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玩命关头

    也不知怎地,杜威被人打晕之后感觉实在闷得不行,眼前一片漆黑,手腕脚踝都被拷起来了。

    杜威明显感觉到,金这次是要真正地赶尽杀绝。

    一想到这,杜威开始想起了卧床不起的母亲,一想到自己母亲身边只有护士没有家人的守护,杜威就像是心如刀割。

    那锋利的一刀刀地刺进杜威的心灵,拔出来再插进去,反反复复。

    车里的一帮人讲着俄语,看样子是**子。

    也许10分钟、15分钟、20分钟、一个小时,自己就会被打死,尸体扔到山里头喂狼吃。

    不知过了多久,那辆黑色面包车停了下来,听到几个**子BB了几句俄语就把自己拉下拉下了车。

    杜威明显感觉到这些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对待杜威就像是对待牲口一样,而且在肢体接触的时候杜威碰到其中几个人身上的枪支了。

    被捆着押着就一直走着到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把他头上的套子摘了。”一个人叫着俄语。

    一个人上前就猛地踹在杜威的肚子上,杜威直接跪倒在地,另外一个撕扯下头上的头套。

    杜威半眯着眼睛,只感觉眼前一片亮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皮。

    突然,一盆凉水直接飞了过来盖在杜威的头上。

    讲真,这盆水不是一般的凉,就好似冰川融化的水一般,那种刺骨的寒冷从头顶一直劈到双脚,杜威整个人立马睁开了双眼。

    杜威抬头看了四周,四面都是高高的岩石壁,顶部露天,像是个天然的岩洞……这里少说也有百号人,他们带着头套穿着蓝色迷彩。

    杜威低下了头,觉着自己和母亲不会也不可能逃过这一劫的。

    在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穿着皮制马甲,裸露着胸膛和双臂,抓住杜威的头发看了一眼。这个留着莫西干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更像是南美的人。

    他揪着杜威的头发把他带上了台面。

    “就是这货了。”那个莫西干男人一脚把杜威踹翻在一个白色西装男人的皮鞋旁。

    杜威慢慢的翻着身子。

    那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光头慢慢转过身来,他抽着雪茄带着个墨镜。

    杜威抬头看着他,是金,没错了。

    金蹲了下来,摘下墨镜露出凶神恶煞的眼神,盯着杜威的双眼,笑里藏刀。

    杜威同样瞪着金,两人没有说话,一直对视着。

    杜威在金的眼里看到了无穷无尽的罪恶,看到了自己母亲被神经毒气折磨的场面,看到了无辜的人们被抓去活埋的场景。

    杜威咬紧了嘴唇,血从嘴里流了出来,他恶狠狠地盯着金。

    “就你?”金十分蔑视地看着杜威抽着大烟,把嘴里的烟全吐到杜威身上去了,“小王八蛋,还是处吧?”

    周围的一些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呸!“杜威一口浓血直接吐在金的脸上。

    金站了起来,轻轻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片手帕,在肮脏的脸上抹来抹去。

    “带过去!”金怒吼着。

    来了两个人,把杜威硬生生地拖到了一个桌子旁坐了下来。

    桌角边沾满了血,脚边还有两具脑子开花的尸体。桌子上还摆着些许筹码和一副牌,看的出来这是个赌桌,而且还是赌命的那种。

    没过一会,利西西就被拖了上来,由于反抗,被两人毒打了一顿后才放上赌桌。

    利西西满脸是血,恶狠狠地盯着他身边的两个守卫,龇牙咧嘴。

    “德克萨斯扑克,起源于德克萨斯州罗布斯镇。美国佬称这个叫幸运的鞋子,哈哈。”金突然出现在赌桌旁,他拿起一把筹码抓在手上笑个不停。看着金那副子老奸巨猾的样子,别提杜威有多想杀他了。

    突然那个王八蛋又收敛了那无耻的笑容,把筹码重重地按在桌子上,摘下墨镜瞪着杜威,“小子,你胆子还真不小啊?”

    杜威暴起跳了起来,但刚一起身就摔了个狗啃泥。

    “啧啧啧。”

    两个人抓住杜威的肩膀按回了位子上。

    金带上白手套,扭扭脖子,一肘子砸到杜威脸上。

    一拳,两拳,三拳

    杜威满嘴喷血,两个眼球都要爆出来了灌满了血丝。

    金觉着有些累了,慢悠悠地摘下已经被染红的手套回到赌桌边。

    “小伙子,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嗯?”金吐了一口口痰飞在杜威的脸上,“黑色名单?你是做的吧?”

    杜威翻着眼睛,抽搐着,努力呼吸着龇着血牙。

    “行了,事情都过去了,名单你也偷了。”金走了过来,抓住杜威的头发,“该偿命了吧?”

    “肖!发牌。”金放开了杜威,杜威瘫在了椅子上。

    杜威眼睛已经被打肿了,眼皮已经肿胀到爆炸,眼前一片血红,就是这样,杜威仍然能看到荷官竟然是肖!!

    天!怎么会是肖!看到肖杜威马上坐了起来,他想起了连长那天打的电话。

    杜威翻着眼皮呆呆的看着肖。

    “发牌!”

    肖没有理会杜威,抓起桌上的牌洗了起来。

    杜威一张,利西西一张,杜威一张,利西西一张。

    杜威很快回过神来,这王八蛋居然是自己身边的卧底!真怪当时那么信任他!把母亲托付给他,等等!母亲的位置一定是肖暴露的!

    杜威狠狠地咬着牙关,没再看肖了,他闭上眼睛,他知道他这一年半载以来一直生活在欺骗中,现在的局面也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当时自己想亲手杀了金,母亲和自己已经在国内了!

    赌局开始!

    杜威加注,利西西也加注,杜威还是加注,就在第一轮两人一直加注着,而且每次只加注一个筹码。

    没错,在生死的边缘,杜威和利西西显然是必死的,尽管这样他们还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拖延着时间。

    简单的第一轮,他们依靠无休止的加注就耗掉了3分钟。

    进入第二轮,肖把双方的筹码投入赌池中,开始发出三张牌。

    杜威瞪着肖,摇着头,是真的很无奈,只能悄悄地用中文骂着:“狗叛徒。”

    肖的神情很淡定,表情似乎没有任何波动。

    第二轮两人利用反复加注和佯装思考拖延了6分钟上下。

    第三轮,第四张牌发下来了。

    但杜威手边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了,但垂死挣扎的杜威仍然要佯装思考拖延时间。规定时间到,所剩赌注被迫全部投下,杜威摇了摇头,十分绝望讲着两个字:“全押。”

    利西西把牌移交给肖,两人同时摊牌。

    牌亮了,利西西摇了摇头,杜威输掉了。

    “我来看看,是哪个不幸运的孩子失败了呢?”金突然冒了出来,搭着肖的肩膀。

    “哎~~~”金深深地叹了口气,遮住了双眼,一脸的苦笑,“盖瑞,怎么是你输了?你我还想亲自送你上西天啊。”

    金甩着头,拍了拍肖的肩膀。

    肖愣了一下,拔出腰间的手枪指向杜威。

    “没办法,哎呀,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等你下辈子投胎一定要记得我这句话!谁让你自己输掉了生命?”金转过身去又带上墨镜,挥了挥手指。

    杜威闭上了眼睛,“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肖看着杜威,子弹上膛。

    “3,2,1”

    “等等。”金突然转过身来,按下了肖手里的枪。

    “在你见阎王前,我想让你死得明白一点,你过来。”金敲着杜威的脑袋。

    杜威睁开了眼,站了起来,跟着金。

    “肖,你把下一组人带上来。”金让肖把利西西小队队员带上赌桌和利西西赌命,“你别看了,你跟我过来。”

    杜威和利西西一直对视着,这是他们生命中最后一次相见了。

    金带着杜威来到一个仓库,这个仓库就在这个窑洞中。

    打开门,里面有两个守卫,站在一个牢椅上,杜威被放了上去。

    金坐了下来,又摘下了墨镜,坐在靠前一点的桌子前,就跟审犯人一样。

    “嗯,我应该叫你杜威呢,还是盖瑞?”

    杜威坐直起来,“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庆幸你获得了10分钟的生存时间,也有可能是1分钟,那就要看我们可谈的来了。”这句中文来的猝不及防。

    杜威坐直的身子又软了下来,靠在椅子上,“老子管你是什么狗屁,要杀要剐随你。来吧,狗汉奸!”

    “嘿嘿,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些秘密的。”

    “我草泥马的,要杀老子现在就动手,唧唧歪歪跟个臭娘们似的!”

    “因为你的父亲,你的母亲才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金双手搭着下巴。

    “你说什么?!”杜威又坐直了起来,他停顿了一会,“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没有父亲,他早就死了。”

    “真的吗?”金笑着,“你看看这个。”

    金把一份档案递给了杜威,“白纸黑字,自己睁大眼睛看看吧!”

    “杜巴铜,你敢说不认识?”金走到杜威面前。

    杜威低着头,金亲自拆开了档案摆在杜威面前。

    杜威瞄了一眼,看着照片,完全没有印象了。

    “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他现在已经死了。”金收起了档案袋回到位子上。

    “你爸,就在前几天,被我亲手打死了。biu!”金比划着手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