑职要是私自用兵,追究起来,卑职可但当不起,这样吧,卑职愿意亲自去太原,说服许总兵出兵剿匪!”

    “不行!那样太耽误时间了”

    骆辉一刻时间也不想耽误,这种事情一旦耽误,那八十万饷银还不知道会流入哪里!若非看此人尚且忠诚,他和周耀武早就把他当作晋鄙给当场诛杀!

    万毕见两人陷入僵局,站了出来,拿出自己兵部主事的官印。

    “郭参将,在下愿意以户部主事的名义做担保!”

    郭以重一看到万毕的兵部官印,态度立即有了转变。要是知道文官,特别是兵部的文官,对他们武将来说,都是上司,没人敢得罪他们!

    大明的武官无一不是在文官的指挥下战斗,再厉害的武官可以不服其他的武官,但是见到兵部的官员,必须得低头!

    “既然有兵部的主事大人愿意做担保,卑职愿意冒这个风险!”

    “好!”

    骆辉大喜,这个万毕总算起到了点作用!

    “不过,必须得要在下亲自统军去剿灭这帮水匪!”

    骆辉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毕竟是他带出来的兵,他得负责,而且以他对部队的熟悉,指挥起来自然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准备妥当之后,郭以重点齐两千人马,这可是山西省一半的骑兵。若不是为了全歼这伙匪徒,根本就不用带这么的人马。

    两千人马一齐出发,浩浩荡荡,气势如虹。

    一时之间,大地为之震颤。

    寿阳县与阳泉县之间相隔不过百里,骑马一天一夜就可赶到。

    为了不打草惊蛇,大军放慢了速度,趁夜进军,凌晨时分才到达阳泉。

    大军没有招摇进入阳泉县,而是驻扎在一块荒地上。

    骆辉几人稍微睡了两个时辰,便离开军营,前去阳泉县城打探消息。

    阳泉县城这几天非常热闹,因为张河湾的水匪们都出来大肆采购,花起银子来像是不要钱似的!

    裁缝铺的掌柜连夜赶制新衣,酒庄来板也是日夜不停的酿酒,菜市场的鸡鸭鱼肉更是被采买一空。

    “听说了吗,水匪头子雷恒要娶新夫人了!”

    “这又不是啥新闻,他都娶过几次拉!”

    “这一次可不一样,听说那个姑娘非常的漂亮,雷恒要为她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呢!”

    “哎,这年头,土匪都这么嚣张了,敢大摇大摆的来县城!”

    “嘿,你小子小心点,要是被土匪听到了,可有你受的!”

    骆辉四人坐在茶桌上,听人闲聊。

    高慎若有所思:“大人,这是个好机会啊,那雷恒竟然举办什么婚礼,那么那些水匪们自然聚集在一起,正好给了我们一个聚歼的机会!”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我就怕那些银子被转移了!”

    高慎想了想:“大人,我们假设银子转移,那么最有可能往哪里转呢?”

    “这伙水匪,要么是不知道我们的厉害,就将银子留着寨子中,若是知道我们的厉害,要么带着银子去投靠闯王,要么带着银子去投靠满清!”

    “不错,我们只需要派出两路人马沿着要道上追查,即使他们想将银子转走,也很难得逞!”

    骆辉点点头:“这个办法好,万无一失,耀武,高慎,等我们回去之后,我会让郭参将派两百人跟着你们去追踪,这批银饷事关重大,绝对不容有失!”

    周耀武根本不想去追踪,心里还是想着去剿匪来得快意。

    “我走了,谁来保护你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郭参将带着两千人对付一千水匪还不是收到擒来,如果做不到,他也不配做大明的参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