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剧变

    由于杜威伤的太重,附近的临时战地医院已经无法救治,就这样,杜威又被团里派来的直升机拽走了。

    救人要紧,时间不能耽搁,杜威在半路上已经出现深度休克。飞机直接迫降在最近的军医院。

    没过十分钟,杜威顺利地被抬上手术台。医生们查看伤势后都纷纷摇头。子弹打穿了他的肺部,有两根肋骨被震断,肺部存在部分面积淤血,路途上流血过多,照这架势杜威不可能活过今晚了。

    刚进手术室10来分钟,医生就出来下了病危通知,让带队的领导班子通知队里准备准备后事。

    消息传得很快,连长马上就得知了杜威要死了,急得披上军大衣就上了飞机,说什么也要亲自把杜威接回家,不管接到的是尸体还是大活人。

    手术从凌晨5点多一直进行到晚上的6点半,连长在早上9点多就赶到了手术室门口。

    “这小子要是活过来了,一定得提拔!一定!要是死了,老子背着他回家!”连长眼睛嘘嘘的。

    世事难料。晚上6点半,手术室里冲出了一个满手是血满头是汗的医生,气都喘不上来了,“杜杜杜杜威他他”这一下子把在场所有的人都惹毛了。

    “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啊!”连长气得急红了眼。

    医生松了一大口气,“活啦活啦”

    连长都要跳到天花板上了,“哈哈哈哈,我说这小子他妈的福大命大!老子服了!老张,今晚队里我请客!”

    在场的几个,悬着的心着实落下来了,杜威这小子的命简直是从鬼门关边上捡过来的。杜威中了这种致命伤还能活下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团长的耳朵里,团长也是要来医院探望杜威,这下子好了杜威成了名人了。

    这是杜威第二次进重症监护室,上次还是好几年前。

    5天后,杜威被转到普通病房。醒过来第一句话对连长要交代的就是不要把他受伤的事告诉母亲。

    “这好吧,你的母亲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前几天我们已经派人到你家去慰问你的老母亲了。”连长抽起了烟。“你别动,一会有人要来看你。”

    “王连长,这么的兵你可不能一个人霸着吧!这个这个,咱俩的交情”

    杜威看傻了眼,瞬间石化了。“团团团长?”

    连长立马敬了个礼起身给团长让座。“小伙砸,恢复得怎么样了?”团长眯了眯双眼发话了。

    团长这么大的头竟然来看自己了,这简直不敢相信啊!“好!好!太好了!我马上就能执行任务了啊!!”杜威激动地在病床乱动,一不小心动了伤口痛的叫了起来。

    “你看看你看看,这臭小子给点阳光就灿烂了哈?”连长用帽子拍杜威的头。

    “额,话不多说,我这次来呢,一是来看望杜同志,听了杜同志的事迹我们全团都在为你拍手叫好啊!二来呢我已经向上级请示过了”团长把手里的方盒子摆出来了。

    连长吼道:“还不快谢谢团长!这这这二等功啊!”

    “这这谢谢团长!我我实在是不敢收啊!”杜威感动的流泪了。

    “有什么不敢收的。还有,这个,老王你拿好有时间给杜同志看看。”团长递给王连长一张文件就离开了。

    晚上,王连长一个人在走廊发着呆。团长来原来是挖人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王连长越想越不是滋味儿。“留不住了留不住了”

    第二天大清早,王连长就把文件的事告诉了杜威。

    “可我要退役了啊,义务兵的服役期限到了啊?”杜威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军区提拔杜威为士官,半年后直升华中军区直属特战旅。

    提拔士官也就意味着杜威的服役时间又延长了好几年,进特战旅以为着更大的考验在等着他。

    出院后,部队批了杜威2个月的假。回家后杜威没有去找余梦婷,而是每天陪着母亲,因为他知道,这次回家不是退役而是更久的离别。

    经过杜威的软磨硬泡,王静还是勉强同意杜威回部队。不过王静既不知道杜威从阎王爷那走了一趟,也不知道他要去特战旅再去受苦受难,这一切杜威一直瞒着王静,一直。

    讲真,杜威真是条硬汉啊!

    团长那老油条挖人的本领可不是盖的,杜威回部队后,团长三天两头地下连队过来给杜威同志做思想工作,本来就热爱军营的杜威实在是抵挡不住团长的糖衣炮弹啊。

    1992年10月16日,杜威在提拔令上签了字,这样一来杜威又多了3年的服役期,成功被提拔为下士。

    93年军区比武大赛杜威拿了第三,头都给打破了,又在医院待了三天。

    94年军区射击比拼杜威拿了冠军,荣获神枪手勋章和三等功。

    95年,杜威的特战旅奉中央军委直接下令前往中东参加维和战役。不过这一次,杜威没有受太重的伤,在这场战役中杜威击毙了18个敌对势力。

    直到95年下半年,特战旅让杜威报考军校在部队里干一辈子。可杜威却犹豫了,都95年了难道自己真的要在这里干一辈子吗?这个决定可真难下啊!

    一天晚上,杜威刚加练完体能累得硬是爬回了寝室。躺在床上,他脑子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杜威!杜威!我爱你!”

    “杜威!别走!别走啊!我真的好想你!我们我们结婚吧”

    都快看不清了,杜威坐在装甲车上,几乎武装到了牙齿,手里扛着枪杆子,余梦婷和母亲在后面缓慢地追逐着,她们实在是太慢了,两人的身影越来越小,几乎淡出了杜威的视野。

    砰!!一声枪响,子弹直接爆了余梦婷的额头,她缓缓地倒在了血泊中

    “啊啊啊!!!!!!!”杜威一屁股从床上直接跳到了地上,满头的冷汗。

    “干啥呀这威哥这才三点多啊。”邻床的战友半眯着眼睛抱怨道。

    原来是杜威做了一个噩梦啊。

    第二天一大清早,杜威就起床了,走得早早的,大家都不知道他去哪了。

    咚,连长打开了办公室走廊的灯准备批阅报告,看样子连长还没睡醒哩!“啊呀!你你你你小子来这蹲着干嘛?”连长看到蹲在地上的杜威。

    “这这六点都不到,你不训练,在我这蹲点干嘛?暗杀我嘞?我不像你们王连长那么好的脾气,特战旅的规矩谁也不能”

    “李连长!这是我的转业报告!”杜威立马打断了李连长的话,“这些天我想了好多,我决定不考军校了,这会儿也赶到咱们特战旅的合同快到期了,我请连长批示!”

    最后,特战旅没能留住杜威,95年12月份,杜威转业。

    杜威偷偷地回了家,没跟王静打招呼。

    咚咚咚,“妈!我回来了!”全村人围在杜家门口,围观这个从部队退下来的小伙子。“妈!妈!”

    叫了几声也没人应。“小伙砸!你妈她应该下地干活去啦!你去庄稼那看看吧。”人群中的一位老头喊着。

    杜威翻墙进了大院卸下包裹行李,直奔地里。

    奇怪的是,这庄稼地没找着人啊。后山的柴地也没有。

    晚上7点多,杜威一脸失望地走了回家,突然在家门口有一个人站在那。

    “妈!妈!我回来了。”杜威直接飞奔了过去,可这人怎么越看越不像啊!拉近了才发现,老天爷啊,这个人是余梦婷。

    两人相觑而视,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婷婷,你怎么来了?”杜威高兴地上蹿下跳的。

    “我来看看阿姨啊对了,我前两天来过一次,阿姨就不在家,今天怎么还不在家是不是出去玩了?”

    杜威的头一晕,“卧槽,我找了半天了,没找着啊,我今天刚刚退伍回来啊,我一回来这人不知道去哪了。”杜威心里开始慌了,“出去玩?不可能啊,我妈平常都是独来独往,没有旅游的癖好啊,也没人陪她去啊。”

    “那那你进屋子了没?”杜威急了。

    “没有啦,门一直是锁着的,怎么了杜威,是不是出了啥事啊。”余梦婷跺着脚。

    没进门,说明能在家里找到线索。“额这样,别急,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屋子喝口水。”杜威故意摆出一副子不着急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乱了套了。杜威翻墙进去了。

    杜威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仔细观察周围,没啥异样,打开大院和客厅的灯,桌子椅子沙发,床,端端正正地放在原位。再看看卫生间,除了太整齐以外没有任何异样,地板干净得吓人!

    这莫非,妈真是出了趟远门儿?

    杜威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他走到结婚照面前,抬起相框,桌子上的灰有些多,查看了相片正背面,也没啥奇怪的地方啊。

    不对!在相片的背面有一行字迹,眼尖的杜威瞄到了。

    把相片放在灯光下,杜威拿来笔纸,记下了这一行数字,字迹早就干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

    当杜威百思不得其解时。一声“杜威!怎么样了!”从门口传来,余梦婷等着急了,她生怕出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我妈在桌子上留了张字条,说她旅游去了。”杜威打开大院的门。“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东西也先带回去吧。”杜威指着余梦婷手里的大包小包,此时杜威只想把余梦婷支走。

    “啊?可是可是,这”砰!大门关上了,看天色确实不早了,余梦婷就回家了。

    坐在桌前的杜威发着呆。“不对!”突然他吼了起来,他突然回忆王静在年轻时也就是杜威在几岁的时候,被征兵办征到北方当抗洪的志愿军,那段时间自己在县里奶奶家过的。

    可这又证明什么呢?沿着这条路想下去,杜威觉着自己摊上麻烦了!再看看手里的数字,“5984-5466-8960”一切都通了!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摩尔斯电文!

    他不确定他的母亲是否在当志愿军时学习过摩尔斯电文也就是发报,不管怎样,杜威心里堵得慌!他上战场时都没有这么发慌过。

    这事不简单,杜威连夜赶到城里买了回部队的飞机,带着这串数字,他想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尽管这些是杜威的胡思乱想。反正,杜威一时半会儿是没得消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