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卷 雨霖铃 第一百四十一章 冲阵

    符剑盘旋而至,几个意图阻挡的叛军将士,尽皆被符剑所化的虚空飞剑割断了咽喉。

    宁不二目光之中,并没有多余的情感,只有一片静寂,她双手捏动,符剑便盘旋而去,剑未至,犹有剑气先至。

    剑气吹起两股清风,清风浮动,吹人脸颊。眨眼之间,已经近到了皇甫身前。

    皇甫抬起的手掌,依旧握动白乐天的飞剑,另一只手还没有来得及抬起,他的眼神之中出现了几抹轻蔑之色。

    “宁不二吆,以前没能杀死你,属实算是遗憾,今天是个机会,我可不会留手喽。”皇甫话音落下,布满着各色花纹的大袖飘摇,袖中生风,迎面撞在了符剑之上。

    袖中风起之时,皇甫变掌为拳,一拳敲击在了白乐天的飞剑之上。

    这柄来至于白乐天掌控的飞剑,竟然被皇甫一拳,击退了数丈之远,才摇曳着继续落入到了白乐天的掌控之中。

    宁不二没有答话,她手中剑诀依旧,符剑的冲击,便不曾停止分毫。

    大袖生风,击退了白乐天的飞剑,皇甫并未停歇,他的拳头依旧往前,脚下先前大踏一步,拳罡便再次撞在了符剑本体之上。

    接连快速出手的两拳,两枚符剑所化虚空飞剑,尽皆被拳风逆袭,只剩下了两枚剑符,摇摇晃晃坠入地面之上。皇甫一口气,便击退了一飞剑两符剑。

    “今天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钱藏珍从马背上跃下,站定在了白乐天的身侧,伸手在他的肩头轻拍:“你呀,既然带着伤,就更应低调行事。”

    白乐天好像仿若未闻,他的双手负到了身后,飞剑已经退回到了身侧:“不是我要高调,而是我想高调,可惜年纪太大了,比不上这些年轻人喽。”

    说着,白乐天竟然微微咳嗽起来,显然被皇甫刚猛的击退飞剑,已经牵动了他体内的气机,此时只怕这位醉吟先生,并不是很好受。

    “唉。”钱藏珍摇了摇头,也收回了手掌,他的目光越过了皇甫,望向了马背上的杨胡子:“胡蛮狗,你可知道你脚下的这片土地,叫什么?”

    从马背上回头,听着这话的杨胡子,脸上竟然挤出了几丝讥讽味道:“叫什么?大唐?”

    “哈哈哈!”这话没有人敢接,便只有杨胡子独自一人冷笑,他抬手指向了钱藏珍:“就算叫大唐又如何?今天之后,我说这片土地,得跟我杨胡子的姓,这整个大唐境内,谁若是不服,大可以来跟我讲讲道理。”

    比白乐天几人慢了一步来到此处的几人,正好将杨胡子的话语收入到了耳中,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一道道目光,都已经阴恻恻的望向了杨胡子的身上。

    只怕此时他们的眼神之中,早就将杨胡子进行了千刀万剐,依旧算不得

    解气。

    “那你也得有那个能力。”钱藏珍声音如同苍劲的松柏,他的身姿亦是如此,他的腰杆挺得笔直。

    在宁不二的身侧站定,郭小九缓缓拔出佩刀,道剑也在同时出鞘,立在了宁不二身侧。

    “跟这种人用不着废话,杀了,一了百了,免得污了耳朵。”白乐天的话语虽然说的轻巧,但他紧握在身后颤抖的双拳,将他此时心中的郁闷,展现的淋漓尽致。

    “那就来杀我啊!”杨胡子坐在马背上,拔刀叫嚣。

    皇甫收拳,轻轻挥动大手,嘴角微微上扬,也并没有退却的意思。

    话音落下,没有了等待,白乐天率先出手,依旧是飞剑出鞘,这次却比刚才强了许多,如同化作一条出水的蛟龙,在天地之间浅唱低吟。

    不知从何处,竟然升腾而起数不清的细小冰晶,围拢在了飞剑周身,让飞剑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很多,飞剑便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之下,化作了一道冰芒。

    冰芒起,便有蛟龙缓缓收拢而回,被封印在了冰芒之中。只待剑锋近到杨胡子身前,怕是蛟龙只需要一个俯冲,就可以将杨胡子撞下马背。

    随着白乐天的出剑,周围的众多梨花谷女子,也没有继续观望,纷纷操控着手中飞剑,随着目光所落,疾驰向杨胡子方向。

    这些人的出剑都很快,却依旧在给足了杨胡子手下叛军从震惊之中醒转的时机,此时便有数不清的铁甲近卫,立起了一面面铁盾,将杨胡子护在了铁盾之后。

    “呛啷”一声,白乐天的飞剑率先撞在了铁盾之上,擦除了一串火花,却也终于撞开了铁盾,却原来在铁盾之后,依旧还是一层铁盾。

    梨花谷女子们的出剑,如同白乐天手中的飞剑一般,尽皆都被层层铁盾阻拦而下,甚至已经有两柄飞剑,失去了控制,被叛军看准了时机,斩为了两截。

    飞剑出鞘,也不是不可以绕开这些铁甲近卫,只是绕开便是逃避,一旦逃避,飞剑气息不复以往,便难重新再次提起,那个时候想要杀人,终究还是不如一往无前来的实在。

    好不容易破开了最后一层铁甲,白乐天的脸色并没有舒缓,反倒更加难看。

    铁甲近卫之后,皇甫笑着望向了白乐天,又是一拳猛地击出,任你是苍龙咆哮,还是蛟龙出水,在这一拳之下,都没有了任何气势。

    “咳!”重重咳嗽一声,白乐天不曾就此放弃,眉头皱的更紧,投入飞剑之内的气机牵引,也就又加重了一些,这才勉强维持了局面,不至于被皇甫应付的很轻易。

    一声琴音在叛军军阵之内响起,琴音落下,扰人心弦,这一出手,便有几十名叛军当即七窍流血,意识也陷入到了一片混沌。

    随着其中一名将

    士倒地,便在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落下之时,一个个身躯接连瘫软在了地面之上,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空挡便有数不尽的叛军,包围了上来,形成了一个硕大铁桶,将众人包裹在了其中。

    倘若不能从这些叛军之中,冲出一条血路,只怕别说杀死杨胡子,就算是他们的性命,此时也难以自保。

    “你们只管放心的去。”钱藏珍抬手捏起金晶笔,已经在身前的虚空画卷之上,开始了奋笔疾书,每一次笔落,都有一道道笔触化作一道道金光浮动的印记。

    这些印记便四散在了几人身侧,结成了一个圆形的大阵,将他们护在了其中。

    叛军近到大阵之外,便不得再往前而行。

    既然大阵能够护住白乐天宁不二等人,依旧停留在场间的郭小九和酒三两,也就没有了顾忌。

    今天原本的杀招,就在他们的手中,阵中的这些人,将会替他们挡下所有胆敢挡在他们身前的敌人。

    酒三两去得很快,他只是一个闪身,身影便已经消弥在了空气之中。

    伸手握着佩刀的郭小九,轻摇手臂,便有铃铛声在耳侧响起,他回头对着宁不二微微点头,提刀已经一脚踏出。

    他双手握在了佩刀之上,刀锋在地面上滑行,脚下步履加快,眼看已经要闯到叛军之前。

    有两柄道剑,快速地聚拢在了郭小九身前。只要有道剑在他身前,便没有任何叛军将士,可以让他脚下步伐有丝毫停滞。

    这个时候明显不适合去跟宁不二说些情话,身后已经再次聚拢在一起的叛军,便是让郭小九敢有略微停歇,就将被叛军淹没。

    数不清的弩箭也飘摇在他的身后,可惜弩箭还没有近到他身前,便纷纷被一道无形利刃斩为两截。

    随着两柄道剑再次从两名叛军将士脖颈之上划过,溅起的血花还没有落地,郭小九就已经冲出了叛军军阵的合拢之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