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异国大门

    回到家的余梦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胡思乱想,她脑子一直回想着杜威的话:我妈给我留了字条说是旅游去了怎么想怎么觉着不对劲今天看到杜威的样子实在是奇怪,几乎有6年没见着他,可他的表情未免也太过平淡无奇了吧?越想越不爽,于是拨通了杜威家里的电话根本就无法接通,余梦婷起身立马赶往杜威的家中。

    杜威这边已经上了飞机,走的时候啥都没带,只有手里的几串数字。

    早上8点不到,杜威就下了飞机,离部队还要赶往山区,大概有20多里的路。

    10点半,杜威下了车,落脚的地方离部队还有近5里的路程,由于是军事禁区,车辆无法继续通过只能步行前进。

    “一-二三四”隔不远杜威又再次听到山里军营的吼叫声,心里舒坦了些,不过这次登门拜访并不是什么好事。

    “同志!请绕道而行,这里是军事禁区!”特战旅门口的卫兵向杜威敬了个礼。

    杜威缓缓摘下墨镜,一脸顽皮地笑着看着他。

    “额杜排长好!!”卫兵腰杆子突然就直了。

    “哈哈,额我找李连长!”杜威回敬个礼又戴上了墨镜。

    到了连长办公室,杜威敲了敲门,没人应,在这个点连长估计是开会去了。杜威又再一次打开口袋里揉成一团的纸,一串串的数字看得杜威头皮发麻,曾经作为一个特种侦察兵,电文这种东西,根本就没碰过。

    “你把指标下发到个个班、排让同志们都看看!把事办妥了!”走廊右侧传来熟悉的声音,杜威一眼望了过去是李连长!他正招呼着他身边的兵呢。

    “连长好!!!”杜威脚一跺干净利落的敬了个礼。

    空气凝固了几秒。“哟,什么风把你小子给吹回来了?昨天刚走的吧,怎么啦,这么快就想回炉重造了?”连长那个兴奋劲儿。

    “对,我太想部队了,我感觉部队就是我的家。”说着杜威随连长进了办公室,“不过,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啊,有件重要的事还得请您老帮个忙”杜威坐了下来把事情的原委跟连长道了出来。

    “事情唉就是这样,您看您”

    连长表情严肃了起来,“这个电文的密码本有好多,如果你母亲用的是现在的密码本我们就可以在内部私查,如果用的是过去的密码本,那我就得报到上级了。”

    “看这顿法,就是电文了。”连长摸了摸胡子。

    一听这话,杜威的头就想被打了一样,原本放下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儿了,这下完了自己的猜想证实了一大半儿了。

    杜威在部队住了两天等结果,不幸的是,纸团的字码儿跟特战旅储存全军近10年的密码本全对不上号!

    “杜威,结果出来了,根本对不上啊!”团长拿着纸团走了过来,“你是不是抄错了?”

    “不可能抄错的,可怎么会对不上号呢”

    “会不会是对了!我妈78年去的部队,肯定用的是那会儿的密码本!”杜威拍着手。

    “78年?20年前的密码本旅里头没有啊,那我只能上报机要局了,这你拿不准的事报到机要局就不是小事啦!”其实李连长也不想搞得这么麻烦,但,杜威好歹是他带了两年的好兵,算了算了还是帮个忙罢了!

    就这样,杜威又在部队的招待所里住了一个礼拜,这几天晚上他基本上没怎么合眼,因为时间对他来说真的就是金钱啊!

    能让机要局插手也算是杜威的福气,正巧机要局副局长是李连长的小舅子。

    一周后,结果出来了,但让人大跌眼镜!

    电文属实,但用的并非78年的密码本,而是68年隶属国家安全局的!(虚拟部门,现实为安全部)

    “天呐!怎么可能!”杜威下了一大跳。

    “这事可闹大了,进部队的时候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家人没有在国安局工作的啊。”连长一脸狰狞,“你家里不会有间谍吧?”杜威被拉到连长嘴边。

    “瞎说!!”杜威吼了起来。

    “你吓死我了,我说说而已!”老李被杜威的吼叫声吓退好几步,“这事儿我那小舅子打了招呼啊,这可不是个小事啊,杜威。”

    “国安局,这个真没有。”杜威一头雾水,他就是想破了头都找不到他跟国安局有半毛钱关系!

    “还有,电文内容是”

    老李突然顿了一下。“哎哟喂,您倒是说啊,真是要急死我了!”

    “是个确切的坐标!”李连长翻了翻眼珠子,“坐标我们已经定位了,是境外国家!洛杉矶。”

    这好端端的在照片后边儿用几十年前的摩尔斯电文记下的数字竟然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城市,事情的前前后后杜威是想了又想,可他实在是琢磨不出到底有什么联系,不过他觉着这一定是一个暗号!

    下午,杜威就决定去洛杉矶。

    在向连长请示后,由于杜威曾身为特种作战人员无法出境的问题也由连长托人帮了忙弄到了美国的旅游签证,只有半个月,也就是说半个月内不管查没查出结果,杜威必须撤退再也没有机会,而身在境外,军队帮不上任何的忙!

    但杜威是铁了心要出这趟远门,他感觉他的母亲就在洛杉矶,在这么大的城市大海捞针,实在是难啊!但不管怎么样总得试试。

    过了3个月,杜威的母亲仍了无音讯,当地公安也根本查不出所以然,等待签证的杜威已经几乎绝望,整天以泪洗面,眼前似乎只有出境才能知道母亲的下落!杜威的预感越来越强了

    3个月后护照签证批下来了,在杜威跟余梦婷告别后,踏上了走向异国的征途

    1996年3月13日,杜威没满25岁,这是他第一次踏进异国之土。

    刚出机场,一股子热浪扑面而来,街上的人五颜六色,竟然都有好些人穿了短袖。街头涂鸦、海滩比基尼舞会、还有街头篮球赛这些充斥着西方气息的文化活动对杜威毫无吸引力可言,要知道,杜威只有短暂的15天!

    在机场门口,一辆出租车不请自来,“小伙子,中国人吧?去哪呀?”亚洲司机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看来也是中国人。

    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可一路上,都是司机在找杜威的话茬儿,可杜威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车里一度陷入了尴尬。突然司机莫名来了一句,“杜威。”

    杜威一听立马跟司机在后视镜狠狠对视,“你是谁?”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杜威同志,别紧张!我认识你,你就是李连长手底下的那个兵吧?”司机突然皱起了眉毛。

    “你”

    “我是李连长在洛杉矶的线人!83年中国境内外勾结贩毒势力,我是当时李连长派到这里的线人。”

    “线人?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连长说过你?”

    “他没说过我,但他跟我说过你,你立了两次三等功一次二等功,军区比武第二,射击第一,老李跟我几十年的交情,你一个新兵蛋子怎么可能知道我?”

    杜威闭嘴了。

    “那来之前老李怎么没告诉我有这么个线人来接应我?”

    “老李担心你的安危,说是下飞机后再告诉你,你可能会好受些吧?”

    “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听说队里好像查出什么了,让我们这边等发令。”

    “你是说,我我妈她真的出事了?”

    “目前还没有特别明确的情报说明这点,但但我们已经把你的个人档案全部对外密封了起码你个人的安危你不用担心了”

    话音未落,“够了!!!我妈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他妈活着有什么用肯定是几年前维和战斗里残留的犯罪分子找上门了!他妈地!我 就 不 该 进 特战旅!!真他妈该死!”杜威猛砸着车椅。

    太阳落山前,两人在皇家酒店入住等待上级调查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