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

    季小菲赶到吴水,看守所的大门紧闭,两位荷枪实弹的警察把在门边,谁也不让进。季小菲亮出记者证,没想警察看也不看,两眼正视着前方,丝毫不被外面的纷乱所扰。

    大门外,闻讯赶来的各路记者还有围观群众聚在一起,吵嚷声响成一片。人们七嘴八舌,争相议论李华伟的死。不远处,李华伟的妻子在华欣公司职工的搀扶下,长一声短一声地发着哭号。有人举着摄像机,抓拍自认为有价值的镜头。季小菲急于想得到最前沿的新闻,尝试着给李春江打电话,没想连拨几遍都是关机。

    夜幕悄悄地降临了。

    李春江这边,形势显得更为紧张。

    李华伟是抢劫案发生后的第二天被关进看守所的,收监之前李春江再三强调,一定要跟别的疑犯隔离开,而且要抽调最得力的狱警严加看守。没想到,不测还是发生了。下午四时二十分,李春江突然接到报告,说李华伟死了,死在审讯室里。

    “什么?”李春江马上停下手头的工作,叫来吴水公安局局长。没想吴水公安局局长极力掩盖,拒不将李华伟死亡的事实说出来。直到李春江拍了桌子,吴水公安局局长才吞吞吐吐地说:“李华伟死亡的时间是下午三时十六分,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停止了呼吸。”

    “怎么死的?”李春江问。

    吴水公安局局长支吾半天,说还不知道详情,要等看守所的报告送上来才能回答。

    “报告?”李春江惊讶地瞪住这个办起案来不急不躁,说起黄段子却一个接着一个,不讲到喷饭不甘休的县局局长。“人都死了一个多小时,你这个当局长的还不到现场,坐这里等报告?”

    “我这不是办案吗?”吴水公安局局长有点强词夺理。

    李春江顾不上发火,立刻赶往看守所。

    李华伟的尸体已被挪到其他地方,死亡现场审讯室也明显让人动过了。屋子里几乎一尘不染,连空气都是透明的。负责审讯的两名警员呆若木鸡,傻傻地坐在凳子上,看见李春江进去都不知道起立。

    李春江扫了一眼,心中便有了八九分。负责此案的吴水刑警队队长康永胜汇报说,下午一上班,他安排陈浩和白礼对李华伟进行审讯,没想刚审到一半,陈浩慌慌张张跑来说,李华伟不行了,像是要断气。等他赶去时,李华伟倒栽在地上,双手死命地捂住胸口,样子很痛苦。他马上叫来狱医,一检查,说情况很危险,人怕是不行了。结果刚送到医院,还没来得及抢救,便停止了呼吸。

    康永胜还在说,李春江打断他,问:“审讯中有没有过激行为?”

    “这点我还说不上,事情太突然,还没来得及调查。”康永胜跟吴水公安局局长一个口气。李春江暗一思忖,没多说什么,只是责成吴水方面立即成立专案组,对李华伟的死因展开调查。

    晚上十点,吴水公安局局长汇报说:“死因查清了,是白礼刑讯逼供,致人死亡。”

    “什么?”

    李春江感到突兀,要说刑讯逼供,不是没有可能,这在公安内部也是公开的秘密。对一些顽冥不化、气焰嚣张的疑犯,个别警察偶尔会采取一些过激手段,但因此而惹出人命的事绝少发生。警察们还没傻到拿自己的性命或前程开这种玩笑,当然失手的可能也有。正这么想着,他怀里那部手机发出一声信号。李春江知道有短信了,借故走进洗手间,掏出一看,果然是老曾安排进去的内线发来的,上面有一行字:死者跟童有关。

    果然不出所料!李春江强压住震惊,出来说:“这么快定结论不大合适,你们还是细查一番,必要的时候,可以让市局的同志介入。”

    吴水公安局局长脸色一变,没说啥,默无声息地走了。

    李春江迅速将情况向马其鸣作了汇报。马其鸣在电话里沉吟许久,才说:“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李欣然。”

    马其鸣的判断没错,就在当天晚上,关押李欣然的地方突然起火,现场一片混乱,幸亏李钰得知李华伟突然死亡后抢先赶到那儿,火灾发生时,李钰已秘密将李欣然转移。而负责李欣然案子的反贪局副局长成名杰下午竟然醉了酒,大火燃起时他还在睡大觉,是消防人员将他从火海中救出的。

    两起意外联系到一起,事情的真相便清楚不过。吴水公安局局长这才怕了,据实汇报,刑讯逼供的结论是康队作出的,而且有人跟他打招呼,就按康队说的办。

    李春江并没追问谁打的招呼,眼下问这个就有点愚蠢,好在吴水公安局局长有了明确的态度,这比什么都强。他安慰似地拍拍这位同人的肩,命令立即对康永胜、陈浩、白礼进行隔离审查,直到查清事件真相。

    小四儿又一次冲童百山发火。

    大火烧起来时,小四儿露出难得的兴奋,甚至有些按捺不住,急着跟老大报喜,说交代的事儿都做好了。老大带着欣赏的口吻说:“老四,辛苦了,大哥等着给你接风。”放下电话没多久,吴水这边惊然失措说:“李欣然跑了,火海里进去的两个人找不到他的影子。”小四儿大惊失色,沙哑着声音吼:“给我翻,挖地三尺也要把他做掉。”再等,消息就令他沮丧得要死,楼上的角角落落都搜遍了,就是没有李欣然的影子。

    “人呢,我问你人呢?”

    这一次,童百山腰杆子不那么软了。望一眼小四儿,口气不敬地说:“四哥,出了岔子不能老怪我,消息给了你,是你硬要坚持让你的人干,我这边可是很安全地让李华伟走了。”

    小四儿结了舌,没想童百山会反咬他。是的,童百山刚开始要自己做,说人已混了进去。小四儿不放心,比起李华伟,他老子李欣然更该消失。小四儿一想起跟他的前前后后,想起被他折磨得差点死掉的刘玉英,就恨不得亲手宰了他。他断然否决了童百山,要他立刻将混进去的人撤出来,随后他下了一道死命令,要让李欣然葬身火海,一根头发也不许留在这世上。

    没想

    小四儿中止跟童百山的争吵,眼下他必须找到李欣然,这一次,他发誓要亲手做,做得比任何一次都要狠。他微笑着打发走童百山,心里,却给童家父子牢牢记下了一笔。

    调查很快有了消息,据陈浩讲,这天审讯时的确动过手,李华伟太张狂,不动手他不把你当人看。迄今为止,他交代出的那点东西都是动手后才说的,这小子像是故意跟警察较劲。当时陈浩做笔录,白礼负责审讯。李华伟好像比平时还要兴奋,白礼刚问了一句,他便骂:“姓白的,你算什么玩意儿,当初要不是老爷子,你能穿上这身皮?”这话把白礼的气抖了上来,二话没说,就冲李华伟一个嘴巴。李华伟吐口唾沬,问:“打得好,姓白的,老子出去,第一个扒了你这身皮。”再审,李华伟便咬着牙齿,目光像狼一样恨着白礼。没办法,白礼就让他蹲凳子,凳子是长条凳,一头白礼抬着,警察内部管这叫找平衡。凳子忽斜忽平,上面的人像踩在了钢丝绳上,手又铐着,稍不留神就会重重摔下来。

    李华伟摔了三次,每次都很重。第四次摔下时,突然抽搐起来,双手死死捂住胸口,说他难受,吸不上气,跟白礼要水喝。白礼端着水杯,说:“你交代一句我给你喝一口。”李华伟挣扎了几下,想说什么,突然一头栽地,再也说不出话来。

    白礼呈述的经过也是一样,他在交代自己的问题时,还是不忘诅咒李华伟,说这种人早该死,死一万遍也不过分。

    经调查,白礼毕业于武警指挥学校,后来在武警某部服役。四年前转业到地方,一直没单位要。后来是李欣然说话,才将他分到公安局。此人脾气有点怪,不爱跟人交流,平时不是看书就是一个人琢磨围棋。他的棋下得不错,吴水公安局堪称无敌手。不过对工作兢兢业业,从不抱怨。

    看完所有笔录,李春江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一个人不会这么经不起折腾,尤其李华伟这样的角色。联想到白礼的态度,暗想白礼不大会是童百山的人。他跟吴水公安局局长交代,必须等尸体解剖结果出来再作决定。吴水公安局局长一脸难色,说:“李华伟的妻子坚决不同意做解剖,她已请好律师,准备上告。”

    “告状可以,但原则不能丢,你们再做做工作,实在不通,依照法律程序进行。”

    吴水公安局局长跟后又说:“有人拿这事做文章,现在外面吵嚷得很凶,干警们思想波动很大。”

    李春江正色道:“你这是自己先乱,如果是你们的责任,你们谁也逃脱不了,但必须先查清事实。至于外面怎么说,我们挡不住,也没时间去考虑。”

    李春江这话说得有点过早,就在吴水方面耐心跟李华伟妻子做工作的时候,省城一家媒体突然以醒目标题爆出惊闻:《吴水公安刑讯逼供,滥用私刑致死人命》。报纸一出,舆论哗然,方方面面的压力同时向吴水扑来。

    李春江没料想对方会来这一手,一时有些难以招架。加之省厅又每天督察银行抢劫案的侦破,使他难以从容应对。这时他想起老朋友郑源,这个时候,也只有老朋友郑源能替他化解危机。

    经过两天紧张的筹措,吴水县委、县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吴水县县长向应邀前来的各路记者简单通报了银行抢劫案的侦破情况,并就李华伟死亡一案回答了记者提问。郑源代表县委、县政府就个别新闻媒体无视党的新闻纪律和有关刑事案件采访报道的法律程序,在案情尚在调查取证阶段就捕风捉影,制造与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新闻,误导广大读者,给侦破工作带来的严重干扰提出严正警告,要求该新闻媒体立即停止不实报道,并就造成的相关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会上,季小菲作为记者代表发了言,呼吁同行严守新闻纪律和社会公德,与虚假新闻展开斗争。

    很快,由省厅派来的专家对李华伟的尸体进行解剖,解剖结果令所有人大吃一惊。李华伟中了一种叫断肠草的毒。断肠草是吴水民间的叫法,此草叶小茎长,花朵十分艳丽。生长在吴水跟青海毗邻的高原地带,其茎和根都含有剧毒。尤其根部,细长若野参,闻之无味,但若误食,会让人肠痛如绞,呼吸艰难,最后憋闷而死。

    从体内的残留物分析,李华伟食进的是经过加工的断肠草根,比野生的毒性强三十多倍。未加工的断肠草误食后毒性发作大约需要六到十个小时,经过加工后会提前三到四小时。照此时间推算,毒草正好是混进午餐让李华伟吃下的。

    李华伟收监后,为确保安全,一日三餐跟别的疑犯是分开的,由专门的厨师为他做。这一点,李春江特别强调过。

    结论得出后,吴水公安局马上对厨师采取了措施。一听李华伟是中毒身亡,厨师坚决摇头。据厨师交代,李华伟的饭一直是他做的,厨房及厨具也是分开的,蔬菜等一应物品也由他一人采购。平日进入厨房的,只有专案组的三个人,康队、陈浩、白礼。李华伟死后,厨师也暗暗怀疑过,将那天中午剩的菜悄悄拿回家,喂了自家的狗,但狗却好好的。

    这就怪了。李春江跟专案组的同志再三分析,确信厨师没有投毒的可能,此人是老公安,对工作尽职尽责,关进看守所的重大疑犯饭菜都由他做,从来没出过问题。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一定是有人在送饭途中做了手脚。

    那天送饭的是陈浩。

    在对陈浩的再次审查中,陈浩终于说,那天他刚把饭菜端到监室门口,康队过来说,值班室有他电话,让他去接,说着便接过饭菜。等他接完电话,李华伟已经吃完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

    “康队康队他交代过,啥也别说,就往白礼身上推。”

    夜已经很深了,李春江一点儿睡意也没。连日来夜以继日的奋战并没让他感到疲惫,只是,心里那份愧疚越来越深,那份牵挂越来越强烈。

    一个小时前,他跟叶子荷通了电话,叶子荷听上去精神还不错,比前两天要好。她说:“春江你啥时才能回来,我实在不想在医院住了,我想回家。”李春江赶忙劝:“子荷你要听话,乖乖住着,哪儿也不能乱跑。”人真是奇怪,医院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叶子荷越来越像孩子,得让李春江拿哄小孩的话哄她。李春江脸上装着笑,心里却怕得不得了,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叶子荷的内心世界还有感知力正在一步步倒退,病魔已将她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封闭,越来越充满恐惧,只有听到这些话,她才能感到安全。

    但是,李春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依靠这些稚嫩的语言,给她一份安慰,一份镇定。隔着这么近,却不能天天看上她一眼。一想这些,李春江就觉得欠她的永远也还不清了。

    两个人在电话里谈起了朵朵。朵朵因为录取的学院不如意,选择了放弃,又到高三补习了。李春江对女儿的选择一向是支持的,况且夫妻俩都认为,朵朵应该上一所名校,将来才有大出息。只是家里这种境况,对女儿影响太大。朵朵尽管嘴上不说,但能看得出,孩子的变化一天比一天明显。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撒娇、那样时不时使性子,而是像个大人似的,默默担起了对这个家的责任。

    叶子荷告诉李春江,女儿送了她一件礼物,很珍贵。李春江问是什么,叶子荷不说,让他猜。李春江连猜几遍,都没猜中。忽然,他想起了女儿省城帮她妈妈选假发的情景,他一下懂了,女儿定是送给她妈妈一件极特殊的礼物。当下,泪水便像疯狂的雨点,模糊了他的双眼

    躺在床上,李春江的内心泛过一浪接一浪的痛,无法承受的煎熬折磨着他,恨不得立刻起身,奔到叶子荷病床前。折腾他的,还有一件事,叶子荷在电话里说,桃子好像遇到了什么事,人跟以前整个不像了,无精打采不说,神思也恍恍惚惚的,今天来看她,竟连着两次失手打翻了杯子。

    隐隐的,李春江也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银行案发生之前,大约两三天吧,李春江因为腾不开身,要桃子陪朵朵去买件衣服。要在以往,桃子绝不会推托,巴不得给她这么个机会,让她过一次妈妈的瘾。可那天,桃子居然气急败坏地说:“我没工夫,不就买件衣服嘛,哪天买不行!”当时他没多想,晚上见到郑源,忽然想起这事,就问:“你俩怎么了,不会吵架吧?”

    你猜郑源怎么说?“能吵架倒好,她现在是见着我就躲,神神秘秘的,就跟真有外遇一样。”这话搁李春江心里好一阵子,最后也没琢磨出个道道。当然,他不会傻到去想外遇,可是桃子的表现真是离奇,有什么事能把一个开朗明快的女人变得暴躁怪异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