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拯救肖

    按照肖的指示,杜威在下飞机后就赶到了Play Boy酒吧,不过这个地方相当的偏僻,离市区有近40分钟的车程。为什么要选在这么偏僻的酒吧见面,杜威实在是搞不懂。

    这家酒吧是复古风格的建筑,房子外表看上去并不那么光鲜亮丽,占地面积不大,但有两层楼,Play Boy的招牌高挂在店面上。推进大门,人并不多,老板是个大络腮胡的白人胖子,裹着黑色的骷髅头巾,穿着无袖皮革背心,露出白花花带有满是纹身的手臂,看上去,这个人看上去像极了电影里头的摩托帮的人。

    酒吧里的人并没有因为一个陌生人进门后而发出任何躁动,而是静静地抽着水烟喝着酒,坐在这里的人无非只有两种,要么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这里混日子,要么就是跟老板一样装扮的人聚在一张桌子上讨论着一些事情。

    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在那封信上也并没有说明进酒吧后干啥,处于保险起见杜威还是找个地方安静地坐了下来,他准备缓一缓,顺便还点了一杯普通的劣质酒。看着手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有任何所谓的街头的人出现,更没有什么人过来找他,他开始觉着在这么干等下去不是事了,他准备冒个险。

    杜威拉过来一个转椅坐在了吧台上,酒吧的老板注意到了他并递给他一份菜单,杜威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的ID卡指给那个白人胖子。

    “我不认识你。”胖子摇了摇头。

    “你认识这人么。”杜威结结巴巴。

    “听着伙计,我不认识什么肖,也不认识什么盖瑞,我只管管好这里的生意,懂吗?要是不消费还请便吧?”胖子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

    “你再看看?”杜威拍了拍桌子。

    “妈的”白胖子好像失去了耐心,“滚蛋!”

    杜威恶狠狠地眼睛盯着他但很快便收敛了,失落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这时,就在柜台背后的门里,走出来一个油头白种人,“吵什么吵?怎么回事汤迪?”

    原来这个胖子叫汤迪。“老大,这来了个瘪三,不买东西还在这挑事!我正让他滚蛋呢。”

    这个白种人穿着皮衣,梳着油头,看上去是个掌事人,其实这个人才是这家店的老板。“嘿!你,我说!你,对,过来!到我这里来!”

    “把你的ID卡给我看看。”

    “好,就在这里。”杜威递上去一张伪造的ID卡。

    白人上下打量着杜威,把其中一只眉毛挑的高高的。“你!跟我进来!”

    “啊?为什么?”杜威有点措不及防。

    “屁话真多!让你进来就是!”

    杜威跟着这个白人进了里屋。两人面对而视,谁也不说话。

    “你为什么来这?”白人突然开口了。

    “啊?这个信封有个人叫肖他叫我来”杜威的英语可真水!

    “你现在在为谁做事?”

    “我?我只为自己做事。”杜威简单明了地回答着。

    “这个人,认识不?”白人向杜威展示着肖的照片。

    “陈坤不,肖!我认识这个人。半年前我跟他走失了,直到昨天他给我寄了这么封信。”

    白人立马收起了照片低下了头,“我叫恩尼斯.麦克,你直接叫我麦克好了,我是这家店的老板。看你英文不太好,以后我尽量说慢一点,肖说你是南美的亚裔雇佣兵。”

    “额对,我是,我叫盖瑞.杜。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肖。”杜威十分着急要见到肖。

    “听着伙计,你手里的那封信不是肖写的,是他的手下写的!”

    “什么?你在逗我吗?”

    “不是,肖现在在A18帮人的手上,我前几天在北山赌场听说A18的人把肖拷走了,肖在失去消息前告诉我有一个叫盖瑞的亚裔雇佣兵会来我的酒吧找我,现在你收到他写的信,看来他现在还活着!”

    “什么?什么A18?”

    “活动在北山附近的一个帮派,他们因为肖在他们地盘上抢军火被带走了。圣徒帮的人也是没什么办法的!”

    这一个帮接一个帮的,听的杜威很是懵圈,“啥啥?什么圣徒?讲慢一点好吗?”

    “肖负责圣徒帮的二堂口,圣徒那帮人根本就搞不过A18!二堂口都要死了还呆在那里吃火鸡,真想弄死他们,他妈的!”

    肖不是南部俱乐部的吗?杜威很是不解。

    麦克打算带一批人马在今天凌晨救出肖。而杜威则被安排在酒吧修整。

    晚上10点半,麦克进了杜威的屋子,递给他一份汉堡和一把M1911手枪和60发子弹,“伙计,明天的凌晨就行动!这点小事你肯定能搞定吧?”

    杜威伸手接过了手枪,“你准备带多少人?”

    “20来个吧,毕竟对于我手下的兄弟们这算是比较大的火拼了!”

    凌晨3点20分,杜威和麦克一帮的人,来到北山的一个伐木工厂,由于视线黑暗,杜威觉得战斗的难度会大幅度提升!

    这个工厂建在北山的半山腰上,山脚下有一个大低谷。所有人集中在工厂的外围,麦克和杜威配备了消音,“上!”麦克一声令下,“盖瑞(杜威),你跟我来,你从这边抄进去!那里有两个哨岗,上面肯定有狙击手!让他们好好睡上一觉!我从右边!快!”

    杜威从左侧翼摸了上去,他收起手枪,从胸膛拔出一把匕首,弯腰快速在丛林中穿越,是的,他似乎又找到了在战场上的感觉。

    左边有三个哨岗,每个岗位上有一个哨兵。突然从工厂正门传来激烈的枪声,没错,麦克的人已经跟A18交火了!杜威一抬头,哨岗的三个人,听到枪声开始远程支援正大门,杜威把匕首直接咬在嘴上,慢慢地爬上了梯子,因为这个梯子质量实在是太差了,稍微用点劲就会使整个哨岗晃个不停。

    爬上哨岗,那蠢蛋哨兵浑然不知,杜威拿下嘴上的匕首,摆起手势一挥手,一刀干脆利落直接割破了他的喉咙,血滋了杜威一脸,远方的枪声早就掩盖了这一切,没人知道左边的三个狙击手马上就要挂了。

    “见阎王去吧!”杜威把尸体轻轻放地靠在了木桩边,杜威抄起身边地***,瞄准前方并排地两个哨岗,两个人头几乎就在一条线上,杜威这次想都没想一枪下去,两人的脑瓜被开了瓢。耳边的无线电传来麦克的讯息,右边的四个哨岗已经被搞定了,杜威开始远程支援正大门,手里的狙击步枪弹道下坠十分严重,致使每次射击时杜威必须要下调修正好几个单位。

    “杜威!杜威!你赶紧去救肖!肖要被人带走了!快一点,他们正在向北门移动!”麦克在无线电里吼着。

    杜威瞄着狙击镜,在北边发现了一队人马压着肖向着一辆车移动,“距离已经超出了我的范围!重复一次,距离超出我的射程!”

    放下枪,杜威立马就滑下了梯子,飞奔向北门,“麦克!麦克!掩护我!”

    “他在这!”路上有两个A18的人朝着杜威开枪,幸亏枪法太烂,一枪都没有打中,杜威也顾不了跟这两个杂碎较劲了,他跑的简直比猎豹还快!

    杜威已经快到北门了,“别动!”在北门口有三个人拦住了杜威,三个人拿枪指着杜威的头,没办法他只能举手投降。

    “转过去!转过去!把手背过去!”其中一个人拿着枪慢慢地靠近杜威,“伙计!你可跑不过子弹!”面前的这个黑人讲的一嘴的俚语。

    杜威轻蔑地嘲笑着他,”乡巴佬,虽然老子听不懂你他妈的在讲什么,但是你靠近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杜威一拳重重打在他黑的跟煤炭似的的脸上,俯身绕道身后,一肘暴击在黑人的后脑上,把他手里的步枪顺势勒住他的脖子,黑人很快就失去了反抗能力,杜威右手拔出腰间的手枪,一枪打穿另外一人的心脏,一发过后,杜威直接把手枪砸晕剩下来的一个黑人。

    “大哥大哥放开我!我的错我的错!饶了我一命吧”

    看着手里的黑人一副狼狈的样子,杜威动了恻隐之心,“他妈的,老子上战场的是你他妈还在街边吃冰淇淋呢!滚蛋吧!”杜威放跑了那个黑人。

    突然两辆车冲出了北大门,车里关押的正是肖!

    “肖!肖!他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