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

    三河市高层果然陷入到骚动不宁中。

    先是袁波书记奉命去省城汇报工作,回来后一脸灰暗,跟谁也不说话,像是大病了一场。接着,秦默被组织部叫去谈话,谈话整整持续了一个上午,还没等李春江从马其鸣那儿等到消息,一个更大的新闻在公安局大楼炸开了。

    吴达功回来了!

    陪同他一同走进公安局办公大楼的,竟是省厅一位副厅长。当下,吴达功的办公室便热闹起来,憋闷了很久的一帮人像是迎来太阳一样,由里到外绽开灿烂的笑容。

    被袁波和马其鸣拖了几个月关于三河市公安局局长人选的议题很快摆到常委会上,会议从下午三时开到了现在。

    常务副书记孙吉海态度异常强硬,丝毫不考虑袁波书记的意见,力举刚刚看病回来的吴达功。不仅如此,他还提议调任李春江为三河市对外经济协作办公室主任,由副县级升为正县。

    马其鸣哑然,吴达功接任秦默已在他预料之中,提升李春江却让他哭笑不得。组织部门事先压根儿没跟他透过气,袁波书记也好像被蒙在鼓里。

    秦默的隐退已是无可挽回的事,尽管马其鸣心里有一千个不愿意,但他毕竟只是政法委书记,事关干部任命的大事,他还只有建议权。但是,李春江说啥也不能动。李春江要是让他们拔了,他便成了光杆司令,说不定下场还不及车光远。这还是其次,重要的是刚刚有点眉目的案子怎么办?全又翻回去,或是继续由他们压着?是的,压。这时候马其鸣才深深感受到啥叫高压政策,权力要是不让你讲话,你连嘴都不能张。

    会场上,马其鸣的思想剧烈地波动着,目光一次次掠过常委们的脸。在座九个常委中,数他资历最浅,来三河的时间最短,也就是说,他最没发言权。有两次,他的目光跟孙吉海相对,而后又掠开。今天的孙吉海让他刮目相看,仿佛人在绝望时的疯狂反扑,有点咬死谁是谁的味道。他居然跟秦默对上了。秦默刚说了句再考虑考虑,孙吉海抢过话便说:“一个班子我们要考虑多长时间,一年,两年,还是一个世纪?”秦默被他的霸气逼得咽回了话,孙吉海接着又说:“我们这是在配班子,不是在搞斗争。如果每一个班子都要拖这么长时间,索性我们别的工作都不要干,整天蹲下来算计人好了!”这话讲得,已经不只是发难了。马其鸣静静观察着孙吉海,发现他今天充满了底气,充满了果决。难道,这底气真的来自那个叫杨四的突然死亡?

    一个人彻底消失了,带着所有的秘密走了,活人还有什么畏怕的?

    拿死人救活人,往往是没办法时最有效的办法!

    这么想着,他把目光对住了老书记袁波。袁波也有点反常,似乎总是言不由衷。忽儿像是在反对,忽儿又像搪塞,举棋不定的样子不得不令人生疑。马其鸣忽地就想起那个袁小安,想起袁波的省城之行,难道?

    表决吴达功的时候,马其鸣犹豫再三,还是举起了拳头。这个时候他只能长远计议,切不可自乱方寸。他看见,所有的常委全都举起了手,表决出奇地顺利。

    这就是三河的现实!

    接下来,讨论李春江的调任。马其鸣先是沉默着,听组织部门的同志讲干部横向交流的重要性,接着由常委发言,充分肯定李春江的工作,对提升这样的同志没有意见。这时候的马其鸣是理智的、冷静的,他已清楚,常委们提前一定得到过某种暗示,或是交流。有时候常委们也是一个小集体,一个小圈子,或者说白了点,也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这个利益既有国家的利益,组织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但难保不掺进个人的利益。当个人的利益大过其他利益时,阴暗面便有了,于是交换、平衡、妥协,等等,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所谓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大不了如此,这在权力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等常委们表态快要结束的时候,马其鸣心想,该说话了,不能啥好词都让你们说完。

    他冷冷地扫了一眼会场,然后说:“有件事我必须向各位通报一下,就在不久前,本市抓获一名毒品犯罪分子,并且端掉了两个极其隐蔽的制毒、贩毒窝点。可以肯定,本市存有猖獗的地下制毒、贩毒犯罪活动,案情十分重大。鉴于此案目前由李春江同志负责,我建议,李春江同志的工作暂不调动,请各位考虑。”

    说完,他端起水杯,平静地喝了一口。

    袁波和孙吉海同时惊大了眼睛。按纪律,凡是大的毒品交易和制售等犯罪活动,案件水落石出之前,绝不允许外泄。范大杆子的事,马其鸣也只向袁波和孙吉海汇报过,而且只能到此为止。绝绝没想到,马其鸣不顾纪律之约束,将此事讲在了会上,而且还是常委会。这人真是太不成熟了!

    会场一派骚动,常委们惊讶之余,全都将目光集中在马其鸣脸上。这可是违反组织原则的事,是领导干部之大忌。

    马其鸣仍旧安静地喝着水。

    出乎意料的事终于发生了,常委们交头接耳之际,会议主持者孙吉海突然宣布:“鉴于有重大案情发生,李春江同志的事就到这儿,请常委们注意保密,散会!”

    马其鸣一动未动地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盯住孙吉海。

    这一招太冒险,但绝对有效。试想一下,事关毒品犯罪的重大是非面前,哪一个常委敢轻易表态,调走李春江?孙吉海真是没想到,马其鸣会斗胆走这步棋,一下把他逼到了绝境上,除了认输,他没一点儿选择。

    他咬着牙齿在心里恨道,你狠!

    看着孙吉海离开会场,马其鸣的心才稳当下来。他看看表,已是深夜十一点,怪不得肚子一直叫。

    人到绝境处,什么怪招儿都有。马其鸣也是让孙吉海逼得没了选择,除了打出缉毒这张牌,他没有任何招数能阻止常委们表决的拳头。孙吉海正是吃定了他的能耐,才那么气势逼人。当然,这一招是离原则远了点,但马其鸣现在只能要结果。他胜了,而且他相信,这一招的效果,远不是保住了李春江,很有可能打乱常委们已经形成的某种默契。再想一下,常委们为什么能让孙吉海等人牵着鼻子走,他们到底怕什么。除了怕被卷进去,还能怕什么!从车光远到他马其鸣,下得都是一步大棋,一步能把整个三河掀翻的大棋,在座的诸位当然不情愿!但是,如果马其鸣把常委们引到另一条路上,告诉他们,这段时间神神秘秘搞的,是缉毒,是在捣毒贩的窝子,而不是像车光远那样在抓某个人的把柄,常委们会怎么想?

    情势急转直下,吴达功一上任,立刻向李春江和老曾他们发难,这是他的拿手好戏,简直可以称得上轻车熟路。他在同一天里给老曾安排了五样工作,没一样跟警察沾边的。“这活没法干了,我简直成了打杂的!”老曾没处发牢骚,只能把火泄在李春江身上。李春江苦笑道:“干吧,啥滋味也尝尝,别老想着立功。”“立功?”老曾黑起了脸,“我是怕算了,不说了,我急着去三监,有事你先替我扛着。”

    三监正是李三慢服刑的地儿,老曾已打通内部环节,将一名外号孔雀的内线安插了进去。

    李春江自己的日子也很不好过,上午开党组会,吴达功率先拿李春江开火,说自己治病的这段日子,有人拉帮结派,私立山头,将安定团结的公安局搞得四分五裂。这么下去,公安局还能叫公安局,干脆叫私人侦查所好了。接着,他把被秦默和李春江削职的几个所队长叫来,一一在会上谈思想认识。这一下,会议就不像是党组会了,倒像是声讨会、批判会。那些丢了权又提心吊胆过了几个月日子的所队长,终于盼来了靠山,盼来了救星,恨不得把这几个月的怨气水一样泼出来。

    李春江一时之间成了众矢之的。

    这还不算,在接下来的分工会上,李春江被抽出来抓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创建文明旅游城市的工作。吴达功强调,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创建文明旅游城市,是市委、市政府提出的新要求,是今年的中心工作,分管领导和抽调出来的同志一定要本着对市委、市政府高度负责的精神,全力贯彻市委、市政府精神,力争将三河市建成一个社会文明、经济发展、百姓安居乐业、各项事业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城市。

    对缉毒工作,吴达功只字未提,没说抓也没说不抓。

    李春江担心,吴达功会抢在潘才章和王副彻底坦白之前,将他们弄出来。会议一完,他便匆匆去找马其鸣,将吴达功这两天的表现和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没想马其鸣说:“坚决按分工去做,这个时候,他说的话就是你的圣旨,懂我的意思不?”

    李春江摇头,心里忍不住对马其鸣生出一层失望。

    “怎么,想不通?”马其鸣面带微笑地说。

    李春江没说话,好像有点走神。马其鸣也不管他,只是按自己的思路说下去,“我们应该给他机会,让他充分地表现,一个人越是想表现自己,也就越能暴露自己。春江,你应该好好研究研究人的心理,这对你以后办案有好处。好了,我还有会,你先忙去吧。”

    李春江刚要走,马其鸣又叫住他:“对了,北京那边联系好了,你跟你夫人商量商量,趁这段时间,陪她去一趟,彻底做个检查。”

    李春江哪有心思听这个!走出市委大院,他心里就不只是委屈和担忧了,马其鸣这样说什么意思,妥协、让步,还是打算彻底放弃?

    潘才章兴奋得简直想死!多险啊!差点儿就给说了。幸亏自己长着脑子,幸亏对吴达功有信心,要不然,嘿嘿,不敢想!

    想起过去的这些个日子,潘才章简直就觉得游了一趟太虚村,世上的事,怪,太怪,怪得他这个老公安、老所长都不敢相信。抓来人不审,好吃好喝侍候着,让你想,让你往透彻里想,这叫哪门子办案?如果这样也能让人开口,还要警察做什么?

    又一想,不对,马其鸣这招儿,你还甭说,差点儿就让他崩溃了。

    潘才章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天,潘才章被秘密带上车,一辆镶着黑色玻璃的车,带他的两个人都不认识,表情冷得就跟恐怖电影里的杀手。潘才章开始以为是黑道上的,忙说:“我没做对不起你们的事啊!那个刘冬,我真是不能放。”对方冷冷地剜他一眼,示意他别说话。潘才章吓得赶忙闭上嘴。车子很快驶出市区,往子兰山那边去。潘才章心想完了,弄不好连具全尸都留不下,拉子兰山上活埋也说不定。这事儿他不是没听过,童小牛他们就干过,那个叫乌鸦的想到这儿,潘才章猛地一个冷战,恨不得一头撞碎玻璃,跳出去。年轻一点儿的那位一把按住他,喝道:“别动!”潘才章变得老实了,其实不老实也没办法,那玻璃根本撞不碎,潘才章这点经验还是有的,防弹的,就算真撞碎了,他敢跳吗?

    潘才章怯怯盯住两个天外来客般的陌生人,祈祷千万别是黑道的,也千万别是童百山的人,童百山的跟黑道没啥两样。车子拐过子水河,没往山上去,径直开进一个叫乡巴佬的度假村。潘才章这才松口气,到了这儿,就是自个的地盘,量他们也不敢玩杀人越货的勾当。

    等被带到后院二层小楼,潘才章傻眼了,怎么也想不到,坐在这儿等他的竟是小田,就是他想约却不给他机会的那个田秘书田文理!

    “哎呀!是田秘书。”潘才章伸出双手,热情地走过去。

    “请坐吧。”秘书小田指着对面一张凳子说。

    潘才章愣了愣,怎么让他坐凳子,这不是有沙发吗?

    “潘才章,知道请你来做什么吗?”秘书小田的语气很平静,但那平静里分明有股威严。

    “不不知道。”

    “那好,我告诉你。”秘书小田站起身,一改平日那份文静,不怒而威的目光瞪在潘才章脸上,“潘才章,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找你来做什么,请你如实把自己做下的事说出来。”

    “你你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潘才章,我们是很友好地请你来,难道你愿意我们把你送回去,再用警车拉你来?”小田说着,目光示意两位,年轻那位立刻拿出一张拘捕令,上面有公安局的鲜红大印。不过,潘才章看得很清,大印上的名称不是三河市公安局。潘才章一时有些恍惚,不清楚那个地方在哪儿,仔细一想,头上的冷汗哗就下来了。

    不正是马其鸣以前做过县委书记的南平县吗?

    他们怎么会找到这儿,莫非?蓦地,潘才章慌了,怕了,后心贴到了前心上,无力地瘫在凳子上。

    两位陌生人正是南平县公安局刑警,年轻那位姓张,另一位年龄大的,秘书小田叫他康队。

    见潘才章老实了,秘书小田跟康队说:“你们谈吧,我有事先走一步。”

    这一次,马其鸣的确把谁也瞒住了,包括老局长秦默,马其鸣也没跟他讲实话,只说潘才章牵扯进一桩案子,让人家带走了,多的话,一个字也不肯讲。不是说他信不过谁,而是看一份材料时,忽然发现,他们把关系搞颠倒了。原来一直以为,控制潘才章这条线的,必是吴达功。你猜怎么着,材料上反映的事实却是,潘才章才是一手编织起这个网的人,吴达功只不过是潘才章网住的一条鱼,某些时候竟也受潘才章控制。

    这份材料提醒他,切不可按常规思维去判断问题,否则,就会走进死胡同。正好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是过去的部下现在的南平县长打来的,说南平有几个打工者失踪好几年,现在怀疑是让某股势力胁迫到三河,替人坐牢。南平警方想做进一步侦查,请求马其鸣能给予支持。马其鸣一口答应下来,正好借南平警方的力量,进一步摸清潘才章及真正控制潘才章的这股力量。

    这些事他当然不能跟秦默和李春江讲,怕引起他们误会,以为不信任他们,才借南平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怕秦默追问,那份材料从何而来?一提材料,马其鸣的心忽然就暗下来。提供材料的不是别人,正是前任政法书记车光远。

    说起来,这事儿还有些曲折。一开始,马其鸣也是无从下手,觉得四面都是线索,可抓哪一条都觉得不对头。有天他查阅桌上的群众来信,忽然就发现一封特殊的信,字迹似曾相识,一读,才知道这信非同寻常。这是一个人失败后的反思,是对杂乱无序的诸多线索的梳理。这封信里提到一个人,李欣然,说后悔没从李欣然身上先打开缺口,结果把问题弄得复杂化,困在里面走不出来。马其鸣正是从这封信得到启示,决计先对李欣然采取措施。

    信是秘书小田悄悄放在桌上的。

    当时,马其鸣只装作不知道,啥话也没跟小田提。

    事情过去好些日子,李欣然被“双规”后的一天,马其鸣忽然叫出小田,问他信从哪来?

    秘书小田犹豫一会儿,说出了季小菲的名字。

    马其鸣这才决计亲自约见季小菲。季小菲说,信是车光远写的,可惜还没写完,他便进去了。临被带走的那天,车光远突然打电话,要她立即去他办公室,说有重要东西交给她。等她赶去时,省纪委的同志已到了,季小菲抢在前面拿到了那封信。当时车光远啥也没说,只是用目光鼓励着她。季小菲说到这,眼圈忽地湿了。

    马其鸣现在看的这份材料,是车光远亲手交给他的。看过那份信后,马其鸣决计去见车光远。靠着老朋友的帮忙,他跟车光远谈了将近三个小时,临别时车光远交给他这份材料。马其鸣真是感动,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车光远还有信心写这些东西,可见他的意志有多坚强。他觉得拿到手上的,是一颗沉甸甸的心,是一份重托,一份不会轻易放下的责任。

    毕竟,他们同是政法委书记。

    正是得益于车光远的提醒,马其鸣才从纷乱的头序中很快理出一条思路,潘才章!他交给秘书小田一个任务,跟南平老康他们一起,耐心地陪着潘才章,不逼他,不审他,除了限制自由,不对他采取任何措施。

    这也许有些不合情理,更不合公安办案的原则。但马其鸣相信,这办法对潘才章管用。对付不同的人,得用不同的办法。潘才章半辈子生活在那种地方,对审讯那一套,比过日子还熟悉,你没有特别的办法,能让他开口,能让他说实话?

    潘才章一开始很紧张、很怕,尤其是看到南平两个人,身子不由得就抖。这事太可怕了,怎么风一来,雨也来了,后面会不会还有雪?他紧急思忖对策,好在潘才章这方面有不少对策,他决计拖。这个时候能拖一天是一天,不相信外面的人不急,不相信外面的人会不管。你南平的警察再厉害,还能翻了三河的天?

    慢慢,他镇静下来,发现事儿并没那么糟,他们好像也没掌握多少,要不,怎么不问?不问就证明他们只是捕风捉影,或者走走形式。他仔细回顾了一下所有做过的事,确信天衣无缝。那几个蹲在里面挣外快的人,比打工强得多,而且他们查死也查不出是南平人,这一点潘才章敢保证,要不凭啥这事能做那么长?要不凭啥天南海北的人只要一出事,就想把人转到三河来?他潘才章能耐大,信誉好,人家是慕名而来呀!

    嘿嘿,潘才章笑了,这一笑,算是把他彻底笑了过来,再见了南平人,便摆出一种威风,一种三河市对南平县的威风。南平算什么,落后封闭的小县,能跟三河市比?更摆出一种气势,一种历经大风大浪的气势,一种驾驭乾坤的气势。车光远都没能把我搞掉,吴达功都得听我的,甚至袁波,甚至孙吉海,甚至哈哈,说出来吓死你们,就凭你两个南平人,能咋?

    果然,南平人泄气了,失望了,甚至不打算问他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天天只留下一个人,陪他看电视,像是南平没电视似的。另一个,定是去转街,到三河找女人也说不定。三河的女人当然比南平要强。这就对了,做做样子嘛,工作也做了,玩也玩了,回去一交差,多美。现如今谁还认认真真办案,傻子才认真,不怕死的才认真,没权没势吃不到好处的才假装认真。有了好处你给我认真一下看!

    潘才章美滋滋的,心想这日子也不错,吃有人管,睡有人管,就当是在外面办案好了。

    秘书小田倒是天天来,来了也不多说,就一句话:“还不想说?”

    说个头!潘才章愤愤的,现在才发现,秘书小田不是东西,车光远手上整他,现在到了马其鸣手上,还想整他。不就为个季小菲吗,这男人真没出息。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潘才章开始纳闷儿,觉得不大对劲。哪儿不对劲,说不出,但就是不对劲。外面一点儿信儿听不到,也没人来看他,这很不正常,很不符合逻辑,不符合他潘才章的逻辑。再看两个南平人,就觉对方不是泄气,不是失望,而是胸有成竹,太胸有成竹了!

    潘才章耐不过性子,试探着跟秘书小田说:“能多少给我透点信儿吗,多少都行,看在同在三河混的分儿上,就一点儿,好吗?”

    “好!”秘书小田痛快地答应了他。接着,秘书小田给他透了一个信儿,大信儿。

    不透还好,一透,潘才章猛地跳起来,指住秘书小田鼻子:“你说谎,老子不信!”

    “信不信由你。”秘书小田丢下话,出去了。潘才章颓然抱住头,直觉一口痰压在胸口,半天吐不出来。

    秘书小田说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就在南平警方决定秘密收审潘才章那天早上,大约七点半钟,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马其鸣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慌张地说:“马书记,有人要对潘才章下黑手,地点就在看守所下面的十字路口。”马其鸣刚要问对方是什么人,电话已经挂了。时间不允许他多想,马其鸣立即打电话给康队,要他火速赶往看守所,一定要抢在十字路口前拦住潘才章,将他安全带走。接着,他又打电话给老曾,要他假扮成潘才章,看看十字路口到底什么人要下黑手?

    那天早晨,康队他们的行动可谓神速,就在康队他们将潘才章带上车的那一刻,十字路口发生了惊人的一幕。假扮潘才章上班的老曾刚要穿越十字,一辆摩托车就从对面木材加工厂那边飞驰而来,直扑老曾,要不是老曾早有防范,那场劫难是躲不过的,一定会血肉横飞,暴尸街头。就在老曾接连翻了几个滚,躲过疯狂扑来的摩托车拔枪射击时,一辆木材车晃晃悠悠开出木材厂,堵住了他的视线。

    此后,潘才章脑子里,便总是那辆摩托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