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肖

    这个线人叫肖,在洛杉矶是个小有名气的喽啰,说白了就是打下手的,但他跟的主背景可不是一般的大,是相当的大,这个线人在这个人手底下混了将近有8年,由于没有良好的时机,当地警方也没办法抓他。

    这个龙头老大叫金老大(道上绰号),出生在中国领土,1976年前国籍为中国,先后转过日本、德国国籍,是欧洲一级通缉犯,贩卖的**以吨位计,从欧洲逃出来后进入南美一带。后来潜入洛杉矶销声匿迹有近10年了,国际警察局的人都以为他在南美被打死了。

    虽然肖跟了金老大有8年之久,但由于金生性多疑,还没有完全信任他,1986年在洛杉矶建立南部俱乐部(South C.L.U.B.),90年代初期会员人数超过三千,直到如今已超8千,华人只有6个,除了肖和金,其他四个均在帮派战斗中死去,在洛杉矶,没有金不知道的事,要想知道王静的下落,混到俱乐部里面是当务之急。

    王静生死未卜,杜威不知所措。

    第二天一大早肖就起床了,在办公桌前擦拭着随身携带的***.18(全自动手枪)。

    “卧槽,你在干嘛?”杜威刚刚睡醒,“司机随身携带枪支?你到底是谁?”

    “我根本不是什么司机,我是洛杉矶南部俱乐部的会员,出租车是我偷来的。”肖奸笑着,“不过你不要紧张,我跟你们李连长一直都是单线联系。”

    “你!你你就是叛徒!”

    “确切的说我是俱乐部的叛逃者,而不是老李!”

    杜威的语气慢了下来,“你是卧底?”

    肖下意识回头,小声耳语道:“不不不,我可没有说过这话。”

    “杜威,你要是想在洛杉矶查出个所以然”

    “嗯?”

    “你坐过来一点。”肖搞得气氛神秘兮兮的,“你必须跟着我加入俱乐部。”

    “混黑?不可能!我刚刚从部队退伍,不可能干这种勾当!”杜威直接拒之。

    “你他妈想过你妈的安危吗?你妈很有可能就在洛杉矶某个帮派的手上!你小子要是混进俱乐部,想揪出那几个王八蛋简直就跟你把脚抬起来一样容易!”肖表现得十分激动。

    “你怎么这么激动?嗯?”杜威盯住肖的双眼,“你根本就不是连长的线人!”说完,杜威突然一个猛扑把肖扑倒在地,肖很快被控制住了,“快说!你他妈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你还知道我们部队什么!你这是死罪死罪啊!”杜威掐着肖的脖子。

    肖面颊很快就变得通红,青筋暴露。

    “咳咳!咳咳!你先放开我啊我要被你搞死额!”

    杜威放开了肖,把桌上的***迅速上膛,指着肖的头,“说!你是不是知道我妈的下落,不然老子就打死你!!”

    “放轻松老兄!把枪压低一点好吗?”肖举起了双手,“我是我是我是老李的线人!你打死我有什么用,你只能靠我救命!”

    “他妈的!你到底是谁!!!”杜威开始歇斯底里了。

    “别开枪!别生气!我说我说!”肖吓得闭上了他那双鼠眼,“为了协助欧洲联邦调查局抓获中国国籍大毒枭金,86年,欧联邦得知金在洛杉矶一带活动,就跟华中军区私下达成协议签署了一个叫831计划,队里就派我和另外三个缉毒警察便装潜入洛杉矶实施抓捕,可没想到,没过两年,这三个人身份暴露了,死了!死的真惨!太惨啦!”肖摇着头,“我是李连长手下的一个排编排长!但事发时我已经退役被分配到沿海地区的缉毒局了现在只有我有可能完成831计划!你打死我你会上军事法庭的!”

    “我怎么相信你?这他妈都是你的一面之词!”

    “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肖把杜威带到一个偏远地区(偏离洛杉矶市区),在那里有一个肖的安全屋,没有知道这个屋子。

    一进屋,一股的怪味扑鼻而来。肖打开了灯。

    “艹!这地方可真破!”

    肖去了内屋取东西,杜威在外屋等候,不经意间他看到墙上挂满了李连长和他的合影,墙上都是迷彩服,这不得不让杜威相信肖的真实身份。

    “你看!这是831计划旅里的批示公章!”肖递给杜威一份泛着黄的文件,看样子有些年份了。

    这上面确实有华中军区直属特战旅的公章!还有连长以上所有干部的签字,这下子可把杜威搞蒙了。

    “这下子你总该信了吧?我不知道你的母亲跟831计划到底有什么关系,既然你要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肖从腰带上麻利地抽出了一把手枪快速上了膛,“你必须上路子!”

    杜威发着呆,“什么意思?”

    “加入南俱乐部!打入金的内部。”肖眯了眯眼,扣动了手枪的扳机,不过没有子弹。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现在只有我能救你!”

    杜威有点犹豫了,“这算是卧底行动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831计划总不能我一个人完成吧?”

    不知道于公于私,杜威还是做出了决定。

    晚上,肖和杜威来到一家市中心的咖啡厅,肖说是有事要交代。

    “想加入南俱乐部,你就必须引起金的注意。后天在这里有一次大型交易,有足足300斤!金想要独吞这批货。”肖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跟贼似的。

    “你是说那个姓金的缺人吗?”杜威已经明白了肖的意思了。

    “没错!他准备大干一票!身边的人手不够,所以这几天一直在物色人选,你在这时候突然出现,想不引起他的注意都难啊!”肖十分得意自己的计划,用手腕转着酒杯。

    “所以那个姓金的后天会来咯?”

    “不,金不会来,但他手底下最亲信的人会出面,如果你后天按照我说的做,过不了几天你就会被帮派的人盯上!”

    “太麻烦太危险了!你直接跟姓金的说你一个朋友想加入俱乐部不就行了!”

    “不!你错了!金老大跟我很少碰面,尽管我是他最近的手下,但我跟他大多都是通过卫星电话联系的,上次见他还是在3年前,他不可能那么容易现身的,不过后天你动静搞得够大,说不定他就来咯。而且直接告诉他你最多只能混在俱乐部最底层,到时候,你什么都不知道哟!”

    杜威低下了头,他又想到了母亲的模样。

    “怎么做?我听你的!”

    金通过电话告知肖,偷袭时间定在早上8点整。

    事发头一天晚上,杜威整宿没睡着,因为他知道他要去杀人了,而这次不是为了党和国家,而是救自己的母亲。

    第二天清晨6点不到,肖就把杜威拉上了车赶往那家咖啡厅的对面蹲点,装备都被肖已经拿上了车。拉开拉链,里面只有一把手枪和两个满编**,防弹衣也只有一件。

    “你是让我去送死?”杜威摊开了双手。

    “不是,只是给你加大了难度,防弹衣是我的不是你的,行动完毕后我带你跑路!”

    “他妈的你又不冒险干嘛穿防弹衣!你他妈的想我死?”杜威一把揪住肖的衣领。

    “放开我!你他妈的不冒点险能让金看上你吗?”肖也毛了,脸上的墨镜都给震下来了。

    7点半,杜威便装进了咖啡厅,按照肖给的位子坐了下了,点了杯咖啡静静等待,枪就别在腰上,保险都没开!

    8点左右,三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下来十几个人,各个看上去都像极了奸诈无比的商人,这帮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了二楼的包间,杜威估摸着这帮人看样子都是帮派的高层人员啊。

    “杜威!杜威!听到了没。”肖在无线电那头吼着,“找机会杀掉包间门外的守卫!把他的衣服换掉!还有这家咖啡厅是帮派直属的,连服务员都是帮派的人!你一定要留个心眼!”

    “我知道了。”不知怎地,杜威对于马上要爆发的帮派战斗内心毫无波澜。

    “记住!交易时间一般不会太长,不然会引起警察的怀疑!你要抓紧做掉守卫!收拾完后再用联系我!”

    说完,肖立马切断了无线电通讯。

    杜威一饮而尽手里的咖啡,他观察了这家咖啡厅的地形,在脑子里迅速观想着最好的脱身方式。

    “啊!啊!”杜威突然跪倒在地上,“来人!”杜威吐了一地,“我要去卫生间!服务员!”

    “这位先生,您这是怎么了我带您去卫生间吧。”一位服务员搀扶着杜威上了二楼的卫生间。

    在经过交易包间时杜威和守卫对视了一眼。

    “先生,卫生间就在里面!你直接左拐就好!”服务员微笑着指着前方。

    杜威慢慢擦拭着嘴角的杂物,“过来一下。”杜威操着一口蹩脚的英文。

    这个服务生上前了一步,杜威立马拔出腰间的手枪,用枪柄重重敲在他的太阳穴上,拖进了厕所。把人扔进了进去锁上了门。

    “死东西,你可要好好睡上一觉咯!”

    杜威穿着服务生的衣服,大摇大摆地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