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

    秘密战役刚刚打响,阻力便接踵而来。

    问题首先出在人员身上。令马其鸣尴尬的是,三河市公安内部早已形成两大派系:一派,坚决地跟李春江走;一派,则完全被吴达功控制。中间摇晃的,没几个人。秦默出山后,有意识地重用了一些李春江这边的人,使得公安内部一边倒的形势有所改观,但是真正跟李春江铁了心的,至今仍然不肯站出来。这些人在观望,他们还弄不清三河将会发生什么。几次的反复无常冷了他们的心,也使他们的处境一次比一次尴尬。马其鸣至今不在公开场合表态,不像车光远那样大张旗鼓地发动声势。秦默也是闪闪烁烁,这种琢磨不定的气氛让他们迟迟作不出决定。

    下面调动不起来,就无法形成强大的力量,马其鸣犹豫了,现在他才明白,当初车光远为什么不顾袁波书记的反对,在会上大讲、特讲,靶子一样把自己置在枪口最前面。看来,在三河,你不冒点险还真是不行。

    两个人商量半天,还是没商量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秦默叹息道:“他们现在是不敢信任我,更怕吴达功玩什么花招,我过去伤了他们的心呀!”马其鸣劝慰道:“怎么又说起这种话来了,不是说好不再说的吗?”

    可是秦默一时语塞,工作开展不力,他比马其鸣还焦急。马其鸣安慰说:“不能心急,要相信,对方一定比我们更急。”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比秦默还急。恰在这时,秦默电话响了,刚一接通,李钰就在那边喘着粗气报告:“老局长,小四儿跑了。”

    “什么?”

    秦默赶到吴水,吴水警方已在到处搜捕。李钰讲,小四儿是趁他们开会时逃走的。这家伙很是顽固,任凭李钰怎么动脑子,就是一个字不吐。李钰急了,小四儿身上打不开缺口,案件便没法往下进展。他把大伙召集起来,想集思广益,研究怎么才能撬开小四儿的嘴。谁知就在会议当中,楼道内有人打架,是昨天住进来的两个客人,为喝酒打起来的。负责看管小四儿的警察听到打架声,出来制止,还没等把这边的战争平息下去,李钰的叔叔突然跑来说:“小四儿逃走了!”

    有人将窗户从外面锯开,支了把梯子,接应走了小四儿!

    这屋子的防范措施是一流的,关进来前,李钰仔细检查过每一个地方,窗户是从外面封死的,还加了钢筋条,很保险。谁知李钰连连叹气,秦默也顾不上批评,迅速投入到指挥中。

    突击审查两个打架者,两人交代,他们原本不认识,住进来不久,隔壁有人走进来,要请他们喝酒。他们推辞不喝,那人很热情,硬是打开一瓶五粮液,说出差在外,闷得慌,一个人喝没劲。两人抵挡不住他的热情,加上又是五粮液,忍不住就喝了。第二瓶喝到一半,那人说有点急事,出去办一下,还说如果能帮他个忙,他请二位吃晚饭,每人送条烟。说着就把烟拿出来,软中华,很高级的。两人还以为遇见了财神爷,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帮忙就是在楼道里打一架,打得时间越久越好。

    很明显,帮凶就是那个请喝酒的人。再审,两个人便糊里糊涂,说不出什么了。只说那个人中等个,四方脸,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穿得很体面,一看就是个有钱人。登记台一查,名字叫林加渠,兰州人。将身份证号送去查验,结果是假的。

    很明显,李钰他们暴露了,对方早就摸到了这儿。

    李钰叔叔甚是沮丧,这事对他打击很重,好像帮凶是他引进来的。秦默仔细检查了一遍林加渠住过的房间,里面什么也没留下,就连一个烟头都没。这个林加渠到底是什么人,消息又是怎么走漏的?

    李钰再三说:“这不可能,我们做得如此小心,对方怎么会摸得到呢?”

    分析来分析去,秦默说:“只有一个可能,对方跟踪了你们。”

    “跟踪?”李钰忽然间哑巴了。

    吴水警方搜捕了两天,小四儿一点儿踪影没有,看来,对方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秦默将事情经过汇报给马其鸣。马其鸣沉沉地说:“他们连小四儿的踪迹都能寻到,看来,你我的一举一动也都在他们的视线内。老秦,这伙人远在你我之上啊!不过也好”马其鸣忽然掉转语气,告诉李钰,“一定要找到小四儿,但这次,我们不抓他,只盯着他。”

    秦默似乎有点不明白,但他还是坚决按照马其鸣的意思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小四儿是让一个叫老木的男人救走的。老木正是跟踪了李钰,从李钰神秘的行踪上判断出小四儿被关在这里的。小四儿跳下窗子,跟着老木就往外跑,路是老木提前探好的,后院穿出去,是一家小食品厂,跃过食品厂后墙,是一片密密的老住宅区。小四儿问老木:“谁让你救我的?”老木不说话,只顾拉上小四儿跑。小四儿看上去有点不情愿,其实他心里是不想这么逃出去的,逃亡的日子他过过,很不是滋味,远不如大摇大摆走出公安局那么体面。老木不由小四儿动歪脑子,近乎以不容反抗的架势将小四儿丢进一辆三轮车。踩三轮的是一个歪嘴男人,收了老木的钱,只负责把老木他们送出住宅区。刚出住宅区,小四儿便看见一辆面包车,老木喊了声“快”,就连拖带拽地把小四儿往面包车上送。猛地,小四儿看见一双眼,隔着车窗玻璃,小四儿看见那眼荧荧的眼睛,发射着狼光。他打了个寒噤,一把挣开老木,朝相反的方向跑。小四儿自小就是靠逃命活过来的,若要真跑起来,两条腿就跟安了轮子似的,很少有人能追上。车里的人一看不妙,跳下就追。小四儿早已跃上墙头,猴子般一纵身不见了。

    这时候李钰他们的人已围追过来,那几个人一看阵势不妙,跳上车就逃走了。

    小四儿躲过了一难。

    他在下水道里躲到天黑,等周围彻底静下来时,才悄悄探出身子,四下听了听,确信没有埋伏的人。这才胆寒心战地爬上来,踩着夜色摸进一栋居民楼。

    小四儿在三河境内有不少这样的线,有些,甚至他的上家或老板都不知道。他敲了几下门,里面传出软软的一声:“谁呀?”

    “我,快开门。”一听人在,小四儿的心才算稳下来。

    换过衣服,吃完热腾腾的面条,小四儿才从惊恐中彻底缓过神。他问女人:“有没有人跟你联系过?”女人摇摇头,女人一开始是惊吓的,看到小四儿的第一眼,她的魂都飞了出来。小四儿哪这么没过人形,每次来,都是体面得令她心动,偶尔地,还带给她鲜花什么的,也算能把她寂寞的日子鲜活鲜活。今儿个,小四儿定是遇了什么大难。女人不敢问,女人从不问小四儿的事儿。自从跟小四儿认识,她心里便记住一句话,这男人的事一个字也不能问,他叫做啥就做啥,他说上床就上床,他要是不高兴,你就呆呆地坐在一边,陪他伤心。但他不高兴的时候很少,每次来都能让她快快乐乐的。他年轻的身体加上火热的贪婪可以让她在短时间内将长期的寂寞和孤独全都发泄出来。有时候还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比如一瓶香水,一枚首饰,或是三河这儿根本买不到穿起来却很时尚、很显个性的时装。

    女人四十六岁,这个年纪的女人已经很老了,老得几乎令她对男人不敢抱啥奢望。所以能有小四儿这么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人偶尔赐给她欢乐,赐给她惊喜,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她很满足,真的很满足。尽管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是她的,就如同以前的男人一样,她只能抓住一些支离破碎的日子,却抓不到男人的全部。但女人不遗憾,甚至从没想过要抓牢。女人习惯了眼前的日子,没有男人的日子,寂寞的日子。女人只求上天不要再赐给她什么灾难,不要把这种破碎的日子打得再碎,她就很幸福、很知足了。

    看着小四儿狼吞虎咽吃完饭,女人把碗筷收拾到一边,呆坐在餐桌旁,等小四儿发话。每次场景都是这样,女人从不主动一次,语言还是行动,都是等小四儿作出明确的指令后,她才能有所表示。今天小四儿却哑巴着,一句话不说,甚至也不拿眼看她一下,只是发了狠似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等整个屋子被烟雾笼罩得睁不开眼时,小四儿才说:“帮我弄个电话卡,我要打电话。”

    女人犹豫着,低声说:“这深的夜,上哪弄卡去?”女人知道,小四儿从不用她家的电话,也很少用自己的手机。他身上总是带不少卡,打完一个电话就扔,再换一个,再打,打完接着扔。有次一夜到天亮,他竟用了二十多张卡。女人拿着那些卡,像烧掉自己的过去一样将它们烧掉,不管小四儿安顿不安顿,她总能做得很到位。所以至今在小四儿眼里,她仍是最值得信任、最值得依托的一个人。

    “算了,明早再说。”小四儿也不难为她。说完这句,丢下她,一个人进了卧室,门一拍,倒床上睡了。

    女人不敢跟进去,她知道,这次,小四儿是遇上过不去的坎了。

    女人一直在沙发上坐到天亮。

    刚一上班,女人便跑进电信局,用一个假身份证,替小四儿办了三张卡。

    小四儿将电话打过去,对方很警觉地问:“你是谁?”小四儿故意沉默了一阵,说:“你不会听不出我的声音吧?”

    “你在哪里,怎么不坐车回来?”对方显得慌乱极了。

    “回来?我能回来吗?”

    “闲话少说,你到底在哪儿,我派人去接你。”

    “接你妈个头!”小四儿突然叫起来,“你想下黑手是不?敢冲我下黑手,你王八蛋活得不耐烦了是不?”

    对方显然被小四儿吓住了,哼哧了半天,讨好地说:“你多虑了,我们之间,应该信任才是。”

    “信任?你也配说这两个字!”小四儿额上的青筋跳起来,眼里的光像是要吞人。果然,他说出一句令对方断气的话。

    “你信不信,我这就给独狼打电话,告诉他弟弟是怎么死的!”

    “别别别。”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是紧张,近乎是在求小四儿了。小四儿不容对方再说下去,“啪”地挂了电话。撤出卡,一扔,换了再打。

    这一次,小四儿拨通的是一部在吴水县来说很重要的电话,对方刚一说话,小四儿便打断他:“听着,我现在遇了点事,急需钱,你替我准备几万块,中午一点,送到老方家卤肉馆。”说完,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照刚才的样换了卡,倒在了沙发上。

    女人怯怯地捡起地上的两张卡,拿到液化汽上点燃,望着扑扑往上蹿的火苗,女人的心也暗了下来,她想,灾难可能又要来了。

    女人后来从床下拿出五万块钱,是小四儿送她,她却一直没花的。小四儿望了一眼,说:“拿回去,我还没落魄到花你钱的份上。”说完,又觉得自己太不近人情,昨天到现在,还没跟女人认真说上一句话,他不想给女人留下什么恐惧,也没什么可恐惧的,日子该咋过还咋过,用不着把女人的日子也给打烂。这么想着,他伸出手,柔情而又不可抗拒地揽过女人,两束温情四射而又略略贪婪的目光对住了女人藏着深深忧怨和哀伤的眼睛。女人经他这么一揽,又这么一视,心便汪洋成一片,软软地倒在他怀里,任由他带着,往缥缈处走,往不敢想却总也忍不住要想的地方走。这一走,屋子里便腾起一股浪,热浪,立时,就把什么也淹没了。

    中午一点,小四儿准时在老方家卤肉馆拿到要拿的东西。这时他已变成了一个收羊皮的回民,骑辆哗哗作响的破自行车,大模大样往他想去的地方去。

    接连几天,吴水警方和李钰这边都没有小四儿的任何消息,秦默坐立不安,马其鸣也感到棘手。其他几条线也遇到不同的麻烦,侦察工作一时陷入僵局。就在局面无法打开的关键时刻,李钰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叫他去找一个叫刘玉英的女人,还说这事千万别告诉秦默,有情况可以直接找马其鸣。李钰兴奋地接连说了几声是,刚要问一问叶子荷的情况,那边电话啪地挂了。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春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