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Play Boy

    在经历劫货风波后,出乎杜威的意料之外的是,金真的就没有在找肖了,而且肖也莫名其妙地离开了居住地。

    一连好几天杜威都是独身一人在乡村的破屋子里吃喝拉撒,仿佛行动还没开始就已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等不到肖,杜威根本就没办法混下去,冰箱里的啤酒也都喝光了,在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杜威决定得想想办法了。

    第二天,杜威就带着行李乘车到洛杉矶市里的银行,准备兑换美金。

    早上8点不到进的银行,到中午12点多才出来,杜威一嘴憋足的英文实在是难交流,中间还差点和大堂经理吵了一架,不过最后还是成功地换到了1万美金,这笔钱省省足够让他购买机票回国了。

    午饭后,杜威就在饭馆门口的电话亭给肖通电话,这是他这几天不下20次打电话给肖了,很不幸信号还是不在服务区,这个肖简直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就这么走了,杜威真觉得不甘心,更觉得蹊跷,但移民局的已经下了通知回国了。

    回国后,杜威第一件事就是到连长那报道,可这空手而归实在是毫无颜面。

    到了连长办公室,杜威直接看傻了眼,余梦婷竟然在这!

    “杜威!李叔叔,您看杜威回来了!”说完她上前就直接拥抱杜威。

    “婷婷,这连长这怎么回事”

    “你个臭小子可算回来了,谈个恋爱还鬼鬼祟祟的,婷婷都跟我讲了你们现在正在什么什么热恋中!”

    听连长满嘴胡话,杜威也是一脸懵B,“这什么跟什么啊老李不是”

    余梦婷翻着个大眼睛,手指偷偷地掐了一下他,杜威实在是不知道是怎么个回事。

    “额这婷婷,你你你先出去一下,我和连长有话要说。”

    “好哦,两个人神神叨叨的。”

    啪,杜威小心地关上了门。“不是,连长这怎么回事?”

    “你都不用说啦,你是婷婷的男朋友,她呢是你的女朋友,就这么简单!”

    “靠,老李你怎么越老越糊涂了,我一直单身啊!这”

    “怎么了,我老了怎么了,你还瞧不起老干部吗?你们年轻人什么事都瞒不过我的!不说这个了,说说你的情况吧。”

    “连长,在洛杉矶有一个,你有没有一个线人?”

    “线人?我想想?”

    “哦哦,有一个线人叫陈坤怎么了,好几年没联系我了,怎么了?”

    “陈坤?!他的英文名你知道吗?”

    “这个人我好几年没联系啦!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啊,以前是我们的同志,是特战旅的一个排长。”

    一听这话,杜威放了下心,“是这个人!他现在叫肖,我在洛杉矶碰到他了,而且他竟然认识我!我的档案他怎么看得到??还有,我一下飞机他就开着出租车来接我说是你批准的。”

    “简直就是荒唐!这个陈坤早就不是我的线人了,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洛杉矶!”

    杜威陷入了沉思,“哦!对了!他还给我看了一个旅里的一个什么831计划,上头不仅还有公章还有旅长的亲笔签字!”

    “831?什么831?我怎么不知道?”连长也呆滞了。

    咚咚咚,余梦婷等不及了,“你们好了没有啊。”

    “哦!你去休息室吧,我们有事还没讲完呢!”

    “你说这个,陈坤,他既能看到你的档案资料,又能搞到仿公章,你说这人现在是不是按道理说,特战队员的档案我们要送到机要局的啊,只有干部才能看,这个陈坤到底什么来头?”

    “他说这个831是卧底机密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其他参加任务的人都死了,所以831就由他一个人办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连长侧过头来看看门外,“小子,这要是上头的机密,你我可都要掉脑袋!你可千万别到处乱说。我也就装着不知道啊。”

    这其中的猫腻就连连长他自己都讲不清。

    “杜威,你幸好回国,不然哼,你也生死未卜咯!”说完连长起身把杜威带到休息室见余梦婷。

    “李叔,什么事儿讲这么久啊,我等的花儿都谢了!”婷婷伸了个懒腰。

    “连长,你出去吧,我想跟婷婷单独待会。”

    “哈哈嗯额,好!年轻人就是事多。”休息室的门关上了。

    杜威上前偷偷瞄着门缝,在确认连长离开后,拉着余梦婷的手到沙发上。

    “婷婷,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呐,水给你!”杜威像个绅士,“说吧,怎么回事?”

    “额,杜威这个你别误会了,其实其实我爸根本不是商人,我爸也是在部队混的,李叔叔跟我爸是战友一起抗美援朝的我爸他最近老是催我找男朋友,可学校那些男生实在是游里游气的这么说吧,我就骗我爸你是我的男朋友其实你也别误会了”余梦婷噼里啪啦解释一大箩筐,杜威边听边笑。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没事儿,我不介意哦,能当你男朋友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呀!”

    “你嘴可真贫呀对了李叔告诉我你这两天回国,话说你出国干什么去了呀?”

    杜威楞了一下,“额额啊?我呀?就是去那个啥带一个连长的线人回国,没啥大事哦,人已经安全回来了。”

    “哦,是这样啊那你不是退伍了吗,这怎么还找你去啊?”

    “额连长说现役士兵不能出境嗯对,就是这样。”

    余梦婷这边算是糊弄过去了,回到家后,杜威辗转反侧,他整夜都没有合眼,他想知道这个幕后的人到底是谁?

    杜威在市中心租了套房子,退役发的抚恤金也够花上一阵子了,还有部队里安排他到邮政局去当个小官,他也去了。

    大半年过去了,96年下旬,杜威还是没办法打听到王静的消息,胡思乱想是不可避免的,有时候就连他都觉着王静可能已经死了,再找下去真没多大的意义了,但心中只要还有一丝信念,杜威就不会放弃寻母。

    纵观整件事情都十分的蹊跷,似乎有些暗藏的秘密没有被杜威发现而是整个事情压根就连不起来,直到1996年12月末的一天,事情突然有了转机。

    那天下着大雪,杜威按时下班,天实在是太冷了!回到家后,他等不及要打开暖气。

    可今天杜威怎么也拉不动这暖气的闸,估计闸根儿被冻坏了!打开手电筒,杜威拆下机壳,在闸根那块根本就没有结冰,而是垫着一块牛皮纸一样的包裹!

    “我的妈,什么玩意儿。”杜威自言自语道。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算是把包裹捞了出来。正是杜威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打开厚厚的一层包裹,里面竟然还有一层!

    里面装了一本护照、一本签证、还夹着一张全英文的账单类的纸、还有就是一本美国ID卡!

    杜威觉着真是见鬼了,坐下来后他一本本地翻开,可怕的是,这些证件上的照片全是自己!更荒谬的是,在那本ID卡上竟然也是自己的照片,“英文名Geeee

    y,什么盖瑞?狗屁吧!”

    在最底层夹着一封信:东西都办好了,第二张是美国绿卡,第三本最后一页是机票,明天早上7点的,下飞机后坐出租车去一个叫“Play Boy”的酒吧,记住,你的身份现在是美籍华人。勿忘!-肖。

    看到眼前的一切后杜威直接跪了,原本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打破了。

    杜威抄起电话就拨到李连长的座机上

    “喂,连长!是我!我是杜威”

    “杜威?哈哈是你小子啊!最近怎么样啊!怎么有心思给我这个老家伙打电话啦?”

    “连长,我刚刚是这样,连长……我们有空吃饭吧!”

    “啊?好吧,算你小子有人情味儿!后天下午我再打电话给你!我这边还有工作要忙!挂了!”

    虚惊一场,杜威把这事差点全盘托出!

    看来杜威这把要单干了!他没多想就赶紧收拾收拾行李,清早5点就出门了。

    这一别,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到这座城市,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吧。

    上了飞机前,杜威以邮局出差搪塞了连长回绝了连长的饭局,连长还在那边祝杜威工作顺利,却不知道他又要踏上洛杉矶的征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