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

    马其鸣突然变得反常,放着几个大案要案不管,脚步竟神神秘秘往吴水跑。

    起因就是那个叫苏紫的女人。

    马其鸣第一次去见苏紫,是在七月末的一个傍晚,当时李春江还在省城陪叶子荷看病。马其鸣带着秘书小田,悄然来到吴水县城。坐落在县城西南角的这片家属区显得有点闹,卖牛奶的、卖鸡蛋挂面的在巷子口使劲吆喝,几个下棋的老头围在一起,争抢中像是要为一步棋打架。一个大肚子妇女在追一只鸡,她家圈养的鸡不小心跑了出来,惹得那孕妇失了声地叫,抓住它,抓住它。马其鸣和小田还帮了孕妇的忙,最后是马其鸣将鸡逮在了手里。孕妇感谢地一笑,问马其鸣:“找谁?”马其鸣笑笑,说:“不找谁,我们来这儿转转。”孕妇有点诧异,怪怪地望着马其鸣,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越往里走,巷子便越安静,除了放学晚归的几个孩童,幽长的巷子里他们没再遇到谁。黄昏的光影将深幽的巷子拉得老长,也使这片老居民区更透出一份败落。斑驳的墙壁上留下小学生们恶作剧的信手涂鸦,浓浓的饭香溢满整个巷道,让人止不住生出推开谁家门蹭一顿美味的欲望。

    苏紫家在巷子最里头,秘书小田推开门时,小院里静静的,闻不见饭香也听不见人声,小田试探着往里探了几次头,都让里面的静给吓了回来。过了好长一会儿,才传出一声问:“谁呀?”是苏紫婆婆的声音。马其鸣跟小田走进去,就见苏紫婆婆盘腿坐在床上,正在念佛。等她手里的珠子停下来,马其鸣才说:“老婆婆,就你一个人?”

    苏紫婆婆打量了他一眼,问:“是郑源让来的吧?”

    秘书小田刚要说话,马其鸣拦住他,顺着苏紫婆婆的口气“嗯”了一声。苏紫婆婆说:“跟你们说了多少遍,我们不去,哪儿也不去,死也要死在这儿。”

    马其鸣“哦”了一声,顺势看了看屋子。屋子显得破旧窄小,大约缺少人气的缘故,更添出几分败落。家具啥的全都不见了,客厅这间里只摆了一张方凳,原先放过电视机的地方让一个陈旧的纸箱占着,上面堆着孩子的玩具。

    马其鸣这才相信,苏紫为了上访变卖了所有家产,她的确没接受过李春江的援助。

    苏紫不在,婆婆说孩子发烧,到医院给孩子瞧病去了。

    马其鸣没多问什么,悄悄放下一千元钱,跟秘书小田踅身出来。路上,马其鸣一句话不说,秘书小田吃不准他的心思,也不敢冒然开口。直到夜色彻底吞没大地,大地一片静的时候,马其鸣才说:“你说这世上到底有多少冤屈事儿?”

    秘书小田张了几下嘴,没敢回答。

    第二次,马其鸣是一个人来。秘书小田在乡巴佬,腾不出时间。他让司机在车里等,自己顺着巷子,带着几分不安敲开了苏紫家的门。开门的是苏紫,看到马其鸣,苏紫怔了一下,问:“找谁?”马其鸣说:“我是陶实的朋友,能进来不?”苏紫侧开身子,马其鸣几乎是挤了进去。等进屋坐下,苏紫却长久的不开口,双手不安地绞在一起,慌乱的眼神在马其鸣身上跳来跳去。马其鸣刚问了一句:“事情怎么样了?”苏紫突然就给跪下了。马其鸣吓了一大跳,赶忙伸手拉她,谁知苏紫硬是不起来,也不说话,只是哭,那眼泪就像八月的雨,噼里啪啦,很快就将屋子打湿了。她婆婆一见状,也从里屋跑出来,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好人啊!帮帮我们吧!”

    马其鸣在婆媳俩的哭声里坚持了一个小时,终于发现,苏紫的神经已不大正常,这个年轻的女人,除了跪和哭,已不会别的。她甚至忘了该怎么跟别人陈述,仿佛只有眼泪,是她全部要说的话。

    那天还发生过一件不愉快的事,大约是马其鸣的沉默和犹豫惹恼了苏紫,就在他硬从地上扶起苏紫的当儿,苏紫竟狠狠地在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马其鸣被这一口吐得沁住了,见他发愣,苏紫突然爆发了似地吼:“你走,走啊!你们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好的!”

    接下来他便听到苏紫精神失常的消息,断断续续,却总在刺痛他的心。也有传闻将她的失常跟那个叫郑源的扯到一起,说陶实自首后,郑源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接近这个年轻的女人,将她从一家小厂调到政府的一个二级部门,还以陶实的名义给她们弄了一套房子。传言纷纷,大有将郑源跟她弄到床上的趋势。孙吉海就在一次会上公开讲:“我们有的领导干部,放着全县的大事、要事不抓,整天尽干些没名堂的事。下属是要关心,是要体恤,但你把精力全熬进去,也未免太过了吧?”

    这话带有血腥的味道,坐在主席台上的马其鸣看见,郑源涨红着脸,喉结一鼓一鼓的,像要反驳什么。

    郑源跟苏紫,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苏紫的上访是不是李春江在背后指使?李春江又为了什么?还有,袁波书记为啥在这事上很敏感?传言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事实?一系列的问题堆在马其鸣的脑子里,马其鸣觉得必须搞清楚。

    这一次,马其鸣仍然是一个人去看苏紫,刚到吴水县城,袁波书记就打来电话,问他在哪儿,那件事了解得怎么样?马其鸣知道袁波书记是问胡权礼。他在电话里犹豫一阵,还是说:“这人好像有点来路不正。”袁波书记问怎么个不正。马其鸣说:“我怀疑他那个二等功有假。”袁波书记叹道:“当时光远同志也这么说,可惜我没听进去,不过,现在提出来是不是有点晚?”

    “有错必纠,不存在晚不晚的问题。”马其鸣道。

    “那好,你尽快把问题查清,过两天我去省委,先向佟副书记作个口头汇报。至于怎么挽回影响,你拿个意见,我还是那句话,要快,要准。”接着袁波书记又问:“最近你是不是在调查那个苏紫?”

    马其鸣连忙否认,说:“哪个苏紫?”

    “算了,有人在我面前说起这事,我也是随口问问。”

    合上电话,马其鸣就觉得别扭,明明是这样,为啥不敢跟袁波书记承认?难道到现在,还对袁波书记不放心?

    苏紫不在,马其鸣再次吃了闭门羹。他已经有两次吃到闭门羹了,望着低矮的小院,紧锁的门户,马其鸣忽然想,苏紫是不是躲他?这么想着,他看见巷子里走来一位老太太,便笑着迎上去,跟她打听苏紫的去向。老太太惊讶地说:“你是她远房亲戚吧,头一次见,这孩子,可怜哪。”老太太边伤心边说:“前两天苏紫刚刚精神好一点儿,能做上饭了,夜里突然有一伙人闯进她家,逼她交出什么东西,结果,又给吓出病来了。这不,我刚打医院回来,人还瘫床上起不来呐。”老太太告诉马其鸣病房号,再三说:“看你像个有钱人,又是亲戚,可一定要帮帮这孩子啊!知道不?”她突然压低声音,“都说这孩子跟别的男人不干净,我才不信呢,呸,嚼舌根!”

    马其鸣往出走时,就看见巷道墙壁上多出几行字,其中一行歪歪扭扭地写着:苏紫是个大娼妇,乱跟男人睡觉。下面紧随着一串大字:睡吧,睡吧,睡死一个男人,睡来一套楼房。

    马其鸣走了几步,又掉转头,拣起半块砖,用力将那几行字蹭掉。

    马其鸣没去医院,医院人多眼杂,去了不能解决什么问题。返回三河前他给医院院长打了个电话,了解了一下苏紫的病情。还好,苏紫只是身体太虚弱,又接连遭受惊吓,不会有啥大碍,估计十天半个月就能出院。

    揣着一肚子心事回到三河,刚进办公室,秘书小田便说:“有个叫唐如意的女士找书记,还留了宾馆房号。”

    唐如意?马其鸣像是已把这名字给忘了,想了好一会儿,才猛然记起,赶忙问小田:“她啥时来的?”

    “上午九点,她说是书记老朋友。”

    唐如意。

    马其鸣的心一下让这三个字搅乱了。

    唐如意就是南平那个交际花,当年被马其鸣一步到位提升为旅游局局长的热点女人。只是这么多年了,马其鸣从没她的消息。只听说他调走不久,唐如意也辞去旅游局局长的职务,去香港一家旅游公司打工。世事沧桑,岁月留痕,这也有八九年光景了吧,她怎么突然找到三河来了?

    按秘书小田给的地址,马其鸣来到西部大酒店。按响门铃的一瞬,马其鸣的手略略有些犹豫,他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见这个女人。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在催促他,甚至有些急不可待。他释然一笑,我这是怎么了?

    一袭素衣,一张素脸,就连笑也没有改变,一切,都是停留在记忆深处的那个样子。细看,似乎眼角多了几道皱纹,不过比起马其鸣的沧桑来,岁月对她算是格外宠幸了。两个人就那么望着,只听到心底哗哗翻动的声音,像有一张手,轻轻掀动岁月的痕迹,把沉淀在心底的那段记忆翻到了眼前。而后是一笑,含着曾经的妩媚,曾经的眷恋,还有,这一段杳无音信的日子里未曾停止过的一抹抹云彩。

    “你还是那么年轻。”马其鸣嘴拙得如同忘了台词的演员。唐如意倒显得颇见世面,一捋头发,顽皮地眨了下眼,说了句让马其鸣豁然释重的玩笑话:“又不是偷着约会,看把你紧张的。”

    这句话一下把中间那段空白岁月给抹去了,时光倒流到南平,马其鸣看到的,仍是那个说话不知含蓄、目光却偶尔来点迷离的干练女将。他朗声一笑,说:“看我,都不知该跟你怎么说话了。”

    屋子里响起轻松的一阵笑,接下来,一切便进入自然。

    其实,有些人你永远也分不开,正如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待。岁月冲走的,是本该消失的、那些注定要留在你生命里的东西,摆不开也挥不掉。一场风吹过,记忆之门便会洞开,一片雨淋过,心底那片青草地便绿油油地茂盛起来。

    唐如意告诉马其鸣,这些年她东奔西波,仿佛一直在路上,从没停下来。目前她在香港一家上市公司打工,算是驻深圳的代表。马其鸣惊讶一声:“你都成超级白领了。”唐如意莞尔一笑,说:“哪呀,圈子里的老女人。”

    马其鸣这才发现,一旦彻底放松下来,眼前这张脸还是有很浓的岁月痕迹。他颇有同感地一笑:“岁月不饶人啊!一晃都要奔五十了。”

    “你是四十六吧,不对,零四个月十八天,对不?”

    马其鸣暗自一惊,讶异的目光再次落在唐如意脸上。

    “比我大七岁零五十二天。”唐如意接着道。

    抛开细节不说,唐如意这次来,并不单纯为了马其鸣。她从西藏辗转青海,又到三河,下一站打算去新疆。“眼下西部搞大开发,西部已经成了一片热土,我们也不能坐等观望。这一次,我就是为公司西进做前期考察,所到之处,都是热火朝天啊!”唐如意说。

    “你是说投资?”马其鸣忽然来了兴趣。

    “我们公司目前已涉足生物制药、旅游开发、绿色农业等十二个行业,在大陆有五家分公司,下一步,计划向西部拓展。”

    “好啊!你现在是财神爷。”马其鸣的热情猛就转了向,硬是缠着唐如意,给他讲了两个多小时的投资话题。

    走时,他手里多了一本香港龙腾实业大陆拓展计划项目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