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

    省人大视察完的第二天,吴达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要他立即将那个叫刘冬的所谓墙贱犯给放了。吴达功刚要问什么,对方狠狠地说:“笨蛋,你们被人玩了!”

    吴达功一头雾水,细一想,真是不对呀!怎么这案子最近一直没有响动,负责此案的两个人先后被李春江抽去搞毒品案,好像把刘冬这个人给忘了。女方那边虽然找过他几次,但他哪里顾得了这种案子!当时还烦烦地摆摆手,去找李春江,他负责。这阵一想,就有些怪怪的,会不会?吴达功突然意识到不妙,立刻带上人,就往看守所赶。

    侯杰打电话给马其鸣,说:“吴达功硬要带走刘冬,怎么办?”马其鸣皱了一下眉头,说:“他要带走,就让他带走吧。”

    侯杰心中愤愤的,自打那天省人大领导视察过看守所,刘冬跟童小牛一伙立刻嚣张起来。这帮狗屎,放出去还不知怎么害人哩。

    吴达功带着刘冬刚走出看守所,就看见姓彭的开车候在门外。看到吴达功,姓彭的立刻迎上去,千恩万谢,说了一大堆好话。吴达功烦躁地摆摆手,“走吧走吧,以后少让我看见。”直等姓彭的跟刘冬消失掉,他还是觉得脑子里有根筋转不过来。

    “3112”房间,马其鸣和李春江候在那里,李春江是刚刚接到电话赶来的。马其鸣说:“等会儿让你见一个人。”话说完没几分钟,一前一后敲门进来两个人,李春江一看,差点没惊住。

    马其鸣笑着跟刘冬打招呼:“辛苦了。”刘冬一脸委屈地说:“里面的滋味不好受呀!”马其鸣打趣道:“这不有人把你捞了出来吗?”三个人望着傻愣着的李春江,发出一串子笑。李春江忽然明白,马其鸣又瞒着他演了一场苦肉戏。

    果然,马其鸣介绍道:“刘冬是景山开发区最优秀的警员之一,一直干着卧底的危险角色。”马其鸣到三河,正好碰上刘冬休假,为了调查看守所内幕,马其鸣跟刘冬合演了这场戏。

    老彭是刘冬的舅舅,马其鸣在开发区就认识他,开发区不少工地,至今还在吃老彭他们的面粉。

    互相介绍完,马其鸣问刘冬:“情况摸得怎么样?”

    刘冬说:“已经掌握了潘才章跟童小牛一伙的犯罪事实,另外,童小牛还告诉我不少事儿,他让我出来后第一个去找朱旺子。”

    “这就好,这下就该轮着他们吃惊了。”正说着,侯杰满头大汗跑来,一进门就嚷:“刘冬这狗屎,真不是东西”一抬头,猛看见刘冬,惊讶地说:“你你”

    “我怎么狗屎了?”刘冬笑问。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侯杰惊得脸色都没了。李春江笑道:“还问呢,我都让马书记给蒙了”。

    简单寒暄一阵,马其鸣跟刘冬说:“暂时你还不能露面,更不能休息,你在里面一定听过独狼这个人。这人背景复杂,跟谁都有来往,但又独立行事,我们对他,掌握得还不是太透。接下来,你要设法找到他,跟踪他,从他身上查出更多线索。”

    刘冬面露难色,马其鸣知道他心里想什么,笑着道:“放心,开发区那边我已正式打了招呼,暂时就算是支援三河吧。”

    有了刘冬卧底摸来的情况,再往下查,就顺手多了。马其鸣跟李春江反复研究,决定先从胡权礼身上突破,拿到他跟童百山交易的证据。有了这些,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控制童百山。

    不利的是,三河的空气突然发生变化,程副主任一走,市委接连召开两次会议,要求全市干部务必将思想统一到经济建设这个大主题上来。一切为经济服务、为三河的稳定与发展服务。特别是执法部门,要端正思想,澄清模糊认识。市委迅速确定出十二家重点挂牌保护企业,百山集团再次成为三河上下关注的焦点。

    袁波书记找马其鸣跟李春江谈话,“你们查案我不反对,但有一条,必须在原则上跟市委保持高度一致,再不能惹出什么风波,否则,李春江只能调离公安系统。”从袁波书记的话中,马其鸣已经听出,袁波书记的警告其实就是来自上层的警告,或许,为了保住李春江,袁波书记已经在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本来还想,索性就借市委往各企业派工作组的机会,让李春江直接进入百山集团,担任优化环境落实政策小组组长,目前看来,这只能是痴人说梦了。袁波书记说:“其鸣呀,你来得晚,三河的情况有多复杂,你真是感觉不透,如今,连我也糊涂了。”

    袁波书记的感叹不是没有道理,童百山怎么跟程副主任扯上了关系,而且绝非一般关系,袁波书记也很纳闷儿。但有一点,程副主任这次到三河,就是冲百山集团来的。他在三河县级以上干部大会上公开讲:“百山集团是三河的一面旗帜,是三河改革开放的硕果,对于这样的企业,我们应该支持,加大力度支持。我们省的经济为什么发展不上去?就是缺少这样响当当的企业,缺少这样能干的企业家。一定要多方扶助,形成合力,将它发展成全省乃至全国叫得响的知名企业。绝不容许任何人犯红眼病,对企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与纰漏,要本着客观求真的态度去评价,要多看正面,少强调反面,要用积极的心态去应对发展中出现的问题”

    这样的话,不是哪一个领导都敢在会上公开讲的。的确,他讲得很科学、很艺术,但更多的时候,领导是要为自己的讲话承担风险、承担责任的。难道程副主任连这点常识也没有?中间的玄机,不得不令袁波和马其鸣三思。

    但是马其鸣已经认准,这条路绝没有回头的可能。他在刚刚召开的三河各县区一把手大会上强调:“我们是要发展经济,但我们更要发展健康的经济。市场经济的复杂性和艰巨性要求我们党的各级干部还有每一位执法者认真思考,如何执法,如何保护?我们一定要做到让人民满意。人民的利益才是我们的根本利益。”

    这话已有点叫板了,好在袁波书记很快插话,将马其鸣的锋芒压了压。

    会后,有人便说:“马其鸣怕是待不住了,已经有小道消息在传,马其鸣很可能要回到他的开发区去。”梅涵也在省城听到风声,不安地问:“你是不是又立不住了,你呀,少给我惹点祸行不?”

    马其鸣苍凉地笑笑:“动我,怕还没那么快吧。”

    梅涵又说:“抽空回来一次,一道陪欧阳老师去趟医院,她最近身体很不好。”

    三河市检察院突然作出一项决定,要成名杰接手胡权礼的案子。在事先没征得马其鸣同意的情况下,成名杰带人强行要从高检察官手中接走胡权礼。高检察官哪肯,双方在楼道里争执起来。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关在里面的胡权礼一看见成名杰,就失声尖叫,眼神里流露出极度的恐慌。他的失态引起办案人员的高度警觉。高检察官见状,立刻停止跟成名杰的争吵,将胡权礼带进另一间屋子,问:“为什么怕他?”胡权礼猛地抓住高检察官的手,大声喊道:“救救我,救救我啊!我不要跟他走,不要!”胡权礼被隔离审查后,精神一度相当混乱。刚进来那两天,像是遭遇了灭顶之灾,头都抬不起来。问什么他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哭。哭了两天,高检察官以为他要说了,摊开笔录纸等他。谁知他又哈哈大笑,指着高检察官说:“你们抓我,你们怎么会抓我?我是能乱抓的嘛,抓了你们可得负责任。”高检察官猛一拍桌子,厉声道:“胡权礼,少装神弄鬼,把你做的事如实坦白出来。”

    “坦白?你们让我坦白?”胡权礼猛地抱住头,又成了刚进来时的样子。

    野心勃勃的胡权礼绝没料到自己会被检察院盯上,更不会想到他们动手这么快。高检察官敲开门的一瞬,他还沉浸在副局长的美梦中。大约正是这种强烈的反差,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变得就像白日梦患者,忽儿沉浸在梦中,美滋滋的,感觉未来一片灿烂。一睁开眼,一面对残酷的现实,精神世界立刻混乱了。他曾数次抓着高检的手,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能坐牢,不能。”鉴于这种情况,高检采取耐心说服的办法,让他自己先慢慢适应,从虚幻的局长梦中醒过来,清醒地面对现实。没想到,越是跟他讲理,越是对他温和,他越是醒不过来。稍微对他威严点,他的精神就要崩溃,不是装的那种,这一点高检能肯定。人在巨大的反差下精神出现错乱,这能理解。请示马其鸣后,高检他们一直没对胡权礼采取心理攻势,就怕有个意外。没想今天一见成名杰,胡权礼突然又犯起癫来。

    “让他走,让他走,我交代,我都交代,我不要死,不要”胡权礼几乎要给高检跪下了。

    高检觉得异常,胡权礼看成名杰的眼神远比平日看到他们更恐慌、更战栗。再说,这么长时间,从没见胡权礼给谁下跪,怎么一见成名杰就怕成这样?

    成名杰又在外面催了,口气听上去很不耐烦,见高检没动静,他便强行闯进房间,对高检说:“这是向副检察长作出的决定,如果你有疑问,现在就可以请示向副检察长。”

    “不行,成局,没有得到马书记允许以前,人不能交给你。”

    “你拿马书记压我?”成名杰忽然火了,说起来,高检还是他的部下,尽管高检是副县级检察员,但在反贪局,他只是一个科长。高检从成名杰脸上敏感地捕捉到一丝异常,今天的成名杰显然要比平常慌张,尤其是听到胡权礼求救的声音,他脸上的肌肉就会止不住地抽搐。

    这当儿,另一名检察官已将情况报告给马其鸣。事情太过突然,马其鸣来不及思考,抓起电话就问检察长。检察长说是院内重新分了一次工,决定将高检几个抽出来,到企业帮扶。一听这话,马其鸣立刻冷静了,抽调精兵强将去企业帮扶脱困,这是市委常委会作出的决定,这个时候决不能乱发什么牢骚。过了一会儿,他心平气和地说:“要不这样吧,等我跟袁波书记商量一下,让高检负责此案也是袁波书记点的将。”不等对方再说什么,马其鸣就将电话压了。

    向副检察长,成名杰,他们怎么会突然想出这么一招?难道?那么检察长又是怎么一回事儿,是不知情,还是?一连串问号跳进马其鸣脑子里。马其鸣来不及判断,马上通知李春江,让他做好准备,必要的时候,直接从高检手里将胡权礼带走。

    还好,马其鸣打完电话不久,那边的成名杰突然接到检察长电话,让他先回检察院,案子的事回头再说。成名杰刚走,胡权礼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说,我全说,李华伟是成名杰害死的,李欣然那支烟,也是他给的。他现在,又想杀我呀!”

    在场的人全都惊住了。

    高检立刻将情况报告马其鸣,马其鸣也是大为震惊,瞬间,他冷静过来,当下命令李春江,火速抓捕成名杰!

    谁也没想到,成名杰跑了!

    李春江带人赶到检察院,先是向检察长出具了拘捕令,接着命人将检察院包围起来,可是等了半个小时,都不见成名杰的影子。一同前去接管胡权礼的同志都回来了,成名杰却不知去向。又是几分钟后,成名杰的司机踉踉跄跄跑来说:“成名杰强行夺了车,开车往城外高速路跑了。”

    李春江他们追到高速路口,成名杰的车被扔在马路边,人已没了影。

    “马上围堵!”李春江一边命令沿途各收费站和交警队,严格盘查各过路车辆,一边命令干警在附近农田和居民区展开搜查。可是直到天黑,也没一点儿消息。到了晚上十点,一卖菜的老农忽然跟搜捕队员说,他白天看见过那个人,当时他开着警车差点儿把他的菜车撞翻,他还咕哝了几句。

    “人呢?”

    “跳上另辆车走了,我还纳闷儿呢,把自己的警车扔了,坐别人的车。”老农是看到搜捕队员手里的照片时忽然想起这事的。

    “是辆什么车?”

    “让我想想,好像是部队上的,对,部队上的牌照好认,没错。”

    从收费站的监控录像中,果然看到一辆军车在那个时段冲了过去。“怪不得呢,原来是军车!”交警大队大队长感叹道。交警是没有权力检查军车的。

    李春江很快跟军区联系,军区那边很诧异,一查,原来是一辆假军车。真牌照挂在军区副参谋长的车上,车子根本就没离开过军区大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