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卷 雨霖铃 第一百三十二章 江湖儿郎赴帝都

    大唐兴亡之际,是选择继续沉沦在世道江湖,还是选择起,与大唐同生共死,很多人已经做出了选择,或者准备做出选择。

    大唐之上的江湖儿郎,从来不缺乏这种山河气概。

    在大唐剑南道境内,有与蜀南竹海的青城山道门,并称为西蜀两大剑派的蜀山剑派。

    杨胡子叛军攻下陇东城的消息传来,比大唐的其他敌方,晚了一些,可这并不会妨碍江湖儿郎潇洒北上。

    蜀山剑派就在剑南道蜀山之上,既然是剑派,自然人人佩剑。

    如今的蜀山剑派,依旧是大唐境内数一数二的豪门大宗。可以一道剑气三千里的南宫先生,只要还在掌教的位置上,就不论蜀山剑派这些年在江湖儿郎口中,如何的破败不堪,依旧可以在江湖之中屹立不倒。

    蜀山剑派是姓南宫的蜀山剑派,世人也只知道有南宫先生。

    数百剑士从剑南道境内,辞别了以往赖以生存的活计,回到了蜀山之内,是南宫先生的召集令,只为剑南道数百与蜀山剑派有渊源的剑道宗师,齐聚蜀山之上。

    宽阔的宗门齐修崖畔,蜀山剑派近些年来铸造的名剑,一柄柄现于人前。

    南宫先生走上崖畔,一柄柄名剑皆与之共鸣,颤鸣声,响彻在天地之间。

    “今天我召集大家前来,只是想为这些剑找个主人。”南宫先生的目光,落在了众多剑道宗师上,这些起码三流高手的剑南道剑士,皆是剑南道江湖之中,未来的希望。

    “十二柄剑,其中还有一柄应当是你南宫先生自己的,也就是说只有十一个主人,我们有多少人,几百剑士呀,怎么选?”有人当即问道。

    “南宫先生心中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当即有人为南宫先生而言。

    “嗯。”南宫先生轻轻点头:“想必大家都知晓,近些年来,我蜀山剑派,已经不复当年,年轻的三位剑魁,都在近些年里,遭到歹人毒害,无一幸免。”

    众多剑道宗师纷纷点头,蜀山剑派这些年,已经唯有南宫先生一人,还可以勉强撑起场面,再往下看,三代弟子,皆是碌碌无为。

    “那么今天这崖畔之上的十一柄剑择主,必然会是我辈江湖之中,剑道鳌首之人。”南宫先生笑笑,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我也得跟大家讲明白。大唐的陇东城失守了,既然会被我蜀山上的名剑择主之人,想来应当会明白我的意思。”

    众多剑道宗师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待到搞清楚了这其中的道道,已经有一半的剑士泄气,毕竟就算是江湖人,也多半都是为了讨口饭吃,犯不着拼命,不论是为了谁。

    只要叛军打不到剑南道之外,他们便没有出手的必要。

    “大唐已经危

    在旦夕,难道我剑南道境内,就没有江湖好儿郎,愿意而出,与在下共同前往帝都城外?”南宫先生抬手,扬指指向北方天空,眯着眼睛问道。

    沉默无言,整个崖畔,没有人再多做言语。

    有人从崖畔的后方,挤到了前面来,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的穿着很是破落,着一可能已经很久没有清理过的衣衫,脚下一双破旧草鞋。

    “我叫阿满,我爹娘死的早,家里也没有妻儿,但我是一名剑客,了无牵挂,我愿意陪先生同去,只是想问问先生,路途之中,酒水可有?”阿满说着,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低下了脑袋,声音也如同了蚊子嗡鸣。

    南宫先生先是愣了许久,才笑着点了点头:“酒水管饱。”

    十二柄剑之中,有一柄出鞘,立在了阿满前。

    “你天赋算不上上佳,却也能在三十岁之前达到一流境界,应当也下了不少苦功夫,此剑便愿意择你为主,你叫阿满,可以给你的剑取个名字了。”南宫先生扬手说道。

    听到了前的剑鸣之声,阿满才宛若从梦中惊醒,他抬着头,眼神之中有些惊讶。

    仅此而已,他就有了一柄属于自己的名剑,不是腰际上十两不到的寻常铁剑,是出自于蜀山剑派的名剑。

    “我叫阿满,我爹叫阿大,都不是什么好名字,我们家里也没有什么文化人,这剑既然是跟了我的剑,想来让先生赐名应当是对剑的不尊重。”

    “正是如此。”南宫先生点头道。

    “那就叫阿二好了,我爹叫阿大,它就叫阿二,在我心中,与我父母同样重要。”阿满伸手触在剑之上,已经得名阿二的剑,便冲上云霄,在天际上戳了个窟窿。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笑话阿满给这柄剑取的名字,因为他们连站出来的勇气不曾有过。

    往前走的世道,是属于大唐儿郎可以欢畅饮酒,无牵无挂的世道,如今突然多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多数的人,只会选择冷眼旁观。

    却依旧有人敢走到人前,是一对材魁梧,样貌几乎没什么差别的中年人。

    到了傍晚时分,众多剑道宗师,已经大多离开了蜀山,唯有十一名剑客,是剑南道真正的剑客,留在了蜀山剑派之中。

    这些人的实力肯定不是整个剑南道境内最强的,顶多能算是有些水准。

    实力最高的,是一名已经年近花甲的老头子,得剑蜀中花,算是入圣境界的高手。其他的皆是一流水准,在大唐境内,算不上多么出奇的一拨人。

    可这些人在蜀山剑派,却已经能算得上是实力拔尖的一群人。

    南宫先生走出了崖畔,立在了是一名剑客前:“你们当真明白我的意思,并且不会后悔?”

    “老夫只求死而无憾。”年岁最大的老头子说道。

    “大唐要是不在了,也就没有江湖了,天地之大,无处安的境地,我们兄弟二人,可不想去感受。”双胞胎兄弟说道。

    亦有一名女子剑客,直到此时,才摘下了头顶的斗笠,三千青丝,如同泼墨,铺在了画卷之上,美艳动人至极:“我是大唐人。”

    只是一言,堪比千言万语。

    “先生说啥,就是啥。”阿满笑望着手中的剑说道。

    南宫先生在这些人的脸颊上,一一滑过,最终收回了目光,落在了整个蜀山剑派之内:“此后江湖数百年,只怕无有蜀山剑派了。”

    没有了南宫先生的蜀山剑派,便不是真的蜀山剑派。

    在众多蜀山弟子的眼神注视之下,十二名剑客,负剑下蜀山,开始往北而行。

    于此同时,来自大唐江湖之上,也有数不尽的江湖儿郎,往帝都而行。

    有从陇右道天山侧峰下山的白衣剑客,牵着手中的抱剑稚童。

    稚童抬着脑袋,盯着白乐天的脸:“师兄,这次你怎么愿意带我下山来了,而且,那么多的师侄们,为什么都不愿意让师兄下山呀?”

    “因为我最近心不太好,便将门主的位置交给了旁人,我呀想来想去,能带着出门的,好像也就只有你了,路上有些无聊,想来带着你,也能有人跟我说说话。”

    白乐天略作停顿,举头望天:“我白乐天,想再在江湖走上一遭。”

    “还有我,师兄,还有我。”白夜雨急忙插嘴道。

    还有从京兆府之外,走下山的山贼们,紧紧跟在大当家元霸的后。

    元霸侧只有一条细犬,后负着一支银枪枪杆,枪头悬于腰际之上。

    他猛地转头,在那些山贼的脸上划过:“我,”

    元霸还在想着,如何开口跟这些手下讲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他不怕死,也不会轻易去死,可手下的山贼们不一样。

    这些人,没有过硬的实力,以前只能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

    吴刀疤率先往前一步:“大当家永远是我们的大当家,大当家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大家说对不对?”

    “大当家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

    “可我是去送死。”元霸缓缓说道。

    “那就让我们陪着您一起送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